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维:中日关系为什么恶化?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569 次 更新时间:2005-09-21 18:12:06

进入专题: 中日关系  

潘维 (进入专栏)  

  

   中日关系自七十年代初以来维持了大约二十年的温情。而今,如同在火炉上的一锅水,中日关系正在吱吱地沸腾。一旦水烧干了,锅底就会烧穿。

  

   一.中日关系的六大基石

  

   破坏中日友好关系是很容易的,维护这关系却很不容易。中日友好关系建立在六大基石之上。破坏了这些基石,中日关系就难以为继。

   基石之一,中国与日本是邻居,而且彼此都是庞大的、极重要的邻居,应当互为善邻。如果任何一方把对方认作恶邻,中日关系就难以为继。

   基石之二,中国与日本是文化上的亲戚,甚至有“书同文”和“一衣带水”的亲近感。我们交流频繁,彼此并不陌生,绝无相互理解的困难。如果任何一方把对方认作文明的异类,社会政治的异类,是非不分,不可理喻,中日关系就难以为继。

   基石之三,亲戚加近邻的关系让我们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相互学习。我们双方都认识到,因为地理和历史的因素,我们两国的社会有很大差异。岛国的精致、认真、执著、勤奋,大陆国的粗旷、气魄、宽容、理想,是我们彼此灵感的重要源泉。在漫长的历史里,日本从中国学到了很多;在现代化进程中,中国从日本学到了很多。如果对亲戚和近邻不再有互相尊重,而是看作一方对另一方的施舍,我们学习彼此的热情就会冷却,中日关系就难以为继。

   基石之四,中国与日本是经济上的密切伙伴。尽管中国与日本并不“相互依存”,却互通有无,互惠互利。因为我们是近邻和亲戚,而且经济规模都非常庞大,我们能够成为彼此最大的经济伙伴。中日经济是互补的;而且,倘若双方诚心促成经济一体化,两国能成为亚洲经济持续飞翔的,强大的双引擎发动机。那是二十一世纪亚洲进步的希望,也是世界进步的希望,是彻底消灭世界贫困现象的希望。如果任何一方把这种亲密的经贸关系看作威胁,中日关系就难以为继。

   基石之五,双方对长远利益拥有共识:我们彼此不是战略竞争对手,而是战略伙伴。我们不仅是相互尊重以及关系密切的邻居和亲戚,我们也都是现实主义者,承认实力对比的迅速变迁能对国家利益产生重要影响。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鼻祖是古希腊的历史学家修昔底德。他提出,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的根本原因是“雅典的迅速崛起和斯巴达对此的恐惧”。由此,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看重两大要素,一是实力均衡的客观变迁,二是对实力变迁的主观看法。换言之,中国的迅速崛起是客观事实,但对这个事实的认知是可变的,因人、因时、因地而异。日本政府认识到,中国的繁荣与进步对日本不是威胁,而是共荣的机会。为此,日本政府向中国提供持续的贷款援助,鼓励日本企业对华投资,帮助中国学生到日本留学,帮助中国改善自然环境。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此铭记不忘,深怀感激。日本政府也体认,中国的崛起不是对外进行政治军事扩张的过程,而是内向型、使自己社会和内政现代化的过程,是艰巨的、长期的城市化和法治化过程。由于日本的侵略史与台湾问题和台独势力密切相关,日本政府在台湾问题上持极为谨慎的态度,主张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不鼓励台独势力,表达支持中国和平统一的意愿。日本政府不仅理解中国的崛起,也理解西方国家对中国崛起的偏见和警惕。在“天安门事件”之后,日本主动成为沟通中国与西方的桥梁,帮助中国恢复与西方国家的正常关系。中国对日本政府的善意表达感激之情。我们承认,中国的市场繁荣会在局部利益上导致与日本的冲突。然而,因为以上的基本认识,我们会在友好的大环境下平等协商。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没有不可妥协的问题,而且,即便是最棘手的领海争执,也绝非十万火急,可以无限期地推迟解决,甚至共同开发。概言之,中国与日本互为战略伙伴,日本成为中国与西方谅解、和解、合作的巨大桥梁,因为日本不把近邻和亲戚视作威胁,不把中国的繁荣和进步视作威胁,不参加对华遏制战略,不落入让亚洲人平衡亚洲人的圈套,而是把中国视为合作共荣的伙伴。如果日本政府放弃了这种主观认识,把中国的繁荣与进步看成对日本的威胁,把台湾看作“脱亚入美”的杠杆,刺激西方对中国的偏见,甚至充当西方遏制中国的先锋,中日就互为战略竞争对手了,中日关系就难以为继。

   基石之六,对1945年以前的五十年历史,两国政府和人民有着相同的认识。这认识就是:(1)在那半个世纪里,日本“脱亚入欧”,学习和奉行欧洲式的帝国主义对外政策,是中国的恶邻,也是全亚洲的恶邻。三千万中国军民的鲜血,因日本这恶邻而流尽。(2)日本政府和国民对这西方式的帝国主义政策真诚忏悔和道歉,保证再不重犯这错误。(3)在上述认识的基础上,中国政府接受日本的道歉,大度地放弃对日索赔,以表达中国对日本五十年侵华史的原谅,也表达日中永不再战,让中日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成为好邻居,好亲戚的愿望。如果日本方面不再承认这三点共识,对丑恶的历史不再认作丑恶,反而感到骄傲,两国人民之间的敌意当然高涨,中日关系就难以为继。

   为什么这第六个基石是重要的?正因为我们是近邻和亲戚,正因为我们需要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向彼此学习,中日两国关系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国际关系,其中必然包含强烈的道德和情感因素。如果以邻为壑,混淆是非,把中国的繁荣与进步看作威胁,我们就必然成为恶邻,双方就拒绝或者断绝亲戚关系。近邻和亲戚一旦成为敌人,就是最恶劣的敌人,连正常的国家间关系都难以维持。富裕的日本当然可能购买到“安全理事会”的常任席位。但丧失了历史道义感的日本,会让邻居们感到非常不安全。连社区邻居们的尊重都得不到,哪里会得到世界的尊重?若日本让邻居们不安全,安全理事会的永久席位不会增加日本的安全,只会减少日本的安全。同样的道理,如果德国政府不以发动横扫欧洲的战争为耻,如果德国领导人鼓吹为侵略战争而死是死得光荣,如果德国知识界竭力去“修正”大屠杀的历史,让社会相信希特勒有理,如果德国政府要求欧洲被侵略的国家忘掉历史向前看——而非牢记历史教训向前看,德国在欧洲就不会有好邻居,不会有亲戚,不会朋友,甚至不会有安全。没有一个经历过灵魂革命洗礼的德国,欧洲战后的进步与团结的局面就是空想,欧盟根本就不可能出现。日本右翼势力不懂得这个道理。他们想以忘掉历史向前看的说词来混淆大是大非,甚至“修正”历史,为新式的“脱亚入欧”,为重新武装日本,为打着民主阵营旗号再次奉行冒险的、进攻性的、帝国主义式的政策铺路。换言之,对1895-1945年五十年中日关系历史是非的认识,乃是中日关系的基石之一。

  

   二.谁希望中日关系恶化?

  

   中日关系的恶化是日本右翼势力有意挑动的。挑动中日争端的目的是重振大日本国强硬的进取精神。

   为中日关系恶化而高兴的只有一派人:日本的右翼势力。他们在日本是强大的一小撮。对这些人而言,日本自战败以来卧薪尝胆,韬光养晦,目标是重新成为“政治大国”。他们不提“军事大国”,因为日本早已拥有亚洲最强大的海空军力量。而且,他们已经找到了向海外派兵的借口,还会很容易就跨过“核门槛”,找到从核大国变成核武器大国的借口。

   为什么日本右翼势力乐见日中关系恶化?因为中国的崛起使日本相对变矮了。日本需要精神,需要大国精神,需要复兴“日本第一”的自信。强烈的自信心能帮助日本从十余年的萎靡中崛起,从战败的心理阴影中解脱。重振这精神需要理论基础。最方便的理论是福泽谕吉(此君的头像印在面值一万日元的钞票上)的“脱亚入欧”论,而今是“脱亚入美”论。重振这精神需要“修正历史”。最需要修正的是日本半个世纪的“脱亚入欧”史。让青年们忘却半个世纪的罪恶,甚至把罪恶史认作光荣,激励日本青年对国家的荣誉感,使日本人摆脱精神上的“历史束缚”。重振这精神需要“刺激”。最方便的刺激就是找个敌人,最方便的敌人是正在崛起的中国。受中国“霸权”的“威胁”,日本才需要回归“武士道”。重振这精神还需要“事故”,日本右翼势力在中日之间挑动无中生有的争执,寻求偶发的事故为反华口实,甚至主动制造能产生严重政治军事后果的争端。

   历史真的会很相似。当年“军部”里的右翼军官们不就是这样四处寻找“口实”,甚至制造“事件”吗?

   日本右翼势力能够发展壮大,是战后美国纵容的后果。出于冷战和朝鲜战争的需要,美国让日本保存了战前体制,也保存了战争时期的领袖层,甚至鼓励日本重新武装。如此,日本从未经历过德国式的对战争的反省,日本人民也从未经历过反省“脱亚入欧”道路的灵魂革命。相反,日本有相当一部分精英在抱怨,日本是“原爆”受害者,而非始作俑者。他们认为自己不应当遭受这惩罚,因为自己“不过是”成功地模仿了西方流行的殖民主义政策。

   最不希望中日关系恶化的是中国。在目前的国内和国际条件下,中国明显没有任何理由希望中日关系恶化,在可见的将来也不可能产生这种理由。中国并不认为日本可能会侵略中国,正如日本右翼势力也明明知道中国不可能侵略日本。中国内部的现代化事业正进入关键时期,中国不需要外部敌人,更不希望邻国是敌人。中国需要和平的世界大环境,中国需要近邻和亲戚的友谊,中国需要日本的友谊。

   对中国官方维持和修补中日关系的努力和诚意,日本当权派心知肚明。然而,他们却对中国政府的种种努力,故意表现出不在乎、轻蔑,甚至故意诬蔑中国政府鼓励“反日本人”的“种族主义”情绪。

   破坏中国政府维护中日关系的努力是非常容易的。因为我们是邻居、亲戚、伙伴,不久前还有血仇,只要挑起事端,就能激发民族间的仇恨。接下来就是仇恨的自动循环。在民众普遍的仇恨情绪之中,哪个政府的政策能不受牵制呢?

  

   三.改善中日关系的两个办法

  

   今天,日本右翼势力已经成为当权派。我国从何入手改善中日关系?避免锅底烧穿的办法有两个,第一是釜底抽薪,第二是不断往锅里加水。

   历史上,国民党政府的步步退让并没能使“军部”的极端分子收敛。九•一八”发展成“七•七”,到淞沪放弃抵抗,到南京大屠杀。通过这些“成功”,军部的极端分子们向全体日本民众证明:效法十九世纪欧洲殖民主义行为模式是成功的,“脱亚入欧”的思想是伟大的。

   而今的中国已非当日之中国,我国会对日本右翼势力采取严正批判的立场。又因为他们是当权派,我们坚持道义原则,对右翼势力采取严正立场,就意味着对日本政府采取强硬立场。如果他们执意要毁灭我们的近邻和亲戚关系,执意要把日本带向“脱亚入欧”的老路,带向“军部”的老路,使日本成为反华的先锋,中国军民将严阵以待,寸土必争。日本右翼势力认为,中国企图以强硬政策来分化日本公众舆论,分裂日本社会。是的,对于极端分子破坏中日关系的企图,日本社会和日本公众舆论难道不应当分裂吗?当这些极端分子不得不用含糊晦涩的词句来表达他们的企图,难道不正说明他们心虚吗?正义必须有声,正义的声音必须被人民听到,必须被日本人民听到。而今,日本右翼势力正在领导日本全社会对反省进行反省,企图彻底否定反省的必要。严厉批判日本右翼势力,对其采取强硬的立场,就是釜底抽薪。

   历史上,甚至在战争期间,中国人民也没有放弃争取日本人民的友谊。战后的中国人,以自己一贯的大度和宽容,抚养了日本人的遗孤。在建交前的二十余年中,中国始终在紧锣密鼓地推动中日民间亲善活动,为建交后二十年的温情关系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在日中关系紧张沸腾的今天,我国需要继续发扬民间外交的传统,把希望寄托在日本人民身上。密切中日民间的交流关系,清楚地把日本人民和日本政府的政策区分开来,努力阻止中日关系被日本右翼极端分子所左右,这就是往沸腾的锅里不间断地加水。

   许多年以前,作者曾向日本驻华外交代表提出过下面的建议:让我们效法战后法国和德国政府的做法,让中学生们都去对方国家度过暑假。日本家庭照料中国孩子,让他们学日语;中国家庭照料日本孩子,让他们学汉语。让我们两国的孩子们在对方的国家里拥有自己的养父、养母,让他们永远保持电子邮件联系,让我们两国人民的下一代成为兄弟姐妹,让我们化干戈为玉帛,消弭历史的仇恨,世世代代都做好邻居,好亲戚,好伙伴。中日两国的距离并不遥远,交通十分便利。而且,如同日本家庭可以轻易支付自己孩子去中国的交通费用,中国至少有同样多的家庭支付得起去日本的交通费用,何况孩子们还可以坐船去。如果日本政府真的希望日中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请认真考虑接受这个建议吧。

  

   2005年9月17日。载《新京报》,2005年9月18日,A四版。此文基于作者8月底在东京对某世界大学生组织(HPAIR)的英文演讲修改而成。作者授权燕南网络首发。

进入 潘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日关系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2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