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立伟:传统媒体:在新媒体最弱处竞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70 次 更新时间:2011-03-03 10:11:27

进入专题: 传统媒体   新媒体  

张立伟  

  

  2004年以来,传统媒体——尤其是报业的未来成为不断讨论的话题。“消亡论”、“冬天论”……还有消亡的时间表纷纷出笼,争论的焦点之一是新媒体能否替代传统媒体。

  

  一

  

  当然,部分替代无可避免,新媒体总会拉走一批受众,分歧的实质是能否完全替代。我从一个新角度看完全替代之不可能,关键是传统媒体是大众媒体,新媒体是小众媒体。后者一开始就是着眼于小众,最初也是最基本的网络运用是电子邮件、论坛、聊天室、个人主页、文件传输……新媒体进入了一个传统媒体没有注意也几乎无法涉足的细分市场。

  随后,传统媒体就满腔热情追求“融合”了,纷纷上网“晒”自己的内容——或者自办网站。或者免费送给商业网站,1999年《辽沈晚报》与新浪签订合作协议,要求后者必须以24小时滚动的方式,在第一时间把自己的新闻上网,不要钱,只要注明报名就行。或者以极低的价格成交,当时搜狐网的新闻主管说,一年3万元人民币就是合作者里较多的了……①一年?所有编辑记者的心血!3万元?!——欲哭无泪!

  只说这融合的结果,实际“养大”了竞争对手。最近读到李幸先生一段话:“其实融合是互联网媒体的事,他们才要融合文字、图片、声音与影像;传统媒体讲融合,就把自己融到互联网里去了。”②——恍然大悟!以前怎么没有这样想过呢?传统媒体是不是中了新媒体的“招”呢?蓬门今始为君开,请客容易送客难……新媒体兵不血刃就进入了传统媒体的核心市场,成为“貌似”的大众媒体——现在普遍说法是新媒体既是大众媒体又是小众媒体,既能“一对多”又能“一对一”地传播。但我们认真想一下,那些“一对多”的大众传播内容,究竟是“谁”创造的?如果把传统媒体“创造”的内容全部拿下,新媒体还有“大众”吗?——现在说这些当然事后诸葛亮了,过去的已经过去,是好是坏,认命了,关键是今后怎么过?

  今后怎么过有些是操作性的,如关于“网上支付墙”的种种尝试。而网上收费之艰难、之无策,更反证传统媒体追求融合是“成功得真失败”,上网对自己的贡献之一,就是害苦了自己!不忍心多说,还是贡献点理念吧。关键是认清新媒体是小众媒体。

  且不说其“大众”内容基本是传统媒体供应的,只说新媒体自身的几大运用。首先是个性化搜索。搜索取决于兴趣,还取决于有多少时间、在一天中的那个时段、以及希望获得多少信息、当时的心情等等,直言之,搜索根植于个体差异。其次是圈子化交流。搜索小到“我”,社交小到“圈子”。社交网站如QQ校友录、人人网(原校内网),就是一个个学生圈子。2010年12月的豆瓣社区,有4699万网民,20万个用户自建的兴趣小组——235人/每组。再考虑那些临时小众,如BBS的话题与跟帖;固定小众,如网易社区、讨论版、QQ群、博主及其追随者……更可看清什么是小众甚至微众的圈子化交流。

  最后是手工化生产。与工业化、组织化生产相对的手工制造。所谓Web2.0,就是用户“自产”内容的蔚为大观:博客、播客、拍客、晒客、闪客、短信迷、网络写手……近几年又兴起微博,手工生产的门槛不断降低。从Web1.0到Web2.0,越来越显出手工化生产的草根狂欢。而这三层:个性化搜索、圈子化交流、手工化生产的叠加,也使新媒体愈来愈凸现小众媒体的本质或趋势。

  正是小众特征形成了新媒体的强势。其中既有传播原因:它把传播实践中早就存在的细分受众推向了极致;更有社会原因:利益多元化、社会民主化、个人表现欲有了技术可能等等。但是,一个健康社会总是永恒的双向运动:一边分殊化(分众化、分散化、去中心化),一边中心化,两者永远在同时进行。而愈是分殊化,就愈要重建或强化中心化。只说中国,一心一意谋发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凝聚共识、舆论导向、主旋律等等,都是强化中心化的努力。

  放入“社会双向运动”的背景,新媒体的强势恰恰成弱点。只引中外两段话。一是香港作家林夕:“讨论区、聊天室……仿佛逢青必愤,看十段留言与百段没有任何分别,写的看的都两败俱伤,浪费生命。”③二是全球最大独立公关公司——爱德曼公关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理查德•埃德尔曼:“在媒体技术爆炸的时代,除了每个人自己坚持的‘真理’外,不会再有真理了。”④——新媒体的强势又成为弱点。

  看清新媒体的弱点,它就绝不可能完全替代传统媒体。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将长久处于竞争与合作之中,但现在说合作已经太多,看看铺天盖地的论“媒介融合”吧,合作过度了,我要强调竞争。竞争就要“避实击虚”,但攻击一般弱点没用,莱温斯基是克林顿的弱点,但把他从总统位置拉不下去!要瞄准强势中的弱点,弱点是强势的孪生体,是其强大力量的固有部分。对其的攻击是无法正面反击的,一旦正面反击,就会削弱其强势。⑤那么,传统媒体就要在替代品最弱处竞争,即选择最佳战场作战,那是竞争对手准备不足、热情不足而又有报复障碍的战场。直言之,新媒体占据分殊化,传统媒体就要加强中心化,从众声喧哗到凝聚焦点——凝聚一心一意谋发展、加快中国现代化的共识。

  

  二

  

  传统媒体加强中心化的主要考虑,倒还不是针对新媒体。

  正读曹锦清先生的《如何研究中国》,两段话深获我心。他说:“当代中国社会转型的真正起点是1982年废除人民公社体制并全面推行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要害在于一个‘分’。伴随此‘分’而来的一系列‘分化’——从所谓的产权分化(从所有权与使用权的分开,到化公为私)、贫富分化、阶层分化、区域分化、城乡分化,直到所谓的‘政企分开’、‘党政分开’等等——乃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引人注目的社会变化。‘分’或说从整体中分离出来获得个体行为自由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引人注目的精神现象。”——这就是形成新媒体强势的社会原因。

  明了这个背景,越专注“分”的新媒体,就活得越好。有人将中国目前的互联网市场格局概括为“三大三小”。三大是:腾讯、百度、阿里巴巴,三小是:网易、新浪、搜狐。大小是按市值计算,每一个“大”,都有能力买下“三小”中的任何一家!真让人感慨万千,只说新浪,费了航天飞机那么大的劲头做新闻,没有把自己“做大”反而“做小”了!——做新闻真不是新媒体所长!而反观“三大”,那不正是着力开发“小众”的:个性化搜索、圈子化交流(腾讯QQ与阿里巴巴的B2B)么?

  曹先生继续说:“恰如‘合’久必‘分’一样,‘分’久也促成新的社会关怀与合作。……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综合国力持续提高,正在崛起的中华民族必定会召唤能思的头脑为它提供全新的思想。这个思想要回答这样一个重大而紧迫的问题:我们现处何地,从何而来,将欲何往?即现代中国在自身历史发展脉络中的自我定位和当代中国在全球化今天的国际定位。……一个正在崛起的东方大国,要求思想重新负担起重建‘宏大历史叙事’的使命。”⑥——现只说新闻,这中华民族“宏大历史叙事”的实质就是凝聚焦点——凝聚现代化发展的共识。具体形式,就是我这几年一再强调的发展报道,现对其作出新表述:

  发展报道即中国现代化报道。现代化六大领域: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环境与人,横向看,发展报道一分为六,细分为:经济发展报道、政治发展报道、文化发展报道、社会发展报道、环境发展报道、人的发展报道。纵向看,不同阶段有不同发展重点,本世纪第二个10年,重点是按各地的新时刻表“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的报道;前50年,重点是各地基本实现现代化的报道;后50年,重点是全面实现现代化的报道。发展报道是21世纪最重要的主流新闻。

  做好发展报道,是充分发挥传统媒体作为“大众媒体”的特长——我不知道新媒体怎么做发展报道,不管是“大三”还是“小三”——只有大众媒体才能担当中华民族的“宏大历史叙事”,讲述一个迅速现代化的古老民族伟大复兴的新闻故事。具体到各家传统媒体,那就是:服务当地与中国的发展同时实现自己的迅速发展,与现代化中国一起成长。至于与新媒体的竞争,就算附带赠品吧!

  

  (原载:《青年记者》2011年1月上)

  

  说明:以上是拙著《传媒竞争:法则与工具》第二版(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年1月出版)新增部分的改写,这个思想在修订版中有详细展开。

  

  [注释]

  ①唐小兵、陈新华:《网战——中国新闻界悄悄孕育的革命》,80~83页,广东人民出版社,2001

  ②李幸:《今天我们如何做电视?》,《综艺报》2010(18)

  ③林夕:《就算天空再深》,261页,广西大学出版社,2010

  ④转引自安德鲁•基恩:《网民的狂欢——关于互联网弊端的反思》,16页,南海出版公司,2010

  ⑤A.里斯,J.特劳特:《营销战》,86页,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2

  ⑥曹锦清:《如何研究中国》,327,331~332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

    进入专题: 传统媒体   新媒体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媒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9122.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