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玉圣:读书奖、网上论坛与学术批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09 次 更新时间:2013-05-22 10:13:55

进入专题: 长江读书奖  

杨玉圣 (进入专栏)  

  

  围绕长江读书奖而开展的学术讨论,自6月上旬以来,如火如荼。尽管一直有部分学者和相关人士对此持漠不关心的消极立场或者不以为然的蔑视态度,但就总体而言,从其受关注程度之深和影响面之大来看,可谓近年来学术界少有的一种学术文化现象。除了报纸这一传统媒体外,新兴的网络传媒大显神通,推波助澜,可能正是此次读书奖讨论与以往任何一次学术讨论都大有不同的特殊因素之一。

  

  (一)

  

  围绕长江读书奖的正式讨论,是从《南方周末》2000年6月9日的大幅专题报道揭开序幕的。这之后,陆续有其他报纸积极关注、报道、评论这一众说纷纭的奖项(如《文汇报》、《北京青年报》、《北京晨报》、《中国青年报》、《中华读书报》、《北京晚报》、《海南日报》、《文汇读书周报》等),某些学术刊物也将在近期陆续发表相关讨论文章(如《社会科学论坛》、《学术界》等)。不过,就总体上相比较而言,对长江读书奖讨论反映最及时、最热烈的恐怕还是方兴未艾的文化类网络媒体——旌旗网上书店(www.jingqi.com)、思想的境界(www.sixiang.com)、中华读书网(www.creader.com)以及刚刚开通的世纪中国(www.cadn.net.cn)。尽管旌旗网不久前已因故而自行关闭有关的讨论频道、思想网上的有关讨论文章也被删减得几近于无,但由中华读书网发起和主办的“百位学者谈长江读书奖风波”讨论,自6月27日以来按部就班地积极推进,独树一帜。这是网络时代的一种新学术气象。

  与报纸、期刊等传统媒体相比,网上论坛之卷入读书奖这样严肃话题的学术讨论,已经在事实上为学术界提供了许多崭新的经验,同时也暴露了不少问题:

  第一,与报纸相对有限的版面相比,网上论坛提供了无限的学术空间。因在报纸上发文章但受字数、篇幅限制而深感苦恼的学者们,现在可以尽情地在网络提供的新平台上无拘无束,议论风声。以往日报、周报等报纸媒体的版面局限和现实矛盾,现在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被网上论坛提供的广阔的虚拟学术空间化解了。

  第二,与学术期刊固定和相对滞后的出版周期相比,网上论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时效性极大地强化了。就中国目前的学术刊物来说,一般是双月刊,另有一部分是季刊、月刊,还有一批新兴的学术集刊为半年刊、年刊。因此,一篇文章从定稿到正式发表,往往要经过少则数月、长则数载的出版间隔期,从而使学术成果的发布在时间上呈现出相当严重的滞后性。可是,有了网络,就与此迥然不同了。网上论坛不仅提供了广阔的虚拟学术空间,而且还使得学术资源的共享性、学术成果发布的时效性获得了极大的加强。在学术刊物上发表一篇文章所需用的数月至数载的长出版周期,在如今的网络论坛上已经被简化缩短为几小时、几分钟。这种如此之短、近乎神速的短“出版”周期,为学术批评文章这种时效性强的成果的及时发布,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全新的技术保障。

  第三,网上论坛(BBS)为广大读者(网民)参与读书奖这样的学术讨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和现实可能性,这就使学术批评有可能从传统报刊时代的少数人的事业在网络时代转化为大众参与或大众关注的学术事业,从而极大地扩展学术研究、学术批评的民间背景和民意基础。

  第四,网上论坛在带来学术讨论空间扩大、时效性加强、民众广泛参与等优越性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无序性等新问题。这也将是本文要重点考察和讨论的。

  

  (二)

  

  网络为学术讨论的大众化即网民的广泛参与提供了条件。如果仅仅是在纸媒(报纸、刊物、图书)上开展学术讨论,特别是类似长江读书奖这样的学术性讨论,那么,参与者大概就不可能很广泛。但在如今,网络筑起了崭新的平台,为专家学者、也为广大读者参与讨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可能和便利。如果说,网络使专家学者在学术研究和学术讨论中如虎添翼、更加得心应手的话,那么,网上论坛则为非学术界的普通读者提供了施展身手、举手发言的参与机会。

  以此次读书奖讨论为例,几乎从一开始,网民们即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卷入其中。前述几大内地有影响的文化类网站特别是旌旗网上书店和中华读书网更是成为推动读书奖讨论开展、发展的龙头重镇。如果说中华读书网的讨论以学术性为既定追求的话,那么,旌旗网则以网民议论纷纭的自由发言为特色。也正是基于此点,本文所谓的“网上论坛”主要以旌旗网为个案讨论、分析对象。(以下引语,凡未专门注明者,均出自旌旗网上书店“热点话题”。)

  无拘无束,率直坦言,这是网上论坛的最大优势和特点。在这次读书奖的讨论中,网民们上的帖子和跟帖,也充分反映了这一点。确实,无论是对读书奖的肯定和维护,还是对读书奖的挑剔和批评,大家几乎都是争相发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有意思的是,在旌旗网的“热点话题”上,只要某一问题一旦出现“正方”观点的帖子,几乎立马就会有“反方”观点的跟帖,而且往往是针锋相对,你来我往,毫不相让。从讨论的内容看,举凡长江读书奖的评审规则和程序公正、汪晖获长江读书奖著作奖、《读书》杂志、所谓新左派与新自由主义争论以及此一讨论中的若干焦点人士(如汪晖、徐友渔、葛剑雄、朱学勤、毛寿龙、雷颐、朱健国等),均成为网民在网上论坛的帖子和跟帖中反复说道的核心话题。

  留美学者、耶鲁大学的王绍光在题为《拿出证据来》的帖子(2000年7月5日)中说,“在近来围绕‘长江读书奖’的争论中,可以说是帽子满天飞,搞得人眼花缭乱”,但“指控方似乎缺了最关键的一样东西:证据。”他自称为了“彻底瓦解‘新左派’,打跨《读书》编辑部,把汪晖批倒批臭”,建议“赶紧去收集”有关《读书》向“左”转、《读书》订户下降以及“关于证明‘长江读书奖’是学术腐败的证据”。针对上述正话反说,有的帖子认为,《汪晖自选集》的获奖“恰恰说明这个奖是有人在幕后操纵的。奖是不是公正,不在于获奖的是什么派或者什么主义,而在于程序本身,把文选和专著放在一起评就像是评欧洲杯足球赛却有人拿了一盘进球集锦”,而主办者却说这是合法的;“最好笑的是哪[那]个王绍光居然大谈什么拿出证据”,但《读书》是个机构,而异议者只是个人,他怎么去取证?何况,在法律上,需要拿出证据的,恰恰是读书奖的组织者;“动不动就一句拿出证据来,明知道别人无法取证,真怀疑这位王先生在中国足协干过。”(狼外婆与小红帽:《这正说明评奖不公正》,2000年7月8日)还有人批评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王绍光和崔之元说:“如果真不知道评奖的‘回避规则’,那就是智力有问题了!如果明明知道这个规则,却又替自己的朋党辩护,那可就是道德问题了。……从他们这次的观点来看,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良心有问题。脑子有问题还可以治,如果是良心有问题那可就没治了!”(王念奴:《是智力问题还是道德问题?》,2000年7月7日)。

  王静在《程序是不是公正?》(2000年7月4日)的帖子中认为,长江读书奖目前这个程序“是合理而且公正的”。这次评奖是采取“大家选、大家评的方式”,故在第一道程序上没有排除任何人,“从一个游戏操办者的立场来说,这样的规则实际上是无可厚非的。”由于第一道程序是不设防的,因而也就不存在谁避嫌的问题,而评选的后续避嫌则是必要的。王静相信,汪晖的论著是九十年代中国知识界的重要声音,“在第一道程序不避嫌的前提下,即使评委是(另外一些人所希望的)另外一些人,汪晖在不记名投票的情况下,仍然是不会被忽视的,仍然会获奖,但位置可能会往后面排一点。”

  当然,更多的网民还是扭住读书奖的评奖程序是否公正问题不放松。因为,在这部分读者看来,“问题越来越清楚,在程序公正这个问题上,三联犯了一个低水平然而要命的错误。讲心里话,大多数读者心中大概都相当沉痛,继而也会反思,不会有多少人幸灾乐祸。”(连友:《程序公正是要害!》,2000年7月7日。)一篇署名“一嘴毛”的帖子也说:“《读书》好不好,根本不是问题,因为我自1989年之后就很少看《读书》,汪晖等人主编之后就完全不看了,以后也不会看。获奖的书是不是好,也不是问题。这次争论的核心应该是评奖程序是否公正的问题。如果程序不公正,那么,获奖的是好书也不行,否则,就等于是说好人可以偷东西。希望大家能把这个问题弄清楚。”(《程序公正问题是关键》,2000年7月11日。)有人说,即使汪晖的书“是中国甚至全世界水平最高的,但由于他是评奖单位的负责人,他的获奖就是不公正,人们必然会提出质疑。”(试答:《这是程序公正问题》,2000年7月9日。)有一份跟帖也希望《读书》首先应该面对程序问题、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关心这后面的什么学术争论,只想看看双方对这个奖是怎么说的。你们双方应该先讨论这个问题。我看出来了,‘读书’是在拼命回避这个问题。这总不是个办法,承认自己开始考虑不周不就得了,我相信汪晖是清白的,但自己人得奖就给人留下口实,冤也白冤。”(泯恩仇:《不敢面对》,2000年7月8日。)有的网民指出,获奖作品是否公正,可以见仁见智,但《读书》主编获《读书》奖“就实打实的是硬伤,哪个二百五大夫来了都不会说这是小溃烂。”(bivv冷面狗屎:《看<读书>事件中三个场地的交手》,2000年6月28日。)

  还有人强调说,汪晖作为《读书》执行主编和《读书》奖的当事人,不是该不该获奖而是该不该进入评奖的问题:“如果汪的论文集可以进入评奖,那么人们就有权利,也有理由怀疑这次评奖在程序上是否公正。因为汪的身份以及他与此奖的关系使他处于与其他候选人不平等的地位。我反对那种对汪在背后插手具体评奖活动的指控,因为那完全是一种没有根据的猜测。……但是即使汪没有具体插手此次评奖的工作,他的身份以及他与《读书》的关系也可能影响评奖的结果,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程序上避免汪的作品(不只是汪的作品,而且是所有当事人的作品)进入评奖程序。这样才有基本的公正可言。所以,在这次争论中根本就没有必要讨论汪的论文集获奖是否当之无愧,因为程序如果公正的话,汪的论文集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评奖程序。这不是说汪著的水平如何,而是说汪著不符合公正评奖的基本规则。汪著获奖的结果说明这次评奖在程序上存在缺陷,而且不是小缺陷,这一点从评奖结果出来以后引起的争论就可以看到。”(老三:《不是该不该获奖的问题,而是该不该进入评奖的问题》,2000年7月9日)。

  有鉴于此,有人主张,“宣布汪晖的获奖无效是唯一既符合公平的原则,又符合《读书》的心愿,也符合规则本身的选择。”(新客:《有些观点是同意你的》,2000年7月29日。)有的说,反正汪晖不能领奖,“至于其他人是否王八蛋是一回事,但汪晖一领奖,也就是王八蛋。”(guest:《反正汪晖不能领奖》,2000年7月17日。)还有的调侃说,“热烈欢迎汪晖从美国回来领奖。汪晖不领奖,我们不下战场!”(机场:《热烈欢迎汪晖从美国回来领奖》,2000年7月11日。)有一篇署名“不左”、题为《汪晖得奖就是好》(2000年7月11日)的帖子,模仿文革时期一度流行的无聊歌曲——《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通篇就是“汪晖就是好!”开头后连续18个“就是好!”以及“汪晖得奖就是好!”之后32个“就是好!”迭加而成。(1)类似的帖子还有不少,比如有人模仿文革时的社论语言,对《读书》杂志和汪晖获奖冷嘲热讽,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以下两个帖子,一篇署名“小左”、题为《<读书>评奖最公正最光明磊落,汪晖获奖最当之无愧》(2),而另一篇署名“文革余孽”、以讲话稿语气出现的题为《不才只是个网上小左,坚决拥护汪主编领导下的伟大光荣正确的<读书>和<读书>奖》(2000年7月11日),也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处。

  旌旗网上书店“热点话题”中对汪晖获得首届长江读书奖著作奖批评最激烈的,可能是文江的帖子:“汪晖这几年一直写文章,对市场经济深恶痛绝,对外来资本义愤填膺,对文化霸权势不两立,汪晖如果言行如一,似乎从一开始就批判、抵制香港资本集团在大陆搞的这场活动,即使是强行被委任为评选活动负责人,也应该拒不就职。但事实是汪晖却以权谋私。怎么为了区区几个奖金,就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呢?汪晖先生,这奖金你该不该领,敢不敢领,大家都等着瞧呢!”(2000年6月23日)还有一份帖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玉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长江读书奖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1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