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我不看好香港的经济前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34 次 更新时间:2015-02-26 22:11:06

进入专题: 香港  

张五常 (进入专栏)  

    

   【编者按】从去年的非法“占中”到最近“反水货行动”,不少网友感叹,香港到底怎么了?数年前,经济学奖张五常曾与网友问答互动,探讨香港经济的走势和背后的逻辑。今天看来,可谓别有滋味。

   默读黄昏问:

   香港近来很不妥。什么示威,罢工,连公务员也参加。再加上现在搞环保搞的风声鹤唳。教授,你认为香港经济还有救吗?

   答: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尤其是一九九三左右,我对香港的经济前景看好,相当好。这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得快,而它们需要的人才很多是香港提供的,例如管理、金融、英语、科技、信息等。数之不尽的香港人,尤其是有专业知识的人士都跑到国内去赚钱了。

   到了一九九六年,我突然间对香港的前景看淡,认为它们的人才优势将会消散得很快。我的主要证据有两方面。第一方面,北京每年都派大约三十个精选的学生到香港大学访问,而这些学生通常要求会见我。一九九六年那一次与三十位中国学生会面,他们的知识与思考能力明显地超过香港大学的学生。虽然,这三十位学生是精选出来的,但我们港大的学生也算是香港的精选,香港的学生是给比下去了。第二方面,大约一九九五年起,跑到国内赚钱的专业人士不少回归到香港。主要是那些受聘的,因为薪酬过高而被解雇了。

   九十年代后期,同样水平知识的青年或专业人士,香港的薪酬比国内的高出起码五倍,高出十倍的也常见。这是我在一九九六年底在一家香港报纸的访问中直言香港大势已去的原因。跟着我见香港的公务员及教师们,那些由政府支薪的,薪酬一律高企不下,我就对香港政府的朋友力谏是大错,因为政府发出的薪酬对市场有误导作用。

   不管香港的从政人士怎样说香港与大陆之间互相协助,怎样互辅相成,二者之间在市场上的竞争是无可避免的。一九九六年底,我说香港将会有十年或以上的不景,后来还是北京推出的“自由行”及类同的政策帮了香港一个大忙。自由行当然是应该的,不仅对香港有好处,对大陆也有好处,是早应推出的事。

   今后我怎样看香港呢?我认为不妥。

   香港今后的前途有两个不容易解决的困难。第一个困难,是它们的政治体系正在向民主投票那方面走。不要误会,我不是反对民主投票,而是肯定地认为,如果民主投票没有一个上佳宪法的维护,会带来不少困难。

   美国的民主政制曾经有百多年的光辉日子。我认为这难得的成就是源于美国宪法中的权利法案。说来也奇怪,当年美国总统杰弗逊起草宪法时竟然忘记了把权利法案放进去。后来还是当时的前总统华盛顿在欧洲知道,立刻提醒,权利法案于是补加。

   权利法案的主要功能,是人与人之间的权利,包括产权,要有清楚的界定及保障。这是说,票不可以乱投,因为投票可以剥夺他人的权利。到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什么事项可以通过民主投票决定,什么不可以,是重要的学问。可惜之后的数十年,因为不同阐释的演进,权利法案的功能是被削弱了。半个世纪前在美国不能投票的事项今天可以。

   没有明确权利法案保护个人权利的宪法,民主投票我是反对的。这是因为投票会导致分饼仔的效果,把某甲的权利转移到某乙那方面去。以香港为例,虽然今天还没有普选,但那所谓功能组别的议员取舍,有如下的大问题。你问一个议员他是代表着哪些人,他立刻答得出。你问他是否要维护这些人的权利,他会答当然是。很不幸,这是说他是一个争饼仔的代表了。如果民主有明确的权利法案的保障,这种代表不会存在。

   重要的科斯定律说,清楚的权利界定及维护是市场运作的先决条件。民主投票,如果没有一个清楚的权利法案执行与维护,市场的运作一定会受到损害。弗里德曼曾经对我说,宪法是一回事,怎样履行是另一回事。他说,拉丁美洲的国家把美国的宪法搬字过纸,但搞得一团糟。另一方面,大家都知道,亚洲的国家推行民主政制,效果一般是令人尴尬的。

   八十年代初期我极力反对中国以民主投票推行改革。这绝对不是因为我赞成独裁,也不是因为我认为北京是一个独裁政制。我没有跟进中国的政治体系,就是今天也不大清楚。我当时肯定的,是如果中国以民主投票推行改革一定不会有好效果。

   第二个香港经济要面对的困难,是他们的官员及议员一般不相信中国会不断地改革,或是他们假设他们见到的中国会停留在他们见到的。如下两方面他们的看法是大错。

   其一,他们不相信中国会解除外汇管制。十多年前,我对当时作为财政司的曾荫权说,中国早晚会解除外汇管制,如果他们这样做,上海会很快成为一个国际级的金融中心,香港会遇到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抢了不少金融生意到上海去。曾兄当时的回应是北京不会容易地解除外汇管制。不少我认识的对政策有影响的香港人都这样看。今天看来他们是对了大部分。然而,我的看法是北京早晚会解除汇管,上海早晚会成为一个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在竞争下香港斗不过。种种原因我解释过了。我早就认为中国会在不太长远的将来解除外汇管制,因为80年代中期起,我就跟北京的朋友谈到这件事。大致上他们同意我的分析,只是这里那里他们有点顾忌。现在看,上海会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不会等到北京说的2020年。

   第二项重要的香港漠视中国发展的困难,是他们不相信北京会取消进口税。他们认为香港永远是个进口自由港,中国则永远不会是。所以香港会持久地成为提供舶来品给国内人的地方,可以持久地赚他们的购物天堂的钱。香港的商场租金奇高,比深圳的高出4倍以上。香港售货员的月薪一般是8000元以上,比深圳的高出约6倍。更头痛是香港目前正在考虑推出最低工资。这方面香港要面对的难题是,如果中国取消消费品的进口税,那么所谓自由行再不是由大陆行到香港,而深圳会成为香港的购物天堂了。这就是问题:北京如果取消消费品的进口税,香港的商场租金会暴跌,而在最低工资的引进下,在香港领取救济金的人会暴升。

   上述可见,我认为香港的有关人士假设中国永远不会放开汇管,也不会大减或撤消进口关税,这些想法是愚蠢的。

  

进入 张五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香港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4373.html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