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东:敢于使用力量才是和平崛起的基本保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63 次 更新时间:2004-12-10 18:33:22

进入专题: 王小东  

王小东 (进入专栏)  

  

  一. 如果我国出现危机,其策源点多半是国外,而不是国内

  

  相对于我国的外部问题而言,国内的问题是相对容易解决得多的。我这样说并不是忽视国内所存在的许多严重而深刻的社会矛盾,比如说腐败问题,以及社会两极分化问题,但国内问题的一个基本事实是我们的经济发展确实取得了相当大的成绩。虽然也有一部分人没有享受到经济发展的成果,但是,从总体上说,我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明显的提高,政府手里也有了钱。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也反映在我本人多年从事的民意调查之中:相对于世界其他各国,包括美、欧、日等发达国家的人民,我国人民对于前景是更乐观的,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相信,他们的明天会比今天更美好。简而言之,就国内矛盾而言,我国现在已经有了相对充裕的资源去解决。如果矛盾激化,没有解决好,那问题是出在官僚主义上,而不是出在国力不够上。因此,矛盾是在可控范围之内的。

    

  但对于国外,或者是境外的问题,我们的控制能力就十分有限了。这里不仅仅是一个台湾问题,更重要的问题在于我们对于国际资源和市场的需求。中国这二十多年来的发展,确实得益于相对和平的国际环境,得益于相对自由的国际贸易。没有这两个条件,中国人取得今天的发展速度,达到今天的消费水平恐怕是相当困难的。然而,我们从外部世界所取得的好处,并非是任何外国的恩赐,而是我们所提供的廉价而又相对质量较高的劳动力给世界其他国家也提供了对等,乃至更多的好处。这样一个双赢的局面如果能够永远继续下去,那对于中国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问题是,如果对于这个世界,我们所提供的廉价劳动力因为越来越充盈而边际效用越来越低,而别人所让渡的资源和市场因为越来越稀缺而边际成本越来越高,二者走过了效用与成本的平衡点之后怎么办?任何一个稍微学过一点经济学知识的人都应该懂得我这里所说的话的含义,懂得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除此之外,还有政治上的原因。如果其他国家,特别是在这个世界上占据主导权的国家,对于在这个世界上出现一个新的强大的国家的潜在可能性就是不放心,无论这个国家如何声称自己是和平的、无害的,它们就是不放心,怎么办?

    

  如环保主义者所提倡的那样搞“循环经济”吗?能够搞固然好,那我们什么问题都没有了。然而,就整个人类而言,科学技术的发展水平距离那个理想还相当遥远。尽力朝那个方向努力是应该的,但同时我们却应该懂得就可预见的将来而言,人类还无法依靠它。那么,象有些人所主张的那样,抑制我们自己的发展吗?我国人民提高生活水平的需求与我国现有国土上的自然资源禀赋存在着巨大的矛盾。现有国土上自然资源当然是不可能随意增加的,如果想在我们现有的国土之内解决问题,那就确实只能压抑提高生活水平的需求了。然而,我国人民目前的生活水平尽管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因此,提高生活水平的需求是非常硬的。所以,这个主张就很可怕了,其实施的必然结果是把外部矛盾转化为更为激烈的内部矛盾,到了那时,我们的内部矛盾就会变成不可控的了,甚至变成极为残酷的了。除此之外,中国的近代史告诉我们,我们想在一个自己的封闭世界中优哉游哉、自得其乐地缓步发展还不行,那样人家发展得快的国家就会打上门来。可以这么说,抑制自己的发展实际上等于民族的慢性自杀。

    

  所以我认为,如果我国出现严重问题,出现危机,其策源点多半是在国外。内部危机的激化多半也会由外部对于我们在资源和市场上的需求的挤压而引起。现在的一些官僚精英,对于中国所取得的成绩十分沾沾自喜,无论你说什么问题,他们就是一句话:你这是杞人忧天、庸人自扰。然而,如果我们把眼光放远一点,看一看这个世界,把眼光放长一点,看一看十年二十年,我们就会看到,我们的国家所面临的问题确实还是很严峻的,决非是什么“杞人忧天、庸人自扰”。

  

  二. 面对复杂的国际环境,我国精英的认识却幼稚得令人担忧

  

  如前所述,虽然我们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确实是现有国际秩序——更准确地说是国际局势——的受益者,但是我们面临的未来的国际环境很有可能是非常严峻的。这就需要我国精英有对于国际局势的深刻认识,有应对难局的坚强意志。很可惜,就我所知,他们对于复杂国际局势的认识幼稚得像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姑娘,当然也就谈不上任何应对难局的坚强意志。

    

  我国精英对于国际环境的认识误区甚多,因篇幅所限,我在这里仅能择其要者略加评述。

    

  其一是将我们的竞争对手天使化。从八十年代末至今,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的知识分子在整体上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我们的竞争对手不是天使,我们所面临的国际环境不是那么温情脉脉,但将我们的竞争对手天使化仍旧是我们外交学界、国际战略学界、大众传媒的主要倾向,仍旧控制着话语霸权。在这次《大国崛起与中国的选择》讨论会上,当华东理工大学的倪乐雄教授讲到在当今世界上“暴力规则仍旧是一切规则的元规则”时,外交学院的秦亚青教授立即反驳说:这是典型的“霍布斯文化”,没有认识到人类文明从“霍布斯文化”向“洛克文化”和“康德文化”的进步。我的回答是,我们确实不应该否认人类文明从“霍布斯文化”有所进步,但我们必须同时认识到,这一进步确实没有达到否定“暴力规则仍旧是一切规则的元规则”的程度。例如美国在伊拉克的虐俘丑闻,我不否认这个丑闻是美国人自己揭发出来的,美国媒体对此进行了广泛的报道,美国总统本人对此进行了谴责,这一切确实体现了人类的文明程度与古代相比的进步,但虐俘事件毕竟发生了,而且是如此的“令人作呕”(这是布什总统以及许多美国人的措辞,亲美的中国知识分子们莫骂我对美国人不尊敬),这难道没有同时反映出即使是“文明的”美国人,在没有力量制约时,也可以表现出何等的兽性吗?

    

  其实,现在非常畅销的作家吴思先生创造的新词“血酬定律”就说的是“暴力规则是一切规则的元规则”这个老道理。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吴思先生和许多中国知识分子竟然会认为“血酬定律”仅仅是中国人的“劣根性”,而“文明的”西方人那里是没有的。中国的许多知识分子,许多精英,在判断中国人的人性时,是要多坏就能想到多坏,却总是把西方人想象成天使,这就是我所说的“逆向种族主义”。这种民族自虐、自残思潮现在比八十年代好得多了,但仍旧占据着中国思想界乃至大众传媒的话语霸权。“逆向种族主义”在很大程度上缘于中国的知识精英们对于他们所崇拜的西方的无知。比如吴思先生,他对于中国历史很熟悉,知道中国有所谓“贼开花”的事情,却恐怕不知道,类似的现象在迟至十八世纪的英格兰仍是一种普遍的实践。很多中国知识分子大讲中国古代的“酷刑”,讲中国公众对于“酷刑”的欣赏和玩味,认为这是中国人的“劣根性”。他们恐怕不知道,直至十九世纪的欧洲,“欧洲的民众总是兴高采烈地过节般地去围观酷刑的执行场面”(这是欧洲的历史学家告诉我们的,绝非我对于欧洲人的污蔑),欧洲人甚至出售观看酷刑场面的好位置,中产阶级带着老婆孩子,买了票坐在好位置上,一边喝茶一边玩味受刑者的痛苦。类似于“人血馒头”之类的迷信在十九世纪的欧洲也还十分普遍。北美的情况也一点不比欧洲好,美国人在发明新的酷刑方面特别能够独出心裁。

    

  这种将竞争对手天使化的思想应用在国际战略上是极其危险的。一位地位相当高,位置相当重要的国际战略学者竟然提出了“自废武功论”,说是只要我们解除自己的核武装,美国就不敢打我们,因为那样的话,会“全球共讨之”,美国人民也会起来推翻自己的政府。这种想法实在是太荒唐可笑了,但当它是出自地位如此之高,位置如此之重要的国际战略学者之口时,就不仅仅是可笑,而是可怕了。当西班牙人科尔特斯入侵墨西哥时,当地的印第安人认为这是天神下凡,于是他们基本上被种族灭绝了;当西方人来到我们这里时,我们的祖先判断出这不是天神下凡,而是来亡国灭种的,所以我们今天可以坐在这里谈论“和平崛起”;这里两种思维所造成的后果上的差别就是如此的巨大。遗憾的是,我们今天的这些大学问家的思维竟然退回到当时的印第安人的水平上去了。我们绝无可能在这样一个水平上和平崛起。

    

  其二是自己编造其他大国之间的矛盾,梦幻着如此这般,中国就不仅不会成为别人矛头所指的对象,而前可以从中取利。毋庸置疑,美欧、美日、欧日之间肯定存在着矛盾,作为外交策略,能利用当然要利用。然而,无边无际地编造它们之间的矛盾,夸大我们的利用能力,特别是为自己的无所作为,无所准备,醉生梦死编制借口,则是另一回事了。九十年代初就有一些高层国际战略学者看到一些表面现象就编造“美日矛盾是主要矛盾”,我们可以“联日抗美”或“联美制日”的幻想。然而,《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及两国的国防白皮书都很明确的显示:中国才是他们的头号假想敌,而它们是盟友。就这样还是唤不醒他们,现在又有了“对日新思维”。最为荒唐的例子当属美国轰炸南斯拉夫及中国大使馆是为了炸垮欧元之说。这个荒唐的说法至今还被许多中国政治、文化精英认为是了不得的真知灼见。在这次美伊战争开始时,这个说法被编造得更精致了,说是美国打伊拉克还是为了炸垮欧元,而欧洲的石油储备只可以坚持三个月,所以美国一定不会急于攻下巴格达,一定会等到三个月之后才去攻下巴格达。而事实是美国人一个月就攻占了巴格达。当然,这个神话还可以再编制下去:伊拉克今天的反美武装活动,乃至虐俘们事件,也许都是美国人自己有意制造出来的,是炸垮欧元计划的一部分。当然了,这个计划进行得很不成功,欧元近两年升值了百分之四十。编织的梦想一旦过于精致,包含了过多的细节就会露出破绽,而我们的政治、文化精英却在思想上堕落到了只玩味其精致,根本不去看其在事实面前露出的大破绽的地步。法、德这次发出的反战不谐和音更助长了这种荒唐的论调。可是美国人说得很清楚:法、德是坏天气里的朋友。这个意思是说,在风平浪静没什么大事的时候朋友之间会闹闹别扭,争争老大的地位什么的,但是,一旦碰上大风大浪,有了大事,法、德一定会站在美国一边,全力一致对敌,因为这两个国家很清楚,它们和美国是在同一条船上。它们之间的矛盾是“坏天气里的朋友”之间的矛盾,这一点我们本来是应该很清楚的。

    

  这种自己编织别人之间矛盾的梦幻,幻想着如此这般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的心态,既荒唐又可鄙。说到底是自己懦弱,没有勇气面对自己本来必须面对的国际形势。每当我看到这类文字,我都感到脸红,为我们的民族感到脸红:我们的思想什么时候堕落到了如此地步?我们的心理什么时候脆弱到了如此地步?我们的国际战略研究难道就是整天在那里梦想别人会打起来,我们就没事了吗?我们的力量可以暂时还不够强大,但我们的思想、我们的心理不可以如此堕落。

    

  其三是过分高估了我们宣传自己的传统文化是“主和文化”能够对西方人所产生的作用。平心而论,说我们的传统文化完全就是个“主和文化”,并不完全符合历史事实:传统史籍和现代考古发现都告诉我们,至少在先秦时期,我们文化中的尚武精神毫不逊色于任何人类所知的大的文明。秦统一中国之后,由于中国人较长时期生活在相对于世界其他地区更为安全的环境之下,更由于某些专制统治者极为狭隘的国内政治考虑,我们传统文化中的尚武精神确实衰落了,“主和文化”确实在较长的时期占据了主流。但这并不是我们值得炫耀的东西:尚武精神的衰落使得我们的民族在国力大大强于敌人的情况之下几次战败,生灵涂炭,文明成果毁于一旦。最近的一次是中日甲午战争,由于缺乏尚武精神,由于在一开始就没有进行战争的意志,而是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国际调停上,中国在国力大大强于日本的情况之下战败。此后,则由于战败的后果,我们的国力再也没能强于我们的主要敌人。更为重要的是,那些以为宣传我们的文化是“主和文化”,西方人就会相信,我们就会获得和平的人们,实在是太不了解西方了。西方的“春秋、战国”时代一直延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他们是以他们自己的历史经验来思考问题的,他们只相信力量的平衡才是和平的切实保障。你说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主和文化”,他们绝不会相信,而是认为这是一种欺骗。他们甚至认为,你宣传中国的传统文化比其他文化“更和平”,是在宣扬一种“中国种族优越论”(他们根本不可能理解,今天的中国不但没有“中国种族优越论”者,而且出现了如此多的“中国种族劣等论”者,因为这在他们自身的历史经验中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小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王小东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90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