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张五常 所有专栏
张五常
 
张五常
 
张五常,国际知名经济学家,新制度经济学和现代产权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率先将新制度分析系统地运用到中国经济问题研究的第一人。1935年出生在香港,1959年就读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商科,后转读经济;1961年攻读硕士学位,导师赫舒拉发;1963年攻读博士学位,1967年在长堤大学完成博士论文《佃农理论》,同年到芝加哥大学做博士后研究。1969年转到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后被聘为教授。1982年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系系主任至2000年退休。著有《卖橘者言》、《中国的经济制度(神州大地增订本)》、《多难登临录:金融危机与中国前景》、《五常学经济(神州大地增订本)》等。


中国旧家庭的礼教与国家的盛衰
层层分成与县际竞争
从本位制度的延伸说货币下锚的理想
经济组织与交易成本
中国的经济制度(下)
中国的经济制度(中)
中国的经济制度(上)

鼓励内供远胜鼓励内需
中国经济有多危险?
我不看好香港的经济前景
国家理论——什么是国家?
打压楼市会导致泡沫吗?
中国房价涨幅为何冠于全球?
劳动法真的能保障劳动者吗?
失业的解释
罗姆尼的中国观错在哪
国庆大堵车的经济观
郭伯伟与黄奇帆怎样比较才对?
从黄奇帆的发展思维说中国的财富累积
蜜蜂的神话与利他的行为
经济调控与央行无干 中国应放弃货币调控
北京要考虑放弃以货币政策调控经济
货币调控非儿戏
天下大势:从格林斯潘的一句话说起
邓丽君现象的延伸
“劣币驱逐良币”的神话
恐慌的极端
试题一则与政策文章
财政赤字有害吗?
泡沫的阐释:评中国的楼市与北京的对策
泡沫的阐释:评中国的楼市与北京的对策
农民被剥削了吗?
宏观分析的失误(之六):财赤有害吗?
世博之游乐乎?——顺论讯息替代定律
北京的朋友要冷静下来!
工资集体协商是玩火游戏——顺论本田的困境
重刊《朝鲜必放说》
人民币升值只对中国富人有利
中国文化与神州再起
从神州误导地球说先进制度的不济
闭关自守也无妨
猪价与楼价
凯恩斯学派的不幸
美国金融难关已过乎?
通用汽车的悲剧
中国医改要纯从病人的利益着手
给中国医改的一些建议
医疗改革是大难题
北京不要拜凯恩斯学派为师
新劳动法与蚕食理论
北京出手四万亿的经济分析
人民币升值与中国工业的灾难
不救工业,楼市何救哉?
未来一两年中国经济将出现负增长
我对次贷危机的思考逻辑
中国的劳工比我的儿子矜贵
两年内朝鲜必开放,二十年后经济实力可达三个香港
从手卷文化到李宁点火
从世界大变看中国通胀
新劳动法的初步效应
中国经改的致命伤
再谈新劳动法
新劳动法的困扰
垄断三罪及反垄断误入歧途
学术比赛败下阵来!
中国不要领导世界
何谓自由经济
计划经济的祸害
独裁、民主、市场
赤字财政的谬误

经济学只有三个公理
读书的方法
教你一点有实用性的思考方法
经济学的哲学性
杨小凯的访问
思考的方法
悼诺斯
歧视自己的悲哀
我思考经济时老想着美丽的女人
寻寻觅觅五十年 从学思考到不读书
中国改制是历史上极其夸张的例子
科斯与我的和而不同处
张五常谈科斯:科斯可以完全避开当时中国的意识形态之争
为何说科斯曾影响中国的改革?
艾智仁
黄奇帆发展思维与重庆经济
是谁创造了重庆的经济奇迹
经济发展的真谛——再为大哥序
憇息闲话与大哥谢世
《风沙渡》的启示
书法传世考——周慧珺会是例外吗?
张五常 :贫富分化与土地政策
自然科学与艺术评审
历史是学术的最终裁判
经济文章评审的制度变坏了
没有世俗约束的学术创作
中国应产生基于科斯理论的经济学派
科斯百岁了
腐败不是学术失败的原因
我是怎样研究经济的?
《佃农理论》的前因后果
经济解释会成为中国学派吗?
学术上的集中与搏杀
他是还会站在那里的──悼佛利民
汪道涵先生给我的回忆
悼小凯

关于新制度经济学
交易速度与期货市场(下)
交易速度与期货市场(上)
垄断的诅咒与成因
价格偏差的压力
造势与造价
无形之手的阐释
市价的性质

从科学角度看经济学的灾难
经济不好楼市却飙升,到底发生了什么?
“复旦首席经济学家论坛”讲话
关于自私的争论:从斯密到博弈论
对中国经济的建议
经济学的精髓
2016中国经济怎么看
为什么中国的房价一直如此坚挺?
再论中国经济的前途
学经济一定要去中国
三种社会体制
东北行
人民币的困惑
中国的未来

对我影响最大的四本书
代序:经济解释过三关
代序:不可思议的中国
代序:一个古文化可以复兴吗
猎人的风采
二十五年后再论中国

利率不应该由央行决定
让他们骂到够,真理半步不让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