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东:范泓重写《雷震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5 次 更新时间:2013-05-29 21:23:15

进入专题: 范泓   雷震传  

丁东 (进入专栏)  

  

  他说,自己研究历史,只是想探寻真实,还原真相,与个人得失无关,与自身利益无关。但他的历史研究,却实实在在与民族的命运、国家的未来息息相关。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两度撰写雷震的传记范泓的《雷震传:民主在风雨中前行》一书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新版,出版社邀请作者来京,围绕新书举行若干座谈、对话、聚会。我参加了其中的两次。与老友相见,格外高兴。

  称范泓老友,因为和他相识已经12年。相识的机缘,是山东画报出版社的杂志书《老照片》。主编冯克力邀请我和南京学者邵建担任特邀编辑,为之组稿。邵建组织的栏目名叫“多维视焦”,围绕同一话题,组织几人笔谈。作者之一,就是他的同城好友范泓。那年夏天,山东画报出版社在青岛举办了名为“《老照片》的文化解读”的小型会议,我和邵建、范泓均与会,得以见面。我们不但在会议上围绕主题各抒己见,还同游崂山,天南海北地畅谈,感到一见如故。

  此后,范泓几度来京,我几度赴宁,都有欢聚。在南京,得邵建、范泓的引见,我还认识了刘鹤守、尉天纵、董健、高华、陈远焕、邓伍文、罗建、袁剑、李永刚等多位在宁人士,他们专业各有侧重,但都称得上是胸襟开阔的知识分子。我在太原生活了二十多年,深知省会城市能够聚集一批胸怀海内、放眼五洲的知识人是多么不易。而南京这一批朋友,不论老中青,个个气象不凡。有的人头上有过显赫的头衔,有的人始终是一介布衣,但都在想着大问题,做着大事情,推动着中国学术、思想、文化的创新。让我想到南京毕竟是六朝古都,在这样的人文历史氛围里,留存着一种绵延不绝的贵族精神的余脉。

  范泓原来在一家广播电视报社担任副主编。在一般人看来,这是一个很滋润的职位。但他为了集中精力研究历史,知天命之年就主动要求“离岗退养”,回家读书写作。并且,他把自己的书房搬到相对清静的扬州,一头扎进史料的故纸堆里。他说,自己研究历史,只是想探寻真实,还原真相,与个人得失无关,与自身利益无关。但他的历史研究,却实实在在与民族的命运、国家的未来息息相关。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两度撰写雷震的传记。

  在台湾从威权政治向民主政治转型的过程中,雷震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他本是国民党的高官,受胡适自由主义思想的影响,1950年代初在台湾创办了《自由中国》杂志,批评蒋介石独裁。10年后他又向国民党的一党专制发起挑战,因而遭到构陷,系狱10年,出狱后黯然去世。1987年,台湾解除戒严,开放党禁。2002年雷震的冤案终获昭雪。

  当时,邵建正在研究胡适,涉及到雷震和《自由中国》,于是邀请范泓一起撰文切磋。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教授到南京讲学,又向范泓提出阅读《雷震全集》的建议。不久陈敏又约范泓撰写雷震的传记,参加袁伟时主编的一套历史人物丛书。范泓写成了《风雨前行——雷震的一生》,但历史人物丛书的计划却流产了。好在冯克力及时把书稿推荐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温故书坊”,使之在2004年面世,成为海峡两岸第一本雷震传记。此后,范泓又陆陆续续用了8年时间,进行大量补充修订,新版内容更加充实,体例更加完备。

  范泓的文字流畅、简练、从容,读起来有节奏感,这可能得益于他早年写诗。同时还有几分古雅,于笔下的民国氛围十分契合,这可能是受到大量民国史料的熏陶。他对历史人物怀理解之同情,笔锋节制而审慎,立论不求耸人听闻,一鸣惊人,公允而平实,有一种绵长深厚的力量。更重要的是,范泓研究历史的动机与权力和资本无干,因为不是政府资助的各级各类课题,所以不受权力、资本和学术利益的牵引。学术的生机在民间,范泓的书就是最好的例证。

  范泓本来还想采访朱厚泽,为之作传,可是机会没有抓住,朱厚泽已经作古。

  范泓转入史学研究,也没有放弃对诗歌的关心。有一次,他和我同游合肥,专门请已故诗人公刘的女儿刘粹一叙。公刘是一位才华横溢、思想超前的诗人,晚年在合肥却十分寂寞。女儿想为父亲编一本纪念文集。范泓让我和他一起为刘粹出谋划策。我当时说了些什么已经记不住,但这本《公刘纪念文集》后来印出来了。

  来源: 法治周末

进入 丁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范泓   雷震传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396.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