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玉顺:《易经》古歌的发现和开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28 次 更新时间:2005-08-01 01:09:19

进入专题: 易经   易学  

黄玉顺 (进入专栏)  

  

   自古以来,人皆以为《诗经》是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殊不知,《易经》里隐藏着一部更古老的诗集。我们知道,成书于战国的《易传》是对《易经》的诠释;却不知道,成书于周初的《易经》本身又是对一种更古老文献的诠释,这文献乃是殷周歌谣,其诠释才是占辞。正如《易传》是对《易经》的哲学化解说,《易经》占辞又是对殷周古歌的神学化解说。

  

   《易经》里有古歌,这并不完全是新发现。前人研究《易经》,已对其中古代歌谣有所察觉。如明夷初九:“明夷于飞。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李镜池《周易通义》:“爻辞前四句是一首民歌。”可惜这类发现只是偶尔、零星的,人们还压根儿没有察觉:《易经》里每一卦都在征引古歌,以至于我们可以说,《易经》隐含了一部比《诗经》时代还早的诗歌总集,它的发现和开掘,将使我们不得不改写中国诗歌史的第一章!

  

   开启《易经》古歌宝库之门的钥匙,我以为是严格区分《易经》里的引语和占辞。从文献成份上分析,《易经》文字来源有二:一是引语,是作《易》者所引用的既有材料,基本上是韵文,多为远古歌谣;二是占辞,是作《易》者所创作的文字,如“亨”、“利”、“吉”、“凶”、“悔”、“吝”、“有孚”、“无咎”之类,表示吉凶祸福判断,并不用韵,更非古歌。

  

   《易经》的编著,基本上是这样一种体例:先引古歌,类似“比兴”;再作占辞,加以判断。如噬嗑九四:“‘噬乾胏,得金矢。’利艰贞,吉。”贲六五:“‘贲于丘园,束帛戋戋。’吝,终吉。”无妄六二:“‘不耕获,不?畬。’则利有攸往。”当然,也有变体:或先占后引,如咸九四:“贞吉,悔亡。‘憧憧往来,朋从尔思。’”或引占错杂,如未济上九:“有孚。‘于饮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或有引无占,如贲六四:“贲如皤如,白马翰如,匪寇,婚媾。”或有占无引,如大有上九:“自天祐之,吉,无不利。”总之,《易经》编撰体例为古歌与占辞相参互。

  

   这种体例一直流传下来,后世抽签问命的签文也是这种格局。如《红楼梦》第101回王熙凤到散花寺抽签,签子上是:“第三十三签(相当于《易经》的爻题):上上大吉。”而签簿(《易经》在周代就相当于这种签簿)上写道:“王熙凤衣锦还乡。‘去国离乡二十年,于今衣锦返家园。蜂采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行人至,音信迟;讼宜和,婚再议。’”这种格式跟《易经》里的完全一致,反证了《易经》确实采取的古歌与占辞相参互的编著体例。

  

   《易经》古歌为什么长期湮没无闻呢?我以为主要有以下原因:

  

   一、标点符号

   古人标点有阙失,以至将引语和占辞混淆。这个缺憾至今仍未消除,且以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单行本、黄侃句读《周易正义》为例,乾卦标点如下:“初九。潜龙勿用。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九四。或跃在渊。无咎。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上九。亢龙有悔。”据笔者研究,应标点如下:

  

   初九:潜龙勿用。

   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上九:亢龙有悔。

  

   只有三句古歌:“见龙在田,或跃在渊,飞龙在天。”其余都是占辞,在《易经》里反复出现:“勿用”出现10次,“利见大人”8次,“无咎”76次,“有悔”4次。

  

   二、古音流变

   由于历史音变,后人难以感知古韵的和谐,容易误认其为散文。如震卦辞:“震来虩虩(xì),笑言哑哑(yǎ),震惊百里,不丧匕鬯(chàng)。”今天读来一点儿不和谐,但当初是谐韵的:“虩”、“哑”二字同属古韵铎部,又与阳部“鬯”字具有“阳入对转”关系,这就说明这三个字曾经同韵。“鬯”这个韵字,就连古音学奠基人顾炎武也在《易音》里给漏掉了,足见发现《易经》古韵之不易。再如无妄六三:“无妄之灾,或系之牛(niú),行人之得,邑人之灾(zāi)。”“牛”、“灾”上古同属之部。又如井九三:“‘井渫不食(shí),为我心恻(cè)。’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fú)。’”“食”、“恻”、“福”上古同属职部。

  

   这些例子表明,缺乏古音知识,很难发现《易经》古歌。但古音学较之易学已是很晚近的事了,它发轫于南宋,成立于明代,奠定于明清之际,成熟于乾嘉时期。即使此后,易学家也往往不大懂古音学;或者懂,也没有意识到有引语和占辞的文献差别。如最早用古音学方法系统研究《易经》用韵问题的顾炎武,其《易音》不仅混同了古歌和占辞,而且连《易传》的用韵也跟《易经》的混为一谈。他不明白,《易经》并非韵文,《易传》才是韵文;《易传》虽是韵文,却非诗歌;《易经》虽非韵文,却又引用了大量诗歌。

  

   三、《易传》影响

   《易传》是现存最早对《易经》的系统解说,影响极大,而其旨趣又是政治、哲学的,而非文学、诗学的。《易传》已将引语和占辞视为一体,不加区分。如《象传》释渐九三:“‘夫征不复’,离群丑也;‘妇孕不育’,失其道也;‘利用御寇’,顺相保也。”这就将古歌“鸿渐于陆,夫征不复,妇孕不育”与占辞“利御寇”等量齐观了。再如《文言》释乾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君德也。”这就将引语“见龙在田”跟占辞“利见大人”混为一谈了。又如《系辞下》释鼎九四:“《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言不胜其任也。”这是将古歌“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跟占辞“凶”视为一律了。这种将古歌与占辞混而不分的做法,一直影响至今。

  

   以上讨论表明,关键在于分辨《易经》里的引语和占辞。如何分辨?我以为应综合考察以下几点:

  

   一、古歌有韵,占辞无韵

   只要有古音学知识,古歌韵字不难判定。如坤卦就隐含一首古歌:“履霜,至坚冰。直方,含章。括囊,黄裳。龙战于野,其血玄黄。”(考释详后)除“冰”字属蒸部,其他韵字均属阳部,而上古阳、蒸二部是合韵的,《诗经》可证。“至坚冰”,经文原作“坚冰至”,但据《象传》“‘履霜’‘坚冰’,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可知应以“冰”字结句。“直方”,经文原作“直方大”,但据《象传》“六二之动,‘直’以‘方’也”,又据《文言》“直,其正也;方,其义也。君子敬以直内,方以义外”,均无“大”字,可知“大”为衍文。再如中孚六三:“得敌,或鼓或罢,或泣或歌。”上古“罢”、“歌”同属歌韵。又如困六三:“‘困于石,据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见其妻。’凶。”上古“藜”、“妻”同属脂韵。是否合乎古韵,应为判定是否古歌的尺度之一。

  

   二、古歌形象,占辞抽象

   古歌一般是对人、物、事的描写、记叙,是形象化的;而占辞则是吉凶祸福判断,通常是抽象而笼统的。如大过九二:“‘枯杨生稊,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九五:“‘枯杨生华,老妇得其士夫。’无咎无誉。”睽六三:“‘见舆曳,其牛掣,其人天且劓。’无初有终。”这里的古歌是形象化的赋、比、兴,而占辞则普遍适用,属于全称判断。形象与否,应为判定是否古歌的尺度之一。

  

   三、古歌独创,占辞习用

   古歌是一种文学创造,其独创的艺术形象在《易经》里很少重复;而占辞作为卜筮术语是习用的,在《易经》里反复出现,少则几次,多至数十上百次。如“龙”的形象,仅出现于乾坤两卦,而且出现的情形很不相同,应属两首不同的古歌。再如咸卦:

  

   初六:“咸其拇。”

   六二:“咸其腓。”凶。居吉。

   九三:“咸其股,执其随。”往吝。

   九四:贞吉,悔亡。“憧憧往来,朋从尔思。”

   九五:“咸其脢。”无悔。

   上六:“咸其辅颊舌。”

  

   引号中的古歌都是独特的艺术形象,仅见于此卦。引号外的占辞在《易经》里频繁出现:“凶”49次,“吉”95次,“吝”16次,“贞吉”35次,“悔亡”18次,“无悔”6次。

  

   以上三条标准不是绝对的,但综合起来运用则有相当的可靠性。如困九二:“困于酒食。朱绂方来。利用享祀。征凶。无咎。”据第一条标准,考知上古职部“食”与之部“来”、“祀”可合韵,故这三句可能是一首古歌。但据第二条标准,后三句都是较抽象的吉凶判断,应属占辞;且据第三条标准,它们都是习见的术语,其中“利用某事”在《易经》里出现10次(“利某事”出现121次),“征凶”9次(“凶”49次),“无咎”76次。综合起来,古歌与占辞区分如:“‘困于酒食,朱绂方来。’利用享祀。征凶。无咎。”

  

   当然,这一切必须建立在正确的语义训诂的基础之上。为此,应对初步确认的古歌加以令人信服的考释。兹举数例,以见一斑:

  

   例一:坤

   坤:元亨,利牝马之贞。君子有攸往,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安贞吉。

   初六:“履霜,坚冰至。”

   六二:“直方大。”不习无不利。

   六三:“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

   六四:“括囊。”无咎无誉。

   六五:“黄裳。”元吉。

   上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古歌

   履霜,至坚冰。

   直方,含章。

   括囊,黄裳。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考释:高亨《周易古经今注》:“本卦履霜,直方,含章,括囊,黄裳,龙战于野,其血玄黄,皆韵语。”“大”为衍文,“坚冰至”当为“至坚冰”或“坚冰”,详见上文。“履霜”,踏着秋霜。“至坚冰”,来到冰封之地。两句交代诗中行人的行踪,当是由南而北,南方还是深秋,到北国已经是千里冰封了。“直方”,形容北方黄土高原平直方正,这是古人“天圆地方”的观念。“含章”,充满冰雪的光明。《离骚》“芳菲菲其弥章”注:“章,明也。”两句描写行人的视野所及。“括囊”,结扎的行囊。《周易集解》引虞翻:“括,结也。”“黄裳”,黄色的衣裳。《诗·东方未明》“颠倒衣裳”毛传:“下曰裳”;疏:“裳亦称衣也”。两句描写行人的装束。“龙战于野”,龙蛇在原野上撕咬。“其血玄黄”,它们的鲜血流淌。《周易古经今注》:“玄借为泫”;“黄疑当读为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黄玉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易经   易学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6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