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朝鲜半岛危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16 次 更新时间:2013-04-23 21:25

进入专题: 朝鲜  

金灿荣 (进入专栏)  

内容提示:朝鲜用炮弹般的语气攻击美国和韩国,威胁对美韩实施先发制人的核打击。而另一方面美韩进行联合军演,频频调动先进的武器,世界正嗅到一股非常浓烈的火药味。那究竟朝鲜这样一个动作背后有什么样的真实意图,而朝鲜半岛的战争会不会一触即发呢?本期节目请到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来为我们详细阐述朝鲜半岛危局。

凤凰卫视4月21日《世纪大讲堂》,以下为文字实录:

田桐(主持人):学术前沿,思想对话,欢迎走进《世纪大讲堂》。2013年2月12日,在国际社会的一片反对声中,朝鲜进行了自己的第三次核试验。而3月7号联合国安理会全票通过了对于朝鲜更为严厉的制裁决议,这也使得朝鲜的态度更加的强硬,宣布废除《朝鲜停战协定》与《朝鲜半岛无核化宣言》。而同时朝鲜还用炮弹般的语气攻击美国和韩国,威胁对美韩实施先发制人的核打击。而另一方面美韩进行联合军演,频频调动先进的武器,世界正嗅到一股非常浓烈的火药味。那究竟朝鲜这样一个动作背后有什么样的真实意图,而朝鲜半岛的战争会不会一触即发呢?

就这些问题,我们今天荣幸请到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来为我们详细阐述朝鲜半岛危局,我们现在有请金教授。

解说:金灿荣,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外交学专业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对外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全国人大常委研究室特约研究员,中国太平洋学会常务理事兼研究部主任,国家海洋事业发展高级咨询委员等职位。主要研究领域有,美国政治制度与政治文化,美国外交,中美关系及大国关系,中国对外政策。主要著作《中国的未来》《大国责任》《美国二十讲》《多边主义与东亚合作》《中国学者看大国战略》等。

田桐:很高兴又在大讲堂见到了金教授,那么其实您对大讲堂来说已经不陌生了,那这次来到这儿呢,我们主要谈一谈这个目前非常火热的朝鲜问题,您觉得真的有可能战争一触即发吗?

金灿荣:是这样,全面战争不会有,但是擦枪走火的可能性确实比以前要大,因为现在大家都觉得朝鲜的领导人还比较年轻,这个80后,然后跟他父亲不一样,他父亲比较成熟,他父亲是1972年开始工作,到1997年交接班的时候,已经二十五年了,就是比较老练了,政治上。另外当时从心态上讲,这个朝鲜对自己的情况大概还是有认识的,他现在这个80后,他工作时间太短了,所以大家就觉得他跟他父亲一样玩那个战争边缘游戏,他会不会那个度掌握不好,玩过了,这些就没有把握了,所以这是一个危险。

再一个危险是韩国方面,韩国以前是比较内敛的,所以以前有人开玩笑是说,朝鲜一不高兴就打韩国,因为打得没有风险。因为过去呢是有这么一个体制,就是韩国人实际上自己是没有战争指挥权的,它必须接受美军的领导,所以当挨打以后吧,它向它的指挥部报告,然后韩国向美国军方报告,等到美国司令部决定,做出决定的时候,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所以基本上这个是韩国就无法反击。

现在不一样,现在美韩之间有一个新的机制,允许前线指挥官,韩国前线指挥官,马上做出决策,这就加深了我们的忧虑。

田桐:可是就在这段时间,韩国的最高领导人朴槿惠,她也说了,希望能够与朝鲜进行这样的南北对话,这有没有说明,其实韩国也是在有退让的可能性?

金灿荣:是这样,就是朴槿惠在前年,已经在美国的那个《ForeignAffairs》美国《外交》杂志发过一篇文章,就是她认为,她是要抱着一个现实主义的态度来处理与北方的关系。那么所谓的现实主义,我理解大的方向其实跟她的前任是一样的,前任总统李明博和现任总统朴槿惠,都属于一个党,以前叫大国家党,现在改名了叫新国家党,所以同属一个政党,意识形态也都一样,属于保守派。

因为大方向不会变,她变的是什么呢?方法上有变化,比如说在与北方的谈判方面,她就强调说,任何情况下我的大门都是敞开的,所以谈判的这种态度要更积极一点。但另一个方面要注意到,她在反击的方面的那个决心也很大的,因为大家也要注意,她在她所谓的国家安全会议上做过这个表态,就是如果朝鲜发起挑衅活动,她要反击,对等反击,而且不顾政治后果。那这个决心很大,因为朴槿惠是一个女性,而大家知道韩国是一个男权主义非常严重的一个国家,因为她是女性嘛,所以她还有点这个担心说你瞧不起我,对不对?所以她愈发要在受到挑战的时候,做出坚决的表示。

田桐:那么美国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金灿荣:美国是整个半岛游戏当中重要的一方是吧,除了朝鲜,我想排在第二位就是美国吧,相反像中国和韩国,应该排在第二个梯队里边,像日本和俄罗斯就比较边缘化了。所以美国态度非常重要,那么美国呢,现在麻烦,就是美国人自己把自己叫做“战略忍耐”,还有一个说法叫“善意的忽视”,就是故意不理它,因为朝鲜现在这样闹,很大的一个目的,想引起美国关注,那美国故意不理它。

这是美国现在的那个基本态度,“战略忍耐”或者就是“善意的忽视”,他们这么自我形容,但实际操作呢,现在美国操作挺复杂的,所以这也是难以判断的一个地方,其实美国私下和朝鲜一直是保持接触的,现在这么紧张,那个美朝之间三个管道还是通的,纽约管道,日内瓦管道,北京管道都是通的。同时私下接触很密切的,那么通过私下接触呢,它吊着朝鲜的胃口,不让朝鲜绝望,对美国总是有某种期待。

但另一个方面朝鲜又要美国跟它就关系正常化,完全好起来,它不干,私下有接触,保持你的期待,但公开呢,它又忽视朝鲜,那朝鲜当然就搞得脾气很差了,摔锅摔碗的,砸杯子砸窗户的。美国人就是,另一个方面就是你这个一闹吧,它就借朝鲜闹事,它达到几个目的,一个就是巩固它与它盟国的关系,朝鲜这一闹,威胁出来,那么韩国、日本、菲律宾、欧洲都借这个机会跟美国靠拢,所以它可以巩固与盟国的关系。

还有它在这个地方可以部署那个反导系统,反导系统坦率来讲,是会打破战略平衡的一个事情,对美俄关系,中美关系都有影响的一个事。如果就平白无事,它就跑到这里来建这一堵墙,它无法解释啊,朝鲜这一闹,它都过来了,中国不好说现在,对不对。那美国就成功地实现了这个目的,至少是减少了这个部署导弹的战略阻力吧,所以它的主力部队来了,还可以布防,是吧。

最后它还有一个,是不是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可以借这个事对中国加以指责,现在它满世界造舆论,说朝鲜这么不听话,捣乱,完全是中国宠的。在这个事我们不宠它的,我们是反对的,但是对美国来讲挺好的,又巩固盟友关系,又在这里建立防线,又把责任推给中国。所以反正从我们中国角度来讲,美国就跟朝鲜一样,这个朝鲜是出于种种动机,现在在惹事,美国其实是暗暗的,在给朝鲜犯错误创造条件,它就是故意刺激朝鲜,不断刺激朝鲜,一会儿来一个尖端武器吓唬它一下,其实来的也不多,比如说B—2就来两架,来了就跑了。

所以中国指责说你推高形势,它说我没有,我大部队没来,美国真要动手,它是来五个航母舰群的,那个时候它才真动手,现在它说我没有。但是它通过这种手段,什么B—2、B—52、那个F—22,还有那个叫什么X波段雷达,麦凯恩号,这个宙斯盾驱逐舰等等,当然还有夏延号核潜艇等等吓唬朝鲜。然后朝鲜也不经吓,吓了它就声调越来越高,越来越高,就往上爬,等你爬到上面,它不给你那个梯子下,把你晾在上面。所以从我们中国角度来讲,美国人说我很负责任,但是从中国角度看它是有意在做局。

朝鲜现在就尴尬了,现在到了那个悬崖上面,它想下来,下不来,下不来呢所以最近它就是做了非常奇怪的动作,它就是要求外交官撤离,这是在近代国际关系上很罕见的,要外交官撤离,然后要就是外国人撤离韩国,对吧。我觉得它最近这些动作呢,其实是向中国喊话,你赶紧搬个梯子过来让我下来啊,它其实是这么一个信号。所以这么说就回到话题,就是美国这个态度,我觉得美国态度挺复杂的,它没准有某种政治操作在里面,所以这是中美需要沟通的地方,你到底底牌是什么你得告诉我。

田桐:面对朝鲜半岛这样一个复杂的国际关系,中国自己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在4月6号的时候,外交部部长王毅和潘基文,在就朝鲜半岛问题对话的时候,有一句话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是说不允许在中国的家门口生事,那么其实这个态度已经很强硬了,我们以前似乎没有这么强硬过的喊话。

金灿荣:中国呢我觉得是六方里面比较负责任的一方,中国总是追求两个目标,一个是朝鲜要半岛要无核化,因为这个地方要有核很危险,对它们也不好,对我们也不好。还有一个就解决核武器的过程当中,追求无核化的目标的过程当中,我们不希望打仗,不希望太大的代价,所以我们又要追求无核化,又要保持半岛稳定,这个选择就比较难了。美国选择很简单,反正我就是无核化,至于说这个过程当中,把你推翻了,乱了我不管,它跟我没有关系,所以它选择非常简单。中国选择就比较多,但是我觉得这是比较负责任的一个东西,就是我们肯定还是要追求无核化目标,对大家都好。

但同时呢我们希望用和平的方式,代价比较小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中国总体态度非常的负责。那么至于说这个方法,中国原来的方法是两个,战术层面呢中国是希望用这个多边会谈,具体讲就是六方会谈来控制战争的风险,战略层面我们是希望帮助朝鲜改革开放,让它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因为它现在是意识形态优先的国家,然后是一个军事优先的国家,跟我们坦率的讲,别的一般国家不太一样,我们现在追求的目标就是经济发展,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它不是的,它是以国家安全军事建国为中心。

那我们要改它,就是如果这个国家,以国家利益优先,经济发展优先,它就比较正常,比较正常以后我们可以跟它交换,这个时候就可以让它自愿地,和平地放弃核计划。

田桐:那么接下来呢,请出金教授为我们带来他今天的演讲,演讲的题目是《解读朝鲜半岛危局》,有请金教授。

金灿荣(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朝鲜半岛这一个多月,一直是气氛非常紧张,所以各界都在揣测各方的动机,问题的走向还有问题的出路,另外特别是关心对中国的国家利益的影响,那么下面我是逐级的就是对相关各方它的动机和可能采取的行为,谈一点自己的看法。这么说,半岛问题现在大家关注度都很高,很高以后呢,观点就非常的纷纭,很不一样,因此坦率地讲,现在没有什么统一的立场,那我现在谈的也就是我个人的看法。

就像我刚才在回答主持人问题的时候谈到过,朝鲜问题现在涉及到六方,它这六方是三个层级,最关键的是朝鲜和美国,再下来是中国和韩国,然后是日本和俄罗斯,是分这么三个层级。所以第一选手是朝鲜,因为这一切朝鲜游戏呢是围绕着它转的。

应该这么说,2011年12月17号,金正日先生去世,然后金正恩先生就执政了,当时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应该讲对他是有比较高的期待的,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年轻,应该是思想开放而且在瑞士留过学,所以大家对他是有一定的期待,期待是什么呢?就期待他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经济建设上,放到人民生活上面,然后应该讲很多方面都做了一些努力,比如说我们中国,中国应该讲是在他权力交接的时候,做了大量的努力,使得这个权力交接能够顺利地进行,这个里面包括经济援助,包括对可能挑衅朝鲜的各方发出警告,那么结果呢是权力转移很顺利,应该讲。

所以2011年底那场权力交接就顺利地过去了。但问题在于就是去年下半年开始,好像朝鲜内部发生了非常复杂的变化,好像它这个整个政策的走向又回到了传统的先军政策,因为它上半年谈那个经济发展谈了很多,大家都抱着期待,但是到了下半年呢又回到了这个军事这个方面来了,所以有人猜测在半岛内部,它的那个集体决策层内部有不同的派别,有一派是比较喜欢经济发展的,有一派还是强调传统的先军政策,现在看起来可能是强硬派是占了上风,这是它内部的情况。

那么在这样一个内部政治变化的情况之下,朝鲜就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说它搞这个发射卫星,那么发射卫星呢,美日韩方面就把它定义为是导弹试射,从联合国安理会的角度来讲,因为原来通过两个决议,对它导弹技术是有所限制的,所以朝鲜在这个问题上,确实它是有在国际法上是面临一些问题的,因为现在我们有一些网民认为,就是说每个国家都有和平利用太空的权利,对吧,这个是没错的。

但是如果你原来犯过错误,然后法院定义为你现在是在缓刑期,那你的行为就跟一般人是不一样的,知道吧。那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两个决议,对它是有所限制的,所以它这个行为呢,自然就招致了国际社会的谴责,对不对。去年4月12月,它搞过两次发射,4月失败了,12月成功了。

虽然它是,名义是发射卫星,但是美日韩还是认定它是测试导弹技术,远程导弹技术,所以它们很有敌意。因此在联合国强力推进一个新的决议,中国其实在里面做协调,做平衡,我们允许联合国通过了一个声明,没有通过决议。其实中国是两边做好人,但是结果是两边都不满意,在去年12月以后到现在,双方都是敌意增加,朝鲜对联合国决议很不满,然后就筹备第三次核试验。

韩美日方面就加强制裁,于是就有了今年2月12号,我们中国大年初二的时候,朝鲜放的那个大爆炸,就来了第三次核试验,第三次核试验大家知道,结果就是联合国安理会第2094号决议,联合国又通过了,这是通过决议了,而且应该讲里面的制裁内容,比过去要更严格。那么朝鲜对此的反应是非常强烈,于是就有了最近这一系列动作。

那么朝鲜最近这一系列动作的动机,其实大家都在猜测的,那么我个人理解,这种动机它肯定还不是战争,战争对朝鲜从来不是一个选择,朝鲜应该还是有基本的理性,我个人对朝鲜的了解,是朝鲜的精英层其实对外面的信息是了解的,WellInformed(信息丰富的),对外面的信息是了解的。主要是它的利益和外界利益很不同,因此它的选择就不同。所以它的立场跟外界很不一样,因此它最后的政策选择非常不一样。

那么朝鲜现在呢,这一个月,把事情做得这么极端,把局势推得这么严重,我想不是为了战争,而是,还是两个目的,一个还是为了国内稳定,它那个需要外面有某种紧张,紧张了以后它国内就可以稳定一些,所以这是第一需要。第二,它还是想跟美国谈,它想得到美国的关注,我个人认为,在朝鲜的这个对外政策当中,现在有一个问题,我把它叫做“美国中心主义”,就是它觉得只有跟美国缓和关系,和美国实现关系正常化,才能解决它的关注。

我记得以前我在这里也讲过,就是朝鲜追求核项目,核武器,是四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保护自己,是安全。第二个目的是为它的政权提供合法性。第三个目的是为了在未来的南北统一进程当中,和南方取得同等地位。第四个是在未来的东北亚国际关系当中取得某种谈判地位。那么它觉得只有跟美国全面正常化,才能同时满足四个目的,因为现在主要有能力打它的是美国,其他国家有能力打它,不会打它,有能力也有动机打它的是美国,那么美朝关系一正常化,这个安全威胁就没有了。

第二个呢,朝鲜认为如果美国承认它的政治制度,那么它的合法性就有了。第三个呢,美国承认它了,关系正常化了,那么它和南方在某种意义上讲,也取得了均等地位。第四个,如果得到美国的青睐,得到美国的支持,那么它在东北亚多边游戏当中也有一席之地。它认为别的国家不可能同时提供这四个方面的满足,只有美国可以,所以它就一门心思要跟美国搞好关系。

因此它整个外交操作,有一个强烈的美国中心主义这么一个色彩,朝鲜人心态反正也挺复杂,它一方面很恨美国,我觉得朝鲜真恨美国,朝鲜是觉得,我现在混得这么惨,都是你美国人造成的,非常恨美国。但另一个方面,它很爱美国,它觉得美国还真是有本事,世界上有本事的就是它,所以因为这样一个“美国中心主义”,所以它现在就希望美国能够关注它,对它的要求做出回应。

那么事实上过去一年,我相信在我前面提到的三个管道,纽约管道,日内瓦管道,北京管道当中,它不断在发这个信息,特别是最近大家注意到它请美国NBA的那个“大虫”罗德曼,跟罗德曼传话说希望奥巴马给他打电话,对不对,我觉得这是很真诚,虽然是跟那个体育运动员讲的,但是实际上是个政治信号。但是很可惜截止到目前,应该讲美国没有非常严肃认真地回应朝鲜的要求。然后朝鲜当然就处在一个怎么说呢比较尴尬的位置,它这么多message(信号),这么多信号发出去,没有得到回应,会把人脾气变得非常不好的。

朝鲜现在就陷入到这个困境里边,怎么解套呢?从我们中国角度来讲,我们希望美国跟朝鲜展开严肃认真的,面向正常化的谈判,我们真的希望它们这样。但现在的麻烦就是现在美国没有做好这个准备,所以朝鲜现在处在某种痛苦当中,它用一种极端的方式引起美国的注意,结果导致美国进一步地反感,所以这个关系就处在一个恶性循环里面。OK,这是朝鲜现在的情况,到目前就是说它基本上不听劝,就是有时候一根筋,劝不回来,可能得吃点苦头,才能往回走。

金灿荣(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美国现在国内挑战非常大,就是经济还是不好,一般老百姓的生活比以前差,所以它是内政优先,这一点跟中国一样,然后外交问题呢,坦率来讲它是反恐,还有处理与中国这种新兴大国的关系优先,朝鲜在整个奥巴马的议题上是排在很后面的,所以这个就发生了不对等,对不对。朝鲜对美国有强烈的兴趣,美国真是看不见朝鲜,这就麻烦了。

现在整个美国处理朝鲜的问题,就是往后拖,刚才我们在回答问题的时候讲了,我借用两个美国人的词,一个叫“战略忍耐”,一个叫“善意忽视”,对吧,这是它自我形容,实际上呢我觉得是有点不负责任的,它就不想管这个事,把这个事推给别人。但它要完全不管又好了,它还藕断丝连,还管一点,知道吧,其他人又不可能全身心投入,所以这就是弄得我们有点尴尬的地方,就是美国到底怎么想,我们也不知道。

现在我个人认为,就是说美国有一个底线,在朝鲜问题上,就是说朝鲜你本身是有一定的核能力,这个怎么解决我们慢慢谈,但现在你不许把你的核技术卖给恐怖分子,就是卖给恐怖集团。因为朝鲜现在这个核能力,从我们这种大国的角度来讲还不太成熟,但是它卖给那个恐怖分子做那个脏弹这个能力是有的,这个是大家要感到比较恐怖的,对美国也是这样的。所以这是美国大概给朝鲜划的一个叫Redline(红线),一个红线,这个事你不能干,就是核扩散你不能干,干了我要打你的。

然后你自身的这个核计划怎么解决,美国是希望跟那个整个朝鲜的半岛局势,包括朝鲜内部的政治安排联系起来,所以大概现在是这样一个情况,美国先画一条红线,你不能核扩散,然后再把这个事情往后搁,让你们周边国家去处理。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再谋一点小利益,大概这是美国现在的情况。

那么下面应该是轮下来一个国家是韩国,韩国应该讲是在整个这个局势当中我认为是比较可怜的,它处在一个受害者的位置上,当然韩国也不是完全没有责任,对不对?韩国怎么说,跟美国,美韩同盟很牢固,这个美韩同盟本身,坦率地讲就对朝鲜是一个威慑,然后加上近年来,因为半岛局势有点紧张,韩国也紧张,紧张以后,它不是跟朝鲜去谈,而是什么呢?进一步跟美国靠得更近,正好赶上美国现在回归亚洲,需要借重韩国,所以面上看美韩同盟这几年是往前走的,地位是提升的,这是一个现实。然后这几年那个演习,应该讲那个频率是比以前更密,然后演习的规模比以前大,装备比以前先进。

韩国总体来讲,我觉得它是责任较小的一方,这一点我们要给予公正的评价,而且它很多时候,它确实就是受害者,值得我们给予同情和理解。但另一个方面,我觉得韩国也不是完全没有责任的,特别是李明博执政的早期,对朝鲜的政策转弯太快,因为李明博前面的那个金大中,卢武铉采取了“阳光政策”,执行得还可以。他上来以后迅速的转变,这个转变过程,弯转得太大,从那个决策的角度来讲,这个弯转得太大一定会有后果的。朝鲜方面受不了,受不了以后,它又没有很好的去沟通,所以这是半岛近年来紧张,韩国方面的原因,转弯转得太快。

另外在利用美国的这个盟友关系压朝鲜方面,也做的有一些问题。但是我还是强调就是说,韩国是整个进程当中受害比较大的一方,未来防止半岛战争,韩国应该还是个正面力量,因为韩国如果这个面临战争,它损失非常大,大家都知道,首尔地区有一千一百万人,如果算大首尔地区,那就有一千三四百万,是占韩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了。然后GDP占韩国的一半,所以发生冲突,我想首尔地区是损失非常惨重的,所以韩国应该讲是最不愿意发生冲突的一方。因此韩国在维持地区稳定,防止战争方面是一个很好的可以借重的力量。

我想把中国放到最后,下面我们谈谈还有两方的这个政策走向,一个是日本,一个是俄罗斯,近年来,半岛核问题突出,日本也在积极介入,日本介入这个事情,我想第一个动机就是显示存在,如果半岛出了事,没有日本什么事,日本很没有面子,国际上没有地位,所以它一定要保持存在,这是第一。

第二个,借朝鲜半岛的紧张,日本可以加强美日同盟,加强与韩国的同盟关系。第三个日本也借此,借朝鲜威胁,可以调动国内的政治支持,就是说打民主主义牌。另外还可以重振军备,所以对日本来讲,积极参与朝鲜半岛事务,在六方会谈上保持一个声音,它还是有很多好处的。那么在最近的这一系列动作当中,现在日本的情况是这样,就是说日本是坚决地跟美国,韩国站在一起,采取了很多严厉的措施。

就是联合国安理会第2094号决议通过之后,日本迅速地和美韩协调要增加制裁项目,就安理会讲的它不够,它自己额外再增加,另外日本除了跟美日韩同时行动,还加了一个说单方行动延长两年,过去日本对朝鲜的制裁,一延长都是一年,这次是两年,总体来讲,日本在这个问题当中是比较严厉的,它会在别的方面把面子找回来,对不对。

那么下面还有个俄罗斯,俄罗斯也是这个问题上的一个重要参与者。但是俄罗斯呢,它是这样的,它基本上是个骑墙派,对朝鲜的行为它也是不满意的,它也公开批评的,对吧。但是它在这个问题上离中国要更近一些,中国应该讲是,我认为是最公允的,最公允的。美日韩是单独的一方就是直接批评,俄国在中国和美日韩同盟之间取一个态度,对朝鲜有所批评,但是对美日韩的反制措施保持高度的警惕,这是俄国的基本情况。

那么最后就要回到我们中国,我刚才讲了中国的目标是比较复杂的,大目标是两个,我们既要追求半岛无核化,又希望这个过程非常和平的,不要发生冲突,对吧。当然再细化一点,我们把中国的目标总结为叫不战,不乱,无核,不许有战争,有战争以后这个地区倒霉,而且我们中国和平发展的环境没有了。不乱呢,这个也是不希望半岛出现大的内战,动乱这种东西,我们很担心,所以不战不乱。当然还有一个目标就是无核,因为有核肯定是不好的,朝鲜有核,坦率来讲不一定增加它的安全,有核在一定限度内可以增加安全,超过这个限度,比如说大家要大打了,那你那点核武器是没有意义的,对不对,所以朝鲜有核不一定能够保证它的安全。

还有一个苏联的例子告诉我们,你核武器再强大,内部治理出了问题,终究你还是保不住这个国家的,是不是?另外,朝鲜的工业能力不行,它那个核武器,坦率来讲不是很靠谱的,它要是出个事故怎么办?反正就是它有核对它来讲,首先自己没有好处,长期来讲又保证不了安全和制度稳定,然后孤立、对它那个制度稳定还不好。另外,如果朝鲜有核得到了合法化,后果也是很严重的,因为韩国会有核,日本可能也仿效,当然朝鲜有核,导致核不扩散体系崩溃,恐怖分子拿到了核武器,那对中国也是威胁。

所以就是我们中国,我觉得是目标最复杂的,不战,不乱,无核。但因为这个复杂,就导致我们这个政策选择就受到了局限,我们不能像有一些网民希望的那样一锤子买卖,很爽的,那个做决策不行的。现在决策其实都是在很多这个利弊之间做权衡,有可能你这个处理了一个问题,导致了三个问题,那你决策就失败了,是不是,所以我们必须非常谨慎地推进这个目标。

那么最新的情况,我觉得中国现在是这样的,像王毅外长讲的那个警告,不许在我家门口生事儿,实际上是一种警告,这个警告不一定盯着某一个国家,我觉得是泛意的,就是谁捣乱我都反对。那么中国发出这个警告,我觉得首先是控制危机,就是先把这个危机给它控制下来,我们现在第一任务,就是防止擦枪走火,因为刚才我们都讲到了,其实从国家利益角度来讲,美国不想打,韩国不想打,其实朝鲜也不想打,所以正常的情况是不会有战争的。

但是因为有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在,所以我们第一工作任务,就是把这个擦枪走火的可能性降低到最小限度,这是做的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就是万一擦枪走火,那我们一定要控制规模,就不能把它搞成全面战争,对吧,这是第二个。我相信中美之间,还有中国与其他相关各方之间,现在这种沟通都在进行中,所以第一,排除擦枪走火可能性,第二万一走火了,控制规模。

我觉得中国应该是有能力做到这个的,在朝鲜这边我们有某种优势,地理相邻,陆军非常强,所以我们真发生博弈,我们还是要相信我们自己有一定的牌的,比其他的参与方,我们的选择还是多一点。所以大家也不用太担心这个局面,我个人觉得中国发了这个话以后,其他各方都有一点回应,比如说美国取消了2013年4月6日的民兵III导弹试验,对吧,大家都注意到这个消息了吧,我觉得这个东西呢,有一点给中国面子。因为王毅讲了不许在中国门口生事,然后我们习总书记在博鳌也讲了,不要以一己之私导致地区,破坏地区稳定,对吧。

所以至少我看美国方面是有一点考虑这个东西,至少它要取得中国的某种好感,或者你不能给明显的把柄,韩国像朴槿惠讲这个,我的大门还是敞开的,我愿意提供援助,也有一点这个回应。所以下个结论吧,把六方的情况合在一起,总体来讲就是半岛挺复杂的,但是有一点很清楚,就是说其实各方都不愿意冲突,虽然就是有一些方面,姿态摆得很高,但是它这个姿态,还是为了某种理性的目的,所以基本的逻辑是没有战争的。现在主要的困难就在于这个戏演得太真了就麻烦了,所以我们需要做一点事,降温,控制危机。

另外通过这个沟通建立更好的机制,就是把万一有冲突的,以后的形势能够控制一下,就无论如何这个地方不许发生全面性的战争,因为如果发生那个情况,大家都受损,就没有赢家。所以无论如何,我想理智的人,他在这个时候应该思考,如何把这个问题降温,不要火上浇油而是釜底抽薪,我想这是一种比较正确的态度,我的观点就表达到这儿,谢谢大家。

来源: 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

进入 金灿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朝鲜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3291.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