乔新生:叙利亚战争是否会引发世界大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0 次 更新时间:2015-10-08 17:09:06

进入专题: 叙利亚战争  

乔新生  

  

   2015年9月30日在俄罗斯的倡议下,联合国安理会召开关于解决中东北非冲突以及应对该地区恐怖主义威胁的部长级会议。出席会议的俄罗斯外长、中国外长、美国国务卿以及国际组织代表相继发言。令人值得玩味的是,此次会议是在俄罗斯决定对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实施空中打击背景下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的这次会议,间接地为俄罗斯打击叙利亚境内的反对派武装进行了国际背书。不管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是否愿意,联合国安理会召开此次部长级会议,实际上已经承认了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为俄罗斯介入叙利亚的内战创造了条件。

   正如人们所知道的那样,叙利亚内战实际上是西方大国之间的代理人战争,如果没有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支持,叙利亚政府军早就对反对派实施清剿,叙利亚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反过来,如果没有俄罗斯的支持,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政权不可能支撑到现在,叙利亚反对派早就占领了叙利亚全境。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叙利亚战争实际上是西方大国代理人之间的战争。西方国家之所以支持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根本原因就在于,希望依靠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政权。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来自各个领域,成分非常复杂,始终无法形成合力。恐怖组织的参与,使得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失去了道义上的支持。尽管沙特阿拉伯等一些中东阿拉伯国家支持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但是,由于叙利亚得到了伊朗的大力支持,因此,叙利亚战争不仅是西方大国之间的战争,同时也是中东地区大国的战争。

   现在叙利亚已经进入军事对峙状态。无论是叙利亚的政府军还是反政府武装,都无法取得决定性的胜利。正因为如此,俄罗斯的公开介入实际上是为打破军事对峙局面创造了条件。可以肯定的是,在俄罗斯的强大军事支持之下,叙利亚政府军一定会挽回颓势,发起大规模的进攻。如果西方国家为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提供武器,那么,有可能会支持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如果西方国家不愿意为反政府武装提供军事支持,那么,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有可能会被彻底清剿。正因为如此,在俄罗斯外长的倡议下,美国愿意在联合国总部讨论叙利亚问题。俄罗斯实际上采取的是一种"以战促和"的方式,高调宣布介入叙利亚内战,从而使西方大国不得不承认自己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存在,不得不直接面对俄罗斯提出的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方案。

   对于俄罗斯来说,并非必须支持巴沙尔阿萨德政权。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抛弃了巴沙尔阿萨德政权,那么,俄罗斯就会失去在中东地区的战略支点,这对于俄罗斯来说是不可接受的。况且即使俄罗斯抛弃了巴沙尔阿萨德,也未必能解决叙利亚的冲突问题,目前在叙利亚国内没有任何一个政治组织或者任何一个政治领导人,能够替代巴沙尔阿萨德。换句话说,即使想撤换巴沙尔阿萨德,也必须首先结束战争,恢复叙利亚的稳定,因为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考虑走马换将的问题。

   对美国来说,推翻巴沙尔阿萨德,犹如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数以百万计的难民涌入欧洲,美国的西方盟友焦头烂额。如果美国直接介入中东叙利亚战争,那么,不会得到西方盟国的大力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容许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继续存在,并且通过谈判解决冲突,对于美国来说是唯一的选择。

   俄罗斯看准了时机,在这个时候提出召开联合国安理会部长级会谈,对于解决叙利亚冲突问题十分有利。但是,正如人们所知道的那样,由于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战略利益不可动摇,而美国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目标没有改变,因此,联合国安理会部长级会议是否能够达成协议,人们还不得而知。

   但不管怎样,这次会议有助于避免世界大战,有助于彻底避免俄罗斯和美国这两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国家在叙利亚迎头相撞。现在叙利亚已经成为了火海,叙利亚国内的冲突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西方国家迫切希望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俄罗斯希望西方国家能够说服叙利亚的反对派坐到谈判桌前。对于美国等西方国家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俄罗斯可以代表叙利亚政府,或者这样说,俄罗斯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巴沙尔阿萨德的命运,但是,西方国家能否说服反对派武装,同叙利亚政府达成协议,人们还需拭目以待。

   西方国家在中东阿拉伯地区推行的一系列颜色革命,最终造成这样的结果,令人不得不感到遗憾。当年美国学者提出文明冲突,曾经有人将信将疑。现在看来,由于美国热衷于在世界各国推行自己的价值观,已经让世界许多地方鸡犬不宁。对于美国来说,采用武力的方式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可能会形成恶性循环,那些依靠武力推翻政权上台执政的反对党,随时都可能会被新的革命者所取代。这是一个无休止的恶性循环,它不仅会让国家陷入四分五裂的状态,而且更主要的是,会阻碍国家的和平与发展进程。

   现代人类文明发展似乎陷入一个悖论:如果一个国家出现了独裁政权,依靠国内的力量无法推翻独裁政权,那么,其他国家是否袖手旁观呢?从国际人道主义的角度来看,如果一个国家出现了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那么,国际社会应当按照联合国宪章的基本原则,采用和平或者非和平的方式加以干预。但是问题就在于,如果采用非和平的方式加以干预,那么,由谁来确定一个国家出现了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呢?

   当今世界是由一个又一个主权国家构成的。各个主权国家按照自己的宪法走自己的发展道路。从理论上来说这种状况符合联合国宪章所确定的基本原则,也符合人类发展的整体趋势。但是,如果一个国家的独裁政权不断地侵犯人权,甚至制造大规模的人道主义事件,那么,国际社会究竟应该以何种方式加以干预呢?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无论是突尼斯革命,还是利比亚战争,最终的结果都会导致大量难民出现。所以,联合国安理会在贯彻落实联合国宪章基本原则的过程中,应当探讨更好地解决问题的方案,在干预一个国家内部事务的时候,应当尽可能地避免造成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

   联合国安理会部长级会议有可能会无疾而终,西方国家应当深刻检讨,在接受叙利亚难民的同时,如何与叙利亚政权进行直接谈判,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缩小分歧,也只有这样才能为缓和叙利亚的紧张局势创造条件。谈判可能无法说服独裁政权,西方国家的制裁可能也无法推翻独裁政权,但是,如果采取武力行动,那么,必然会造成人道主义的灾难。国际社会在处理独裁政权的问题上,应当保持足够的克制。一方面必须采取各种方式敦促独裁政权尊重反政府人士的基本人权,西方国家为反政府人士提供必要的庇护和政治避难条件,另一方面,必须探索更好地解决问题的方式,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战争伤及无辜,也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整个国家陷入旷日持久地的内战。

   俄罗斯从来都没有为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政权承担"担保责任",俄罗斯之所以直接介入叙利亚的内部冲突,根本原因就在于西方国家已经介入叙利亚的冲突。对于俄罗斯来说,这是军事上的冒险,但这是政治上的必然选择。出于国际地缘政治考虑,俄罗斯必须支持巴沙尔阿萨德政权,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维护自己在中东地区的战略利益。俄罗斯在军事介入之后,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召开部长级会议,实在是棋高一着,这样做不仅为自己的军事介入提供了合法的依据,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避免叙利亚战争冲突引发世界大战。对于美国来说,面对俄罗斯的军事介入,除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之外,似乎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西方国家希望叙利亚冲突早日结束,但是,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以及他们所宣扬的恐怖主义已经在中东地区不断蔓延。俄罗斯和美国不会在叙利亚擦枪走火,但是,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的较量将会长期存在。

  

  

    进入专题: 叙利亚战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75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