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乐雄:在毁灭与和平之间——大国兴衰中的战争宿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16 次 更新时间:2013-03-11 20:54:48

进入专题: 战争   大国命运  

倪乐雄  

  

  摘要:战争在某种意义上是国家对自己命运的赌博,战争决定国家命运成为一条历史规律。考察中西方历史,雅典、马其顿、罗马、英国、日本、美国等国家通过战争实现了崛起,罗马、英国经过战争维持了权势现状,而罗马、法国、英国、日本则因为战争而衰落。当今世界出现了一些有利于摆脱战争的因素,这些因素要求国家在发动战争前对利益诉求和代价进行权衡。

  关键词 战争 大国命运 崛起 衰落

  

  人们考察国际关系史时会发现:战争在某种意义上是国家对自己命运的赌博。克劳塞维茨曾说过:“战争是充满偶然性的领域。人类的任何活动都不像战争那样给偶然性这个不速之客留有这样广阔的活动天地,因为没有一种活动像战争这样从各方面和偶然性经常接触。偶然性会增加各种情况的不确定性,并扰乱事件的进程。”①在与外部世界矛盾冲突难以妥协,在运用经济、外交等和平手段之后仍无法达成妥协时,许多国家便直接诉诸武力,把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押上了战争的“轮盘赌”。考察历史上大国与战争的关系,大致不外乎三种情况:一是通过战争崛起;二是战争使之衰弱;三是经过战争维持权势现状。虽然结果类型很简单,但每一种类型都有其自身特点和规律。即使是同种类型,每场战争也各有其独特的经验和教训,并且会给后人不同的启示。对于希望和平崛起的中国而言,如何摆脱传统的战争崛起的历史模式,探索建设21世纪新型大国关系,这些历史经验特别重要。因为,如果我们不深入研究战争,我们又怎能获得持久的和平?

  

  从战争中崛起的大国——雅典、马其顿、罗马、英国、日本、美国

  

  首先来考察通过战争大国兴起的情形。这种情况在中外历史上举不胜举,比较典型的是雅典的崛起。根据富勒的观点,雅典是通过萨拉米斯海战的胜利而崛起的。这场海战的胜利确立了雅典城邦国家的海上霸权地位,也是雅典的对手波斯帝国从攻势转成守势的转折点。这场胜利的结果是雅典确立了对波斯海权的绝对优势,使得波斯陆军后勤补给线因随时会遭希腊舰队的截断而无法展开进攻,同时也确立了雅典对其他城邦的海上优势,进而控制了爱琴海和东地中海地区的贸易权。军事强大、经济繁荣、外交老练、文化发达、产业兴旺、宗教信仰坚定、尚武简朴的健康风气、自由民主价值观的传播构成了雅典崛起的内涵,使得雅典的崛起具有国家与文明同步的特征,它既是一个国家的崛起,也代表着一种文明的崛起。萨拉米斯的胜利如同强烈的催化剂,使得雅典国家和希腊文明的诸方面更趋巩固和完善。

  公元前449年,希腊联军在塞浦路斯岛彻底击败波斯军队后,希腊、雅典和波斯签订卡里阿斯和约,此后在不到20年的时间内,希腊半岛逐渐陷于内战,这就是希腊世界里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在雅典、斯巴达、底比斯竞相角逐、相互攻伐而力量衰退之际,北方小邦马其顿乘机崛起,统一了全希腊。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Philip II of Macedon)的长远战略意图是通过控制赫勒斯庞特海峡(今达达尼尔海峡),控制住希腊与黑海之间的谷物运输线,并将“亚洲门户”钥匙拿到手,逼迫全希腊诸城邦在马其顿的领导下,进攻一直在希腊半岛上挑拨离间充当“离岸平衡手”的波斯帝国。

  为阻止腓力二世的雄心,雅典、底比斯、科林斯等组成联军,于公元前338年同马其顿联军进行了历史上著名的喀罗尼亚会战,结果腓力二世大获全胜,实现了上述的战略目标,迫使除斯巴达之外的所有希腊城邦加入马其顿为盟主的科林斯同盟,继而进攻波斯帝国。这与当今工业社会里,谁控制了石油通道谁就是事实上的霸主类似。马其顿崛起还有个重要的地缘政治优势,它崛起于远离希腊世界冲突中心的边缘地带,避免了像雅典、斯巴达那样过早地消耗掉自己的元气。

  罗马是通过对周边国家的一系列战争崛起的,其中关键对手是老牌海上强国迦太基。在马汉看来,在战胜迦太基的过程中,罗马人夺取地中海制海权在战略上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海权在布匿战争中是一种决定性的因素。”②从这一角度出发,第一次布匿战争中,发生在公元前260年的米列海战、公元前256年的埃克诺穆斯海角海战以及公元前241年的埃加迪群岛海战,对罗马国家的崛起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联系第二次布匿战争来看,最初的三场海战胜利不仅奠定罗马获胜的基础,而且也使迦太基一系列陆战胜利成果化为乌有。

  值得一提的是罗马人的海战战术细节,为把罗马士兵善于单兵格斗的陆战优势带到海上,罗马人巧妙地发明了一种叫做“乌鸦”的顶端装有长铁钉的吊桥,前甲板上固定一支柱,吊桥系在支柱上,可左右前后放下,海战时逼近对方战舰,吊桥重重地放下,死死钩住对方舰只,罗马士兵蜂拥通过吊桥进入对方舰船上白刃战,俘获或烧毁之。这一战术是罗马取得海战胜利的关键,由此验证了“细节决定历史命运”的格言。

  在英国崛起中,关键一战发生在1588年7月21日~7月29日。为同老牌海上霸主西班牙争夺海洋控制权,英国舰队同强大的西班牙“无敌舰队”在英吉利海峡展开大战,英国舰队利用航海技术、侧舷交战、火炮射程远诸方面的优势,在荷兰舰队的配合下,经过几次交战和追击,几乎全歼“无敌舰队”。此战打破了西班牙对海洋的控制,对美洲、亚洲殖民地的财富掠夺和对东方贸易的垄断,导致西班牙失去了世界财富的控制权,很快衰落下去,而英国则迈出了走向海上霸权的第一步。“无敌舰队”的覆没虽没有在精神上彻底摧毁西班牙的自信,却唤醒了英国人的海权意识:“尽管是小国,其资源和本国的权力都极为有限,可是只要他们控制了海洋,则仍然照样可以赢得和守住巨大的海外领土。反而言之,即令是泱泱大国,虽然他们是可以在海外获得广大的土地,可是除非他们能够控制住海洋,否则一旦面临着严重的挑战,即会感到无法应付了。”③因此,从近代海权意识启蒙而言,“西班牙舰队的失败,好像是一个耳语一样,把帝国的秘密送进了英国人的耳中。在一个商业的时代中,赢得海洋要比赢得陆地是比较更为有利,也许在一五八八年,对这一点还并无太明确的认识,可是在以下的一个世纪中,这个耳语的声音就变得越来越大了,而终于成为每一个英国人的呼声。”④

  日本也是在一连串对外战争的硝烟中崛起的,关键一战是1894年9月17日日本联合舰队对中国北洋舰队的黄海大东沟海战。在此战役中,中国北洋舰队先后损失5艘战舰,日本则一艘未沉。海上决战结束后,日本完全控制黄海制海权,进而海陆并进,把北洋海军消灭在威海海军基地内,摧毁了清政府的作战意志。甲午战争后,中国割地赔款,日本版图扩大,索取了巨额战争赔款,进一步发展军工企业,并完成资本主义金融体制改革。日本的胜利为后来在远东击败俄国、特别是在对马海战中全歼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奠定了基础。

  还是“细节决定历史”!对于这场决定东亚两国命运的海战,笔者曾专门对中日双方参战军舰100毫米口径以上主战火炮的射速进行过详细统计,参战的两国舰队一小时可发射的理论数据为:日方为46242颗炮弹,中方为4372颗炮弹,火力射速比10.5∶1,日方是中方的10倍有余,尽管中日双方参战军舰吨位差别不大,日方为37510吨,中方为34466吨。⑤以关键的开战一小时内(当时平远、广丙尚未赶到战场)计算理论上的射弹量,联合舰队为46242颗炮弹,北洋舰队为2368颗炮弹,射速比是19.5∶1,日方火力几乎是中方的20倍。虽然实战中的射弹量与理论射速量有较大差距,但火力强弱悬殊的性质不会改变。日方“第一游击纵队”4舰在局部战区内对我两弱舰“超勇”、“扬威”形成主战火炮38门对12门——即3.1∶1的数量优势,而射速上更是形成44∶1的超绝对优势,即射弹量理论数据为4896发对110发(实战中双方虽各打折扣,但火力极为悬殊格局不会变),理论上日军火力44倍于清军,遂解35分钟内击沉“超勇”、打残“扬威”之谜底。另一则比较是100毫米口径以上主战火炮一小时理论发射数据:“吉野”为7200发,整个参战的北洋舰队仅为4372发,“吉野”一艘军舰的火力射速就是整个北洋舰队的1.6倍。这就可以理解民族英雄邓世昌为何选择向“吉野”撞击,以期与之同归于尽的心理了。⑥

  作为战败的一方,中国在决战时刻海军火力不强,是清廷政治腐败殃及海军建设所致,非战之罪也。马汉认为:谁控制制海权即掌握了历史命运,制海权由一场决定性海战胜负决定,决定性海战胜负由交战双方战术火力强弱决定。⑦中日海军黄海决战以及后来半个世纪里两国的发展差距再次验证了马汉的观点。

  有关美国崛起的几个主要因素,笔者在《宗教、制度和文化帝国主义》一文做了初步探讨,本文做点补充。两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在老牌强国相互消耗得精疲力尽的关键时刻,投下自己重重的砝码,并促使世界的天平朝着对自己有利的一侧大角度倾斜,每一次掷下砝码都极大地提升了美国的世界地位。

  从两次世界大战会战的角度而言,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诺曼底会战是美国登上世界霸权舞台的标志性一战。诺曼底登陆的成功,完成了置纳粹德国于死地的东西夹击的战略势态,使残破的英国和被打趴下的法国起死回生,而西线战场的开辟迫使德国从东线分兵,给在东线僵持的苏联注射了一剂强心针,苏联则不失时机直取柏林。历史表明,美国人在诺曼底赌局中投下的砝码把自己抛上了世界霸主坐席。

  

  通过战争维持霸权——罗马、英国

  

  公元451年,在今天法国的沙隆地区(Chalons-en-Champagne),西罗马帝国名将埃提乌斯(Aetius)和西哥特国王狄奥多里克(Theodoric)的联军同阿提拉率领的匈奴大军展开会战。“这是历史上最为血腥的战役之一:据说有16.2万人阵亡,其中包括狄奥多里克。”⑧在这场欧洲与亚洲势力的对决中,阿提拉的匈奴联军战败,暂时向东方退却,标志着庞大的匈奴帝国已成强弩之末。诚如富勒所说:“这不是一个罗马人的胜利,也不是一个条顿人的胜利,而是两个民族联合起来,对抗亚洲人的胜利,正好像萨拉米斯之战的胜利是雅典人和斯巴达人对于波斯人的共同胜利一样。这又是另一次东西方之间冲突、欧亚之间的冲突。欧洲人又是能够暂时捐弃私怨和旧嫌,以来对抗一个共同的强敌。”⑨

  沙隆会战虽然胜利了,但对罗马帝国来说,战前战后可谓命悬一线,战前为同宿敌西哥特人达成联盟而费尽心机,生怕西哥特人与匈奴人联手灭了自己。据有关史料记载,战争取胜后,本来可彻底击溃阿提拉的匈奴联军,但埃提乌斯惟恐盟友西哥特人乘机做大取代匈奴人成为罗马帝国新的劲敌,故不敢全歼匈奴联军,被迫放虎归山。于是,埃提乌斯提醒继任的西哥特国王多里斯蒙德,他的兄长可能觊觎王位,后者撤离战场回军争夺王位去了,埃提乌斯也让战败的阿提拉从容退却。留着已被击败的对手,以牵制在战争中崛起的同盟者,不愧为深谋远虑。埃提乌斯利用沙隆之战成功地达到了解除匈奴人威胁、让西哥特人与匈奴人相互牵制的意图,使罗马帝国得以勉强维持摇摇欲坠的霸权。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英国总算保住原来欧洲大陆“离岸平衡手”的地位。英国的外交谋略可谓炉火纯青,当崛起的德国觊觎欧洲霸主地位时,英国成功地与法国“连横”,并说服俄国入伙,在东面钳制德国。大战爆发后,英国利用自己对海洋的控制,拼命向美国贷款购买其大量物资,成为美国的债务人,以巨大的债务诱惑把美国拽入自己战壕。英国在外交上纵横捭阖,巧妙地调动了世界几股势力为自己所用,终于击败挑战对手,没有从原来的权力位置上跌落下来。

  英国持“光荣独立”的外交政策,完全可以不介入欧洲大陆的战争,比利时中立被破坏只是一个借口而已,真正的原因是保住自己在欧洲的权势,阻止快速崛起的德国挑战自己,“我们必须在我们衰落之前进行战斗”。⑩因此,根据战争的“窗口理论”,正在衰落的强大遇到正在崛起的弱小,就会诱发前者发动战争。所以,可以置身局外的英国显然受到这种诱惑,不愿放弃这一“机会性窗口”,11打了一场预防性战争。

  英国能在一战中享受其外交努力的成果,军事上的关键一战是1914年9月6日爆发的马恩河会战。德军当时正按照预先的“施里芬计划”穿过中立的比利时,向法军主力深远后方实施大迂回包围运动。虽然德军进展顺利,但兵力不足的弱点却暴露了出来,德军不仅做不到“让右翼末梢袖拂海峡”,12连已经缩短的右翼都露出了大豁口,连续败退的英法联军于马恩河一线突然返身侧击德军右翼,迫使德军停止迂回行动,“施离芬计划”六星期内击败法国,然后将全部主力东调对付俄国的战略彻底破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战争   大国命运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977.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