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润鱼:胡适与“中国自由党”始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5 次 更新时间:2013-12-23 21:21:16

进入专题: 胡适   中国自由党  

闫润鱼  

  
胡适虽然动了组建“自由党”的念头,却没能兑现其欲做“以改革政治为主旨”的政党政治的计划

   像许多无党派的政治思想家一样,胡适是一个两党制的坚定信仰者,在他看来,任何一个执政党都应有一个合法的反对党,否则,政治就不可能清明。他曾针对国民党的独裁统治指出,若“树立一个或多个竞争的政党”来“监督”执政的国民党,就会“改良国民党自身”,“政权有个可以被人取而代之的可能,国民党的政权也许可以比现在干得更高明一点”。正是基于这种考虑,胡适不仅鼓励蒋廷黻、顾孟余、傅斯年、雷震等这些在他看来既有能力、也有热情组党的人出面组建反对党,而且,自己也在所有这些人之前就动了组建反对党的念头。

   关于组建“中国自由党”的想法,顾维钧在回忆录中认为,蒋廷黻早在参加政府、参加和《独立评论》有联系的小组初期,就有了组织中国自由党的想法,所以,组织自由党的计划可能先由蒋廷黻提出,而后得到胡适的赞同和其他人的支持。就本文作者所掌握的材料看,胡适的组党念头应该在蒋廷黻之前,1926年8月3日,胡适在访苏期间所写的日记中称:

   “今日回想前日与蔡和森的谈话,及自己的观察,颇有作政党组织的意思。我想,我应该出来作政治活动,以改革内政为主旨。可组一政党,名为‘自由党’。充分的承认社会主义的主张,但不以阶级斗争为手段。共产党谓自由主义为资本主义之政治哲学,这是错的。历史上自由主义的倾向是渐渐扩充的。先有贵族阶级的争自由,次有资产阶级的争自由,今则有无产阶级的争自由。……不以历史的‘必然论’为哲学,而以‘进化论’为哲学。资本主义之流弊,可以人力的制裁管理之。

   党纲应包括下列各事:

   1、有计划的政治。

   2、文官考试法的实行。

   3、用有限的外国投资来充分发展中国的交通与实业。

   4、社会主义的社会政策。”

   这个时候,距国民政府的成立和《独立评论》的刊行还有几个年头,所谓蒋廷黻的参加政府、参加和《独立评论》有联系的小组之类的事项自然还没有提上日程。由此可以断定,胡适不仅先于蒋廷黻产生了“颇有作政党组织的意思”,而且这个党的名称——“自由党”,也是由胡适想好的。

   不过,胡适虽然动了组党的念头,但由于种种原因,却没能兑现其欲做“以改革政治为主旨”的政党政治的计划。他在相继访问了苏联、欧洲和美国返国时,北伐战争已经结束,继北洋政府而执掌全国政权的国民党统治,宣布推行“一个领袖”、“一个政党”、“一个主义”的政策,包括自由主义在内的各种思想学说和政治活动都被这个政府宣布为非法,胡适“颇有作政党组织的意思”只好暂且作罢。

   组建“自由党”的计划虽然没能提上议事日程,但以胡适为首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却并没有停止带有组织性的政治活动。20年代初,这批人曾组织过“努力社”,发行《努力周报》,致力于干预中国政治即“谈政治”的活动。在国民党的统治下,他们又组织了“平社”,以《新月》、《独立评论》等为阵地,积极批评时政,向国民党争讨人权,有组织有计划地从事推进中国民主政治进程的斗争。

   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民党被迫取消党禁,各种政治势力获得了相对宽松的发展环境,组建反对党似乎已不再是可欲不可求的事情了。但是,这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却与胡适擦肩而过,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胡适本人在1938年被指派为国民政府驻美大使,身份的变化使他无暇也不宜将组建“中国自由党”的想法提上日程。

   抗战后期,特殊的政治格局为自由主义者迎来了难得的艳阳天,各民主党派纷纷建立,政治活动异常活跃,以胡适为首的自由派知识分子,自然不愿落于人后,欲组建“中国自由党”的愿望变得日益炽热起来。早已从驻美大使任上卸职的胡适,成为众仰慕者期望出来组党的最佳人选。1945年2月10日,信奉自由主义的罗常培给滞留在美国的胡适写信:“我觉得战后的中国,确是‘我辈不出当如苍生何!’……假如我们组党,您便是我们的党魁!”稍后,国民党政府行政院秘书罗敦伟在给胡适的信中,也表达了希望他出面组建中国民主党的愿望:“国内民主运动正待开展,实需要有一民主之大政党。半年来若干名流学者、大学教授以及新兴产业界人士,有中国民主党之酝酿,大致仍主张三民主义,拥护国民政府,完全为一英美式之民主政党。组成分子包括文化界,产业界,再通过社会团体普及到广大之农民层,以第二党为最初目标,必须有压倒各党各派之优势,极盼我公领导。正式党纲,拟请全部决定。如承复示允可,即可正式发起。”此时的胡适,虽然身不在大使任上,但人却依然留在海外,对于希望他出面组织反对党的种种吁求,他只能一听而过。

   1946年7月,胡适从美回国,9月,正式接任北大校长职。回迁的北大,百废待兴,身为校长的他,不得不把主要精力投放到中国的高等教育发展上,对于本来就是“不感兴趣的兴趣”的政治,更在有意无意间拉开了距离。除了受自己处理思想与政治关系的一贯态度的制约外,致使胡适不把组党事项提上日程的原因,还与蒋介石的态度分不开。对于在海内外享有声誉的胡适,蒋介石打心眼里希望他能加入政府,为政府“做面子”。但胡适却不愿加入政府,“成了政府的尾巴”。在这种情况下,要胡适出面组建“中国自由党”,从事所谓合法的反对党活动,这与胡适的为人处事风格不相吻合。蒋介石曾“再三表示”要胡适出面组党,但胡适表示:“我不配组党”

   随着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的公开破裂,中国再度处于全面内战之中。关心时局的国内外人士都在认真思考如何解决中国混乱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处于国共两股政治势力之间,且有美国背景的自由主义者,一时间成为人们最为关注的对象。蒋介石放出话:只要自由主义者拥护政府的反共运动并提供合作,他将欢迎其来协助扩大政府基础。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对于发动使自由主义者参加政府工作的运动,大加鼓励。一些美国人士认为,解决中国问题的根本方法在于美国支持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似乎只有自由主义者才能把中国从混乱中解救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政府已经给人们清晰地传递出期望看到中国组成一个“自由”的政府,然后再增加对华援助的信息。因此,组织一个“自由主义内阁”,成了一些人试图扭转时局的不二法门。

   1948年3月29日,“行宪国大”第一次会议开幕。30日,胡适担任第一次预备会议大会主席,这天下午,时任外交部长的王世杰向胡适转达了蒋介石的话,胡适在日记中写道:“蒋公意欲宣布他自己不竞选总统,而提我为总统候选人。他自己愿做行政院长”。王世杰“请适之先生拿出勇气来”,但胡适了解蒋让出的总统“皇冠”戴在他的头上会遇到多大的阻力和麻烦,所以他表示“实无此勇气”。

   胡适不仅没有自信和勇气做总统候选人,甚至也不愿做拟议中组建的新党领袖。在总统选举期间,雷震曾向胡适讲述了他和蒋廷黻希望胡适出面组党的希冀,但胡适在听完雷震的讲述后却说:“你和廷黻真认为我胡适之具有这种‘组党’的政治才能和本钱吗?……你们要找我来提倡一个有力量的独立新政党,作为监督执政已久的国民党的制衡,为中国民主宪政的政党政治,建立良好的规模和基础,事是很好,只是人找错了。我认为这等事,你和廷黻可找孟真去谈谈。孟真的办事气魄、才能和担当,是个天生的办事领袖人才,请他试组一个新党看看。只怕他的健康不许可他了。如孟真的健康不许可,那就由廷黻自己来。自然以你的办事才具,你也可以自己来;但怕你的国民党,不会许你另起炉灶的,你的总裁同志,现在正需要你帮忙办‘各党各派’的事,他更不会许可雷震同志另组新党。‘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但孙中山例外。”

   有趣的是,这个时候,不仅雷震等人企盼胡适出面组党,就是蒋介石也有这种打算,胡适在日记中写道:“他再三表示要我组织政党,我对他说,我不配组党。我向他建议,国民党最好分化作两三个政党。”

   从上面的对话中可以看出,胡适虽然同意把国民党一分为二的做法,但却以蒋介石的出面或授权为前提。

    

   胡适在美国表示:可能会组织一个自由主义的政党

   1949年4月24日,人民解放军攻破南京,国民政府眼看就要彻底崩溃。这个时候,包括自由主义者在内的不少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争取到美援,才有望挽救国民党政权。而争取美援的先决条件,就是组建一个“开明的自由主义者内阁”。至于所选之人,据顾维钧讲,“则应是有地位、有声望、形象美好的爱国人士”,“全部由胡适、晏阳初、吴国桢、孙立人、俞大维等以诚实、正直、富有才干而著称的人组成(这些人都为美国人所熟知)。”

   6月4日,顾维钧在与蒋廷黻的会谈中,更明确地提出“新内阁”的组成人选:行政院长胡适,外交部长蒋廷黻或王世杰,国防部长孙立人,经济、农业或社会(福利)部长晏阳初,财政部长陈光甫,等等。他们视组织这样一个新内阁为一种“自救”行为,认为只有“通过我们自己的行动使美国人民信服我们决心实行改革和自救”,才能“取得美国的帮助”。因此“这确实是我们挽救中国的最后一个机会和最后一张王牌。”他们甚至还为这个新内阁的政策定了调子:“有必要为美国政府提供一个阶梯,使之能体面地下来,并且改变它对中国的政策。”“我们必须按出钱的老板定的调子演奏”,“按美国的期望行事,才能保证取得美援。”

   此时的美国朝野,因对蒋介石政权大失信心,转而对中国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寄予更大的希望。6月6日,马歇尔在五角大楼会见顾维钧,阐述了他对解决中国问题的观点,他认为最好由一些干练而又开明的领袖人物组成一个内阁来领导中国的事务。他问到张君劢、莫德惠和胡霖等人的去向,还提到胡适。他表示,如果这些人能够携起手来,和其它党派的领袖在政府中通力合作,实行改革,中国就有希望。

   就在这个时候,胡适受命以私人身份访美,寻求援助。在华盛顿,胡适与顾维钧、宋子文等多次会面,商谈国事。6月16日,即胡适被指派而尚未就外长职后不久,顾维钧与胡适谈话,讨论胡适的任职和有关开明内阁的想法。顾维钧希望胡适“出任一个由具有自由主义思想的新人组成的新内阁的首脑”。胡适不愿意接受外长这一任命,打算回国领导一个开明人士的内阁,他认为,“没有政党就不能有所作为”,“没有一个他挑选的班子,即使他出任行政院长,也不能做成什么事”,所以表示至迟9月将回中国,“届时可能组织一个自由主义的政党。”

胡适虽然说过打算回国领导一个开明人士的内阁之类的话,但就胡适的本性而言,他在骨子里是厌恶出任任何政府公职的。他坚持自己“生性不愿指挥别人,强令别人服从”,因此无法胜任如此重要的职务。对胡适的兴趣和态度,其周围的朋友虽然非常熟知,但还是希望由他出面组织反对党,他们都了解,除胡适外,恐怕再也找不到一个有资格、有威望出任反对党党魁的人选。藉此,顾维钧曾尝试着说服美国作出某种承诺,以增加胡适出任政府职务的勇气。在与司徒雷登的一次谈话中,他提出:“我相信像胡适这种人虽然非常爱国但无投身一试的欲望,除非能够得到美国援助和支持的某种保证。”司徒雷登把这个问题比作“确定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认为“美国政府不会使自己对任何中国领袖集团承担义务,因为担心他们会失败。但是如果我提出的这种集团一旦出现,他毫不怀疑最终将得到美国的援助和支持”。尽管司徒雷登没有拒绝对胡适派政治力量的支持,但胡适还是不愿出任外交部长以及行政院长之类的任何公职,他不仅自己不肯“贸然尝试”,并且认为让著名而正直的自由主义者集团出来协助政府,使美国相信我们自救的真诚愿望是“无济于事”的。胡适的这种态度,着实使那些视胡适为“王牌”、为新内阁领袖的“理想人选”的人们,(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胡适   中国自由党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769.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