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生智:再探自由与民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2 次 更新时间:2015-01-09 18:12:27

进入专题: 自由   民主  

王生智  

  

   自由与民主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大趋势,但是,现在社会上关于民主与自由的认识还存在误区,这些认识上的缺陷被利用来制造了很多巨大的灾难。这里仅从对于自由与民主的认识上稍稍向前延伸一点,希望抛砖引玉带来大家更多的思考。

   首先谈谈自由:

   社会上许多人对于自由的认识就是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很显然,这是行不通的,人们只能在一定的框架内,去做去说。那么,这个框架到底应该是什么?到底什么是自由呢?

   政治、社会和哲学都对这个问题做了很多的讨论,至今仍在争论。著名的德国古典哲学家黑格尔关于自由曾有一句名言讲得深刻、很精确。他说:“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举个例子来解释一下就很清楚了。让我们设想一个场景,有一根裸露的纯铜高压电线横在某人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如果此人根本没有对电的任何知识,不知道触碰带电的电线可以电死人,他很可能直接用手去拨开裸露的电线,其结果可想而知,他必然是被电死了,但如果这个人懂得电的知识,认识触电的必然,他就会捡一根干木棍拨开电线,他就可以获得继续前行的自由了。

   这就是说人如果没有认识到人碰到电必然被电死,当他遇到电时,他就会失去处理好电后可以获得的自由了。实际上,面对所有的事物,无论是自然界的或是人类社会的事物,都是如此。你不会养鱼就常常把鱼养死了,你不会养花就常常把花养死了,你不善于与人打交道,就往往是把人得罪了,还不知道为什么会是如此。没有这些认识,在这些事物面前,你就失去了养鱼、养花或交友的自由。

   既然自由是与认识相关联的,自由就不免带有认识所具有的性质。人类对于自然界和对人类社会的认识是一个历史进程,人类从远古就在认识世界,到了近代人类掌握了科学,对于自然和社会的认识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我们仍然处在不断认识世界的历史进程之中,还有很多事物人类还无法解释,尤其是对于人类自身和社会的认识存在的疑问更多。我们不得不遗憾地看到今天全人类对于世界的认识还处在不断的改进之中,尤其是对于人类社会的认识进程还处于十分无知的阶段中。人的自由被自身的认识能力所限制,限制在正确认识所及的框架内无法超越,一旦超越很有可能造成很严重的蒙蔽,造成很大的伤害。

   更重要的是:在全世界的不同地区,或是在同一地区的不同领域、不同阶层、不同族群,人们对于各类事物的认识仍然存在着巨大的差别,各有优劣不同。这些因素都必然导致在不同地区或是在同一地区的不同领域、不同阶层、不同族群的人对于不同事物可以享有的自由的程度是不同的,不可能是一样的,自由程度必然与认识水平相一致。

   甚至会存在:在某一地区、某一领域、某一阶层、某一族群中,昨天看似正确的认识,今天已经被证实是错误的,或在今天看似先进的认识,就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被证实是错误的,这样的情况无论是哪里都不乏先例。这也正是为什么某一地区、某一领域、某一阶层、某一族群的人不应该把自己认为是正确的观念强加于人的原因。蔑视其他族群的思想观念更是十分无知、十分有害的,这一点已经被历史所证明了。然而,到如今似乎只有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德国人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北京大学教授汪丁丁在他的文章《我理解的自由》中说到:“请注意,自由是整体的一种性质。没有人能孤立地获得自由,因为每一个人都生活在社会之内,George Herbert Mead称为‘社会自我’(social self)。William James深入观察人们的自我意识,然后询问:我似乎总是通过一系列‘我的’来定义‘我’。如果我完全脱离我周围关系最密切的那些物和人,当真就很难说清楚‘我’是谁”。因为人是社会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脱离他所存在的社会与时代而独立存在,也不可能大幅度地超越他所存在的社会的认识水平,古希腊的苏格拉底不可能具有运用中国春秋孔夫子的知识或是英国物理学家牛顿的知识来认识与解释世界的自由。

   人类早期的发展是区域相对隔绝的,正是由于这种区域隔绝,造成了人类文化的多样性。至今为止人类的认识水平,尚不足以判断那一种文明是正确的或是错误的、明智的或是愚昧的、先进的或是落后的。人类发展的希望恰恰仅存于这种文化的多样性。今天西方世界接连用飞机军舰去向全世界推广他们自己的世界观,连同由此所造成的失败与灾难,就是最好的证明。欧洲时装设计经常会从亚、非、拉美等“落后”地区早期的艺术中找到创作的灵感,这又是另一类很好的证明。

   自由与认识相同,也必然是一个历史进程,认识的进程决定了自由的进程。并且,处在不同地区或是在同一地区的不同领域、不同阶层、不同族群的人们,至少在今天,对于不同的事物,还仍然处于认识的历史进程的不同阶段,参差不齐且相差很远,人类还不存在同一自由度的自由。任何盲目地追求绝对的自由很显然是错误的,必然导致伤害甚至毁灭。

   其次谈谈民主。

   民主是什么呢?民主是一种决策机制,用来解决“该听谁的”的问题,典型的民主就是,少数服从多数。古往今来说到底,民主是一种政治制度。

   如何评价一种政治制度呢?评价政治制度的标准可以有很多,公平、效率、廉洁等等,还有可能就是这些标准组合而成的标准,总之要产生出正确的决策,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地区各种标准的重要程度也不同。

   当一个国家或者是地区受到侵略的时候,或者是受到侵略威胁的时候,再或是在经济与社会发展中面临巨大竞争压力的时候,效率就是这个国家或者是地区政治制度评价的最重要的标准;当一个国家或者是地区已经相对非常发达的时候,公平就是这个国家或者是地区政治制度评价的最重要的标准;当一个国家或者地区处在前述两种状态之间的某个时段时,廉洁或是组合标准就可能是这个国家或者是地区政治制度评价的最重要的标准。

   中国人有句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裨将)顶个诸葛亮”。这话的意思是说人多办法多力量大,三个人总比一个人强。但如果是三个皮匠和诸葛亮坐在一起投票,那结果会如何呢?结果毫无疑问,三个皮匠胜出,诸葛亮出局了。这应该是当今对民主的最形象的解释了。这也很好理解,按照社会原有对诸葛亮和皮匠概念的理解,诸葛亮和皮匠们的认识差距太大了,他们无法在一起讨论任何问题,诸葛亮说的皮匠们听不懂,皮匠们说的诸葛亮不愿意听。到底是该听诸葛亮的还是该听皮匠们的?那要看是要解决什么问题了,如果是解决皮革处理的问题当然要听皮匠的,如果要解决民主将会涉及的治国问题那就应该听诸葛亮的了。

   什么才是正确的决策?这正是从古希腊一直讨论到今天也没能彻底解决的所谓真理问题。现代科学的作法,就是不按照全社会大多数人的判断来决定什么是正确或是错误,而是由专家们说了算。科学结论也是个权宜之计,并非永恒的真理,历史上无数事实证明专家们乃至权威专家说的也不一定对,很多科学结论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被新的科学结论所替代。并且,常有同一领域的众多专家,面对同一问题也有许多不同的说法。这就有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是,要实践来检验只能是一种后验。面对新问题,现在该怎么办?面对同一实践,有几个不同的似乎都有道理的解释,又该怎么办?自古人类自然形成的解决办法是听权威的。权威正是由他在以往实践的检验结果一贯正确或一贯基本正确而确立起来的。

   从远古到近代的历史上,全世界小到一个氏族或部落大到一个城邦或帝国所有千千万万个组织都是由一个权威人物说了算,未见例外。为什么?道理也很简单,因为所有的无效率或低效率的例外都被消灭了,只有一个权威说了算的高效率的组织才有可能胜出与生存。有了成吉思汗蒙古人就把宋朝打败了,就打到欧洲去了,如果没有成吉思汗,蒙古民族可能早就被别的民族灭亡了。当然,一个权威说了算的组织也可能被别的另一个权威说了算的组织所击败或消灭,那是因为这个权威竞争不过那个权威的原因,但是,没有权威的组织只有被灭亡的资格,这是被历史实践证明了的,是历史的必然。

   今天全世界有数不清的公司,每一个公司都是一个权威人物说了算,这个人就是总经理(或董事长),总经理不行这个公司就走向衰亡,总经理能行这个公司就走向昌盛。没有什么公司是经过民主投票来做决策的,如果有这样的公司,那么它必定存在不了几天,因为这样的公司不可能产生有效率的正确决策。实际上一个公司的昌盛正是因为它有一个能够适应当时市场环境的领袖,同样一个公司的衰落也是因为他的领袖不能适应当时的市场环境,或是被市场环境的发展变化淘汰了。史蒂夫 乔布斯带领的苹果公司是这样,任正非带领的华为公司也是这样。

   这就是说在一个竞争的环境中,效率是最重要的,一个权威人物说了算,是组织追求最高效率的选择。我们必须看到在今天的世界上每天还在制造和发明日益强大的武器,这些武器无疑是用来杀人的,说得好点听是保卫国家的,我们必须承认在今天的世界里,国家依然是竞争实体,竞争失败可能面临灭顶之灾,效率仍是现代政治体制最重要的评价标准,而极端的民主(现在已被西方称为民粹了)不是一个高效率的决策机制或政治体制。

   即使是在科学领域又何尝不是这样?时至今日能够真正理解爱因斯坦相对论的人即使是在物理学界也非常有限,如果当初通过物理学家们投票来判断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否正确,结果必然是相对论被扔进废纸堆里,至今无人知晓了。在今天的经济学领域,每当社会经济生活中发生一个重大的经济事件,就会有很多经济学家给出许多不同的解释争吵不休,搞得政府和企业家们也不知道该听谁的。

   与自由相同,民主也是一个与全民整体知识水平相关联的历史进程。在现代之前的社会中,社会上认识字有知识的人是极少数,依据当时的社会生产力也只有可能是极少数人,所以皮匠们与诸葛亮的认识水平有着天壤之别。如果以后哪一天所有的皮匠都有与诸葛亮相近的知识与思想水平,就不会存在皮匠们把诸葛亮淘汰出局的结果了,因为到那时所有的皮匠与诸葛亮的认识水平已经处在同一层次。这就要求社会的各行各业都具有与专门从事政治工作或政治研究的人具有至少相近的政治思想水平。真到了那个时代,民主才能真正变成集思广益,真正的民主才会到来,才有价值,也才有意义。在当代社会中,由于在某些较小范围内的人的素质与知识水平接近,因此小范围的民主真正可能具有三个裨将顶个诸葛亮的作用,具有较高的价值与意义。

   民主之所以被全世界所重视不无道理,事实证明一个权威人物说了算的政治体制往往存在不公平、不廉洁等诸多问题,有许多时候这些问题非常严重。不仅如此,一个权威人物说了算的政治体制会降低组织内部对权威人物的压力,由此往往反而会产生权威人物的懈怠或盲目自信甚至胡作非为,导致组织效率的下降。

   人类在近代社会的初期追求自由与民主是时代的乐章,在那个时代西方社会除了极少数统治者外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人身自由,更没有丝毫的民主可言,历史发展到了一个绝对权威主宰的极端,在那样的情况下,人们起身反抗,争取自由与民主,很自然是应该被接受的。社会的自由与民主发展到了今天,人们却以一种模糊的对于自由与民主的认识去争取极端的自由与民主,就会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跨越了适合与不适之间的度,也就发生了从正确到谬误的转变,此自由与民主已非彼自由与民主也。自由与民主都是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在发展的不同阶段具有不同的度,适度的自由与民主很好,但过了度就会成为灾难。

   人类的时代走到今天,人们对于自由与民主的认识尚且如此局限,很显然距离人人都是诸葛亮还很遥远。但是无论如何,人类经过近现代以来科学的发展,人类对于自然和社会的认识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尤其是对于自然界的认识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当今世界的互联网更是极大地普及了人类的知识与自由度。民主虽然还不能提供高效率的正确决策,但是已经可以在监督廉洁与公正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很希望香港被蒙蔽去闹占中的学生们能够看到这篇文章,并引起他们的思考。

  

   注: 汪丁丁,我理解的自由,http://opinion.caixin.com/2014-04-19/100667560.html

  

    进入专题: 自由   民主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37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