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恩富:世界社会主义的未来取决于国际无产阶级有效联合行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1 次 更新时间:2012-10-16 22:20:10

进入专题: 世界社会主义   无产阶级  

程恩富 (进入专栏)  

  

  在很大程度上,世界社会主义的未来取决于当代无产阶级联合的水平和工作效率。这里只简要地谈一下与此相关的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要实现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所讲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目前应加强以下6个形式或途径的工作。

  1.全世界劳动阶级性质的左翼政党联合起来。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们注意到,世界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已经定期召开年会,中共有时作为观察员出席。欧洲左翼党与欧洲议会左翼党联盟的成立,也是一个好的现象,今后应该进一步加强这种联合。虽然各国社会党、工党和社民党的观点并不完全一致,但存在一个积极活动的社会党国际。那么,各国共产党、工人党和劳动党也可以新成立一个共产国际,吸取各种性质的政党国际工作的经验教训,以新的组织原则和思维方式开展工作。

  2.全世界劳动阶级性质的左翼工会联合起来。目前世界上的两个国际工会联盟,领导权实际上掌握在具有社民党倾向的人手中,因而作用有限。那么,如何改变这一状况,有两个办法。一是各个国家共产党和真正的左翼工会要培养出高水平的工会活动家,逐渐担任这两个国际工会组织的主要领导,从而从其内部来改变其政策,更好地代表工人阶级和全体劳动者的权益。这也是最佳方案。二是从外部来改变,由各国共产党和左翼党领导的工会组织起来成立第三个国际工会,从而真正反对新自由主义等错误思想和政策,纠正世界劳动者福利和收入增长相对缓慢或下降的局面。在葡萄牙,共产党和社民党就各有一个自己领导的独立工会。

  3.全世界马克思主义和左翼性质的学会联合起来。现在国际上很多社会科学的学会基本上都不掌握在马克思主义和左翼学者的手中。但是在七年前,我们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同发达国家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正式发起成立了“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我们每年召开一次年会,有20多个国家的100多位学者出席,并发表一个共识宣言。从2009年开始,出版了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的会刊《世界政治经济学评论》,每年颁发两个奖项:“21世纪世界政治经济学杰出成果奖”和“世界马克思经济学奖”。今后,应当多成立这样的全球左翼学会联合会。

  4.全世界马克思主义和左翼性质的媒体联合起来。我们创办了一个新的英文国际学术杂志《国际批判思想》,是一个全球马克思主义和左翼社会科学的杂志,而《世界政治经济学评论》是全球马克思主义和左翼经济学杂志。这两个杂志都是在英国出版的,并已成为在全球发行量约两千的电子刊物。今后,应该成立全球左翼杂志、报纸和网络的协会,加强交流和合作。

  5.全世界马克思主义和左翼性质的论坛联合起来。我们应积极参加马克思主义的论坛,如《历史唯物主义》杂志在英国召开的大型国际研讨会、在法国巴黎召开的“国际马克思大会”、“纽约左翼社会主义论坛”等。同时,我们也要举办马克思主义的国际会议。《国际批判思想》杂志举办过第一届国际论坛,以后每两三年举办一届。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去年联合举办了关于苏联剧变和解体20周年国际论坛,今年秋季还将联合召开国际会议。

  6.全世界劳动阶级和左翼性质的运动联合起来。包括世界社会论坛和欧洲社会论坛所形成的国际运动,我们应高度关注。中国不仅要出席世界经济论坛,而且还应该参加世界社会论坛。广泛开展的“占领华尔街”及其国际运动,也受到我们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高度重视。“占领华尔街”运动是美国20世纪70年代以来规模最大、扩散范围最广的抗议活动,体现出不同于一般性社会运动的若干特点。首先是广泛性。与反战、环保、劳资争议等一般抗议仅局限于个别或数个城市不同,“占领华尔街”波及面非常广泛。抗议从华尔街所在地纽约发起,浪潮很快蔓延至洛杉矶、波士顿、芝加哥等各大城市,并席卷包括欧洲主要国家在内的80多个国家、近千个大城市,成为一场具有国际性的全球社会运动。其次是鲜明性。“占领华尔街”的主张非常明确,抗议活动表面指向华尔街金融寡头“贪婪”、金融系统弊病、高失业率和政府监管不力,但表达的却是对资本主义制度的不满。抗议者选择9月17日美国宪法日作为运动的开端。运动中提出的口号,如“我们代表99%的社会”、“废除资本主义”、“债务奴役”、“停止让我们为你们的错误买单”、“将金钱踢出选举”、“还我们的税收”、“我们要工作”、“创造就业而不要战争”等,不仅有经济诉求,还包含着明确的政治要求。三是持久性。“占领华尔街”迄今已过去三个月,不仅没有如西方媒体最初预料的那样很快平息,而且参与者日趋增多、涉及区域更广,使运动不仅坚持下来,而且逐渐产生全球影响。四是人民性。尽管最初参与者主要为大学生和失业者,但随着运动深入,学生、个体经营者、公司职员和一部分公司管理人员和公务员都开始加入进来,包括工会组织、反战组织在内的群体性组织开始参与,使运动赢得了包括蓝领、灰领、白领、金领的各界人民群众的支持。尽管人们身份不同、职业不同,但他们共同宣称:“我们是占总人口%的普通大众,对于仅占总数l%的人的贪婪和腐败,我们再也无法忍受”。

  第二个问题,马克思主义和左翼人士至少应该注意以下几个战略和策略问题。

  第一,要加强左翼理论、战略和策略的互相交流,求大同存小异,减少不必要的争论。要吸取过去中苏论战的教训。中苏论战最后发展到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分裂和社会主义阵营的破裂,这过于偏激,实际上是弊大于利,直接导致帝国主义国家利用中苏论战来反对共产主义运动和马克思主义。当前,我们注意到近期希腊共产党与美国共产党之间的争论。我感到这两个共产党主要都是从本国的国情和党情出发来作出理论和政策选择,可以相互交换意见和保留并存,但要防止出现中苏论战的局面。最近几年,欧洲有些共产党也不赞成欧洲左翼党的理论和政策,这些都是可以温和地交流、改进或保留的。至于比利时工人党认为法国共产党领导层严重脱离马克思主义,而不邀请法共出席国际论坛,这是会议邀请方的权利,当然也应开展必要的内部理论探讨和商榷。印度、尼泊尔、俄罗斯、英国等国都有两、三个甚至更多的共产党和左翼党,在一般情况下应当以合作共存为主,而非相互争斗为主。这是因为,资产阶级右翼政党,如英国保守党等,以及中右翼政党,如英国工党、社会党国际等,才是我们左翼力量的主要论战对象。

  第二,要以马克思主义左翼为核心,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泛左翼力量,形成广泛的社会主义国际统一战线。例如,对待托洛茨基派的第四国际,也要以团结和联合为主。他们的新纲领强调用托洛茨基的话来评价苏联,说苏联是“畸形的工人国家”,似乎承认它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只不过民主很不够,甚至于犯了严重错误。我们马克思主义者对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蜕变为资本主义国家是惋惜和痛心的,而不应是幸灾乐祸的。日本共产党认为“苏联霸权主义”国家垮台是非常好的事,说苏联本来就不是社会主义国家。我向日共领导人表示过,他们这样评价过于偏激,尤其是在西方国家持续妖魔化苏联和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情况下。上一世纪对人类历史和文明进步起负面影响的人要排序的话,一是德国希特勒,二是苏联戈尔巴乔夫,三是日本裕仁天皇。从某种意义上讲,戈尔巴乔夫比希特勒对人类社会进步发展的负面作用还要大。去年,我在《中国社会科学》上发表了长篇文章,分析苏联剧变的三大主要原因,而且把20年来国际上所有认为苏联垮台的主要原因做了全面的评析,认为它们大多数观点是片面或错误的。其中包括:日本共产党认为苏联本来就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垮了最好;我的朋友、莫斯科大学经济系布兹加林教授的“斯大林体制必然导致资本主义论”,美国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大卫·科茨教授的“改革失控论”。科茨认为,戈尔巴乔夫是由于要进行社会主义改革,但慢慢失控了,所以导致了苏东国家剧变。很多善良的人还认为戈尔巴乔夫是个好人,只不过他掌权以后,他想坚持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但最后没有坚持住,这是一个善意的天真说法。赫鲁晓夫是一个比较鲁莽的、水平比较低的马克思主义者,而戈尔巴乔夫则是共产党内典型的持社民党观点的人。查韦斯和萨米尔·阿明都主张建立“第五国际”。

  第三,要在工会、学校等各界单位中积极发展左翼团队,与公开的、秘密的或潜在的左翼人士建立联系。当下各国资产阶级仍然经常采用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全球共济会这类半秘密或秘密的组织及其公开或秘密的工作方式,去实现在全球反人类和反共产主义的活动和目标。左翼必须破除传统僵化和教条主义的思想,采取合法和合理的多种工作方式,使各界工会摆脱社会党国际等的不良影响,更多地支持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党。各国共产党的经验表明,如果在学校、尤其在大学里没有教师是共产党员的话,该国青年人中党员和左翼的人数便不可能较多。

  第四,要在人文社会科学的各个学科成立和发展各国和世界性的马克思主义学会,主办报刊、网站和出版社等多种媒体,并应在高校和社会上开设马克思主义课程和社会性的公开讲坛。除了共产党直接主办媒体以外,要以非政府组织和非盈利性组织的名义,主办各种学术的或大众的媒体。英国共产党只有约两千名党员,但其所属的《晨星日报》发行量有两万份,这说明积极发展大众化的媒体是可能的。比利时马克思主义研究所只有10位专职研究人员,但他们主办杂志等工作颇有成效和影响。

  第五,要在各种左翼运动中物色、提拔坚定的、具有创新精神的马克思主义和左翼人士,使其掌握关键的领导权。我赞成印共马)主席去年回答本人提问时的提法,他强调印共(马)与印共的分歧之一,是关于民主革命阶段的领导权要不要掌握在共产党手中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列宁曾经与孟什维克有过争论,写过《两种策略》一文,这是“十月革命”成功的一个重要前提。中共在二、三十年代,毛泽东等人和陈独秀、王明的争论,实际上都涉及要不要重视民主革命的领导权问题。苏共垮台的重要的组织原因,就是他们提拔了一大批反马克思主义的干部。

  第六,要以公开或隐蔽等多种方式积极地影响、参与和引导国内外左翼运动和进步运动。这里的关键就是要参与和引导,否则这些运动可能不能真正成为持久的、进步的运动。要使“占领华尔街”这样的国际运动能够在各国广泛持久发展下去,就需要马克思主义学者、共产党员、左翼人士积极参与并成为中坚力量,而不是坐失良机。英国托派积极参与是有道理的,而英国共产党不参与是难以理解的。

  第七,只要不违反现行法律,共产党等有关左翼组织应当积极创办和壮大盈利性企业,以便为各项活动直接或间接地提供经费支持。日本共产党等均自办企业,因为仅仅依赖党费,是难以开展很多必要活动的。伦敦马克思纪念图书馆也可以在世界范围内募捐。同时,像德国社民党基金会管理的特里尔马克思故居(博物馆)那样,制作各种供销售的纪念性和广告性商品,以扩大图书馆的规模和影响。

  第八,社会主义国家一定要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大局为重,冷静处理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各种矛盾和争端。目前共产党长期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只剩五个了。中国和越南关系应从大局出发,越南不应采取联合美国等反对中国的战略和策略,以防止资本主义国家挑拨离间,须双方采取互相妥协的一揽子方案处理南海岛屿争端。对于朝鲜,我们没有必要去批评其继续实行传统社会主义模式,因为多样化的社会主义模式可以继续试验和互相借鉴。

  第九,要加大宣传各国的左翼实践典型,让人民群众从典型中领悟左翼的价值观和进步性。这里讲三个案例。(1)日本的“山岸村”。它在七个国家有这样的共产主义集体经济组织,日本有几千人工作和生活在其中。它没有宗教色彩,也没有宣称与社会主义思想等有关,但这不影响其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经济组织的实质。日本共产党应当团结他们,而不是满足于误解。(2)西班牙的“孟德拉贡”。我去年3月份去参观过这个合作集团公司。这是实际上管理和发展最好的合作经济性质的企业集团或跨国公司。如果马克思活着,肯定会大力赞扬它,因为《资本论》中就称赞合作社是对资本主义的“积极扬弃”,而私有化股份制只是“消极扬弃”。(3)白俄罗斯模式。要关注白俄罗斯的市场社会主义模式。它改革了20年,其国有经济在工业中占70%以上,而中国只约占30%。这印证了我在十几年前的一个观点,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只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一种模式(越南与中国非常相同),并不排斥可以有其他模式存在,现在白俄罗斯就是另外一种模式。

  

  来源:《国外社会科学》

进入 程恩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世界社会主义   无产阶级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8165.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