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阶级自由化”质疑

————与老左们商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785 次 更新时间:2003-11-21 09:21:00

进入专题: 燕园文摘  

吴祖光遗作  

  

  由于政治的无知,我不知道“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个名词始于何时?更不知道是哪一位政治经济学师的发明创造?为了对此做一番常识性理解,我去查了一下新版的《辞海》和其它有关的政治经济学辞典,连《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也查过了,竟都找不到这个名词。使我不能不联想到,这绝对是……(编者按:此处省略十余字)极左派凭空制造出来专为整治广大知识分子的新词,在这么一段时期以来用这个无中生有的恶谥不知又伤了多少人?反正在我们这儿,老左们拥有特权:整死人不偿命。再加株连亲友,包括姐妹兄弟

  

  1957年,党诚恳号召大家提意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诫。”但意见一提,立即把我包括在内的数十万知识分子打成“资产阶级右派分子”。经过二十二年之久的悠悠岁月,我们光荣的、伟大的、下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居然承认当年打右派是犯了扩大化的错误。而我也居然收到了改正错划的正式文件,并且不止一次在报上公布过;但是直到今日,在老左的眼里、口里,我仍被置于“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行列。就在不久之前我还接到一位年轻朋友的电话,对我说:“真对不住你您。我们发出的一则你参加我们那次活动的新闻报道,被报社领导指出:‘此人不宜见报’。所以把您的名字挖掉了。”我说:“挖掉了好,省得给你们添麻烦。”虽然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

  

  但是,这个“资产阶级自由化”到底是什么意思,实在叫人费解。自由是何等美好的名词!自由从来就是和解放相联在一起的同义词;她意味着摆脱束缚和压迫,得到自己主宰命远的权利。也正是千百年来受压迫、欺凌、奴役的苦难人民梦寐以求的美好权利。连我们的《共和国宪法》里都载有“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婚姻自由更是有关每一个人终身幸福的大事。为什么这样美好的名词一定要加在你们最害怕最嫌恶的“资产阶级”身上呢?再说咱们中国的所谓“资产阶级”吧,举世尽知,自从新中国建立以来的将近半个世纪中,所谓“资产阶级”从来就是被批判、被改造的对象;三天两头不是挨批、就是挨斗,多少年来战战兢兢,灰头土脸,谁敢乱说乱动?哪里还有什么自由?更有什么“自由化”的条件?闭门家中坐,祸不自天来就得谢天谢地、感恩戴德了。谁还敢指望有什么自由?要自由是等要造反!几十年来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教育了知识分子:你还是老实点吧。

  

  我想,上述的事实,谁也难以否定其真实性。说资产阶级有什么自由化显然是一种歪曲,一种蓄意编造。那么,资产阶级又是什么呢?奇怪的是,我们最大权威的词书《辞海》中意也根本没有这个名词。但是人们都会知道这是来源自欧洲、主要是法国的历来译音为布尔乔亚的那个阶级,是企业主或小商人之类的人物。然而根据我们中国近几十年来发生的一系列政治运动的现实来理解,却是指并无资产的知识分子,他们一向是挨批挨斗的对象。

  

  在咱们这里,所谓“资产阶级”无自由可言,人所共知。然而亦有例外,真正称得上资产阶级而且是大资产阶级的尖端人物在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是受到尊重的,担任的职务和受到的待遇亦都是第一流的。譬如有几位人大的副委员长,有几位政协的副主席,乃至建国初期的不上一位国家副主席和国务院副总理……他们才称得起是自由化了的资产阶级。

  

  那么,今天的中国谁有自由呢?

  

  革命派、造反派、左派是有自由的。最起码的是他们有整“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自由。

  

  贪污、腐化、以权谋私已成为今天社会的通病,而且日甚一日,情况之严重连党中央也承认的;犯了案,受到惩处的也屡见不鲜。形成这种情况,关键只在于“以权”这一条件上。正是手中有权才具有谋私的可能,也才能贪污,能腐化。但是谁有权呢?

  

  从上到下,从小到大,都是无产阶级(编者删去四字)才能掌权,而且是掌握大权。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因此,“资产阶级自由化”之说,看来是弄错了。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无产阶级自由化。

  

  1992年9月15日

    进入专题: 燕园文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2.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