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红:坚定看多2015年A股市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6 次 更新时间:2015-02-19 23:05:57

进入专题: 人民币   贸易     改革   货币政策   降准降息  

梁红  

   去年7月,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在接受第一财经评论员应有为专访时,准确预测了大盘蓝筹股的牛市行情。在目前市场出现调整迹象,风格有所变化的情况下,梁红再次接受了第一财经评论员应有为专访,坚定看多。

   人民币贬值不足虑

   应有为:我们看到美联储的声明,还有前一阶段欧洲的QE也出来了,接着看到人民币最近连续的对美元贬值。您认为今年人民币汇率可不可能存在一个比较大的贬值压力?

   梁红:市场预期人民币贬值,但其实还有一个降息的预期。我们预测,今年中国的贸易顺差会达到千亿美金,比去年多至少一千亿。这个贸易顺差,在我们的整个全部的经常项目下也是占大头的。资本项下流动,并不是中国外汇跨境流进流出最重要的一波。如果看资本项下的话,过去大家预期,美联储要加息,中国要减息,这样会造成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但实际上我们现在发现,如果看过去的几个月,大宗原材料价格下跌,各国央行纷纷降息,中国和其他主要国家息差是在扩大的。因为我们的降息降得比较少,而且在前端,特别是我们短期的利率下降得更慢。比如说我们看到的,央行最近做的逆回购28天,是4.85的利息,上个礼拜五,做的是14天的,大概是3.8几。你望眼看去,现在全球哪里还有利息在这么高的位置的?十年美国国债昨天已经到1.7,欧洲的在零点几,全球现在有多少个央行利息是负的?所以我们觉得现在市场的预期是要配合着央行的降息的举动,如果我们的央行决定不降息了,人民币甚至有升级的压力。

   在今年经济增长不好,通胀很低,但贸易顺差大规模扩大的情况下,政策的选择,你可以降息,也可以降准,也可以贬值,在这几个选项之下,我们一直认为,最好,最佳的选项是降准降息,而不是去碰人民币。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已经是世界第一大出口大国,我们的出口增速还是远远高于其他的很多国家,其他国家的内需也并不好,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贬少了没有用,贬多了贸易摩擦肯定上升,而且在国内没有通胀的情况下,降息是支持内需,贬值是更多支持外需的增长, 在两个都可以选的时候,为什么不选支持内需?所以这里头有一个可能发生什么,和应该发生什么。我觉得可能发生什么,大家市场上可能过度地想着美元加息的影响,而忘了在贸易条件改善情况下,中国的贸易顺差今年可能会产生比较大的一个变化。

   应有为:您的判断,就是认为今年贬值的幅度不会太大?

   梁红:我觉得易行长好像讲过,美元肯定是强币,他讲了一个人民币至少是第二大的强币。我个人觉得,你一两年看,人民币有可能是比美元还强的一个币。

   货币政策放松值得期待,也许很快

   应有为:你刚才也说到了降准降息的可能,回头看,这波A股其实起来的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货币政策放松,当时大家预期可能很快会有第二次,但是我们看现在应该说是落空了。您认为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或者说2015中,什么样的因素,有可能再次引发降准降息的行为?

   梁红:我觉得首先回顾一下,去年的市场在降息之前,以上证指数看的话,当时已经上涨了16.7%,已经是走向双位数的一个增长,降息确实让这个上升的幅度更强烈了。在没降息之前,大家对中国经济前景的改善,包括改革的预期,逐步在提升。但是确实有一块东西,是制约股票市场上升幅度的,也就是说,我们的货币政策偏紧,而和我们经济形势变化相比的话,就是说相当的滞后。也就是说短期这一段,还是觉得有蛮大的压力的。而降息当时的一个反应就是大家觉得短期的一些风险也有缓解,市场一定程度的反应,我觉得也是合理的。为什么会说再一次的预期央行降息降准呢?还是回到一个问题,为什么第一次降?为什么全世界各国的央行,都在做类似同一个动作?那这里还是回到通胀不见了,在我们这个油价还没有下跌的时候,当时大家还有对今年:2015年通货膨胀2.6,甚至靠3的一个预期。随着这个油价腰斩,我觉得今年的通胀,看不到1.5以上的可能性,那么全球大家都开始担心通缩,我想中国也在担心通缩这个问题。那货币政策第一目标,还是通货膨胀,或者是CPI的稳定,既不要通胀,也不要通缩,所以从一个好的货币政策的执行来讲,现在这么高的正利率,不管是从贷款利率还是从存款利率来讲,都不是一个可持续的。市场在猜时点、力度,但我想这不光说是早晚的事,是应该很快的一个事情。至于用什么方法达到这一点?是降息?现在有人说是降准,其实央行也说,他还有好多别的工具,但是我们在市场上要看到的一个什么效果呢?就是从储蓄端,不应该像现在这样,有将近三个百分点的正利率,而在企业贷款端,不应该现在是保持一个十个百分点,甚至以上的正利率,所以央行所有的操作,最终的检验的一个方向,就是要把市场的利率降下来。

   乐观预期并未充分体现在股价上涨中

   应有为:去年这个上涨,当时的逻辑是市场已经充分反映了原先的悲观的预期,但是我们看到,去年超过50%的这样一种涨幅,是不是已经充分反映了这种被过度低估的情绪?接下来A股还有些什么样的因素,能够支撑目前这样的一个水平,或者维持继续往前走,有些什么新的推动因素呢?

   梁红:我们自己在去年对这个市场的判断的时候,当时想的很简单,就说这个市场的估值里反映了极度悲观的预期,对于任何好事情的发生,没有预期。所以不管是货币政策还是改革,还是企业层面的一些变化,都会引起这个市场的上涨,但是我想我们也回过头来讲,我们当时也有一个观点是,没有说(估值修复)这是一年的事。我们当时也讲过,这可能是股市的一个多年的一个拐点,那这个拐点的行进速度是靠每年15%、20%给大家,还是靠一段时间比较急速的上涨,然后再花一段时间来消化?我觉得各个市场的节奏是不一样的。但是我想从根本面上来讲,还是对中长期改革、经济、行业企业资本市场本身改善的预期的调整,现在还在期待着一个货币政策重回常态之后,给市场的一个推动力,我觉得这些都不应该说预期过分了。从短一点看的话,市场需求实体的政策的改变,还有企业基本面的变化,来印证自己是过度乐观了,还是过度悲观了。但是我觉得这种调整之后,我们今年全年还是维持一个有20%上涨空间的这种判断,这个还是觉得我们的改变,包括我们讲的制度红利、价格红利,才刚刚开始释放的一个过程。再回到你刚才说的,包括货币政策,我们觉得不用那么心急吧,这个2015年才走了还不到一个月,那看得到的事情,我们的央行会迟到,但应该不会缺席吧。

   应有为:您刚才也提到了,这个市场是需要等待改革的红利进一步释放,还提了盈利的逐步改善,来支持目前这样一个水平,那么我们就分别谈谈这两块,我们看到最新的报道说管理层有可能把今年的整个经济增速目标放低,可能到7%左右。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企业盈利水平还有继续可能维持上升吗?

   梁红:你如果股票的估值,你至少要做个五年十年的这种盈利预期,这个预测,你常常会发现,一年的低,第二年会高,它并不是一个一直这样低的一个状态对吧?所以我们自己觉得,如果大家真的觉得我们的国家在改善,然后我们的经济,我们的制度在改好,你实际上是把这条,原来你的预期的曲线的斜率整个在往上抬。短期,近期对这个估值模型是有比较大的影响,但他不影响长期,你如果是永续,因为咱们买一个公司,你的假设他是永续的,短期一年半年的变化,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当然如果我们做贴现,如果它在前端影响会更大一点,但是这个经济有周期的,一年的低,并不意味着后面也是这样的,这个可能是一个。其实现在看到就是在估值水平很低的时候,短期的盈利的变动,对股票价格影响比较少。比如说我们讲五倍市盈率的公司,已经跌到很低了,大家对它很不看好了,这个时候他的盈利,下降5%,对股价几乎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如果是一个估值50倍的公司,大家常常会看到他赢利下降1%、2%就可能股价跌下来,这里头就还是回到我们上次谈过的问题,你到底放了多少预期在里面。

   那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中国的股票,应该说不贵,即使像你刚刚讲的,我们现在从最低点涨到50%,那我们沪深300,我们最大的权重的这块讲,今天的市盈率也就是12倍左右,美国是20倍,全球的所有的主要的股票市场,都已经超过了2007年的高位。而我们不管是港股还是A股,都是在当年的高点的一半吧,半山腰,而这个过去的六七年,虽然我们的经济增长和盈利增速,没有以前那么强了,但是是正的,是每年都有收益的,正收益的增长的。过去的这个熊市,四年左右,全部是靠估值的压缩来实现的。这还是一个我们觉得投资资本市场可能最难的一点,你多少已经反映在价格里了?多少没在?

   2015三大改革措施值得期待

   应有为:那么在改革这一块,您觉得今年有些什么样的举措,有可能值得我们期待?

   梁红:我想今年大家期待的很高一个是国企改革对吧?其实地方国企已经做了很多,但是在国家的层面上,改革的大的方案,几次时间表上都有点往后推对吧?听方方面面说,(改革)还是年初是可以预期的。我们上次也讲过,两个市场上,三分之二的权重股,全是国有控股的企业,这是一个。

   从我个人来讲呢,我还是非常期待资本市场的制度的改革。这也是上次谈到的时候说,为什么我们的股票市场有这么多的问题,比如说近期的一些上涨,大家也很不安,那这个制度里到底缺什么呢?第一,缺机构投资者,那么机构投资者,我觉得今年最期待的是中国养老保险的改革。就是你要有中国长线的机构投资者。 上次我们谈沪港通,那就是讲进口机构投资者对吧?但是后来发现,其实中国不差钱,我们不需要解放军来救我们,我们自己就可以把自己救了。

   但如果都是散户,而且有一些比如说是用杠杆方式的,这不是一种投资方式,这是说投机。我今天买了,我明天再找个人卖过去,并不是像我们想的一些专业的投资者,为了一个长久稳定的收益在做这个。世界各国的经验都证明,在这个市场上最重要的稳定器,是一些养老保险长线资金,那中国自己的养老保险制度的建设,应该说是非常非常滞后的,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对我们整个市场的风格理念的影响,可能今年要远远大过沪港通,深港通。

   第二我觉得就是说,对这个投资人,基金这一端,这个改革我觉得已经看到了。过去我们都是公共基金,大家也都有诟病,就是公共基金好像管理人的激励机制和给他钱的人之间不一样,就是管的钱好不好,他都拿那么点钱,对吧?去年前年的一个很大的改革:《基金法》的实施,使得很多的私募,或者说非国营的一些基金开始涌现出来,他的收入和他的业绩,和大家把钱交给他管理的这些人的利益,开始越来越一致了。所以我觉得这边的改革已经在发生了,大家也在谈什么公募下海潮这些,我觉得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中国人一点都不傻的,一点都不比外面差,那么你只要把机制做好了,他一样知道,该买什么,不该买什么。

第三个,我觉得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们今天谈的,今年的注册制,如果真要做注册制的话,就是你要在供给端要打开,你比如现在股票市场很好,那为什么不发行呢?为什么不多让企业融资呢?这样企业融资就又回到实体,我们经济就可以有一个正循环出来,而且也不用担心股票过度上涨,也不用天天去查,谁拿杠杆卖掉了。那么真的要走向注册制的话,那也有一个很重要的一个保证,那就是对所有违法违规的行为要有真正的处罚,不管是虚假信息,企业端的,还是一些参与者的,也包括内幕消息的打击。对吧?我记得,很多年前好像领导说过一句要给中国老百姓增加财产性收入对吧?我们怎么把规矩建立起来,怎么能够让他给中国这么勤劳,又愿意储蓄的民族,能够有一个比较好的长期的回报。做到这一点的话,我觉得这些制度性的建设,我们看到一些萌芽吧,那我觉得今年可能是最重要的落实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人民币   贸易     改革   货币政策   降准降息  

本文责编:郑雷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423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