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朴民:江华岛之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86 次 更新时间:2018-09-22 21:20

进入专题: 朝鲜  

黄朴民 (进入专栏)  


说起仁川,稍有些国际历史知识的人没有不知道的,之所以会知道,就是因为那场著名的仁川登陆之战。当年,麦克阿瑟指挥联合国大军在此登陆,拦腰切断蜂拥南下的北朝鲜部队,彻底粉碎其战略进攻的部署,从而一举扭转了朝鲜战争的局势,堪称为战争史上两栖登陆作战的成功典范。

我是以研究历史为谋生的饭碗的,虽说主攻方向是中国古代思想史,但是,对那场影响乃至改变中国现代历史进程的朝鲜战争,也怀有浓厚的兴趣,如今,既然有机会来到韩国访学,那么,亲自到仁川一游,也是内心深处一个挥之不去的心愿,这也许算是读书人的一种通病吧,即,总喜欢凭吊古迹,抒发感慨,古人有云:“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我一样无法免俗,尽管朝鲜战争早已过去半个多世纪了,而半岛上也还未能完全摆脱战争的阴影,北朝鲜的核试验闹腾得大家心里发毛,心情沮丧,但毕竟时过境迁,和平已是主流,合作才为主题,所谓的“如今四海为家日,江枫芦荻萧萧秋”,某些人的不和谐做法仅仅是支流、是杂音而已,是黔驴技穷,难以为继的。

然而,当我真的着手准备寻访仁川战场时,我发现自己的想法过于简单化,一厢情愿,无的放矢。韩国的朋友告诉我,哪里还有当年仁川之战的丝毫痕迹或影踪。有的只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鳞次栉比的建筑、川流不息的车辆,莺歌燕舞的氛围,要想感受当年仁川之战的气息,只能降格以求,到首尔龙山的战争纪念馆,更何况,仁川市有诺大的范围,其地位与管辖的区域,相当于中国的一个省,除仁川地区外,还包括了江华岛、席毛岛、乔桐岛、长峰岛、矢岛、舞衣岛、八尾岛、灵兴岛、永宗岛(仁川国际机场就修建在这个岛上)等多个小岛屿,当年战事最激烈的月尾岛,也是仁川辖下的一个小半岛,可那里同样也不复有战争记忆的存在,一旦去了一定会失望,何况对于英语蹩脚而又韩语不懂的人来讲,会感到交通很不方便,实在没有必要兴冲冲而去,郁闷无聊地返回。

当然,仁川还是值得一游的,只是要跳出凭吊仁川之战的心理定势,以单纯旅游的心态来对待它。很显然,仁川是座很有特色的港口城市,一直以来都是韩国的重要门户。港口城市的风情与活力,西海岸诸小岛的美丽与优雅,加上临近首尔的地理区位优势,使它成为名不虚传的旅游胜地。

喜爱韩剧的朋友更应该知道,不少的韩国电影、电视剧都是以仁川西海岸的诸多小岛为外景拍摄地的,如电影《醉画仙》、《时越爱》,电视剧《纸鹤》以席毛岛为背景地,矢岛成为电视连续剧《浪漫满屋》、《伤心恋歌》的外景地,电视连续剧《天国的阶梯》以舞衣岛为外景拍摄地,等等,就是例证。

修正了游览的目标,我决定还是到仁川观光。由于没有了感怀历史的严肃与沉重,完全当作一次简单的观光,心里就有了真正的轻松与真切的愉悦。世间的事就是这样,牢牢抓着,不胜其烦;懂得松手,洒脱自在。

仁川太大,无法全部走遍,只能择其要者而一游,据别人介绍,仁川的窗口与代表乃是江华岛,据介绍,江华岛上有祭奠大韩民族始祖檀君的摩尼山“堑城坛”,还有许多值得一看的历史文物遗址,如青铜器时代的支石墓、高丽王宫旧址、传灯寺、广城堡等五个古堡、53个墩台等等。韩国人认为,这些古堡与墩台,所展现的是高丽时代历经39年抵抗蒙古入侵和朝鲜王朝末期抵抗西方外敌入侵的要塞面貌。总之,江华岛有历史,有文化,有景致,有格调,游览了江华岛,就等于鉴赏了仁川的精华,触摸了仁川的灵魂。

既然人们都推荐了江华岛,那么我就确定行程,目标定格为“江华岛”吧。说起江华岛,其实刚到韩国时就曾有机会去揽胜的,当时韩国高等教育财团曾组织我们这批访问学者去过一次江华岛,资助形式为“半自费”,即每人交1万韩币,不足部分则由财团包底。可我那天正好有其它事,就错过了这次机会。现在只能由自己掏足额的钱去弥补留下的缺憾了。好在精通韩语的X君也有兴趣去那里一游,正好结伴同行,否则,语言不通的情况下,我恐怕是没有足够的豪情与勇气独自前往的。

五月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我起个大早,赶到地铁6号线安岩站,与X君会合,先乘坐地铁转几次车后到达新川,在那里,换乘前往江华岛的专线巴士,又经1个半小时的车程,抵达江华岛的中心---江华郡汽车总站。

在专线巴士上,我和X君临时修正了江华岛一天游的计划,决定放弃游览摩尼山的打算,游览比较容易到达的景点。

于是,我们一抵达,第一站就是去参观位于闹市中心的高丽宫遗址,高丽宫原为王氏高丽的王宫之一,王氏高丽王朝为李氏朝鲜王朝取代后,又成为朝鲜王朝的一个别宫,朝鲜王朝衰微后,则降格为“江华留守处”。人间沧桑,物是人非,如今的高丽宫早已没有往昔的荣耀与繁华,仅仅留下一处小小的遗址供后人凭吊。“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我们只能在这里看到一个王朝的依稀背影。

公元14世纪,李氏朝鲜王朝取代王氏高丽,是朝鲜半岛上的一个重大历史事件,“宋受晋祚,司马遂为废姓;齐受宋禅,刘宗尽见诛夷”,改朝换代过程中,伴随的是血腥的杀戮,残酷的镇压。相传,韩国当今不少的姓氏,如全姓、玉姓等等,原来都姓王,但为了逃避新王朝诛灭九族的追杀,才改换姓氏,苟延残喘,留得一线血脉。当然,作为王氏王朝的核心成员---王室宗族,是没有这份运气的,他们都让新的统治者装上船,被哄骗说是放逐到外岛,行至茫茫大海上后,船只凿沉,葬身鱼腹了。如今,韩国首尔每年都要举行宗庙祭祀大典,我想这只是李氏们的节日,全姓的、玉姓的韩国人应该有另外一种心情、一种感受吧。

参观完高丽宫后,已是午餐时分,我们就在高丽宫附近的一家小饭馆内就餐,每人要了一份大酱汤,味道很特别,与首尔饭馆中的大酱汤有差异,也许这里的才是正宗的。

在进餐时,我们向店主人询问去广城堡的走法,被告知江华岛上公交系统不发达,建议我们包一辆出租车去参观广城堡等景点。我和X君商量,一致认为这不失为一个好建议,就让店主人代我们约车,不一会儿,出租车就驶到饭店门口,店主人与司机用韩语交谈后,告诉我们,司机称可以带我们游历广城堡、传灯寺、支石墓等三个景点,最后送我们回到江华岛汽车总站。开价是5万元韩币。我们觉得价格还算公道,就成交了。

上了出租车,沿着江华岛上狭小但又洁净的公路疾驰,不一会儿就到了著名的广城堡。那是一个面对大海的军事防御要塞遗址,逶迤绵长的城墙,面向碧波万顷的海面,中心堡垒处,陈列着几门铁炮,参访的人流比高丽宫那边明显多得多了。据说它当年曾在抗击外敌入侵时发挥过一定的作用,如今还有纪念碑勒石铭记这段历史。

不过,绝大多数的人来这里,不是来缅怀历史,发思古之幽情的,他们更多是为了在这里享受美丽的景致,放松愉悦自己的身心的。的确,在晴朗的日子里,这里碧波荡漾,海天一色,阳光灿烂,绿树蓝天,让人流连忘返。这也没有什么不对,人总不能老沉浸于对往事的慨叹之中,苍狗白云,历史上的风风雨雨,冥冥中自有定数,有时候真的应看淡一些、释然一些,“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何曾不是一种对历史的旷达!

出了广城堡,回到出租车上,正感到有些口干舌燥,司机师傅似乎是心同此理般的,从车上小冰箱里掏出二听饮料让我们解渴。二听饮料区区数百元韩币而已,但他的做法,却让我们实实在在感受到普通韩国民众的纯朴与友好,双方的距离马上就拉近了。

车辆启动,我们向下一个目标---传灯寺前进。途中,司机打开了车上的音响设备,唱了一首韩国歌曲,然后,把麦克风递到我们手上,希望我们也来一曲,我五音不全,且不懂韩语,更遑论唱韩语歌了,只好敬谢不敏。X君会韩语,且嗓子条件不错,于是就能者多劳,唱了一曲,俪歌相和,给旅途平添了不少的乐趣,就在这样的气氛中,我们来到了传灯寺。

传灯寺是江华岛上最主要的佛教寺庙,也是韩国现存的最古老佛寺之一,于高句丽小兽林王11年(公元381年)建成,寺内建筑以大雄宝殿的雕刻和丹青最为精致。另一个重要文物,是大雄宝殿对面1.64米高的梵钟,相传为中国北宋哲宗(公元1097年)铸造,原置于中国河南省白岩山崇明寺,钟表面的几何图案精致优美,反映了当时中国高超的铸钟技艺。它后来怎么路远迢迢来到江华岛,文字介绍语焉不详,只能阙疑。

那天是星期天,寺内游人如织,香火旺盛。四处张灯结彩,且挂有鱼的模型,韩国的佛寺格局与布置与日本相近,灯笼高挂,鱼为吉祥物即为标志,这与中国的寺庙有所不同,似乎多了一层喜庆的色彩。看来,宗教传入各国后,都会形成自己的特色。

游览完传灯寺,本应该到最后一个景点支石墓,但司机在车上临时提议,说免费多跑一程,带我们去参观朝鲜王朝哲宗的外舅家。我们当然同意,并再次感受领略了他的热情。

哲宗外舅家是一处普通的韩国民居,据说,哲宗少年时曾蜗居此处,就象当年西汉宣帝那样有一段流落民间的生活,对民间疾苦有比较亲切的了解与认识。本当有所作为,可惜他登基时朝鲜王朝已进入衰微的晚期,形势比人强,他有心无力,无法振衰起微了,历史上并未听说他有多大的作为。

行程的最后,是参观江华岛上的支石墓遗址,韩国人对此很自豪,并把它申请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不过,在我们这些考古外行人看来,实在不觉得有什么让人心旌摇曳的地方,不就是一大片地上供一块石枝搭建的墓槨而已。我想,绝大多数人的感受是我一样的,来此处参观的人寥寥无几也许就是证明。

当然,优秀东西的价值不是人人都能认识到的,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就是这个道理。总之,精英与大众的审美观就是不同,谁让我是凡夫俗子一个呢!


进入 黄朴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朝鲜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12442.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黄朴民读史 公众号,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