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进入集权时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31 次 更新时间:2003-11-20 09:21:00

进入专题: 燕园文摘  

外滩画报  

  俄罗斯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已经快一个月了,俄罗斯工商界人士“兔死狐悲”、忧心忡忡,国际社会则在密切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为了消除人们的忧虑,俄罗斯总统普京于本月14日在俄工业家和企业家联盟代表大会上发表讲话时重申,俄罗斯不会回到过去的老路上去。但是仍然有很多人认为普京的改革时代已经走到了尽头,俄罗斯正在重新走向专制。

  

  普京炫耀强权

  

  随着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普京在以一种引起公众警惕的方式炫耀其不受法律支配的专制权力。

  

  霍多尔科夫斯基是被普京政府关进监狱的第四个俄罗斯富商。在打击“有政治野心”的富商的同时,俄政府还接管了独立电视台四台,而且主要媒体也被警告不得报道对普京的任何批评,主要的民意调查机构又重新处于克里姆林宫的控制之下,地区选举则屡受操纵。有政治分析家指出,随着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普京在以一种引起公众警惕的方式炫耀其不受法律支配的专制权力。“俄罗斯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现象:推行有计划的专制统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俄罗斯问题专家阿斯隆德在一篇题为《普京是在自我毁灭吗?》的文章中说,随着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俄罗斯陷入了一场深重的政治危机之中。俄罗斯脆弱的民主政体正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霍多尔科夫斯基的被捕使普京的专制本性完全暴露在世人面前。

  

  俄罗斯《消息报》13日也称:“虽然俄各界对霍氏被捕事件和由此而引发的俄总统办公厅易人一事的看法各不相同,但是专家们比较一致的看法是,俄大财阀时代已经走到了尽头。克里姆林宫将保留自己对国家政治事务的独立决定权,不会同任何其他人分享这一权利。”

  

  “家族”vs“圣彼得堡帮”

  

  叶利钦时代,\"家族\"势力控制了俄罗斯的政治进程。普京接任总统后,希望借\"圣彼得堡帮\"来构建自己的权力基础。

  

  普京是个幸运儿,在叶利钦执政后期走马灯似地撤换总理、玩弄权术的政治游戏中,普京成了叶利钦的最后一个棋子,并最终成为世界上领土最广阔国家的最高统治者。普京在接受叶利钦赐予的权柄的同时,也不由自主地继承了叶利钦的政治遗产。这其中有让普京兴高采烈的,也有让普京感觉“不爽”的。但在普京刚坐上总统宝座后的一段时间里,普京基本上还是“按照既定方针办”。这一方面可能是在遵守“政治恩人”叶利钦的“遗训”,叶利钦曾要求普京在两年内不要动他留下的政治班底;但更重要的原因则是普京那时尚无“重新洗牌”的实力。于是,他在各种政治力量之间努力维持着一种平衡。

  

  但有时可能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处于总统宝座上的普京越来越感觉到来自“家族”势力的“寒风呼啸”。

  

  1991年,叶利钦执掌俄罗斯大权后,对内实行激进的社会经济改革。“休克疗法”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极少数人迅速垄断了国家的经济命脉,由此导致了利益分配失衡和社会的不稳定。这期间,暴富起来的大财阀和掌握政权的政府高官逐渐结合成一个利益共同体,这个共同体被人称之为“家族”。1996年,在大财阀的帮助下,叶利钦再次当选总统。此后,大财阀及其代表纷纷步入政界,执掌要职。随之,\"家族\"势力控制了俄罗斯的政治进程。

  

  普京接任总统后,“家族”势力试图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和更大的政治发言权。但有宏伟抱负、又具有强势性格的普京并不甘心当他们的傀儡。由于普京在俄政界缺乏雄厚根基,所以他便逐渐倚重来自老家圣彼得堡的“同乡”和出身克格勃的“同行”,并逐渐形成所谓的\"圣彼得堡帮\",普京希望借此来构建自己的权力基础。

  

  “家族”时代的终结

  

  霍氏的被捕和沃洛申的辞职标志着“家族”时代的终结。

  

  随着普京政权的巩固,也部分由于“家族”势力的嚣张,于是普京下决心结束以“家族”势力控制克里姆林宫为标志的叶利钦时代。普京首先出手打击了两个“出头鸟”:爱唱反调的传媒大亨古辛斯基和叶利钦时代有权有势、被称为“家族教父”的别列佐夫斯基。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这两位曾不可一世的风云人物都迅速败下阵来,并被迫流亡国外。不仅如此,普京还威胁要对其他“不甘寂寞”的寡头们施以“绞刑”。

  

  此后,尽管“家族”势力有所收敛,但他们在俄罗斯的社会生活中仍扮演着重要角色,以至于没有他们的认可和配合,俄政府任何经济决策都无法通过或实施。

  

  作为总统的普京及团结在其周围、踌躇满志的“圣彼得堡帮”当然对这种常常不得不“委曲求全”的局面很不满意;而财力雄厚、与西方有广泛联系的“家族”势力同样更是对自己不断遭到普京的强力打压感到“义愤填膺”。双方都想着要扭转乾坤,而将于今年12月举行的国家杜马选举和明年3月举行的总统选举无疑对双方都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以霍多尔科夫斯基为代表的“家族”势力不满足于自己的活动仅局限于经济领域,而是对政权有了更真切的理解和更痴迷的向往,霍氏不仅在政府和议会里培植人脉,甚至还表示有意问鼎总统宝座。同其他“一夜暴富”起来的金融寡头一样,他的发迹史也多半是部“罪恶史”,掌握着强大国家机器的普京很容易就将其“拿下”。此后,被称为“家族管家”的俄总统办公厅主任沃洛申也被迫辞职。舆论认为,这两件事标志着“家族”时代的终结。

  

  进入新的不稳定期

  

  人们担心,经过了几年的寂静和相对稳定后,俄罗斯政局又将进入一个新的不稳定期。

  

  沃洛申辞职后,普京任命同乡梅德维杰夫接任,再次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一些分析家认为,在普京政府内部,重视秩序的克格勃集团的影响力正在扩大。掌握着军队和治安机构等“暴力机器”的“圣彼得堡帮”的崛起,将导致“政府的克格勃化”,从而在内外政策上进一步采取保守路线。甚至有一些人将普京的本届任期与勃列日涅夫在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初的昏庸统治相提并论。“右翼力量联盟”领导人涅姆佐夫称:“这是一段新的停滞期。俄罗斯失去了一个重大机遇。所有的改革都陷入停顿,包括军事、税收、政府机构等方面的改革。”

  

  霍氏被捕后,尽管有很多人对普京表示支持,但是批评之声也是不绝于耳。由大批财阀组成的工业家和企业家联盟明确表示反对拘捕霍多尔科夫斯基。该组织发表声明称,政府的行动破坏了工商界对政府的信任,他们表示将重新考虑投资方向。一些工商界人士还指责说:当局的行为恶化了俄的投资环境,而否定私有化成果将造成国家社会和经济动荡。俄杜马中各派政治力量对此也有不同看法,甚至连俄总理卡西亚诺夫也公开表达了对逮捕霍氏的不满。人们担心,经过了几年的寂静和相对稳定后,俄罗斯政局又将进入一个新的不稳定期。

  

  霍氏的被捕也引起了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关注。美国务院发言人鲍彻发表谈话,声称俄当局的这一举动“让人怀疑在俄罗斯是否法律至上”。本月上旬在罗马举行的欧盟与俄罗斯首脑会晤上,欧盟领导人也专门同普京讨论了霍氏被捕的问题。霍氏的被捕使得美国和西方国家“增加了对俄经营环境和法制问题的担忧”,担心俄可能重新回到“对政治生活实行绝对垄断和对工商企业实行全面控制”的旧时代。

  

  杜马选举是拐点

  

  普京已将自己和俄罗斯推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何去何从,不仅关系到普京的政治命运,也关系到俄罗斯的前途。

  

  在判断俄罗斯未来走向时,很多分析家认为,今年12月举行的杜马选举是一个关节点。杜马选举不仅将决定普京争取修改宪法、延长任期的努力能否取得成功,而且还是对普京所实行的一系列计划和政策进行的一次有效全民公决。

  

  一些分析家认为,为了在杜马选举中获得自己所期望的结果,克里姆林宫使尽了浑身解数,处处表现出独裁主义。一旦普京能够自主行事,俄罗斯政治环境的这一特征就会愈来愈明显。尽管法律禁止行政部门参与议会选举,然而为了达到选举目的,克里姆林宫还是毫不犹豫地利用了所谓的政府资源。选举监督人员对普京忠心耿耿,面对种种舞弊行为一声不吭。如果与克里姆林宫结盟的各个政党大获全胜,那么普京就可以进一步加强他对俄的统治,扩大本来就相当大的总统职权,甚至可能突破宪法的限制而第三次蝉联总统职务。而如果与克里姆林宫结盟的政党在选举中失利,那么,普京面对的将是停滞不前和动荡不安的景象。

  

  无论如何,普京已将自己和俄罗斯推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何去何从,不仅关系到普京的政治命运,也关系到俄罗斯的前途。

    进入专题: 燕园文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4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