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D·耶茨:权力与美国社会日益严重的不平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47 次 更新时间:2012-09-18 16:39:21

进入专题: 权力   社不平等  

迈克尔·D·耶茨  

  

  本文译自美刊《每月评论》2012年3月号上刊登的文章《严重的社会不平等》(The Great Inequality),作者迈克尔·D.耶茨(Michael D.Yates)系该刊副主编,著有《为什么工会如此重要》、《威斯康星的起义:工人的反击》等著作。文章在分析了美国日益扩大的社会不平等的现状的基础上,介绍了美国罗林斯学院经济学教授埃瑞克·舒茨(Eric A.Schutz)在社会不平等问题上的权力理论。舒茨在批判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对社会不平等的解释的基础上,提出人们面临的限制条件是导致社会不平等的根源。在此基础上,他提出限制条件根源于权力,权力会导致社会不平等,并指出由于雇主和劳动者在占有生产资料上的不平等,导致了雇主对劳动者的权力,导致了资本对劳动的剥削。最后,他提出了改变目前这种权力结构的一些对策。?

  ?

  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我就告诉我的学生们:日益严重的收入和财富分配不公未来会成为重要的政治问题。我当时没有想到这个未来竟会是30年,但是迟来总比没有好。“占领华尔街运动”喊出了响亮的口号“我们是99%”,从而把社会不平等问题摆上了突出的政治议程。然而所谓的99%其实也包括一些富人,1%专指那些既控制美国经济命脉又控制美国政治命脉的人。而即使就1%而言,它也是一个多层次化的群体,在他们之中,处于社会顶层的人是那些拥有最大公司(包括一些卷入2007年12月至2009年6月间的大衰退的金融公司)的控股权的人。1%还包括那些竞选出资人、在国会中拥有重要地位的人、总统顾问、最高法院的人等等,他们使政府制定对富人有利的政策。?

  既然“占领华尔街运动”把社会不平等问题放到了如此重要的位置,那么我们有必要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社会不平等。我们不能够只看问题的表面现象就下结论,认为社会的某些方面出现了问题,我们需要从富人往穷人转移财富,尽管这样看起来可能富有戏剧性。我们需要新的收入分配理论,这样才能指导我们提出新的政策,更好地应对产生社会不平等的潜在因素。幸运的是,埃瑞克·舒茨的新书《不平等与权力:阶级的经济学》(Inequality and Power:The Economics of Class)一书,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这样的理论分析。他的论证简单而直接。富人有保持富裕的优势,而穷人则处于贫穷的劣势地位。然而两个群体之间也存在某种联系,富人对穷人的这种优势构成了资本主义经济的本质,并且不断地延续着这种优势地位关系。占优势地位的群体通过强化现存的社会和财产关系,进一步提高了他们对其他群体的权力。《每月评论》的读者一定不会对为什么这些富人是资本家而那些穷人是工人感到奇怪。与其他激进的著作不同的是,舒茨提供了具体的实例,并且引经据典,非常明确地阐述了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概念。分析社会不平等问题,需要考虑各种复杂情况,但是一些著作分析的结论最终只会加剧基本权力的不平等。因此,抨击社会不平等仅仅需要抨击资本主义制度本身而已。可能存在着许多有效的减少社会不平等的办法,但是只有那些强调产生资本家的权力的方式的研究路径,才能最终消灭这种社会权力结构。?

  舒茨的书中没有多少数据,只有朴素的原理。在分析他的理论之前,让我们首先看一下美国社会不平等的现状。美国社会不平等的现实令人震惊,社会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不平等,但最重要的两种不平等是收入和财富的不平等。收入是一定时期内人们得到的现金流或实物流,比如每小时的工资或每年的分红。一般以金钱或实物的形式存在,实物如提供给工人的食宿等。资本主义社会的收入分配是不平等的,而在美国又比其他富裕的资本主义国家更加不平等。自20世纪80年代罗纳德·里根任总统以来,美国对工人阶级进行了一系列的无情打压,收入差距也快速地增长起来。?

  美国人口普查局把家庭定义为人们居住的地方,带有机构性质的场所如监狱牢房不纳入统计范围。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2010年最富的20%的家庭收入占居民总收入的50.2%,而最穷的20%的家庭仅得到收入的3.3%。而在30年前,即20世纪80年代里根改革之前,相应的数据分别是44.1%和4.2%。因此,收入最少的20%的人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减少了21.4%,而最富裕的20%的人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增加了13.8%。另外两组处于底部的20%的家庭的收入比重同样下降了,但是第二富裕的20%的家庭收入的比重同样也得到了增长,但是没有收入最多的20%的家庭增加的多。如果从最富的20%的人群里进一步提取最富的5%的人的数据,则这一群体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从1980年的16.5%增加到2010年的21.3%,增加了29.1%。2010年,最富的5%的家庭的收入比收入最低的50%的家庭收入的总和还要多。?

  经济学家常用基尼系数来表示社会不平等增加或减少的状况,或者进行国家之间不平等的比较。基尼系数是衡量真实的社会分配在多大程度上偏离完美分配状态的一个指标。当每一组20%的家庭都恰好得到了全部收入的20%时,基尼系数等于0。相反,如果一个家庭拥有全部社会收入,则基尼系数等于1,社会越平等,则基尼系数越接近于0。美国的基尼系数已经连续40年增加,根据人口普查局的数据,2010年美国的基尼系数已经达到了0.469,而在1980年这一数据只有0.403。大部分富裕资本主义国家的基尼系数远远低于美国。据《大西洋月刊》网站披露:“美国收入差距比所有的西非、北非、欧洲和亚洲国家都严重。美国收入差距和世界上的麻烦国家处于同等的水平之上,并且和永久发生冲突的地区如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南撒哈拉沙漠地区差不多。”[1]最近,美国史学家沃尔特·沙伊德尔(Walter Scheidel)和斯蒂文·弗里森(Steven J.Friesen)估计,美国现在的基尼系数比公元150年古罗马帝国达到其人口高峰时还要高。[2]?

  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来源于家庭抽样调查,但是它对收入的定义不包括资本收益,例如低价买进高价卖出的股票收益。资本收益所带来的收入占高收入家庭收入的绝大部分的比重。因此,如果把资本收益包括在内,那么收入最高的20%的家庭的收入所占比重要比现在还要高得多。而且,非工资性收入,如租金、分红、利息和非法人企业利润,都没有在调查中得到充分的体现,这样也降低了最富裕人群的收入占美国总收入的比重。?

  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克提(Thomas Piketty)和伊曼纽尔·赛斯(Emanuel Saez)根据联邦所得税的数据进一步放宽了收入的定义,从而提供了一个更真实、详细和精确的美国收入分配状况报告。他们研究发现,最富的1%的人的收入份额是大萧条以来最高的,在2007年达到了23.5%。这个比重虽然在大衰退时期下降了一些,但是这种下降的趋势现在又被扭转了。而且,在20世纪80年代,这一数据急速上升了10%。而如果考虑1979年至2007年间的家庭收入增量,则有60%流向了1%的富人,而只有8.6%流向了最穷的90%的人。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36%的增加部分流向了占人口千分之一的最富的人。[3]?

  同样令人吃惊的是,即使高收入群体内部也存在着巨大的收入分配差距。据估计,2007年美国收入前五位的对冲基金经理的总收入比《财富》500强首席执行官收入的总和还要多。2007年,收入最高的三位对冲基金经理(詹姆斯·西蒙、约翰·保尔森、乔治·索罗斯)的总收入达到90亿美元之多。?

  也许一个故事或一些代表性的事例,更有利于我们认识快速提高的收入不平等的本质。在我还是孩子时,当我从百科全书里知道10亿美元的总和意味着什么时,我感到非常惊奇。如果一个人每天花一万美元,那么他需要10万天也就是274年,才能花完10亿美元。2009年,匹兹堡的一个基金经理大卫·泰珀(David Tepper)一年赚了40亿美元。这么多的钱,如果每天花一万美元,并且即使没有任何利息,也需要他和他的后代花1096年才能花完。如果我们假设泰珀先生一年工作2000个小时,一年按50周计算,也就是他每星期工作40个小时,那么他每小时可以赚200万美元,每分钟可以赚3万美元。这意味着,他在第一个工作日的前4分钟的时间里,已经可以交够他全年需要交纳的社会保障税。今天,许多人虽然没有像泰珀那么有钱,但是每年也可以赚几百万美元,这也可以保障他们渡过任何灾难。

  其他人则没有这么幸运。2010年,美国有700多万人的收入低于官方贫困线收入(即每年11245美元,每小时收入5.62美元的标准)的一半。这就意味着,有的人要花3年才能挣到泰珀一分钟赚到的钱。美国大约有1/4的工作岗位所支付的工资不够一个四口之家的总收入达到官方收入贫困线的标准。?

  如果说收入越来越不平等,那么“不平等”这个词,也可以用来形容一个更重要的相关统计指标——财富。我们把财富定义为在给定的时点上人们所拥有的东西换算成金钱的价值。财富包括房子、汽车、电脑、现金、股票、基金等任何可以转换成货币的东西。把一个人所拥有的减去他所赊欠的,就得了一个人的净资产。财富非常重要,一些财富如股票和基金会产生如分红、利息、资本所得之类的收入。像大卫·泰珀这样的有钱人,他们把大量的收入储蓄起来,转换成财富,反过来,财富又会产生新的收入。即便是收入分配不变,在一个不平等的分配体制中,如果富裕家庭比贫困家庭储蓄更多的收入,财富的分配也会更加不平等。财富比泰珀少很多的人,也可以不工作就凭借从财富中获得的收入而生活得很好。一些财富意味着商品的拥有,例如工厂、土地、银行等。显而易见,如果用经济权力的术语来讲,这样的所有权非常重要。一些财富如汽车和房屋能够给我们带来安全,帮助我们赚取更多的收入,财富还可以用作贷款的抵押品,财富可以把它的优势原封不动地遗传给后代,而我们工作和挣钱的能力则随着个人的去世而消失。?

  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的西尔维娅·奥丽格瑞特(Sylvia Allegretto)对现阶段美国财富分配状况进行了深入研究。[4]在报告中,她用图表显示了2009年最富的1%的家庭拥有35.6%的净财富和高达42.4%的金融资产。而底层的90%的人,仅拥有25%的净财富和17.3%的净金融资产。1983年最富的1%的人拥有33.1%的净资产,到2009年他们的净资产增长了7.5%;如果继续研究一下最富的5%的人的净资产,我们会发现他们的总资产从58.1%增加到了63.5%,增长了9.3%。底层4/5的家庭的净财富的比重从18.7%降到了12.8%,下降了近32%。奥丽格瑞特的研究表明,最穷的20%的家庭净资产是负的,并且还在不断减少,这也就意味着平均来看这些家庭欠别人的比他们拥有的还多。而且他们拥有的和亏欠的之间的差距在不断增大。最富的1%的家庭的收入是所有家庭财富中位值的225倍,这是有记录以来的最高值,而这一数值在1983年是131倍。?

  奥丽格瑞特的图表显示了财富变化的三个明显的特征:?

  第一,即使在富人内部,也存在收入不公问题。对于富可敌国的福布斯400强来说,2009年他们的平均净财富是32亿美元。然而,这400强中最富的人的财富是他们这400人平均值的14倍,而在1982年是8.6倍。?

  第二,在1983年至2009年间,那些净财富为零或负的人增加了60%。大约有1/4的家庭没有任何资产。?

  第三,种族差异导致收入差距。这是所有关于收入差距的讨论都无法回避的问题。黑人中没有资产或负资产的人占40%的比重,这一数据是白人的两倍。2009年,黑人家庭净资产的中位值只有2200美元,只有白人净资产的2%,白人的净资产中位值是97900美元;这个比值是1983年的3.5倍。黑人的金融资产中位值是200美元,非常低,但是比1980年的0美元还是提高了一点。仅仅这些数据,就足以证明一些保守派人士所说的种族问题已经无关紧要的观点是错误的。?

  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收入和财富如此巨大的差距?为什么这个差距增长得如此之快?舒茨系统地研究了这些问题。他以主流经济学家(新自由主义)的观点作为出发点。那些主流经济学家已经数十年忽视了不平等问题,但是这一问题的严重程度迫使他们开始考虑这一问题。2001年,里根总统之后的美国经济政策咨询委员会主席、哈佛大学教授马丁·费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指出:“我们研究中的一个非常令人困惑的问题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权力   社不平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7452.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