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于华:我与新浪微博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09 次 更新时间:2011-12-26 17:24:16

进入专题: 微博  

郭于华 (进入专栏)  

  

  之一

  

  致新浪微博管理员:

  我收到如下通知: 系统管理员12月9日 16:41系统通知【您好,我们接到用户举报,您在微博中发布敏感内容,此部分内容我们已做删除处理,请日后不要再发布敏感内容。我们将对您发布的微博内容审核一周,感谢您对新浪微博的支持与理解。】

  此后凡发贴、转贴、回复,均遭遇如下对待【微博发布成功。目前服务器数据同步可能会有延迟,请耐心等待1-2分钟。谢谢! (20032) 】,导致我不能正常使用微博。

  有鉴于上述情况,我有几个问题请教新浪微博管理员暨有关领导:

  1、哪条围脖或哪些围脖属你们认定的“敏感内容”,请明示于我,以便今后严格自我监督、自我审查,方能真正做到“日后不要再发布敏感内容”,将你们的规定真正落到实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我无从猜想究竟哪一条围脖触犯天条:关于盲人的?关于胖子的?关于某特定地区旅游的?关于恐惧感的?关于鸡叫还是不叫的?关于狗吠还是不吠的?关于环保的?关于气候的?……亦使我如堕北京前些日的雾霾之中,看不清前进的方向。

  2、向你们举报的“用户”无论是真实存在还是子虚乌有,亦无论远在天边还是近在眼前,都请代我向它致以崇高的革命的战斗的敬礼!并同时问候它十八代祖宗。

  3、微博是一个公共领域,是博友们相互交流、学习、砥砺、争论的平台,你们虽然是这个公共空间的管理者,但不是唯一主人,博友们也是这里的主人,应该享有平等的权利。这个问题可以探讨,管理者与博友到底是什么关系,应当如何相处。当然如果你们一定要认为你我之间是主仆关系,围脖产权专属于你,我用什么头像、发表什么意见、转发什么内容都必须由你或者某“用户”决定,那我也无话可说,无法可想。只是想提醒一句:短纤维、烂棉花织不成好围脖,五毛再多也没用的。

  最后,我表示充分理解并同情你们的风箱鼠、夹板气处境,但还是希望你们不要行“平庸之恶”,谨尊“枪口抬高一寸”的德行,亦同时希望在新媒体推动社会进步的大潮中你我携手同行。

  2011-12-10

  

  之二

  

  我大约是在2010年春天开通新浪微博的(经查第一条围脖是2010年2月1日发的),当时对自己的说明是“经常被迫记和谐日记的”,原因在于我的新浪博客经常遭遇删除博文,其中有些文章已经是公开发表的,仍不知所以然地被无情删除。自此之后,我与新浪微博的纠结就开始了。新浪给予的加“V”认证始自何时我竟然没有注意到,只是不喜欢什么“博导”一类的头衔。而且V并未带来围脖能织的完整,一年半来,不断发生的删原贴、删转贴有如家常便饭,在此不及一一记述,只说说某些令人印象深刻的:

  先是遭遇所谓“睡眠删贴”,即我所发内容只有我自己看得见,其他博友却不得而知,我自己再转发也是如此。我不明就里,在博友的提示、培训之下我才明白个中缘由,而我的围脖常识也随着此类“科普”与日俱增。

  之后是今年10月20日我发现不能登录自己的微博,当时正有传言要封掉微博,我遂以为新浪微博整个挂了。后来发现微博还在而且在博客发文并同步到微博是可以的,别人都能看见以为没有问题,而我自己死活都上不来,这个“学名”叫什么不得而知。在折腾了半天未果之后我只好转世了,所幸于第二日恢复正常。

  最为严重的就是今年12月9日我接到通知:系统管理员12月9日 16:41系统通知【您好,我们接到用户举报,您在微博中发布敏感内容,此部分内容我们已做删除处理,请日后不要再发布敏感内容。我们将对您发布的微博内容审核一周,感谢您对新浪微博的支持与理解。】

  此后凡发贴、转贴、回复,均遭遇如下对待【微博发布成功。目前服务器数据同步可能会有延迟,请耐心等待1-2分钟。谢谢! (20032) 】,导致我完全不能正常使用微博。就此我写了“致新浪微博管理员”放在博客上(见前文)。在一周的漫长等待中,我只好再度起用@郭于华转世,但这个帐号之前的头像两次被删除,只剩新浪大眼睛图标,我重新设置头像与添加基本情况说明都不被允许,只能以黑人黑户方式苟存。

  一周期满后,我每日一次致电新浪客服,与之或友好或愤怒地沟通,但问题依然没有任何可能解决的迹象。客服每次的回答是“我只能为你反映情况,这个需要‘技术人员’为你解决,亦不能为你联系有关负责人,会给你邮件回复”。将其历次邮件列在里:

  2011-12-15 12:40:30尊敬的用户:您好,由于您之前在使用新浪微博的时候违反了新浪微博的使用规范,所以你暂时的使用微博会有一些延迟,如果您没有在违反相关规定,稍后过一段时间会帮你恢复正常,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感谢您对新浪微博的支持!tkefu

  2011-12-18 09:43:30 尊敬的用户您好:根据您所反映的问题,在您微博注册时,您已确认并接受《新浪网络服务使用协议》,而您在一时段内违反了相关协议,所以导致您的微博不能正常使用,如果您认为自己微博没有违规内容,烦请您提供“登录名”和“密码前三位”,我们将帮您进行核查。给您带来的不便请见谅,感谢您对新浪微博的支持,微时代,look @ me ! tkefu

  2011-12-20 00:16:55亲@,非常抱歉,您之前反馈过什么问题需要帮助?请您直接回复旧邮件,不要删除之前的邮件内容,包括您提出的问题及客服给您的回复,以便更快为您分析处理问题。如有问题请及时@微博客服,感谢您对新浪微博的支持!冬天到了,记得织围脖哦!温馨小贴士:账号安全有保障,绑定手机防盗号:http://account.weibo.com/settings/mobile冬天到了,记得织围脖哦!tkefu

  2011-12-21 10:48:37 尊敬的用户:您好!关于您之前反映咨询账号不能使用,之前新浪给您回复邮件的问题,因需要核实相关内容及邮件内容,请您方便的时候把新浪给您发的邮箱转发至tkefu@vip.sina.com。以便帮您进一步处理,给您带来不便,请您谅解。感谢您对新浪微博的支持。tkefu

  至此我已经明白,新浪微博管理系统是没有人真正管事做事的,也没有人为任何事负责任,封锁的指令是谁下的你别想弄明白;封锁我的微博是“技术”原因吗?搞实名制先从不让实名的发言开始吗?说审查一周却言而无信是有声望的企业所为吗?……这些问题你就别指望有任何答案!

  而且这不仅仅是新浪的管理机制,我们整个国家难道不是如此?我比较了解的为尘肺病农民工检查、救治、赔偿的维权过程、建筑业农民工被欠薪与讨薪抗争、富士康多起青年员工跳楼自杀事件、……哪件事有了正经的解决?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的责、权、利在哪能分得清清楚楚?权力无限,责任没有,这样的统治谁不愿意当?制度之弊造成应该无为的时候胡作为,该有为的时候不作为,权力失控、社会溃败是当今所有问题的症结所在!

  有朋友提到:某些“左派”学者和儒家学派的人说,中国根本没有思想不自由的问题,大家想说什么都可以,自由到不得了。我说:“自由到不得了”那就是睁着眼瞎说,我在新浪微博的遭遇只是最最轻微的限制,与许许多多的限制自由不可同日而语。从封锁一个盲人(东师古)到封锁一村万人(乌坎),终将能够封锁一国亿人吗?无自由,我们每个正常的人都感同身受!

  然而,在一个信息化、数字化的时代用限制言论自由的方式实行统治,不仅愚蠢而且几乎不可能。不信?可以读读凯文•凯利《失控Out of Control》(我觉得这个翻译的不太恰当,原意应是摆脱控制)。

  限制言论自由会造成什么样的社会生态?以下通信可为一例:

  我收到一封有趣的邮件:6月7日 20:50

  很感慨于你的微博发言,所以我对你的微博和博客我都立照了,好以后慢慢领悟啊。我不想说什么,目前我感觉,你的很多言论我实在不敢苟同。…所以我想问问你们清华的领导,同意你这样的影响力的教授这样说话吗?因为你的那些支持者可真是反对国家了。

  一位具有良知的中国人

  我的回复:

  你这是威胁吗?立照就省省吧,我的博客和微博都是实名的,立不立言论就在那,除非管理员删贴。网络本是一个开放的社会空间……因言获罪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你不会盼着它回来吧?你尽可以去问清华的领导,也可以向有关部门举报;不过都要以实名方式才有用!

  2011-12-21

  

  

  之三

  

  至今已经超过两周时间了,我的新浪微博依然在受限状态——所有操作均得到如下反应:【微博发布成功。目前服务器数据同步可能会有延迟,请耐心等待1-2分钟。谢谢! (20032) 】等待绝非1-2分钟,许多内容永远不会出现,部分内容几分钟或几十分钟后可能出现。于是偶尔出现的一两条会让博友以为已经解除限制了,跑来向我祝贺,而我唯有苦笑;更有人跑来指责,说我一边发微博一边骂新浪,我却无从公开解释。在第十次致电新浪客服后得到如下邮件:

  [2011-12-22 19:00:06 尊敬的用户:您好,您之前反映的微博问题,我们已经核实,可能是由于你之前的某些微博操作违反了相应的 《新浪网络服务使用协议 》的相关规定,所以暂时你发送微博会有一些时间上的延迟,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非常抱歉,建议您在今后的微博使用中注意相关的操作,我们会在一段时间后为您解除此类限制,最后感谢您对新浪微博长此以往的支持,祝您生活愉快!tkefu]

  我认为,新浪首先是限制了我的表达权,其次是剥夺了我的知情权;第三则是其背信弃义,违背了自己的承诺。联合国人权宣言第十九条言: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主张和表达的自由通常被视为人权公约的核心,亦成为人权公约中其它权利的检验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章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之第三十五条归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新浪微博单方限制我发言、转贴、回复是对我作为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的侵犯;而这一限言又是在不说明任何具体理由、未拿出任何实际证据的前提下做出的,我在完全不知所以然的情况下遭遇“闭嘴”待遇,是对我知情权的剥夺;而通知我审查一周却长达十五天都不解禁,更是言而无信的表现。

  这里规则与信用处于被扭曲的状态,规则的存在不再是对双方而言的,而是成为强势一方用以规制和制裁弱势一方的工具。不是么?在新浪的“规则”下已经倒下了大批的博友,动辄被限言的大有人在;被封ID被迫“转世”的不计其数,据我所知最多的已经转了三百多世;至于删贴、睡眠删贴、删头像、不能登录……更是不计其数。好一派“千里冰封,万脖飘零”的景象。

  新浪是一个“主管部门”么?我想不是,其实我与新浪的关系,一如新浪与其上峰管理部门的关系,亦为公民或法人与管理者的关系。比喻一下:其实,新浪,你也不是那只目光阴鸷的老秃鹫,就物种而言,你和博友们同属一类,不过是只大点的鸟。所以还是不要助纣为虐,亦不需狐假虎威,好吗?在一方公共空间中,蜂群嗡鸣,小鸟吱喳,众声喧哗,万物自由,难道不好么?非要弄成一鸟入林,百鸟哑音;以一个声音为中心,即便是百鸟朝凤,也忒无趣了吧。

  我在前文中已经说到非常理解新浪的处境,恐惧——生活在当下无处不在的一种氛围。这让我想起刚刚故去的哈维尔先生,哈维尔关于恐惧的分析传达出当时他所处社会中这种深入人心的,也是无处不在的恐惧感受——恐惧成为了行动的原则。人们在这种境遇下生存会自觉不自觉地认同它的意识形态,遵循它所强加的规则,忍受并习惯其奴役,特别是将被迫转变为自愿。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恐惧不独为被统治者所具有,它是双向度的存在:支配者害怕被支配者,被支配者害怕支配者;或者说是权力本身的恐惧和权力统治下的恐惧的共存。前者表现为没来由的、无规律可循的甚至莫名其妙的“敏感”;后者则是“过敏”性的预先防范、主动的自我约束和自我整饬。

  1970年因受查禁而转入地下的捷克摇滚乐队宇宙塑料人(The 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曾经这样唱到:

  他们害怕老人的记忆

  他们害怕年轻人的思想和理想

  他们害怕葬礼,和墓上的鲜花

  ……

  他们害怕

  他们害怕摇滚乐,害怕电吉他

  害怕电吉他,害怕走在街上和在锁好门后的老人

  他们害怕人们写的东西

  害怕人们说的话

  害怕火,害怕水,害怕风,害怕雪花纷扬

  害怕爱,害怕排泄

  他们害怕噪音,害怕和平,害怕沉默

  害怕悲伤,害怕欢乐,害怕语言,害怕笑

  害怕色情,害怕诚实和正直,他们紧张了

  ……

  他们害怕摇滚乐

  他们害怕摇滚乐

  他们害怕摇滚乐

  他们害怕摇滚乐

  

  那么我们究竟为什么要怕他们?

  

  尊敬的新浪微博,亲@,让我们一起走出恐惧吧。

  

  2011年 圣诞节

  

  (本文发出时,我的新浪微博@郭于华仍未解禁)

进入 郭于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微博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8601.html

2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