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东:道德的虚拟与虚拟的道德——网络伦理学探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87 次 更新时间:2014-12-17 21:40:49

进入专题: 网民   网络行为   网络道德   网络伦理学  

王海东  

   摘要:互联网所创生的网络空间,使得网民成为“隐身人”、网络行为、网络关系和网络社区都被虚拟化。这就使得现实世界的道德规范失去原有的效用。从而导致网络不道德行为盛行,“网灾”十分严重。那么构建一套符合网络时代特性的网络伦理学就迫在眉睫。虚拟界的道德与实在界的道德,既有相同之处,也有差异,前者是一个新兴的领域,因此在构建时既可以参照后者,继承传统美德、推广道德教育、培育“慎独”意识、确立道德金规则,又具有创新性与独特性,大胆地进行方法论创新,探索新的研究方法,寻求可行的“以网治网”、“借实治虚”模式,塑造出一门新的伦理学理论范式与实践模式。

   关键词:赛博空间;网民;网络行为;网络道德;网络伦理学

  

   科技一直在改变着人类的生活与观念,但是从来没有一种科技产品像因特网这样迅猛而又彻底地改变整个世界。2006年底,“网民”成为美国《时代》周刊的年度风云人物,这宣告了互联网时代的来临。网络正在全面渗入世界,正在改变着人类的世界观,人类进入了狄更斯的“时代悖论”——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也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又是失望之冬;人们在走向天堂,也在堕入地狱。原有的一切都面临着“好”与“坏”的双重挑战,要么在颠覆中走向毁灭,要么在浴火中重生。人们的道德行为与伦理规范也遭遇着空前的危机,因为网络所开创的另一个“平行世界”,不仅使得实在世界的许多伦理规范失效,而且就连道德主体都被虚拟化,成为隐身人——呈现出来的不过是数字和符号。道德行为成为隐性的行为,不知来自何人,更不知从何方何时而来,其后果也是无法预料的。社会舆论与道德评价也丧失了最有效的导向性和针对性,从而无法对不道德的行为主体构成压力,难以制约不道德的行为。网络使得传统道德趋于虚拟,近于虚设,造成现实的失控与混乱,那么在这个虚拟世界之中构建一套规范虚拟空间行为的道德伦理规范就尤为必要而紧迫。

  

   一、网络时代的虚拟世界与道德问题

  

   作为计算机诞生的时代——20世纪,被当成是一个技术具有决定性的年代“20世纪是第一个以技术起决定作用的方式重新确定的时代”。[1](P63)从大至瞬间就能够毁灭人类的原子弹到小至超薄的避孕套,这些对人类产生无法估量的影响的科技产品都是形成于这个争议不断的世纪。这是一个主要由科学技术活动与其产品重构社会秩序的岁月,“个人习惯、理解、自我概念、时空概念、社会关系、道德和政治界面都被强有力地重构”[2](P38-39)原有的数百年未变的价值观念、行为方式与社会规范都在发生变革,一切都在重塑。

   而这一剧变,在21世纪不但没有止步,反而更加迅猛。人类全面进入信息化的年代,正如美国未来学家阿尔温·托夫勒所言,人类文明发展至今经历了三次大“浪潮”,“第一”与“第二”次“浪潮”即是人类农业文明与工业文明,而“第三次浪潮”就是当前正在进行的以信息技术领头的“后工业文明”或称为“信息革命”——以无线电技术、电子计算机技术和卫星通信技术为物理基础,随着信息革命的深化,出现了电子计算机网络或电子信息通讯技术。这种以计算机互联网为技术核心的信息化、数字化和虚拟化的网络革命,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全世界覆盖。国际互联网调查公司Forrester Research在最近公布的一份报告中声称,2013年全球网民数量达到22亿,其中17%来自中国。今年CNNIC发布一份《中国互联网调查报告》显示,2013年上半年,我国网民规模已突破3亿,而且继续保持着快速增长的势头。互联网规模已经稳居世界第一位,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任何技术产品能与之抗衡。

   尤其是近年来互联网与电子通讯技术联姻,更加以锐不可当之势改变着人类社会——人类的思考方式、行为方式、娱乐方式、价值观念与生活方式都在发生着亘古未有之大变。一个人人悉知的虚拟世界正在日常生活之中形成,即“网络空间”,或者名之为赛博空间。

   在网络为人类的生活、工作与娱乐带来便利和快乐的同时,也因网络空间的匿名性、随意性、流动性、去中心化、扁平化、时空虚拟化的多重特性,也引发了诸如网络犯罪、黑客入侵、网络间谍、网络色情、网络暴力、网络诽谤、流言传播、网络欺骗、网上侵权和知识产权纠纷等网络法律与道德伦理问题的产生,严重地威胁着网络空间的安全与健康发展。

   目前,网络空间已经成为人类的“重灾区”,不光是在法律制度方面,还有伦理规范上,都引发了许多问题。就其对道德领域所带来的挑战有:(1)道德意识上的相对主义盛行和道德无政府主义的泛滥;(2)道德情感上的冷漠和人际关系的疏远;(3)网络价值观念模糊,道德立场不明,道德判断不清;网民的道德人格虚伪甚至扭曲;[3](4)网络行为随意妄为,个人主义滥觞;(5)网络信息鱼龙混杂,污染严重,以色情信息为代表的有害信息失控;(6)网络主体的欲望节制力下滑,享乐与感官主义流行;(7)国际政治中的网络侵略与殖民行为也逐渐抬头;(8)无德的黑客对他人与社会行无德之事,危害严重;(9)网络经济与政治缺乏应有的行业规范,犯罪活动猖獗;(10)商业化的网络游戏,毫无职业道德感,暴力盛行。这些危机共同指向的就是网络世界的责任意识淡薄,甚至是缺失。

   然而导致这些道德问题的主要原因就是:网络技术构建出来的这个平行世界,是一个存在于实在世界之中的空间,但它却不受现有时空的制约,只要有计算机、互联网和电,这个可能世界便形成。人们在其中可以开展种种活动,形成一种新的关系,即网络关系。然而网络人的一切活动都是在自己的计算机上完成,因而具有隐秘性,不易被交往行为中的对方感知,犹如一个隐身人,甚至可能是机器人或者动物,一切都可以被简化为数字、文字与符号,相对于现实世界的可感性与实在性而言,这个世界就是一个虚拟的空间。虚拟的世界、虚拟的主体、虚拟的行为与虚拟的关系,就使得实在世界的道德伦理失去了原有的规范作用。

  

   二、实在界道德的虚拟化与规范的失效

  

   面对网络所构造的虚拟世界,现实社会中的道德规范陷入了尴尬的境地。这种困境主要在于实在界道德无法延伸至网络社会,无法对这一新虚拟空间的道德行为进行规范与约制。但这并不表明实在界的道德与虚拟界的道德就毫无关联。事实上,网络道德与现实道德依然有着重要的联系,归根究底二者都是一种人类道德活动的规范,与人类的行为和利益紧密相连,网络的虚拟性离不开生活世界的实在性,物理空间是其基石。因此“网络道德的建构显然必须依照人类共享的道德准则加以进行。人的生存需要秩序,而道德是社会秩序的重要维护者,它的进步是社会进步的标志之一。人类发展到现在形成了丰富多彩的优秀道德传统,它们凝聚了人的价值理想,体现了人的尊严和需求,无疑是今天我们构建网络道德的基础和重要前提”。[4]寻求并建立秩序,为人类的生存与发展提供积极的规范体系,这是二者的重要目标。虚拟界的道德离不开实在界的道德,后者能够提供参照,以便前者的建构,二者共有一套道德话语,即道德行为、道德意识、道德评价和道德观念等诸多概念是一致的,只是具体所指不同。但是这些也不能证明网络道德与现实道德的同一性。二者差异也非常大,网络道德不再是现实道德的延伸,更不是其具体应用,而是一种新型的道德规范。

   那么与现实道德相比,网络道德新在何处?是什么因素导致现实道德在网络空间中失灵,使其形同虚设?首先,网络所构造的“平行世界”是一个虚拟的空间。它不再是“熟人社会”,而是一个“陌生人空间”,当然会有部分熟人在其中,但是整体而言是以陌生人为主,交往行为陌生化。“这是一个与现实社会相对应的‘虚拟社会’。人们在这个社会中所面对的世界不是一个由原子所构成的物理世界,而是由没有颜色、重量、长度的比特(bit信息最小单位)所组成的信息世界。现代人既生存在一个现实的社会中,同样不可避免地也要生存于网络社会之中。这两种社会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网络社会永远不能脱离现实社会而单独存在,而现实社会正越来越依赖于网络社会,甚至已经到达离开网络社会就会陷入瘫痪的状态”。[5]这一“可能世界”也被称为“赛博空间”(Cyberspace),这一概念是由“控制论”(cybernetics)与“空间”(space)两个词组合而成,是指在计算机以及计算机网络里的虚拟现实。不受现实的约束,人人都可以自由地进入这个空间,而不受种族、身份、民族、国度、地位、经济力、武力和立场等任何因素的制约。它不在现实的疆界之内,是由网民的集体行为——网络活动形成的。在这个新的世界里,人人随时随地都可以表达自己的看法与信仰,无论这种看法与信仰是多么离奇古怪,而不必担心被强制沉默或强制一律。人人皆可以自由言说、自由书写,自由发表文章,人的行为空前自由。然而这种虚拟空间所带来的自由,在某种程度上也使得网民恣意妄为,走向“异化”,成为欲望的人,成为技术的奴隶。

   在这一赛博空间中,网络人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拥有了一个“法宝”——柏拉图“魔戒”:“有一个人得到一枚金戒指,获得了隐身的魔力,于是他设法谋得一个职位,接近国王,勾结王后杀掉了国王,夺取了王位。”[6](P132)这就是网络技术的奇妙之处,使得网民们都能变成“隐身人”,自由穿梭于虚拟世界,不受空间的限制,能够极大地满足自己的欲望,即使是违德违法也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与道德的谴责。这无疑极大地激发了网民的欲望,沦落为欲望的主体,化为符号与数字。人的“异化”在此空间中尤为显著,“单向性”也更为严重,追求感官享受和欲望的满足就成为主要的目的。

   与此相应的便是道德意识淡化,是非观念模糊,对网络行为难以作出公正的评价。当然这也是网络道德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即如何对网络行为作出合理的道德评价?比如,在现实社会里,偷盗他人物品肯定是既违徳又违法的行为,那么若是在网络QQ农场游戏之中,偷盗他人的劳动成果,该如何评价?这样行为在赛博空间中枚不胜举,然而现实道德却失去了有力的道德评价。尤其是在后现代主义的解构之下,使得道德成为碎片,相对主义盛行,道德判断界限不清,一切皆可,一切无所谓,好坏难辨,是非不分。那么对网络行为就更加难以判断了。

   随之而来的道德监督也去了原有的效果。在网络空间里,这种道德监督几乎不可能施行,因为监督者根本就不知道监督的是谁,虽然有IP地址,逐步在建立实名制上网,但是要进行有效的网络道德监督依旧困难重重。这远不如现实社会的道德监督有效,在现实的熟人社会之中,道德主体为单位、社区和邻里所熟悉,若行不德之事,一旦被公诸于众,将遭到道德谴责和社会舆论的贬斥,使其无颜以对。而网络世界这个陌生人社会,道德主体是“隐身人”,无人知道其真实身份,即使是行不德之事,遭到谴责也不构成道德压力,除非是被“人肉搜索”出来。否则,就逍遥道德之外。最多不过是成为其他网民的谈资而已。

网民各扫门前雪,不管他人房上火。这种陌生人社会,使得网民之间缺乏了解,加之传统美德失范,诚信缺失,无人敢主动帮助他人,为了防止被欺骗,大多数网民选择“隔岸观火”;冷漠,猎奇和幸灾乐祸的道德心理比较普遍。即使是见到不道德或者不法的网络行为,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或者干脆视而不见。这就使得不道德的网络行为泛滥成灾。所谓不道德的网络行为是指利用网络或者是在网络社会中做出损人利己,违背道德原则的事情。这种行为相当猖獗,具体表现有侵害隐私、害知识产权、网络欺骗、网络盗版、网络学术不端、网络色情、网络暴力、网络滥用、网络诽谤、骚扰等不道德的网络行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网民   网络行为   网络道德   网络伦理学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伦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149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