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昭根:以军事外交突破“假想敌”思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06 次 更新时间:2012-06-16 20:19

进入专题: 军事外交   假想敌  

储昭根 (进入专栏)  

5月4日至10日,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是中国防长时隔9年后再次访美,也标志着去年美国售台武器以来中美两军关系的“转返”与升温。

同样有标志意义的是,今年2月14日,世界上最大的军事集团—北约军事部门代表团首访解放军军营;同一天,梁光烈会见了来访的日本自卫队中青年干部访华团。5月9日,执行“和谐使命—郑和舰环球行”任务的中国远洋航海训练舰“郑和号”抵达印度科钦港,开始对印度4天友好访问,而4艘印度军舰也经南中国海,前往上海访问,且彼此互授“中途停靠港”地位。

在一些人的思维中,美国、北约、日本、印度都是“假想敌”,“国之利器,不可轻易示人”,军事参访会泄露机密,而军队联谊会麻痹斗志。当前的中国军事外交已经突破了这种陈旧的思维,而以“双向透明”、“防控冲突”作为消除误解、加强合作的手段。

  

军事外交日趋活络

  

在美国军事战略部署重点“转向亚太”,美国与日本、菲律宾等“亚洲盟友”动作不断的大背景下,梁光烈6天访美行程备受外界关注。梁光烈在美参加了17场正式活动,如与美防长帕内塔举行大小范围会谈、出席联合记者会,会见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多尼隆、代理国务卿伯恩斯和美军前参联会主席迈尔斯以及美“飞虎队”老兵和亲属,参观美军部队、指挥机关和院校等。梁光烈提出,中美应建立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新型军事关系,亚太地区非常广阔,完全可以容纳中美这两个国情迥异、战略需求和利益不同的大国。

梁光烈结束访美后,转飞东欧,继续对拉脱维亚和波兰两国的正式访问。与此同时,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一行,5月9日启程访问即将举行大选的蒙古国。5月11日,中泰两国在广东湛江开始了“蓝色突击-2012”中泰海军陆战队第二次联合训练。在此之后,6月初在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中国军方也会派出高级将领与会;6月下旬,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和平使命-2012”军演也会在塔吉克斯坦举行……

去美国及其盟国宣讲中国国防理念,邀请北约、日本、印度、泰国的军人来访,这些都表明中国军队自信开放的态度,有助于提升中国的军事透明度,以实际行动回击“中国威胁论”。而对俄军事合作是中国对外军事合作的最优先方向之一。今年2月14日,俄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萨柳科夫上将率团访华,与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会见。4月下旬,代号“海上联合-2012”的中俄军演,成为两国近年来最大规模的海上联合军演。

有统计显示,“十一五”期间,解放军与外军举行了32个联合演习或训练活动,涉及反恐、海上操练、地面部队训练、维和、搜救等领域。从1990年首次参加维和至今,我军共参加18项联合国维和行动,累计派兵人次居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首;维和人员人数从2004年1月到2010年1月增长了6倍,涉及工程、后勤、医疗、观察员等工作。中国自2009年1月开始亚丁湾护航,并于今年3月部署了第11批护航编队。

按照国防白皮书的说法,我国已与150多国建立军事关系,在112国设立了武官处,有103国在华设立武官处,我军28所院校每年为120多国的军队培训2300余名军官。每年解放军派出超过170个代表团,接纳超过200个外军代表团。通过日常职业与技术交流以及高层战略磋商,我国塑造了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军事外交格局。

  

“非传统安全领域”

  

5月7日,中美防长就发展两军未来互信合作关系达成4点共识,当中特别提到,双方同意于年内举行人道主义救援减灾、在亚丁湾海域展开反海盗等联合演习。中美联合军事演练,看似一小步,实则是在意识形态、社会制度、历史文化传统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的两国间的一大步;“非传统安全领域”则成为中美两军关系的“黏合剂”。

冷战结束之后,非传统安全因素对大国关系的影响在上升,而我国地震救援队、维和部队、海军护航编队等承担非战争军事行动的部队,在国际救灾救援、维和训练、护航、特种作战、城市反恐等非传统安全领域,作用与地位日益凸现。在这种情况下,修昔底德所描述的斯巴达和雅典之间的安全困境最终演变为伯罗奔尼撒战争的悲剧,在2500多年后似乎不会重演。因为当时的修昔底德不需要担心核武器、臭氧层或全球气候变暖等问题,不知道全球化为何物,更不理解全球化对于国家行为以及国际关系的影响。

为了打破大国对抗传统和适应全球化的需要,大国已加快了协调层次多元化,并使之环环相扣。联合国框架下的五常机制,将继续成为大国关系互动的全球性制度框架;从八国集团、经合组织到20国集团,则成为大国协调经济利益的重要舞台;朝核六方会谈、中东四方会议及伊核5+1磋商机制等,是大国协调重大安全问题的地区机制。而冷寂多年的不结盟运动和“77国集团”等发展中国家联合体,近来重趋活跃;东盟、非盟、南盟等地区性合作组织,已为大国重视和借助。

由于国际合作范围日益扩大,军事的作用相对减弱,战争很难在经济高度依存的国际制度密集区域爆发,而全球治理的主体除了各国政府,还包括国际组织、跨国公司和非政府组织等。大国互动的手段和架构的多样性和多层次性,为安全带来更大的可靠性。从这个意义上说,全球化与非传统安全改变了大国竞争的本质。

  

双向透明

 

3月7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华盛顿和平研究所一场纪念尼克松访华40周年的活动上,要求中国停止借“崛起大国”和“发展中国家”的双重身份“两头占便宜”,并对中国提出6项疑问,她特别质疑:“中国会解释其军力建设的最终目标,让邻国安心并避免误解,维护地区安全吗?”

希拉里可以有疑问,但不能光叫中国答疑,华盛顿也应解释在美售台武器、美军舰机对华抵近侦察、美军基地重新部署等问题上,美国是不是就完全无辜?以对台军售为例,早前的两度60多亿军售,令中美军事高层交流都中断一年以上。2011年1月美防长盖茨访华后,当年4月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访美,7月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访华,中美军事交流刚步入正轨,就遭遇同年9月美售台包括F-16A/B升级技术在内的58.5亿美元装备和技术的寒流。

倘若中美两军互视“假想敌”,在某个单一问题上钻牛角尖,就容易看不到双方在西太平洋地区共同维稳的空间。尤其,对北京来说,把中美军事交流当作外交筹码,使之像开“老爷车”一样走走停停,对于消除两国“互信赤字”绝无裨益。所以,今年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北京刚一落幕,梁光烈就踏上了访美之路。而美方这次也够开放,把陆海空和陆战队四大军种中从未对华开放的一级军事基地和指挥中心都打开了,让外界有点意外。

实际上,中方也不断对美方开放军营,展示出“双向透明”的诚意。盖茨2011年访华期间,仿照2005年10月拉姆斯菲尔德故例参观了“二炮”司令部。同年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访华,中方不仅开放了陆海空和二炮的军事基地与骨干装备,还允许其登上苏-27战机座舱,和参观陆军师的机动合成指挥和控制系统,以及访问东海舰队的潜艇部队,慷慨程度前所未有。马伦是目前为止参观解放军兵种最多、装备最多的美军高级将领。

通过补齐中美关系的军事交流短板,不仅可以突破“假想敌”思维,让中美走出冷战的阴影,而且能为大国如何相处这个“老问题”找出“新答案”。问题是,军事交流的形式本身,而非两国政治观念的融通,真能打破全球性大国必然冲突对抗的所谓“历史宿命”,为中国的和平崛起开辟道路吗?

  

《南风窗》2012年第11期

进入 储昭根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军事外交   假想敌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54436.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