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鲁汉米尔顿:为出版自由辨护

——Defense of Freedom of the Press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56 次 更新时间:2012-04-12 21:18:52

进入专题: 出版自由  

安德鲁•汉米尔顿  

  

  对于一个思想高尚的人,失去自由,不如死。

  

  1733年,约翰·彼得·曾格开始出版《纽约周刊》。这本杂志批评了殖民总督的政策。一年后,曾格因煽动性诽谤罪被捕,在狱中受了十个月的折磨,直至1735年8月对他审判为止。他的律师安德鲁·汉米尔顿辨护说,曾格在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不可能是诽谤性的,因为文章里说的都是真的。他还进一步坚持说,根据已经确定的先例,应当由陪审团而不是由法官来决定印刷文字的真实性。陪审员会被汉米尔顿说服了,认为对皇家总督的指责是真实的,宣告曾格无罪,这是在英国殖民地上出版自由的重大胜利。 在审判曾格的时候,安德鲁·汉米尔顿(约1676-1741)是殖民地著名的律师之一。他出生于苏格兰,1770年前不久,他作一个契约仆人移民到弗吉尼亚。他教过书,后经学习考取律师资格,在马里兰州议会下院工作。在伦敦学习法律以后,他定居在费城,在那儿他成为一个杰出的律师。

  

  阁下,我同意检查官先生(理查德德·布拉德利)关于政府是神圣的说法。但是,如果他想暗示受坏政府折磨的几个人的正当抱怨就是在诽谤那个政府,我的意见就和他大相径庭。要是我相信那应当成为法律,那我就不会劳驾法庭来听证我在这桩讼事中所说的一切…

  

  不仅在宗教方面而且在法律方面也有异端邪说,而两者都已产生了很大变化。我们很清楚一个人因为在宗教问题上持像今天这样公开写出和印出的意见而被当作持异端邪说者烧死的现象不是两个世纪前才有的。看来他们都是有过失的人。我们不仅冒昧在宗教观点上与他们不同而且还谴责他们以及他们的观点。我必须假定我们这样自由地思考和谈论信仰或宗教问题是正确的。因为,尽管据说在纽约人们对这类问题十分放肆,可我还没有听说过检查官先生曾对这类违法问提出过起诉的情况。由此我想事情很明白,在纽约一个人可以对上帝很随便,但他必须特别注意他讲到总督的话。大家都同意这是一个自由的时代。当人们保持在事实这个界限之内时,我希望他们在谈论和写到对当权者品行的意见时,应当有安全保障。我是指仅仅影响到在他管辖之下的人民的自由或财产的那部分品行。如果这种保障都没有,那么下一步就是要把人民变成奴隶。人们遭受了最大的伤害和压迫还不能随便抱怨,或者说如果敢抱怨,他们的身体和财产就会因此被摧毁。如果这种折磨不是奴役,那还有什么国家才能保持奴隶制呢?

  

  据说,而且检查官先生也坚持认为,政府是神圣的,政府应得到支持和尊重;政府保护了我们的人身和财产;政府防止了叛国、凶杀、抢劫、暴乱,及所有推翻王国和国家,毁灭个人的一系列罪恶的发生。他认为如果政府官员,尤其是最高长官,都得让他们的品行受到私人的责难,那政府就无法存在。这就叫无法无天,是不能忍受的。据说这会使统治者受到蔑视,因此他们的权威就得不到尊重,结果使法律得不到执行。这些,我说,以及诸如此类的说法是当权者及其拥护者坚持要谈的一般题目。但我希望你们会同时考虑到,滥用权力是造成这些罪恶的主要原因,这是经常发生的。而且正是这些大人物的不公正和压迫常常使他们受到人民的蔑视。尽管这种人权术高超,但是就是最不熟悉历史或法律的人,谁还会不知道这种当权者常用的表面伪装,谁不知道他们利用这种伪装进行专制统治并被破坏自由人民的自由……

  

  如果诽谤是像检查官先生极力主张的那样是在广泛而无限的意义上来理解,那么就我所知几乎没有什么文章可以不被称为诽谤,或几乎没有什么人可以不被责为诽谤者。因为,尽管摩西很谦和,但他还是诽谤了该隐,而又有谁没有诽谤过魔鬼呢?根据检查官先生的意见,说一个人名声不好是不正当的。那么伊查德就诽谤了我们的好国王威廉;伯内特在其它许多人中诽谤了查尔斯国王和詹姆斯国王;拉宾还诽谤他们所有的人。一个人应当怎么说或怎么写,或他应写听什么,读什么,或唱什么?或者他应当什么时候笑,以便不至于被当作诽谤者逮捕?我诚信,要是现在有几个人走过纽约街道并读出一段圣经,如果人们不知道这是圣经中的一段话,那么检查官先生借助他的注释技巧,就很容易将这段话说成是诽谤。例如《以赛亚书》十一章第十六节:"人民的领袖使他们误入歧途,这些受他们领导的人被摧毁了。"但如果律师先生想把这句话当作诽谤,他就会这样来读这个句子:"人民的领袖"(暗指纽约的总督和市议会)"使他们"(暗指这个省的人民)"误入歧途"和"他们"(指总督和市议会)"被摧毁"(暗指被欺骗而失去他们的自由)"这是最坏的一种破坏"。或者,如果某人以一种令他的上司不快的方式公开重 覆同一本书中五十六章的第十和第十一节,那么检查官先生在巧妙运用他的注释本领方面就有发挥他技巧的广阔天地。这些话是:"他的看守人是瞎眼的,都是无知的。"等等。"的确,它们都是贪食的狗,从不知饱足。"但是要把这些话当作诽谤,根据检查官先生的教条,只要借助他正确采用注释的技巧,别的什么都不需要了……

  

  对于一个高尚的人,失去自由,不如死。可是我们知道在各个时代都有那么一些人,为了晋升或虚荣,就随便帮助人压迫,不,来摧毁他们的国家。这使我想起不朽的布鲁特斯说的话,当他看着西泽的那些人──这些人都是大人物,但决不是好人──时,他说:"你们罗马人、如果我还能这么称呼你们的话,那么你们想一想你们在干什么。记住,你们正在帮助凯撤打造锁链,正是这些锁链,他有一天会强迫你们戴上的。"这是每一个珍惜自由的人所应当考虑的问题。他应当凭自己的判断行事,而不是凭感情或私利行事。因为在感情和私利占上风时,就不会考虑到国家和亲属的关系。正如在另一方面,一个热爱自己国家的人,宁可一切都不考虑,也要国家的自由,因为他很清楚,没有自由,生活是痛苦的……

  

  权力可正确地比作是一条大河,当河水保持在河界之内时,既美丽又有用,但是,当河水溢出河岸,那就变成奔腾的激流,无法 抑制,它会摧毁一切,无论流到哪里,都会造成破坏和荒凉。那么,如果权力的性质是如此,让我们至少尽我们的职责,做个珍惜自由的聪明人,用我们最大的关心去支持自由。自由是反对滥用权力的唯一堡垒。在各个时代,滥用权力都是以最优秀的人的血为代价换取其野性的欲望和无穷的野心。先生,我希望能原谅我在这种场合所表现的冲动。"邻居失火时,我们得注意自己的房子。"这是一个古老而明智的警告。因为,虽然托上帝的福,我生活在一个自由能被理解并自由享受的政府里,可是经验已经向我们大家表明(我确信经验已经向我表明)一个政府里的一个坏先例,很快就会在另一个政府里建立起权威。因此,我只能认为当我们对当权者作出应有的服从时,我们同时应当警惕权力在我们担心的任何地方可能影响我们自己或我们的同胞,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每一个诚实的人的责任。

  

  由于多种原因,我实在是无法胜任这样一种工作。你们看到我是在多年的重压下工作的,而且被身体的虚弱所压垮。可是尽管我又老又弱,我还是认为我有责任,在需要我的时候,去最边远的地方,用我的服务去帮助熄灭对新闻报道起诉的火焰。这是由政府发起的,其目的是要剥夺人民抗辩和抗议当权者专制企图的权利。那些伤害和压迫管辖下的人民的人激起了人民的呐喊和抗议,接着又把这种抗议当作新的镇压和起诉的基础。我希望我能说不存在这样的例子。但是,总而言之,摆在法庭面前的问题,还有你们,陪审团的先生们面前的问题,既不是小问题,也不是私人问题。你们现在审判的不是一个穷印刷工的讼事,也不光是纽约的讼事。不!就其后果,这将影响到美洲大陆在英国政府统治下的每一个自由人。这是一桩最好的讼事。这是自由的讼事。我毫不怀疑,今天你们的正直行为将不仅会使你们受到同胞的爱戴和尊敬,而且每一个热爱自由、不愿过奴隶生活的人,都将祝福你们,给你们以荣誉,把你们看作是阻挠了暴君企图的人。你们以公正、清明的判决,为保证我们自己、我们的后代和同胞得到自由打下了崇高的基础。这种自由是上天和我们国家的法律所赋予我们的权利,是以说真话、写真话来揭露和反对专制权力(至少在世界上的这些地方)的自由……

    进入专题: 出版自由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222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