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阳:中国崛起负有文化使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04 次 更新时间:2012-02-01 11:06:58

进入专题: 中国崛起   文化体制改革  

甘阳 (进入专栏)  

  

  观察者按: 2011年 12月 30日,甘阳《文明 ?国家 ?大学》新书发布会暨研讨会由三联和北大联合主办,甘阳作为中国知识界最有影响力的学者之一,吸引了众多海内外学者前来参加。随着全球化、西方化同质化进程,文明、文化、道德等诸多人类价值都在受到威胁。如何解读西方、重建现代西方文化的外部,这将成为中国崛起、文明重建生死攸关的问题。而甘阳所做出的回应,开展大学通识教育,则受到了左右各方的质疑和批评。他在研讨会的总结发言坦率地解释了自己的初衷和对现状的思考,甘阳的说法在文化多元主义者看来是反动的,但这其实是托克维尔在一百多年前就提出的民主会带来拉平化的问题。在此意义上,甘阳的思考不仅是针对中国而言,也针对一个现代性的普遍问题。观察者网全文记录发言,以飨读者。

  

  人类思想从来没有这么僵化过

  

  今天大家提到很多问题,我也很高兴能有这样友好的争论,包括我思想中的很多矛盾,很多朋友都在不同场合点出过。

  我无法一一回答各位的问题,所以我会和大家分享一些总的体会。虽然这本书中收的有几篇很早,是 92年的, 92年第一篇文章《文化中国,乡土中国》,主要的文章是 03年的。 03年有几件事情比较刺激我,一个是北大改革。北大改革对我个人的刺激可能比很多人更大一点,因为我曾经在美国十年,香港十年。在香港时我在香港大学,一个非常强烈的感受是,北京大学是在以我当时工作的香港大学为蓝本,而要把它变成香港大学。而说实话我不知道香港大学是干什么的,香港大学作为一所大学,作为高等教育,它的 mission到底是什么?这个我不大清楚,基本上就像一个职业培训所,它最好的是医学院,法学院,文史哲都 ......我传统的理解大学是培养一个人精神性的,而香港大学让我感觉不到这一点。北大改革,尤其是我自己是北大出身,事实上我很难理解。

  北大据我所知,北大从校长、教授到学生,都认为北大是不如香港大学的。我很难理解。我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北大如果这就是我们的目标,我觉得很难受。北大打断了我原先的一些写作和研究的想法——按照原先的计划做些学术性的研究都没有必要,假如文明这个概念没有,假如中国人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文明的话,那我也没有必要写,我自己的思想我自己 enjoy就行了,找几个朋友喝喝酒、谈谈经也就行了。所以很多真正的想法可能我以后会稍微谈一点 ,从今天流行的东西我只能说我非常非常反动。反动到我觉得没有意义去谈。比如说,现代、现代社会和现代化。我个人认为, 16,17,18世纪开始的现代社会,现代化,把全世界全都拖进去的现代化本身是一个巨大的悲剧。我个人认为如果没有(现代化)的话,那很好的。我们中国人如果以宋明或者宋朝为(蓝本)是很幸福的,以后的东西没有其实并没有什么可惜的。我不大说这个话,因为这话说出来大家会认为我是神经病,怪话而已。

  全世界现在非常趋同化,而且是以前所未有的架势,令人无法抵挡,这在任何(生活)细节上都能表现出来,人都在主动追求这个东西,最简单、最新的比喻就是电影,电影都是以全球观众为追求对象的,那只可能找最低标准而不可能是找最高标准,只有在最低标准的情况下可以趋同化,任何教育也是一样的,找到最低标准是可以找到公众点的,找到最高标准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个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悖论。老潘讲到最后只剩下一个死结,事实上我觉得现在已经是一个死的状态,西方在冷战之后从来没有有意义的思想出来过。我们现在想问题、说话都已经被最近十年左右的东西套住了,我们很难跳出去。人类思想从来没有这么僵化过。而表象上是人类思想从来没有这样自由过。我们几乎没有想象力。我们不敢想象,在我们还有可能生活在一个和现在的世界不大一样的世界。

  仅仅没有多久以前, 80年代我们生活的世界和现在很不相同,而且要幸福得多,问题是倒退不可能,我们人类好像已经被套上了一个什么样的卡索。这是我很多年来的感觉。大家都如此认账,如此服输。明明全世界现在所有人,包括美国的富人都认为世界在出大问题,都没有人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认为美国政府从来没有这样不负责任过,美国的富人也没有这样猖狂过。问题是富人交点富人税这本来不是很大的问题,居然什么都通不过。欧洲债务也是,大家都认为全世界出问题了,但这个问题是什么,大家不知道,怎么解决大家也不知道,大家却仍然认为可以这样活下去。我们从来没有这样没有想象力过。包括谈大学都很难谈。这我相信全球一体化日益加剧,加剧到每个人都是机器里的(一部分),没有一个人有主宰性,这时候很多的感觉都是无力感。

  

  中国人越来越自信

  

  我今年 1月份去美国,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去美国,以后不用再去了。我参加了美国大学联席会议,有很多美国大学校长(出席),我相信美国高等教育在走下坡。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美国本科生作弊,美国《纽约时报》去年几个大的调查表明,美国本科生作弊率达 61%,这个是非常震惊的。我在美国呆了十年,整个美国的学校像芝加哥大学这样的学校是不大可能的。整个道德风范已经完全散体。另外一个,它本身比较好,但并不是美国最好的大学,而是一般的大学也都相当不错,但是这些年下来,马上面临大学的破产,就是大学和大学之间的不平等,钱越来越往少数好的学校流动,美国加州最好的州立大学两个系统基本上都已经破产,下面学费还要涨三倍。为什么最近奥巴马在找这些大学的校长,怕会发生学潮。

  我举这些,是想说明我们正面临一个非常大的变化时代,但对于这个变化我们已经不大能用新的思想去想它。就像这次西方的危机,我觉得不是一年的危机,而是冷战结束之后从亚洲金融危机,到欧洲危机,到美国危机的这样一个连续的发生,不会是一个很简单的、很快会风平浪静过去的问题。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有些想象力。这个想象力面对的最主要的问题是哪个呢?一个我觉得抛开中国所有大的问题不谈,有两个大的趋势,实际上是清楚的:第一个趋势,不管中国目前有多少个体,中国文明也好,中国国家也好,从鸦片战争以后,从五四运动以来,从来没有这么大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就是,在整个中国社会范围内,无论是百姓、还是知识分子、还是商人、对中国古典文明,对中国文化传统的认可从来没有这么高过,五四运动之后从来没有这么高过,仅仅十年前也没有,五年前也没有。这个速度也同样加速。鸦片战争以后,五四以来,中国人民对自己的中国文明传统任意嘲弄、反抗、讽刺、践踏,这都习以为常,没有人认为这有什么问题。而在现在的中国人里,包括现在的大学生里,就像我五年前所说的,再过几年,任何人不可能在大学里用轻蔑的语言谈儒家,(否则)人家会把你当白痴。这个趋势摆在那里,不管这么样中国人民对自己文明的认可度,认同度,重新学习的愿望这五十年来从来没有如此提高过。

  另外一点,西方文明的口碑从来没有跌到这么低过, 08年我很多银行家,金融家的朋友都和我说他们彻底被震惊了,五大投行居然会出现崩溃,五大投行在全世界那简直是上帝,那怎么可能会奔溃,才奔溃了一两年,中国的头就已经低了,中国两百年都不可能建成它那样的投行,还不到一年那些投行全完蛋了。你无法想象。另外一点,其他的各个方面,比如十年前,好多人说美国好话,那是理直气壮的。现在哪个人无条件拍马屁地说美国如何如何好,老实说,也有点风险,让人觉得挺肉麻,会被人说不明事理。这个趋势也是非常地大。

  

  中国的大学正在看不见的方面进展着

  

  回到大学的问题上,我觉得在现在批评中国大学的情况,不可以对大学全盘否认,中国的大学正在看不见的方面进展着。这个进展有两个最主要的原因,一个原因,中国大学有钱,钱特别多,钱未必能办好事,但是有钱确实不一样。第二个点是更重要的点,我们的师资变化,特别是像一些文史哲这些老的领域,我觉得很明显最近这些年中国大陆 985大学的博生生基本上可以,十年前中国大学的文史哲博士生基本上不知道在写什么,五年前已经好了许多,现在来说特别差的不会有,我是说比较好的大学。目前的 985大学, 不要说北大,像中央大学,或者复旦大学这样的学校,文史哲太差的老师不大可能进来。至于一些老师比较年轻,比较投入,实际上是在改变大学的教学制度,学生受益不一样。另外一个普遍存在于中国大学校长之间的感觉是,如果说五年前一个美国大学校长来中国,中国大学校长会感觉他们是老师,我们是学生。现在的感觉,(大家是)同事、同仁,人家问题也很严重,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所以某种程度上,我们看时代变化的速度同样也在加速度发展,简单一点来说,中国确实在崛起,西方确实在衰落。但问题是中国到底是什么崛起 ?是文化的崛起还是经济的崛起?我非常明白很多朋友一方面很支持,一方面也有很多的批评,儒学界和我有些一致,但会认为我推行儒学不利,而另一方面,包括对中国 49年来,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认为我对许多问题认识不够,推行不利。

  我心底很悲观,但我把悲观和绝望分开,我虽然悲观却还有绝望。我现在是在回答早上张祥龙先生曾提到第一个问题,到目前为止,有没有一个国家现代化还没有西方化,我说没有。但背后隐含着中国有没有这种可能性?我其实是比较悲观的,但我并没有绝望,这个可能性需要很多机遇性和偶然性的方面。我大概会想讲一下我为什么悲观,我们对现在这件事情还需要一个比较深入的认识,一旦踩上去下来就不容易。这像吸了毒一样,吸了毒就要上瘾,就像有了电灯,非常进步,现在有了 ipone3, ipone4,这个就是吸毒,一个一个吸食下去,你欲罢不能。如果中国现在是这样一个状况,中国文明不可能有一个对这样东西的反省度,只能跟着走。

  

  美国没有思想家,可以借鉴英国

  

  是否有一种可能性,中国凭借自己相当丰厚的历史文化基础,等到中国人玩到厌的时候想玩玩其他的东西,这是个机遇的问题。我整本书中最长的一篇讲文化与社会,我觉得中国如果要对现在这件事情比较深厚的认识,英国是一个比较值得看的国家,无论是在文化上,思想上,包括经济上,政治上,都比较有参考价值。我在美国呆了十年,坦白说,我相信美国没有思想价值。威廉斯《文化与社会》里列举 19世纪英国有那么多的人物,美国哪里有几个人物可以和他们相比。美国至今没有什么思想,美国就是有很多勤劳的,生产力很强的学者,生产了大量论文,这些论文没有必要写,写一两篇就可以了,因为就那么一点点思想,通常就是这样,三流的人负责生产,以证明他的存在。

  我认为美国没有思想家,如果勉强有一个,我认为那就是亨廷顿,对冷战之后的大学他有一个很大的想法,其他的,那些被认为是最好的,罗尔斯也就是一个很好的学者,有逻辑推理能力,能把问题说得不必要的复杂。你如果比较我们原先阅读的欧洲所有思想传统,美国大学,第一美国没有知识分子传统,没有文人传统,也没有文化的传统,基本上是靠大学这个生产基地在生产,我那本书中实际上借威廉斯谈我的一些想法,我觉得他们面临的那些问题,某种意义上我把它归结为两个问题,一个是文化与资本主义问题,另一个是文化与民主问题。

  我对现代性非常怀疑,当现代化是一个相对温和、可以被人力所相对控制的(程度),那这个现代性还是相对可以接受的。对自然的开掘可以控制,而不是无限制,不是受欲望控制的开掘,科学技术的发展并不是一个完全不受人类主观控制。如果不是完全变成一个盲目发展,当所有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被控制住,这个现代性可以解决。但问题在于,现代性它一旦起来,那就像永动机上了发条一样,人类将彻底地灭亡,一个结果是资源耗尽,另外一个结果是人类所有文化变得没有区别,都是一样的,一样的就是最低标准,就是很低的智商点的东西。我们现在青少年的文化基本上是弱智的文化。当然,我这些都是比较 "反动 "的说法,我平常不大说的。

  

  社会主义和保守主义有相当大的共同点,都在批判资本主义

  

  我之所以和许多朋友有点不一样,我的悲观主要在于许多问题不是太容易解决。威廉斯在那本书里实际上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方式,威廉斯自己是一个左翼,但他是一个文化修养极高的左翼,他力图在调和一些矛盾。第一个问题,他实际上是说,在文化与资本主义的问题上,社会主义和保守主义是完全站在一起的。一个文化人喜欢资本主义是十分荒谬的事情,一个文化人意味着精致的诗歌,文学这些才是最高价值的东西,不可能以金钱为最高的价值。所以如果你认同资本主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甘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崛起   文化体制改革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与文化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580.html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