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乐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军事学术背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75 次 更新时间:2004-11-06 21:16:17

进入专题: 倪乐雄  

倪乐雄  

  

  一、机械化战争思想溯源

  

  就纯军事领域而言,第二次世界大战完全是在一种新的军事思想支配下的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陆上作战史,基本上可以说是英国人富勒(J.F.C.Fuller)、利德尔.哈特(Liddell.Hart)和法国人埃蒂安纳(C.Estienne)等人,在战前所倡导的“机械化战争”观念在现实中的兑现。对这一已经影响了人类历史进程的军事思想的来龙去脉,似应作一交待。

  

  早在1878 年7月,布拉肯布里(C.B.Brackenbury)上校在《十九世纪评论》杂志上发表《装甲的野战炮兵》了一篇撰稿的文章,他基于普拉弗里会战的经验,认为当炮兵处于近距离最大杀伤效力时,其自身也处于步兵火力的射程内。因此布拉肯布里提议用轻薄的装甲保护炮手,使步兵的轻火力失效,而炮兵则能达到最大杀伤效果且不需为安全担心。1后来被称作坦克的现代战车是防护、火力、运动三位一体的结合,布拉肯布里的建议缺少运动这一的因素,但已将防护和火力合二为一,标志着现代战车观念的最初萌动。

  

  第一次世界大战初,堑壕和铁丝网加上步枪和机枪便可组成难以突破的防线。火炮密集轰击固然可使防线出现缺口,但向纵深发展突破、扩张最初的战果几乎不可能。面对这一战场僵局,大战刚开始不久,英国的斯温顿(F.D.Suinton)上校,法国的埃蒂安纳将军认为:虽然个别的士兵是无法装甲的,但他可以象水手一样,用装甲车辆来运载。这种车辆须作越野行动,所以应使用履带,而不是车轮(其中最具远见卓识的,要算对使用履带的强调,几十年后,德军在莫斯科会战的失败,根据利德尔·哈特的看法,德国装甲部队严重缺乏履带式坦克是个重要原因)。2这种战车使士兵在动态中得到保护,并能在静态中战斗,实际上是把海军装甲战舰作战原理移植到了陆地上。由于加入了运动这一重要因素,他们的思考遂成为现代战车观念诞生的标志。

  

  1914年10月20日,斯温顿上校从法国前线回到伦敦,向帝国防御委员会的汉基上校汇报了战场僵持的特点后建议,以美国人霍尔特发明的履带式拖拉机为参考,制造一种能够避弹和越过堑壕的战车,车上装有能毁灭机枪的小型速射炮。汉基大为欣赏,俩人作了进一步讨论之后,分别向英国远征军司令部和陆军部提出这项建议,均被拒绝考虑。但汉基的另一份写给首相阿斯奎斯的建议,却碰巧给也在考虑同一难题的丘吉尔看到,丘吉尔的想法同斯温顿非常近似,他在1915年1月5日写信给首相,支持并扩大了斯温顿这一建议。当首相把建议和信转给陆军大臣吉青纳后,便石沉大海,保守的陆军部根本不愿接受新的东西。丘吉尔便在自己的海军部设立一个部门,专门拨款进行战车研制,他被迫去职后仍利用自己的影响来继续这项实验。也许是战场久陷僵持的缘故,英国远征军司令部接受了斯温顿的建议,国内新成立的陆海两军联合委员会对此项试验也很投入。是年7月,斯温顿被授权协调战车试验工作。1916年2月2日,在英国的哈特费尔德进行了世界上第一次现代战车的试验。

  

  在现代战车发明问题上,英国人宣称是他们发明的,但威廉. 夏伊勒在《第三共和国的崩溃》中的另一说法是:法国的埃蒂安纳将军1915年在完全没有英国人参与的情况下,研制成功了坦克,埃蒂安纳曾迫使最高统帅部制造坦克,并在1916年首次在松姆河战役中指挥坦克作战。3

  

  1916年9月15日,现代战车——坦克首次出现在松姆河战役中,参战的坦克虽然只有十八辆,但却取得重大战术效果。在后来的康布莱战役和亚眠战役里,协约国开始大量使用坦克。当时的作战样式是把坦克配属给步兵部队,由坦克在前开道。步兵在后跟随,这种步坦协同产生了极大的战术效果,打破了由堑壕、铁丝网带来的战场僵持。当时,坦克进攻虽然没有直接形成战略性突破,但它所造成的德军心理上的恐惧和绝望产生了战略性的影响。德军在亚眠会战中遭到惨败,许多德军士兵起初在对方猛烈炮火和步兵反复冲击下仍能顽强抵抗,直到坦克从自己身旁驶向防线后方时,他们一方面感到无能为力,一方面觉得自己已尽了最大努力,便放下了武器,成群成群地投降。一位德军俘虏曾说:“在多数情况下,官兵们都认为战车的迫近,即可算是中止战斗的良好借口,他们的责任感可以使他们面对着敌人的步兵,挺身而斗,但是一旦战车出现之后,他们就会感觉到已经有了充分的理由,可以投降了”。这种情况正如布拉肯布里所言:任何会战的目标在本质上是追求精神效果,因为死伤并不能使敌人退却。这一精辟的论断在德国鲁登道夫的回忆中得到再次验证:

  

  “8月8日清晨,英国和法国以强大的坦克兵力在阿尔贝和莫勒伊尔之间发动进攻,在那场战斗中,一直是英法军队占优势,他们深深地突破了我们的前线。我们在那里的一些师被彻底冲垮,敌军的坦克使这些师的司令部大吃一惊,并被攻克……我们所拥有的最精锐的师中有六、七个师全部被歼。形势变得极端严重……事实证明大量使用坦克的战术是我们最可怕的敌人。8月8日这一天结束了我们继续战斗的可能性。”

  

  二、英国人的创新与守旧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欧洲军界人士纷纷对坦克作战的问题进行热烈的讨论。当时所形成的普遍看法是:一,坦克是一种战术性突破兵器,只能在战术范围内使用。二,坦克是步兵、骑兵进攻的辅助性工具,而非独立的兵种;三,坦克使用的原则是分散到各个步、骑兵单位。很显然,这一结论没有超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坦克实际使用状况的范围,因而后来被称之为“传统的坦克观念”。

  

  但另外极少数具有远见的军人,如富勒、利德尔. 哈特,埃蒂安纳、马特尔、戴高乐等人却发现坦克具有潜在的战略性价值,将对未来战争样式产生革命性影响。他们指出未来是一个机械化战争的时代,其观点包括三个主要内容:一,坦克是未来最主要的和最重要的独立的陆军兵种。二,坦克应作集中的使用,以它为核心加上摩托化的其它诸兵种组成的机械化部队,可用于战略性作战。三,机械化部队突击与战术空军的配合是未来主要的陆战形式。他们的观点在欧洲各国军界引发了一场热烈的讨论。

  

  在坦克的故乡英国,英军第一支坦克部队创始人、装甲作战的理论先驱富勒在仔细研究了亚眠会战时的几个重要细节后得出结论:英军第三、第六战车营若有摩托化步兵跟进,就可以不费劲地占领控制着德军第二、第十八军团补给铁路线的里豪斯和巧尔尼斯附近的高地。这样,面对法军第一军团的全部德军将被迫后撤。因为单凭战车无法占领高地,同样步兵不实行摩托化则不能迅速随战车到达纵深。他还注意到另外的两件事,这对他产生“灵感”、形成后来的“机械化战争观念”有着重要的启示:一队装甲战车(实际上是装甲的汽车)脱离了步兵的联系,单独进到了德军纵深方向,突袭了两个德军司令部,攻击了一支庞大的运输队,还破坏了敌战线内的一段铁路,致使一列德军火车被后续的骑兵俘获,最后攻击了一支正在就餐的德军部队。第二个事件同样富有戏剧性,一辆与骑兵失去联系的英军战车,独自渗透到德军防区,先从背后摧毁了一个德军炮兵阵地,继而协同两个骑兵巡罗队消灭了几个德国运输队。4

  

  富勒认为这十二辆装甲汽车和一辆中型坦克给对方所造成的混乱是十分惊人的。如果8月8日这一天,所有中型坦克不为骑兵所牵制,单独集中在巧尔尼斯附近,则从亚尔培特到蒙特狄地尔和从蒙狄地尔到罗荣之间,共约五十英里长的正面上,德军的全部指挥和行政体系都可能会一扫而光。富勒正是通过对这些细节的一连串的思考和想象,引发了他对坦克作集中的战略性使用的联想,在他所想象的世界里,呈现出一幅机械化战争的未来战场图景。

  

  同样,另一位英国机械化战争思想的倡导者,利德尔.哈特在自己的著作《是巴黎还是战争的前途》中,阐述了未来机械化战争在地面和空中的前景。然而在1925年,英国最有影响的将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曾任英国远征军总司令的黑格将军却认为:“今天,有些人在热烈谈论马匹可能要过时,并且预言飞机、坦克和汽车在未来战争中将取而代之。我相信马匹的价值极其未来的用处很可能会象以往那样大……我完全赞同使用坦克和飞机,然而它们不过是人和马匹的附属品而已。我十分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们会象以往那样发现马——良种马——大有用处。”但新思想逐渐取得了胜利,1927年,世界上第一支实验性的全部机械化部队在索尔兹伯里平原上建立了。由于实验的成功,英军总参谋长甚至考虑建立装甲师了。但到了1928年,由于保守势力的反对,这支机械化部队又被解散。一位高级军官对新闻界宣称:骑兵是必不可少的,坦克已不再是一种威胁了。陆军部的首脑们在一次政策声明中声称:在机械化问题上,我们得慢慢来。这样,英国尽管成立了世界上最早的一个坦克旅,但其扩充为坦克师却整整延误了三年。5

  

  利德尔.哈特的脑海里也常常浮现出一幅未来机械化战争的图景,他曾从1935年起在《泰晤士报》和其他场合建议在未来英国远征军中,应有一支强大的空军和两、三个装甲师,以便在德军突破时进行反击。远征军不应由全一色的步兵组成。1937年英国内阁接受了这个建议,但到了1939年初又还是按照传统方式去组建远征军。在1940年5月的法兰西会战中,英军在阿拉斯反击时以两个坦克营向克莱斯特装甲兵团进行侧击,隆美尔第七装甲师陷于被动,德军统帅部心理上也一时产生动摇。这就愈加证明了利德尔.哈特的先见之明6。

  

  三、法国人的激进与保守

  

  法国也是坦克的摇篮,机械化战争的战术理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已被任联军总司令的福煦元帅所接受,即以坦克纵队在战线某一点实施突破后,向敌军后方作深远贯穿,打击对方的中枢神经。7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霞飞、贝当、福煦、魏刚等一大批战功卓著的老将占据着法军领导岗位,他们对自己那套曾夺取胜利的战争经验深信不疑,这就影响了许多具有新思想的年轻军官的晋升,和法军在新思想指导下的更新。1920年2月,法国军事当局得出一个轻松的结论:二十世纪战争的全部教训,都在1914年——1918年期间学到手了。

  

  然而被称为法国坦克之父的埃蒂安纳将军,却是一位岁数年迈而思想清新的有识之士,他在1921年的布鲁塞尔的一次演说中宣称:“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坦克不仅会动摇战术的基础,而且会动摇战略的基础,而在这以后,便会动摇一切现代军队的组织基础。”8他提出了一个假想:一支独立的装甲部队,配备10万人,四千辆坦克和8000辆卡车,一天或着一夜可前进50英里,迅速突破或冲垮敌人。这个假想十分精确地预先描绘了德国在1940年5月势如破竹般冲入法国和比利时的情景。10年后的1931年,他进一步认为,装甲部队必须是一个独立的兵种,它与其他兵种主要区别在于需要一支加油和供应的后勤部队,独立的装甲部队与飞机之间配合十分重要,飞机不仅要向前进中的坦克提供空中侦察,还应参加战斗和追击。埃蒂安纳的结论是:装甲部队将决定军队和人民的命运。

  

  夏尔.戴高乐是法军中一位思想敏捷,眼光犀利的年轻军官,他受到利德尔.哈特的启发,在1934年出版了《为建设一支职业化军队而努力》这本引人注目的小册子,他建议法国应该建设一支机械化、职业化的突击部队。后来担任法国总理的雷诺当时也力持这一主张。1927年,利德尔.哈特在其出版的著作《重建现代化的军队》中强调指出:法军的模式和理论均已过时和呆板到了危险的地步,其僵化和浮肿的程度使军队在未来的战争考验中,有可能全军覆没。

  

  把持法国军界领导权的年迈的老将军们,把埃蒂安纳、戴高乐等所发表的惊世骇俗的言论看作是哗众取宠的天方夜谭。法军骑兵总监布莱卡特将军在军事评论杂志《后备军官》上撰文,猛烈抨击建立轻机械化师和把他的心爱动物躯回牧场的观点,他呼吁道:我们正在建立危险的乌托邦!我们也闹不清这种机械化师要发展到什么地步才能完结!我们必须保护饲养战马的工作!魏刚将军还算开通,建议至少在骑兵师里可以增加一些装甲车,步兵与坦克部队总监迪飞约将军则反对魏刚的建议,他认为:一支机械化的战斗分遣绝对不可能单独用来领导整个作战过程。至于组建独立的机械化装甲兵种,这位总监当然是听都不愿听了。

  

  法军对坦克的认识集中反映在1930年制订的《使用坦克指导手册》的开头部分:“作战坦克是伴随步兵的机械……坦克部队是步兵的一个组成部分……坦克只是一种辅助手段,应在步兵的布置下临时投入战斗。他们可以相当有效地加强步兵的作战行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倪乐雄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54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