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慰:宗教自由基本权利的肥大症

——关于宗教和世界观自由与一般权利有效性请求的关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7 次 更新时间:2013-12-10 10:16:09

进入专题: 宗教自由   基本权利   宪法国家  

张慰  

    

   内容提要: 当人们通览宗教和世界观自由的基本权利在过去十几年里的实际运用和法教义学上的发展时,很难忽略其在规范性轮廓上萎缩这一事实。这一现象由构成要件要素的发展上更多地考虑主观标准所承载,并且经由联邦宪法法院在司法判例中对有关限制问题的决断性的、限制性的判决而被强化。因此,相对于依据宗教或者世界观的动机而提起的个人的发展请求,一般的法治国规范的有效领域持续地受到限制。当相关现象的潜在冲突在德国呈现趋势性增长的时候,这样的判断就显得越发的危险。

   关键词: 宗教和世界观自由的基本权利;一般权利;基本法;规范性轮廓;宪法国家

   一、在宪法秩序中的基本权利

   从医学角度来看,“肥大症”被定义为在细胞数量保持不变的情况下通过细胞容积的增加而使组织和器官变大。{1}在宪法法律的视角下,1984年Karl August Bettermann把这个概念作为简称(Kurzformel)加以使用。在他的文章《基本权利的肥大症》{2}中论战性地(polemisch)和政治性地概述了基本权利在联邦德国的发展:论战性的是在争取节制和理性的意义上而言的,政治性的则是在对公共利益的义务以及公共事务之责任的意义上而言的。{3}在这个意义上,他断言:从总体来看基本权利在基本法之外,至少是基本法的条文之外是过度扩张的。{4}

   在前述的观察框架内当谈到宗教自由基本权利的过度扩张时,在已经提及的意义上人们同样也把它视为论战性的和政治性的。因为事实上Bettermann那时没有讨论到宪法法律的保障(diese verfassungsrechtliche Garantie),过去几十年里,在法律实践中以及部分地也在学术思考中被阐述为是对它在宪法国家其他规范中嵌入的批判性思考。它特别是在一个广泛传播的观点下起作用,即在宗教和世界观的视野里基本法 Art.4 Absl和Abs.2中被分别规定的,并且从字面出发本身很明确地也是被不同保障的部分却不再加以区分;更确切地说它是关于一个总的基本权利(Gesamtgrundrecht),并且与它超然的位阶相适应这个总的基本权利应被扩张性地进行解释{5}此外还不存在明确的限制保留。{6}

   首先值得坚决赞同的是对宗教和世界观相关自由保障特别高的宪法法律位阶的考虑。对此当人们想起在过去的几百年中已经经历的艰难棘手的发展之路的时候,当他们通过每天新获得的认识更清楚必须要控诉那些在世界范围内仅仅由于人们或机构的宗教或者世界观的观点而实行的追捕措施的时候,{7}并且基本法中有许多关于思想自由和发展自由的思想财富也显示出了差不多的含义。此外宗教自由和良心自由与人类的人格{8}和人的尊严{9}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并且它们被视为民主的宪法国家的根本性的组成要素,对此是已经形成了共识的。{10}

   与魏玛共和国的宪法相比较,基本法中的宗教和世界观的自由明显是被加强的;{11}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在法治国秩序的框架之下,它们在理论上和实践中必须被适当地发展,对于这点不存在疑问。这个是以由宪法所规定的规则在它的保护范围和规范性的限制上要同样地被适当的具体化为前提条件的。由于它的高位阶,宗教和世界观相关的自由权绝不应该被低估,否则以此更长远来看会使之贬值。从方法上来说在这里特别的谨慎和小心是合适的。因为对于宗教和世界观自由的规范性上的任何可疑性,都可能对它们在联邦德国的法律生活中的实际作用在法律政策上长期产生不良的效果。就此而言,这些如同其他的宗教法律一样。它们未来的命运——在立法、司法和执法中——在宗教和世界观的多元性不断增长的时代更长远地来看并不决定于制度层面,而是只要这个接受性能在政治的多数性上被实现,那首先就取决于相关规范的社会接受性的层面。{12}公众的接受性不只是但主要是出自事实上的说服力而产生的。

   一个以制度为条件可以被滥用的基本权利在更长远来看是会失去其信誉的;{13}在这方面扩张性解释作为一个想象中的正面礼物最后可能会作为危险礼物而现出原形。此外对宗教和世界观自由不加批判的利用将使其他的秩序原则(Ordnungsprinzipien)瘫痪,这些秩序原则为了法治国家和法安定性而被确定在基本法中,并且教会、宗教和世界观的团体如同其他的法律主体一样可以从中获益。依据现行的宪法,在宗教和世界观的领域中社会的法治国也必须实现它的功能,尽管这个领域享受特别高的自由,但是国家的法律权力并没有被取消。当共同体社会(Gemeinwesen)事实上是并且应该是公民的家园时,如同联邦宪法法院曾恰当地提及:由于社会的发展,德国的宗教和世界观潜在的冲突越大,国家就必须越发强烈地意识到其主权性的秩序任务。

   如同基本法的其他规则一样,涉及宗教和世界观的规范也不能被孤立地看待,而是应该在它的本质上被当作宪法整体的组成部分。在社会生活条件的变化中,人们注意到一个适当的国家秩序(Ordnung)的功能,因此,不能被错误判断的是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持续发生了变化的现实关系。这个过程通过一些关键词被整体地勾画出来:去教会化、德国积极的宗教团体和世界观团体的多样化、宗教和世界观观点上增长的个性化(Patchwork-Religiositaet拼接的虔诚)以及特别是人民中神秘主义潮流的扩散;传统宗教结构显而易见的瓦解在将来可能还会加强。此外,在相当大的困难下仍想要维护坚定的宗教形象或者信条的两大教会的内部也表现出了观点的多元化。

   这样的发展一方面使宗教和世界观领域的自由开放性受到了威胁,并且在这个方面保护的需求也加强了;鉴于共同体社会在一般的法律生活中的正当利益,这样的发展同时也提高了宗教和世界观现象的冲突潜能,在这方面导致了关于自由发展的界限的疑问。这样的实际情况使得在当今观察与宗教和世界观自由相联系的问题时,不能仍然毫不迟疑地就出自和平相处的视角和带着联邦德国在头十几年里的问题意识了,因为头十几年的问题至少表面上仍然受到宗教的基本结构里一定程度的同质性的影响。在主要涉及的是“已知的和被证明了的”宗教或者世界观的时候,宗教和世界观自由的去界限化的趋势还是作为事实上相对无害而通行无阻的;德国宗教和世界观现象的范围越宽阔和越富含冲突,这种去界限化的趋势就越少被接受。在判例和科学文献中关于宗教和世界观自由还经常会用到较早的联邦宪法法院的判决,它们应该被更严格地去研究其在教义学上和事实上的前提条件以及它的现实影响,当它如通常的情况发生时。它特别适用于联邦宪法法院的1968年10月16日的Lumpensammlerentscheidung,{14}这个判决的相关思考在今天也还是扮演着一个关键性的角色。

   在宪法诉讼的范围内联邦宪法法院在这个判决中必须对以下案情的基本权利的包含(Implikation)作出决定:1965年年初德国天主教青年运动在整个联邦范围内举行了“Rumpelkammer Aktion”(储藏室活动);他们收集旧衣服、灯和纸张,并且事前通过天主教会布道台的公告(Kanzelabkuendigung)以及媒体的提示公布单个的活动。收集到的东西被卖给了批发商;几百万德国马克的收入用于欠发展国家的农村的年轻人。由于这个活动大量的职业旧货贸易商陷入了经济困境或者是破产。由一个大的批发商针对收集的形态提起的诉讼在地方法院被驳回,因为天主教青年运动的行为不是为了竞争的目的,而是为了慈善的目的。对此州法院在上诉审的范畴内持如下的观点:天主教青年运动已经通过布道台的广告作出了一个违背善良风俗(gute Sitte)的竞争行为,因为它为了广告而投入使用了天主教会以及与竞争无关的权威,被招揽的人是听从了它们的推荐;在充分利用布道台公布的精神辅导的辐射力下它创造了一个不能证明其合法性的竞争优势,这个是它的竞争对手所没有的。

   州法院对基本法中的Art4. Abs2在竞争法中的辐射作用作出了错误的判断,联邦宪法法院在衡量之下拒绝了这样的法律评价。{15}因为天主教青年运动的旧物收集必须被当作基本权利上的受保护的宗教活动。具体情况下在对被当作宗教和世界观活动看待的东西进行评价的时候,宗教和世界观团体的自我理解不能不被考虑。在这样的上下文中,法院从这个认识出发,即依据天主教和新教教会的自我理解,宗教活动不仅包括信仰和礼拜的领域,而且也包括在世俗的世界发展和起作用的自由,它与宗教和社会福利的(dikonisch)任务相一致。{16}依据基督教的理解,积极的慈善也属于其中。布道台广告作为一个在基本权利上受保护的宗教活动的范畴内的活动的支持行为,州法院不可以把它认定为违反善良风俗的(sittenwidrig)。

   1968年的法律评价在基本权教义学上是否坚固尚不确定。无论如何从那以后,鉴于与宗教和世界观相联系的最不相同的生活情境(Lebenszusammenhang),它经常被作为引文而加以引用,对此不能忽略相对于那时作为基础的实际情况的论据上的独立性和宪法法律结论的扩大化的趋势。因此60年代末的前理解(Vorverstaendnis)和问题视野被嫁接到现今本质上更复杂的宗教社会学的关系上——这并不绝对能带来合适的答案。

   以这个想法为基础的认识,即社会关系的变化通常给自身带来相应的宗教法律规则变化的问题,绝不仅限于德国。在这方面富有启发意义的是美国宗教法律上的新发展。这个当然不适用于由于在起点上就不同的结构而不允许在基本法规范上被直线投射的那种宪法法律状况;但是在美国起作用的最高法院问题意识的变化在德国也值得注意。相对于一般权利(allgemeines Recht)冲突的行为要求在个人宗教自由的实际范围(Tragweite)问题上,美国最高法院十几年来一直遵循一个强调基本权利的决定性的路线。{17}在这方面自从80年代中期以来越来越多的采用了限制性的判决——特别明确的是在一个1990年的判决中。{18}针对宗教动机的行为准则法院再次明确强调一般法律的规范性,只要它们是宗教上中立和普遍能被运用的。在明显受法律政策驱动的司法实践中它也没有被议会所动摇,议会想要强迫重新建立以前那种强调基本权利的宗教自由的运用,并且出于这个目的,1993年参众两院几乎一致地作出了(已经从名字纲领性的)“重建宗教自由的法律”{19}的决议。美国最高法院在1997年6月25日{20}以6:3的决议以违宪为由否决了这个法律。

相对于宗教或者世界观上的自我理解,更强化的保护一般法律有效性请求的类似清晰的论据至今在德国仍不清楚。最高法院司法判例和公共讨论中的新发展反而是指向相反的方向。在这里要提及的一方面是联邦宪法法院1995年5月16日作出的Kruzfix- Beschluss,{21}另一方面是最近在巴登符腾堡州发生的关于拒绝一个可能的教师的政治讨论——出于宗教目的她拒绝不佩戴头巾而在公立学校授课;不考虑学校机构的权能、州的义务、基本法Art.4 Abs 1.和2中受限制的保护领域以及学生或者其家长互相矛盾的基本权利的立场。在这两个案例中主要谈论的是个人宗教自由的优势地位(在第一个案例中是“否定的”宗教自由,第二个则是“肯定的”),{22}1997年在JA(juristische Ausbildungszeitschrift)杂志上发表的见解描述了在宗教和世界观自由基本权利过度伸展方面一个明确重要的高潮,即在避难申请被有拘束力(bestandskraeftig)地拒绝之后。因为宗教活动自由提供了“教会避难”,国家实行对避难申请人的执行措施被视为对教区宗教活动自由的侵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宗教自由   基本权利   宪法国家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32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