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 谈谈实验主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27 次 更新时间:2015-04-17 10:20

进入专题: 实验主义  

胡适 (进入专栏)  

此番美国大教育家杜威博士到中国来,江苏省教育会请他明天后天到这儿来演说,又因为我是他的学生,所以叫我今天晚上先来演讲。方主席说我是杜威博士的高足弟子,其实我虽是他的弟子,那“高足”二字可也不敢当。不过今天先要在诸君面前把杜威博士的一派学说,稍稍演述一番,替他先开辟出一条道儿,再加些洒扫的功夫,使得明天诸君听杜威博士的演说有些头绪。那也是做弟子的应尽的职分。

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实验主义”。英文中有人译作“实际主义”。我想这个名词也好用,并且实验主意在英文中,似当另为一个名词。那麼我何以要把实际主义改为实验主义呢?那也有个道理。原来实验主义的发达,是近来二十年间的事,并且分为几派,有欧洲大陆派、有英国派、有美国派。英国派是“人本主义”他的意思是万事万物都要以人为本位,不可离开了人的方面空去说的,所以是非、有无、利害、苦乐都是以人为根本的。美国派又分为两派:一派就是实际主义,为杜威博士那一般人所代表的;一派是“工具主义”,这派把思想真理等精神的产物都看作应用的工具,和那用来写字的粉笔、用来喝茶的茶杯一样。以上各派,虽则互有不同,然而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注重实验,所以我今天的题目叫作“实验主义”。

我们要明白实验主义是什麼东西,先要知道实验的态度究竟是怎麼样。实验的态度,就是科学家在实验室里试验的态度。科学家当那试验的时候,必须先定好了一种假设,然后把试验的结果来证明这假设是否正当。譬如科学家先有了两种液体,一事红的,一是绿的。他定了一个假设,说这两种液体拼合起来是要变黄色的。然而这句话不是一定可靠,必须把他试验出来,看看拼和的结果是否黄色,再来判定那假设的对不对。实验主义所当取的态度,也就和科学家试验的态度一样。

既然如此,我敢说实验主义是十九世纪科学发达的结果。何以见得实验主义和科学有关系呢?那麼我们不可不先明白科学观念的两大变迁。

一、科学律令 :科学的律令,就世事物变化的通则。从前的人以为科学律令是万世不变。差不多可以把中国古时“天不变道亦不变”的两句话,再续一句“科学律令亦不变”。然而五十年来,这种观念大为改变了,大家把科学律令看做假设的,以为这些律令都是科学家的假设,用来解释事变的,所以,可以常常改变。譬如几何学的定律说,从直线的起点上只有一条直线可以同原线平行。又说,三角形中的三个角相加等於二直角。这二律我们都以为不可破的。然而新几何学竟有一派说,从直线的起点上有无数的直线同原线平行。有的说,从直线的起点上没有一条直线可以同原线平行。有的说,三角形中的三角相加比二直角多。有的说,比二直角少。这些理论,都和现在几何学的律令不同。却也能“言之成理,持之有故”。连科学家也承认他们有成立的根据。不过照现在的境遇说,通常的几何学是最和应用,所以我们去从他的律令。假使将来将来发见现在的的几何学不及那新几何学合用,那就要“以新代旧”了。我们对於科学律令的观念既改,那麼研究科学的方法也改了,并且可以悟得真理不是绝对的。譬如我们所住的大地,起初人家以为是扁平的,日月星辰的出没,都因为天空无边,行得近些就见了,行得太远就不见了。这种说法现在看来固然荒谬,然而起初也都信为真理,后来事变发见得多了,这条真理不能解释他了,於是有“地圆”的一说,有“地球绕日”的一说,那就可见真理是要常常改变的。又譬如三纲五常,我们中国从前看作真理,但是这八年之中,三纲少了一纲,五常少了一常,也居然成个国家。那就可见不合时势的真理是要渐渐的不是用起来。

二、生存进化:起初的人以为种类是不变的,天生了这样就终古是这样儿,所以他们以为古时的牛就是现在的牛,古时的马就是现在的马。到了六十年前达尔文著种源论(历史课本翻作“物种原始”),才说明种类是要改变的,人类也是猿类变的。我们人类有史的时代虽只有几千年,而从有人类以来至少有一万万年。假使把这一万万年中的生物,从地质学考究起来,不晓得种类变得多少了。那种类变化的根本,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八个字,再简单说一句,“就是适应环境”罢了。譬如这块地方阳光太大生物就需变得不怕阳光;那块地方天气太冷,生物就需变得不怕寒冷。能够这样的变化方可生存,不能变的或变得不完全适合的难免淘汰。而且这种变化,除了天然以外,人力也可做到的。譬如养鸡养鸭,我们用了择种的法子,把坏的消灭了,好的留起来,那麼数世之后只有好种了。又譬如种桃,我们用了接木的法子,把桃树的枝接到苹果树上去,一二年中就会生出特种的桃子。可见生存进化的道理,全在适应环境的变化。

上面我说了两大段的话,现在把他结束起来,就是:一、一切真理都是人定的,人的真理不可徒说空话,该当考察实际的效果。二、生活是活动的,是变化的,是对付外界的,是适应环境的。我们明白了这两个从科学得来的重要观念,方才可以讲到杜威博士一派的实际主义了。

杜威博士所主张的实际主义,我们分三种来讨论:一、方法论;二真理论;三、实在论。

一、方法论:实验主义和政治、经济、社会、教育、学理的种种方面都有关系,就因为他的方法和个别方法不同。他的方法,简单说起来,就是不重空泛的议论,不慕好听的名词,注意真正的事实,探求试验的效果。我们把这三种方法应用到三方面去。

(甲)应用到事物上去:我们要明白事物,必须先知道事物的真意义,不可因为晓得事物的名称就算完事。譬如瞎子,他也会说“白的”“黑的”,但是叫他把两样物件中拣出那“白的”或“黑的”来,他就不能动手,因为他实在没有知道黑白的真意义。又譬如一个会说话的聋子,他也会说“小叫天”“梅兰芳”,但是叫他说出小叫天或梅兰芳的声调怎样好法,他就不能开口,因为他并没有知道“谭迷”“梅迷”的真意义。所以要明白事物,第一,须知道事物对於我发生怎样的感觉,譬如“黑”在我身上的感觉是怎麼样。第二,需知道我对於事物发生怎样的反动(反馈、回馈),譬如“黑”了我将怎麼做,“空气不好”我将怎麼做。若仅仅如孔子所说的“多识鸟兽草木之名”,那就和实际主义大相反背了。

(乙)应用到意思上去:实验主义的学习者,把凡所有的意思都看作假设,再去实验他的效果。譬如甲有一个意思说这样方可以齐家,乙有一个意思说那样方可以治国,我们都不可立刻以为是的或否的,先得试验他的结果是否可以如此,然后再去批评他。哲姆斯博士把意思看作银行的支票一样,倘若我的意思是可行的,行了出去竟得到我所预期的结果,那就好比兑现的支票一样,不然,那就是不兑现的支票了。所以在实验主义看来,意思都是假设的,都是要待人家去试验的。

(丙)应用到信仰上去:信仰比意思更近一层了。意思是完全假设的,意思等到试验对了方成信仰,然而信仰并不一定是不易的,需得试验试验才好。譬如地球扁平的一说,当初也成为信仰,但是现在观察出来,地球并不是这样,所以这信仰就打破了。又譬如我们假使信仰上帝是仁慈的,但何以世界上有这样的大战,可见得信仰并非完全靠得住,必须把现在的事情实地去考察一番,方才见得这种信仰是否合理。迷信的是姑且勿论,就是普通社会的信条也未必是完全合情合理的,在实际主义看来,那都要待人试验的。

上面所说的实际主义方法的应用,和教育究竟有什麼关系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教育事业当养成实事求是的人才,勿可专读死书,却去教实在的事物;勿可专背书中意思所束缚,却当估量这种意思是否有实际的效果;勿可专信仰前人的说话,却当去推求这些信条是否合於实情。

二、真理论:实验主义关於真理的论据,前面已经讲得不少了,此处所要说明的,就是“真理都是工具”一句话。譬如三纲五常从前在中国成为真理,就因为在宗法社会的时候,这个“纲常”的理论,实在可以被我们用作工具来范围人心,并且著实见些功效。到了现在社会的情形变了,这个“纲常”也好像是没用的工具一般,只好丢去,另寻别的适用的工具了。既然如此,所以真理是常常改变的。哲姆斯博士说过,大凡真理都是替我们做过媒来的,都是替我们摆过渡来的,因为倘然我们发现了一种事物的变化,不能用旧时的真理去解释他,就不得不另创新的真理去解释。这种新的真理就是替我们和事变作媒摆渡,而旧理的作媒摆渡的功用失去了。所以实际主义对於真理的观念,是要养成主动的思想,去批评真理的,不是养成被动的思想,作真理的奴隶。譬如“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妇者服於人也”,这些话都是中国前代的真理。但是我们要考察这些真理是否合於现在社会的情形,然后来定他们的是非。

三、实在论:实在论就是宇宙论也就是世界观,那是哲学的问题。照实际主义说世界是人造的,所以个人眼光中的世界是大不相同。譬如同在一块地方,诗人的世界是风花水月之类,工人的世界是梁桥屋宇之类,个人有个人注意的所在,也就是个人有个人的世界,并且世界是由小而大的。个人的生活经愈增加,那世界的范围愈扩大,生活的乐趣也愈增加。所以实际主义学者的世界是实在的世界,不是空虚的世界。那佛教所创造的“极乐国”“天堂”“涅盘世界”“极乐世界”等,都是空空洞洞不可捉摸的,并且他们看得世界是烦恼困苦,怕生活,怕经验,所以才创造这些世界来引诱人。但是实际主义学者像哲姆斯一般人都说世界是人造的,很危险的,很不平安的,人类该当由经验去找安乐,该当冒险去造世界。假使有上帝,那麼彷佛上帝对我们说:“我是不能为你们的安乐保险的,但是你们毕竟努力,或者可以得著安乐。”实际主义的意思是,以为唯有懦夫是不敢生活的,否则都应该在这实在世界中讨生活。

现在我把实验主义的要点缩起来做一总束,我们人类当从事实上求真确的知识,训练自己去利用环境的事物,养成创造的能力,去作真理的主人。

(本文为1919年5月2日胡适在上海的演讲,原载1919年5月《新教育》第1卷第3期)



进入 胡适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实验主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哲学 > 哲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86772.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胡适文集·第12册》卷三 北京大学出版社,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