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记华 董进一: 甲午战争期间清军的后勤保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0 次 更新时间:2014-09-26 20:04:51

进入专题: 甲午战争   后勤保障   世界战争史  

王记华   董进一  

  

   一   战争经费筹措与开支

   自古用兵之先决条件: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用兵必先筹饷,战端既开,当务之急乃筹措专项战争经费。1894年是慈禧太后60寿诞,宫廷内帑本不敷用,正为筹措寿典经费竭尽心力,不料战事无备而来,堂堂大清帝国,虽然每年有八千七百多万两白银的财政收入,但两次鸦片战争、一次中法战争、镇压太平天国及捻军的国内战争,以及战争赔款,加之虚糜奢侈、铺张浪费,国库早已空空如也。“各省库储久经虚耗,惟有四成洋税原为临事御侮之资。然各疆臣平日率执备敌为辞,滥行支销,揆其所为,终有何济?”战争机器一旦运转起来,就需要充足的军费开支来维持,否则战局就会崩溃。

   “北洋备倭经费,六月间经海军衙门奏拨存津巨款本银一百五十万两,户部奏拨银一百五十万两,户部奏准借拨广东海防捐输银六十万两,又长芦运司筹拨正课及复价银二十万两,各商借垫帑银四十万两,共银四百二十万两。实收银三百八十万余两,未收银一百余万两。”〔1〕所谓“海军衙门存津巨款”,是指存于天津英国汇丰银行、德华银行、怡和洋行的 260万两海防捐款,年内到期可收138.54万两;此外煤矿可抵还20万两;两项合计可得款158.54万两,除去上述150万两北洋备倭经费外,所剩无几。以区区380万两作战争经费,杯水车薪,差之远矣。      

   北洋海军自1888年正式成军至1894的6年时间内,竟然没有添购一艘新式军舰,而日本则“岁添巨舰”,实力超过北洋海军。迨战事即起,始议添购新舰,故有添购舰船经费200万两之设,分别“由海军衙门奏拨存津巨款一百万两,户部奏拨银一百万两”〔2〕。而天津存款年内到期的数目如上所列,除去150万两备倭经费,仅余8.54万两,再加上户部所拨购船款100万两,不过108.54万两,尚短缺90余万两,“而库空如洗,实已顾此失彼”〔3〕,只得暂时从备倭经费中挪垫。      

   朝野内外,无不期待光绪皇帝以国家为孝,慈禧太后以社稷为重,将寿典经费转作战争经费,“即或军需紧要,致挪以筹备典礼之需,在皇上以天下养之圣心,纵备极隆仪,尤有所歉”。皇太后“当不以游观景物为娱,而以保安社稷为悦”。〔4〕请“减省服御,发内帑以犒军”,并“暂移今年万寿庆典备用之款以佐军兴”,“以激励东征将士之心,振兴海内臣民踊跃输将之气”。〔5〕张謇私下向翁同龢建议,“预筹续饷,若得拨用庆典款,劳军为[用],足感动人心,亦可阴折虏计”。〔6〕经过户部、海军衙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磋商,计划“在部库领存内帑项下提银一百二十万两,拨解北洋应用,以济急需”。〔7〕内帑系供皇室动用的专款,这笔钱原是准备慈禧太后六十寿典的款项,实非万不得已,不会出此下策。      

   战争进行不到三个月,募兵饷需、粮械转运、购置军械、置办电线等支出,已使经费捉襟见肘。已经支出的款项,包括用于新募部队的正杂饷需、长途转运经费,以及租用轮船、购备料物等项,计119万余两。又先后订购西洋各项快枪、快炮、枪炮子弹,以及炮

   架、雷网等项,约合银223万余两。〔8〕也就是说,已经用去经费342万两。其次,从目前到来年开春的5个月内,“新募各军六十余营,月需饷杂等银二十万两,预备五个月饷银约一百余万两;前敌诸军转运各费约五十万两;备购各项料械、赏恤、杂支约二十万两。以上已支及待支各款,合共银五百四十余万两。”〔9〕除去已经筹得的420万两外,仍短缺120余万两。     

   国内可用款项已罗掘殆尽,最后不得不向外国借款。通过总税务司英国人赫德牵线,向英国汇丰银行借款500万英镑。首期交银400万两。因为此项借款为英镑,出借时需先兑换成白银,还款时仍兑换成英镑,如此往复兑换,还有很大数额的暗亏。      

   从战争结束后的实际军费开支来看,清政府所筹军费不止此数。据总理东征粮台事务胡燏棻上报的统计结果,军费来源与数额如下〔10〕:

   一、海军存天津外国银行生息本银1,672,900两;

   二、海军衙门、户部拨备倭经费及毅军月饷银1,791,959两零;

   三、长芦盐课并各省关地丁税银捐款及息借商款、京协各饷银4,443,499两零;

   四、息借外债银11,752,544两零;

   五、其他杂项零款361,520两零。

   以上总计军费银20,022,426两。

   以上总计军费银20,022,426两。

   相比于战争初期的筹款数目,主要是两项出入较大。一是息借商款、京协各饷银,比原列之数多筹384万多两;大端军费则是向英国息借外债近1175万余两,占军费开支总数的58%以上。

   日本的情况则不同。据英国驻日公使的测算,日本政府的战争经费,除正常岁入外,通过专门基金、债券、捐款三条途径,约可筹集九千万日元,约合九百万英镑,供日本政府作为专款直接支配用于战争。此外,通过铁路和其他工业企业,还可筹集到600万英镑。〔11〕

   8月13日,日本天皇根据宪法第七十条规定,公布第143号敕令,授权政府发行公债。“为支办有关朝鲜事件之经费,政府得挪用属于特别会计的资金,并得借款或征募公债。”〔12〕15日,日本公布《军事公债条例》,公开征募战时公债(即国债),征募额度为金圆5千万元为限度,50年内还清,利息6%以下。后根据银行家的建议,改为利率5%。8月15日,天皇发布谕旨:发行政府债券3000万日元,利率5%,到1895年6月还清。

   22日,日本大藏省大臣渡边国武邀请关东同盟银行干事涩泽荣一、山本贞成等人到大藏省,劝认军事公债。渡边大臣软硬兼施,重申“凡重视我帝国将来在东洋之地位,欲保全其外交上贸易上利益的人,必须专心致力于军需的供给,”〔13〕“无论在朝在野,此乃我等应尽的本分。”“战时国债之认购额,乃测定国民爱国心厚薄的标准,岂可轻视!”〔14〕号召各银行“衷心一致,获取大好成果,”使“中日战争得制机先而操全局之胜算。”〔15〕发行公债的实际认购结果达7694.9万日元,大大超出3000万日元的预定额度。除了发行公债,还可动用国库“专门基金”,以支付战争所必需的军费开支。此项“专门基金”,合计约三千万日元。此外,日本显贵和资本家为将战争进行下去,自愿捐款,可望另筹总数为3000万日元的资金。其中,萨摩藩主和东京著名银行家岩崎各捐献了50万日元。

   实际上,日本共筹得战争经费13494.9万日元,约合1349.49万英镑(还不包括铁路和其他工业企业的筹款数额),按当时的可比兑换价格计算(1镑约兑行平银7.05882两),约合白银9525.8万两,是中国的4.75倍。

   10月18日,日本明治天皇在广岛大本营召集议会,贵族院和众议院一致通过战争军费预算。一位关注中日战争的德国军官剖析道:“我相信此次战争,日本是作为上下一致的国家事件而发起的。无数的政府反对党,一旦抛弃猜忌和对抗心,便一致崛起对敌。如献金一事,连以前被剥夺官职的德川将军也是出于诚心而为。由此可见,把反对党和政府区别开来论此次事件,可以说与事实完全不符。”〔16〕事实确实如此。

   清政府的军费支出,项目相当繁杂,现仅将大项概况列明。战争伊始,所有战争经费收支及后路保障转运事宜,由北洋海防支应局、淮军银钱所、直隶津海关道分别经理。至光绪二十年十月设立粮台以后,始行统一归口收支。期间,周馥、袁世凯办理前敌转运事务用款,系先行汇领,事后报粮台备查。汉纳根等在外国采购军械等项用款,系知照户部,由户部汇往国外,由驻该国使臣照数拨付。各路军队饷需,大部分由各军自行请销;汇总支用款项,则由粮台所报销款内转解开报。

   需另外造报核销的支出军费项目如下:

   一、刘坤一节制山海关内外各军后,饬拨行营经费、湘军粮台、天津团练局、北洋新建陆军经费等1,172,772两零;

   一、天津机器局、制造局经费与制造枪炮经费银240,890两零;

   一、部拨奉省军饷、东三省俸饷、各省协防各军军饷等银5,133,737两零;

   一、汉纳根从国外承购枪炮定金及招募洋员等银445,741两零;

   一、出使英国大臣龚照瑗购船等经费银1,536,127两零;

   一、募练定武军经费银367,825两零;

   一、其他小项经费银共99,521两零;

   以上共计8,996,626两零。

   由粮台造报核销的军费开支如下:

   一、兵饷、薪费、柴草、津贴、房租、米折、犒赏杂支等项,共支银4,134,900两零;归户部核销;

   一、车驮、炮马、夫价、喂养、驳力、川资、运脚、保险、伤恤杂支及洋员薪饭战俸等项,共支银3,024,088两零;归兵部核销;

   一、购买外国枪炮子弹,内地采买、修筑、制造等项,共支银3,859,595两零;归工部核销。

   以上共计开支11,018,585两零。

   合计上列两类开支共 20,015,211两零,截存军费 7214两零。〔17〕

  

   二 清军兵站设置

   “后路转运,为行军命脉根本。”后勤保障的好坏,历来是关系军事行动成败乃至战争胜负的重要砝码。后勤补给运输线往往迢迢数千里,前敌粮饷军械全赖后勤源源不断地转运接济。只有弹充粮足,军心才能稳固,古今一理。战争伊始,清政府命李鸿章总统全局,举凡军事一应事宜,皆由李鸿章全力筹划。李鸿章在数十年的军事生涯中,积累了丰富的后勤保障经验,对其重要性有切身体会,但是,此次派兵赴朝之初,并未做出周详的后勤保障计划。传统后勤保障所存在的体系混乱、效率低下、通信不畅、衔接不紧、保障不力、进退失据等等严重缺陷,对战场胜负产生了重要影响。

   兵站全权在李鸿章,全军后勤中枢在天津。战争之初,“北洋派往朝鲜各军,向在天津支应局、保定练饷局、淮军银钱所分别领饷。现仍照旧章办理,毋庸另设粮台。”〔18〕也就是说,初期援朝清军的粮饷军械,都是由各军自行领取,各军统领自行派员沿途照料接运饷械,沿途添设转运局以便领解。直到8月23日,“后路粮台转运,如何安设,如何挽运,迄未筹及。枢中亦不促之,殊默默耳。”〔19〕中日战争已经爆发一个月,对于后路保障,李鸿章仍漠然处之,简直不可思议。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甲午战争   后勤保障   世界战争史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战争史专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834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