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涌:美国要准备对付白人恐怖主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5 次 更新时间:2012-11-15 16:58:08

进入专题: 美国   选民  

薛涌  

  

  奥巴马的连任战,打得艰苦,但赢得令人信服。在他2008年压倒性的胜利中所斩获的红州中,只有印第安纳和北卡罗来纳又输给共和党。在佛罗里达、弗吉尼亚、新罕布什尔、北卡罗来纳、俄亥俄、威斯康星、艾奥瓦、内华达、科罗拉多等摇摆州中,罗姆尼只以3个百分点的优势勉强拿下北卡罗来纳州,而且这还是在奥巴马事前弃守的情况下得来的。当然,奥巴马有他的运气。关于这一点,我在投票前的《十月惊奇》一文中作了准确的预测,特别是强调了弗吉尼亚和佛罗里达这两个罗姆尼本应拿下的州的选情突变。但是,对这样的运气不应该过分渲染。不错,罗姆尼在第一次电视辩论旗开得胜后,确实支持率扶摇直上,在全国民调中一度超过奥巴马。但他的势头在飓风前基本止住。如果观察各州的选情就会发现:罗姆尼即使在其最高峰时刻,在民调中也凑不够当选的选举人票。特别是在俄亥俄州,整个10月份,奥巴马的领先幅度一直在3到5个百分点之间。罗姆尼最后输了两个百分点,显然不是飓风的原因。

  

  白人选民人数在减少

  

  共和党一方的好运其实也并不算少。战后没有一位总统能以7.9%的高失业率连任。没有一位总统在第一次(也是最关键的)电视辩论中有奥巴马那么失常。本是应该共和党轻松获胜的大选,打得如此艰苦就已经说明了共和党内部的问题。现在共和党必须自问:为什么选民宁愿守着这么一个“烂总统”也不愿意跟我们?显然,多少偶然的因素,也斗不过背后的必然。

  这个必然因素可谓直截了当:自本世纪以来,美国的白人一直以压倒优势支持共和党。前两次选举都赢了,后两次则全输。其他原因,如伊拉克战争、经济等等,全是浮云。最根本的原因是,白人选民的比例越来越小,最终寡不敌众。1992年,大选中的选民有87%是白人。自那以后每次大选,白人的比例都要降低2到4个百分点。到2008年时,白人只占选民的74%,到2012年则降到了72%。另外,当今的白人选民有43%年过45,有14%在65%以上。这是个正在迅速衰老、也迅速缩小的种族集团。今年赢不了,日后就更难。

  不过,白人仍然是美国人口的大多数。即使到本世纪中白人所占的人口比例跌到50%以下,白人也还是美国最大的种族。奥巴马在2008年以摇滚歌星式的魅力和清新的面貌赢得了许多白人的支持,但多数白人仍然投了麦凯恩的票。如今,奥巴马的魅力顿消。这一肤表的兴奋因素去掉后我们就发现,白人比起2004年来,更倾向于共和党。事实上,罗姆尼在白人中以59%比39%的绝对优势压倒奥巴马。这是1988年以来共和党在白人中胜得最多的。在白人男性中,罗姆尼的优势经达到了27个百分点。只可惜,白人男性在选民中的比例,从1976年的46%降低到今天的34%。

  有人也许会说,奥巴马丧失的并非仅仅是白人的支持。经济持续不景气,使他丧失了所有种族的支持。其实,比起2008年来,奥巴马仅在黑人中略有失分,但在拉美裔和亚裔中的支持率都出现了飙涨。这是他致胜之关键,也说明共和党只是死守着日益萎缩的白人选民,把少数族裔全都得罪了。

  如果这样的趋势持续下去,我们就会面临这样的局面:白人作为美国大多数,越来越倒向共和党。但共和党则越来越赢不了。民主党将建立长久的优势,甚至某种政治垄断。试想,当一个最大的种族越来越支持一个党,但他们所支持的候选人却永无出头之日时,他们中的许多人就会感到现有体制无法表达自己的诉求、带有强烈的压迫性,进而走向极端主义,用暴力的方式向体制挑战。中东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崛起,就是一个例证。

  

  房地产大亨号召“革命”

  

  事实上,俄克拉荷马的爆炸,就是白人恐怖主义的表现。这次选战,白人的表现也非常火爆。早在8月,德州一个县的法官就称:如果奥巴马当选,美国将陷入内战。如果奥巴马命令联合国部队前来镇压反叛,他将不得不考虑召集民兵。当大选结果揭晓后,一直宣称奥巴马的出生证有问题的房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号召“革命”,对他180万的推特(Twitter)粉丝发出呼吁:“我们不能让这个发生。向华盛顿进发,以结束这场闹剧。我们的国家分裂了!”在密西西比的一所大学,学生们听到大选结果后立即暴乱,校方不得不出动警察弹压。

  这些绝非球迷闹事式的短期失序。最近悬在最高法院的案子,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白人的愤怒。德州一位白人女士,起诉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根据她的肤色拒绝录取她,而录取了明明成绩不如她的少数族裔。事实上,白人在常青藤等精英大学中的比例,已经远远赶不上其在人口中所占有的比例。弗吉尼亚州马上退休的民主党参议员吉姆·韦伯(Jim Webb)曾在《纽约时报》发表一篇文章,批评照顾少数族裔的“种族平权”政策。其实,他坚决支持“种族平权”的基本精神:美国对黑人施行了奴隶制度和种族隔离政策,造就了一个受害种族。美国必须为此承担责任,必须对受害者进行补偿。但是,现在的“种族平权”政策,脱离了原有的道德基础而被滥用。比如,谁是受害者?是那些真正经历了美国的奴隶制度和种族隔离的黑人群体。至于那些从非洲、拉美来的新移民,包括不是黑人的拉美裔,根本不是受害者。相反,他们是半途来享受“美国自由”所提供的制度和经济红利的人。他们为什么需要补偿呢?当今的“种族平权”政策,忘记了这些历史,完全以肤色为标准,造成大量非受害者白拿补偿的事实。这些非受害者还数量特别大,拉美裔人口已经超出黑人人口。大家都白拿,分散了资源,真正应该获得补偿的人反而拿得少了。连哈佛的黑人社会学教授盖茨也指出,要说补偿,也不该全算在白人身上。当年把黑人变成黑奴的,首先是那些非洲的酋长,白人只是从他们手中买下已经变成奴隶的黑人。难道这些非洲的黑人酋长们就没有责任?也难怪有非洲国家的总统说:我们应该向那些曾被奴役的美国黑人兄弟致歉。可惜,如今的现实是,如果你是当年捕捉黑人并将之变为奴隶的酋长的后代,你移民美国后也会因为被你祖先害惨了的人而得到一份“种族平权”的补偿。

  

  极右翼主宰了共和党

  

  这些左翼社会政策之缺失,在白人中正在酝酿愤激。但是,共和党对于白人极端主义的抬头要负主要责任。在布什任上,极右翼主宰了共和党,过分依靠南部白人选民的基地,对少数族裔视而不见,仿佛大家要么是白吃福利的懒汉,要么是非法移民。以语言暴力著称的右翼广播主持人拉什·林伯格(Rush Limbaugh)、格林·贝克(Glenn Beck)、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等等,十几年来一直变本加厉地煽动南部白人极端主义情绪,成为保守派的教父,乃至所有共和党的政治家都对他们惧怕三分,一味迁就。这就使共和党难以走出狭隘的选民集团去缔造更广泛的政治联盟。结果,白人越是跟着共和党,就越无法在总统政治中获胜。特别是在南方,白人的种族主义传统很深,教育程度很低,经济地位沉沦。一旦他们感到在政治上失去了发言权,在社会政策上受到歧视,在如此众多的人口中,就难免出现少数极端分子。这足以搅得美国不得安宁。

  所以,现在是共和党出来拯救这个国家的时刻,而且动作必须要快。共和党必须向少数族裔伸出手去,以广泛的种族联盟重返白宫,使那些失落的白人感到“自己的人”还能选上、自己还有政治上的发言权。否则,两党政治就将种族化,为美国留下无穷的后患。

  

  2012-11-14

    进入专题: 美国   选民  

本文责编:banx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9130.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