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军:90年代西方社会学视域中的全球化理论评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2 次 更新时间:2015-06-28 19:29:33

进入专题: 全球化研究  

文军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全球化是当今国际学术界最为热门的课题之一。90年代以来西方社会学者们以其独特的视角和方法对全球化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分析,并逐步形成了各自的理论特色,在学术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中最富有代表性的有I·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论、A·吉登斯的制度转变论、R ·罗伯逊的文化系统论、L·斯克莱尔的全球体系论等。 这些理论对于我们今天全面、准确地把握全球化的内涵具有十分重要的启示。

  

   “全球化”是当今国际学术界最为热门的课题之一。社会学对全球化的理论研究始于20世纪中后期。社会学研究的综合性特征使其对全球化这样一个复杂性问题的探讨具有较强的优势。本文试图通过对90年代的西方社会学中几个富有代表性人物的有关全球化研究的考察与评价,来展示社会学家对全球化理论探讨的特色及其演变轨迹,以便我们能够更加全面准确地把握全球化的真正内涵。

  

   一、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论

   尽管有学者认为伊曼纽尔·沃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的世界体系论一直是把国家间关系作为其研究的重点,且其理论体系中不仅从未提出过“全球化”这一概念,而且其任何一种有关全球的观念都主要限于世界经济的范围内。(注:王逸舟著:《当代国际政治析论》,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页。)但是, 任何一种理论都有其产生、发展的历史,都具有一定的历史积累性和连续性。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论作为全球化理论的前奏,其影响力是无可辩驳的。尤其是他1974年出版的《现代世界体系:资本主义农业和16世纪欧洲世界经济的源起》一书,堪称全球化理论发展的里程碑式的著作,它标志着全球化理论开始彻底摆脱了经典方法,以体系代替了国家,并真正开创了从全球角度对资本主义这一世界性现象进行系统研究的先河。

   沃勒斯坦世界体系论的一个最鲜明的特征就是反对西方中心主义,他不仅探讨了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而且也探讨了社会主义世界体系,探讨了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和社会主义世界体系的关系。尤其是他比较客观公正地分析了发展中国家的现状,并给予它们在世界体系中的应有地位。其使用的核心概念是:核心(core)、边陲(periphery)、 半边陲(Semiperiphery)。沃勒斯坦指出, 资本主义从开始就不是在单个国家内孤立地出现的,而是作为一个世界性的体系出现的,是由核心、半边陲和边陲这三个组成部分联结而成的一个整体结构。核心的特征是输出制造业产品,边陲的特征是输出农业初级产品、工业原料和自然资源,半边陲则是输出“边陲产品”到核心地区,又从核心地区输出“核心产品”到边陲地区。因此,半边陲地区在世界体系中是体系稳定的主要因素,它具有既被核心地区剥削,又剥削边陲地区的双重角色,而正是这种双重角色增加了世界体系内的异质性和多元性。以此为基础,沃勒斯坦以发展的眼光,分析了核心、边陲、半边陲地区在世界体系中的层位变化,同时也把对各个国家、各个民族经济与政治的多样性、差异性的分析,纳入了对世界体系整体的分析考察、宏观研究之中。(注:张雷声著:《寻求独立、平等与发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202—203页。)并认为这种研究不宜以个别的民族或国家的社会变迁作为研究单位,而只能以一定的“世界性体系”作为研究单位。因此,在研究方法上, 沃勒斯坦不是采用多学科的方法(multidisciplinaryapproach )来研究, 而是采用一体化学科的研究方法(unidisciplinary approach),力求把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文化学、人类学、军事学等等学科的理论和方法融为一体,有机地联系衔接成为一个整体。(注: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著:《现代世界体系(第一卷)》,高等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第11页。)

   沃勒斯坦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分析,表面上看来似乎与全球化关系不大,但是只要我们稍微考察一下全球化的起源及其历史进程,我们就可以发现正是资本主义的产生与扩张为全球化的启动与加速提供了强大的动力因素,而世界体系的形成与发展,又在很大程度上强化了全球化的效应,推动了全球化的进程。当然,沃氏的世界体系论在解释全球化诸方面也有其致命的弱点,尤其是其过分经济主义取向招致了大量的批评。

   1990年代以后,沃勒斯坦开始对自己原有的方法进行修改,并在其世界体系理论中嵌入了文明这个概念。1991年,在其结集出版的《地理政治和地理文化》一书中,沃勒斯坦力图融入对文化文明的考虑,认为当前我们还处于世界体系发展的第三个转折时期,在这个时期,现代世界体系正面临着各种反体系的挑战。这些反体系力量冲击着维持世界体系的文化基础和文明观念,面对这些冲击,整个世界体系都将面临着转变,那么其究竟该转向何方呢?沃勒斯坦的回答是建构一个相对平等而且民主的体系,以实现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口号,这是世界体系发展的最终可能性归宿,而实现这种目标的希望存在于其他文明参加的广义的反体系运动中,这是一个在破坏中摸索、创新的过程。(注: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著:《地理政治和地理文化》,剑桥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229页。)通过对文明概念的辨识, 沃勒斯坦揭示了资本主义体系之所以获得文明合法性是因为启蒙运动把资本主义观念视为唯一的文明标准,因此,他认为资本主义的确立并不单单是劳动分工的结果,资本主义也只是文明的一种,而非唯一的文明,资本主义的全球化将由于其他文明崛起受到挑战,未来的全球化应是全球多种文明的共存。并且,他预言资本主义必将以西欧、北美为核心,扩展到半边陲的俄罗斯,再扩展到中国和其他第三世界国家,并最后形成资本主义的统一天下这一“世界体系”。当然,沃勒斯坦并不认为资本主义会永恒存在,他说,“我们并非处于资本主义胜利时期,而是处于资本主义的告终时期”。“21世纪中叶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将让位于后继的体系”。(注: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著:《现代世界体系(第一卷)》,高等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第1页。 )资本主义作为一种历史性制度从产生并将最终走向灭亡的时代。

   沃勒斯坦的理论转变在一定程度上丰富和发展了世界体系论,但他并没有做到世界和文化因素的有机结合,他实际上采用的是功能主义的方法,用世界体系来圈定文化的作用,认为文化是对抗现代化世界体系不平等的一块战略要地。尽管他在一定程度上承认文化差异,但他的文化上的功能主义又使他在理论上很难承认还存在着关于全球秩序的其他文化定义,其他与资本主义体系无关的认识,尤其是他的资本主义将一统天下的“世界体系”观念,从根本上还是没有摆脱西方文明优越、西方中心主义的思想束缚。

  

   二、吉登斯的制度转变论

   英国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Anthony Giddens )是从制度转变的角度来阐述和深化全球化理论的,其主要贡献是他把全球化与现代化紧密地连在一起,并认为全球化是现代性的最明显的结果之一,是世界范围社会关系的紧密化。

   在吉登斯的制度性转变理论中,他使用了两个极其重要而又相互关联的概念来解释制度性转变与全球化的关系,即“时空的分隔”(Separation of time and space )、 “社会系统的抽离”(thedisembedding of social systems)。在前现代社会中,人类的活动是受“到场”(presence)所支配的,也就是说人们对事物及人物的把握是受制于当事人当时是否在场这一因素所影响,而现代性的出现改变了人类时空距离的关系,人们的互动不再受制于必然“到场”这一条件,“缺场”(absence)的联系也变得习以为常。 全球化作为现代性的一种必然结果,其过程必然包含着重组社会的空间和时间秩序。因此,“全球化概念最好理解为表达时空分隔的基本样态。全球化指涉的是在场与缺场的交叉,即把‘相距遥远’的社会事件和社会关系与本土的具体环境交织起来,我们应该根据时空分隔和本土的具体环境以及本土活动地的漫长变迁之间不断发展的关系,来把握现代性的全球性蔓延。”(注:Giddens,A.(1984) The constitution of Society,Cambridge:arrangement with Polity Press,P21.)这正好带出了“抽离”这一概念。抽离泛指一个脱离了社会关系建构及人际互动需要必然在场这一先决条件,反而在无限的时空分隔中再将二者重组的过程。社会系统的抽离就是指社会系统从“本土的互动的范围”中抽离出来,跨越时间和空间加以重新结合。全球化扩大了这种“抽离”过程的范围,其后果是使“越来越多的人生活在一种新的环境中,在新的环境中,抽离的制度把本土的实践与全球化的社会系统联系起来,组成日常生活的主要方面”。(注: Giddens,A.( 1990) The consequences of Modernity,Cambridge:arrangement with Polity Press,P79.)因此, 社会系统的抽离首先是与现代性的力量相联系的,而现代性把人与人之间的亲密性从“预先给予”转化成了一个互动式的自我披露过程( mutualprocess of self-disclosure),其原因必须要与宏观社会的制度性转变(institutional changes)一同理解。

   吉登斯有关全球化的制度转变论可以用下表来浓缩表达:

   A·吉登斯的制度转变论

   现代性的 全球化的

   全球化中的可能性危机

   制度特征 制度特征

   全球资本

   资本主义 主义经济 经济增长结构的崩溃

   工业主义 国际劳动分工 生态环境破坏或大灾害

   军备力量 全球军事秩序 核战争或大规模的战争

   社会监督 民族国家体系 极权主义力量的增长

   理想性的制度

   抵消危机的社会运动

   转变后果

   劳工运动 后匮乏市场

   环保运动 科技人性化

   和平运动 非军备化

   民主运动 多层民主参与

   在吉登斯看来,全球化是现代性从社会向世界的扩展,是现代性的基本制度特征向全球范围转变的必然结果。而现代性的基本制度特征是由四个不同层面所构成的,即资本主义(capitalism )、 工业主义(industrialism)、军备力量(military power )和社会监督(socialsurveillance),这四个现代性的制度特征向全球范围转变的结果便形成了全球化的四种维度, 即全球资本主义经济(world

capitalismeconomy)、国际劳动分工(international division of labour)、全球军事秩序(world military order )、 民族国家体系( nation-state system)。时至今日,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已成为世界经济体系的主要权力中心。全球化趋势,并不是“西方制度在全世界的蔓延和其他文化的消亡”,而是一个复杂的、非连续的和偶然的过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文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全球化研究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思想与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923.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