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中秋:一个文教,多种宗教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51 次 更新时间:2014-05-06 11:15:48

进入专题: 儒家   文教   宗教   儒教  

姚中秋  

  
摘要:儒家不是宗教,而是文教。自儒家诞生以来,中国人的精神生活形态就是“一个文教,多个宗教”,此文教即儒家之教化。儒家在中国人精神生活中占据特殊地位,塑造了一种普遍的共同价值。与此同时,各种神灵信仰和宗教均广泛传播,并深入中国人心灵。它们也在传播儒家价值。中国人的这种精神生活格局是普遍意义的“天下”文明之具体而微的样态。

   关键词:儒家,文教,宗教,儒教

    

   儒家、儒家之外的宗教在中国人的日常精神生活各自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在宪法和公共生活层面上,儒家与各种宗教是何种关系?这是理解中国文明、中国人精神生活与中国社会治理秩序的关键。

   本文将简单回顾历史指出,自儒家诞生以来,中国人的精神生活形态就是“一个文教,多个宗教”,此文教即儒家之教化。儒家在中国人精神生活中占据特殊地位,但这种特殊地位并未妨碍各宗教之传播。各种神灵信仰和宗教,本土的、外来的,在中国人中间广泛传播,并深入中国人心灵。儒家与之共存,并且,儒家价值经常是借助于这些神灵信仰和宗教传播的。本文还将指出,恰恰是儒家之特殊地位,塑造和维系了各宗教之间宽容的文化与政治环境。

    

   孔子之文与教

   我把儒家界定为“文教”,文教系与宗教相对而言。儒家是文教之命题,旨在反对儒家是宗教之命题。何以断言儒家是文教,而非宗教?欲回答此问题,需考察儒家之宗旨、儒家存在的社会形态、及其教化民众之渠道。

   先考察孔子如何养成弟子,其目的何在。《论语》首章、末章分别为: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论语》首篇《学而篇》实为《论语》全书之内容提要,首章则是孔子对自己一生事业之描述,也是孔子对孔门存在之社会形态的交代。

   这两章清楚说明,孔子之事业,也即孔门作为一个社会组织存在的形态就是学,目的在于养成君子。首章劈头一个“学”字,则清楚表明,君子养成之道是“学”。《论语》及儒家早期文献中,“学”字反复出现。“学”对孔子、对儒家、对中国文明,皆具有重大意义。

   正是孔子创立了学,而孔子之此一伟大功业,来自于天赋之学的自觉。《为政篇》记载,孔子晚年自述其人生经历:

   吾十有五而志于学。

   孔子稍一更事,就具有学之自觉。《季氏篇》:

   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

   《子罕篇》记子贡评孔子“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天纵”者,生而知之者也。然,孔子生而知之者为何?不是具体的知识,而是学之自觉,知学。因此,自幼,孔子就抓住一切时机向掌握着礼法之人士“学”。对此,《论语》、《左传》、《史记·孔子世家》多有记载。经由学,孔子“多能”。孔子之成圣,完全是通过学。这一点,塑造了儒家之气质。《公冶长篇》夫子自道:

   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

   孔子极为谦卑,但在一点上,孔子毫不反复明言:自己“好学”,学而不厌。好学是孔子身上最值得重视的品质。

   孔子以学成圣,孔子也以己之所学教授弟子,所谓“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弟子亦从孔子学而成君子。在孔门,没有神秘的启示,儒生之成就就是通过学。学是儒门存在之基本形态,此后一切儒生皆通过学,追求儒家确定之成人目标。

   然而,孔子所学者为何?孔子好学“古”,《述而篇》:

   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

   对于“古”,《中庸》有精确诠释:子曰:“文、武之政,布在方策。”又谓:“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孔子收集、整理尧、舜之法度与文王、武王之典章。孔子收集、整理此后历代先王之简书、故事。《论语·八佾篇》记载:

   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

   孔子好学礼。《述而篇》:

   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

   孔子好学乐。

   总之,从十五岁始,孔子通过各种途径,学尧舜至周的诗、书、礼、乐,并整理其为经。《史记·孔子世家》云:

   孔子之时,周室微而礼、乐废,诗、书缺。

   追迹三代之礼,序《书》传,上纪唐虞之际,下至秦缪,编次其事……故书传、礼记自孔氏。

   孔子语鲁大师:“乐其可知也。始作翕如,纵之纯如,皦如,绎如也,以成。”“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

   古者诗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于礼义,上采契、后稷,中述殷、周之盛,至幽、厉之缺,始于衽席……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

   礼乐自此可得而述,以备王道,成六艺。

   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说卦、文言。读《易》,韦编三绝。

   孔子晚年学易,又作《春秋》,孔子也曾学各国史记。最终,孔子将自己所学者删述为六经。这些就构成了文。儒家之为文教之文,第一层含义就是以文字表述之六经。

   此文记录华夏之礼乐,呈现治理之道。《八佾篇》:

   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周文就是周之礼乐,六经汇编了古典礼乐。《子罕篇》:

   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孔子之所谓“斯文”者,尧舜以降、代代相因而又不断损、益之礼乐,其中有华夏之道。

   这就是文之第二层含义:礼乐。礼是习惯性规则。《礼记乐记》:“是故先王之制礼乐,人为之节;衰麻哭泣,所以节丧纪也;钟鼓干戚,所以和安乐也;昏姻冠笄,所以别男女也;射乡食飨,所以正交接也。”礼乐规范所有人在一切场合之行为,

   孔子以文教弟子。《学而篇》: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馀力,则以学文。”

   孔子教导弟子之目标是养成其为君子。虽然,孔子“有教无类”,但跟从孔子学习者,还是需要具有基本的资质。有这些资质,加以学文,则可成为君子。文是一个品质不错的青年成为君子的关键。《述而篇》:

   子以四教:文,行,忠,信。

   孔子教弟子的首先是文,其它三项由文衍生。《颜渊篇》:

   曾子曰:“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如“有朋自远方来”句所表明,孔门弟子乃是合群而学,友朋共学。孔门合群之纽带就是文,孔子以文吸引四方青年入门同学。文不仅是弟子成为君子的关键,也是孔门合群的关键。孔子以六经之文传授弟子,即为“教”,教育。孔子教弟子、弟子从学,构成了一个联系紧密的团体,所谓“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在这个团体中,孔子因材施教,训练弟子。在教学过程中,师徒“教学相长”。弟子们相互之间也琢磨切磋。这是一个精神性团体。

   孔子之教的目的何在?在养成君子。然而,何为君子?君子与小人之别何在?《论语》对此有很多讨论。简而言之,君子区别于小人者,就在于其文,人之文。《雍也篇》:

   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

   儒家士君子之养成首在博学于文,不学文,无以为君子也。孔子首先教弟子以文,然而,前引“子以四教:文、行、忠、信”表明,孔子所教之文,指向弟子之行。此即论语首章“学而时习之”之义,习就是行,孔子所教之文具有实践的指向,须践行于伦理和政治中。“约之以礼”的“礼”就在文中,循礼而行,则有忠、信之德。这样的德构成人之文。《雍也篇》: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颜渊篇》:

   棘子成曰:“君子质而已矣,何以文为?”子贡曰:“惜乎!夫子之说,君子也。驷不及舌。文犹质也,质犹文也。虎豹之鞟,犹犬羊之鞟。”

   质者,自然的生命。文者,行为有节文。小人有质而无文。这个文,首先就是呈现于身体之礼仪,以及支持礼仪的内在的德性。弟子通过学习六经之文,得之于心,行之于身,其身体在与人交接、在公共生活中呈现出优美的纹路,这就是德。

   此即文之第三层含义:人之文,也即,见之于人的身心之文。《先进篇》列举孔门弟子之品质:

   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

   言语:宰我,子贡。

   政事:冉有,季路。

   文学:子游,子夏。

   德行科之身合乎礼,心顺乎情,而具有优美之文,言语和政事两科之弟子则娴习公共生活之规则与程序,而令公共生活形成健全秩序,亦即文。文学则是文之学,以传承孔子之文为宗旨,由此形成经学,传经之学,够成儒学传承之渊薮。

   总结一下,孔子总结古典文明为六经之文,其中有礼乐之文。孔子以六经之文教弟子,弟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而塑造身心之文,文质彬彬,则为君子。此人文之养成完全在于学文。孔子之教中没有神灵,也没有启示。弟子之学中不需要信仰,也不需要崇拜。

    

   儒家之教

   孔子确定儒家存在之社会形态为以文教人。孔子之后,儒家极大地扩大了文与教之范围。

   一方面,文的范围扩大。

   孔门有“文学”科,传承六经,形成经传系统。到汉代,经师有口说大义,有章句。魏晋以来,在经传之外有疏。生活在不同时代的儒生通过传、注、疏阐释经文,揭示经义。经之文也随之不断扩大:汉代有“五经”,实际上,因经义不同,博士就立十几家。唐宋有“九经”,清代则有“十三经”。宋元以来,还有“四书”系统。这些文在四库目录体系中的经部。

   在释经之同时,儒生又依据经义,表达自己对社会治理、君子养成之意见,形成连绵不断的儒学之文。越到后世,比如宋明,这种文越多,其在推明治道、养成君子方面的作用也越大。这些文在四库目录体系中子部之儒学。

   宋以后,伴随着社会之平民化与教育之普及,出现了更为通俗的文,也即蒙学教材。明清两代,民间出现劝善书之类的文,专门针对普通庶民,教之以仁义礼智信等儒家价值,文字浅显易懂,便于流布,极大地促进了儒家价值之普及。

   另一方面,教的形态趋向多样。

首先是儒生私人讲学,以文教育弟子。孔子开创私学,孔子门人也多私人开门授徒。两千多年间,此一传统持续不断,学有所得之儒者,皆自行开门授徒。从创门立派之大儒,到乡间三家村穷秀才,皆以孔子之文教育后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儒家   文教   宗教   儒教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中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548.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