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绪贻:战后美国社会阶级斗争新探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原理需要发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51 次 更新时间:2010-10-28 23:25:08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   阶级斗争  

刘绪贻 (进入专栏)  

  

  学习马克思主义应着重学习经典作家所阐发的基本原理,不应拘泥于个别字句和某些具体论断。“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是对的,但就是这些基本原理,也还需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发展。”[1]下面我们以战后美国社会阶级斗争为例,来说明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的原理,确有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的必要。

  资本主义社会里的阶级斗争,主要表现为两个对立的基本阶级——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这是由它们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所处地位及其相互关系决定的。

  在19世纪(主要是40年代至70年代)马克思、恩格斯所写的一些著作中,描绘了无产阶级所处的地位以及它与资产阶级的关系。当时,“由于机器的推广和分工的发展,无产者的劳动已经失去了任何独立的性质,……工人变成了机器的单纯的附属品,要求他做的只是极其简单、极其单调和极容易学会的操作”[2],工人“为学会这种工作所需的生产费用愈少,工资也就愈降低,因为工资像一切商品的价格一样,是由生产费决定的”。“工人想维持自己的工资总额,就得多劳动;……结果就是:他工作得愈多,他所得的工资就愈少”[3],因为他工作愈多就使工人间竞争愈烈。

  这就是说,工人阶级的地位“并不是随着工业的进步而上升,而是愈来愈降到本阶级的生存条件以下”[4]。“资产者的财富愈是增加,无产者的境遇就愈加悲惨和难以忍受。”[5]而且,这种状况,“无论是机器的改进,科学在生产上的运用,交通工具的改良,新的殖民地开辟,向外移民,扩大市场,自由贸易,或者所有这一切加在一起,都不能消除……”[6]越来越多的人,“几乎得不到或完全得不到保障去免除极度的贫困”。“这些人需得自己找出路;国家不管他们,甚至把他们一脚踢开。”

  至于当时的资产阶级,则为了尽量榨取剩余价值,一般只习惯于原始的工业专制主义——延长工时,压低工资,加强劳动强度,进行血腥镇压,也就是《共产党宣言》中说的“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

  由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上述不同处境,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不可避免地要加深社会对比和加强社会对抗”[7]。工人阶级为了维护自己的共同利益,就会联合起来组成同盟(工会)。“随着资本家为了压迫工人而逐渐联合起来,原来孤立的同盟就组成为集团,工人为抵制经常联合的资本而维护自己的联盟,就比维护工资更为必要。”[8]这样,工人的同盟就逐渐“具有政治性质”[9],而工人阶级的政党“总是一次又一次地重新产生,并且一次比一次更强大、更坚固、更有力”[10],从而成为资产阶级的掘墓人。当时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是为了生存,的确是名副其实的“你死我活”的斗争。工人阶级为了自身解放,“不是战斗,就是死亡;不是血战,就是毁灭”[11]。

  因此,马克思在1867年出版的《资本论》中说:“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敲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12]恩格斯在1847年末写的《共产主义原理》中说,这种剥夺者被剥夺的革命,亦即“共产主义革命发展得较快或较慢,要看这个国家是否工业较发达,财富积累较多,以及生产力较高而定。因此,在德国实现共产主义革命最慢最困难,在英国最快最容易。”[13]

  1871年的巴黎公社虽然证实了马克思的上述预言,但它不久就失败了。在自由资本主义时代,马克思的上述预言并未真正实现。到了帝国主义时代,资本主义进入了腐朽、垂死的阶段,1917年的十月革命,才真正证实了马克思的上述预言,但它不是出现在工业较发达、财富积累较多、生产力较高的英国,而是出现在工业、财富、生产力较落后的俄国。

  1916年初,列宁根据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又指出:“在西欧和美国,现在摆在日程上的是无产阶级为打倒资本主义政府,为剥夺资产阶级而进行革命斗争。帝国主义把群众推向这种斗争,因为它使阶级矛盾大大加剧,使群众的处境无论在经济方面或政治方面都日趋恶化。”[14]到1919年,列宁又说:“资产阶级民主和资产阶级议会制已开始崩溃。”[15]1927年,斯大林在几年十月革命十周年时进一步指出:“资本主义‘稳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所谓资产阶级制度不可动摇的奇谈也一同过去了。资本主义灭亡的时代已经到来了。”[16]

  根据上面列举的一些经典作家的论断,战后爬上帝国主义霸主宝座,工业财富、生产力高度发展的美国,其社会的阶级矛盾和斗争是应当非常激烈的,是应该早就发生“剥夺者被剥夺”的革命的。但实际情况如何呢?

  让我们先看看工人运动的情况吧。从工会来说,1947—1977年,美国工人数虽从6000万人增到9000万人,但在此期间,工会会员却从占美国就业工人总数的35%,下降到22%,到1981年,又降到20%。从1980—1982年,劳动队伍增加5%,而工会会员则减少260万人。不仅如此,工会运动在它一度十分强大的生产领域也日趋衰弱。如美国矿工联合会是传统上最强大工会之一,1947年,它的会员的采煤量,占全国采煤量的70%,但到1981年,却只占40%。建筑工会的情况也类似。

  除了会员数的减少外,1947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反共的塔夫脱—哈特莱法案,它不但削弱了工会的组织力量,还被产联中的右派所利用,在1949年破坏了30年代以来领导产联的左派和中派的联盟,并于1949—1950年开除了所属的11个进步工会。1955年,产联和一向反共的劳联合并,成为美国最大的保守工会——劳联—产联。自此以后,美国工会运动中一支强大的力量(1980年劳联—产联会员约占美国工会会员总数的70%),便不但丝毫不代表无产阶级起“资产阶级掘墓人”的作用,反而成为巩固美国垄断资本主义制度的工具,“像一只幸福而被保护的羔羊,最后在企业雄狮身旁躺下”[17]。1979年,劳联—产联和美国政府签订了一项“全面谅解”的协议,用文字形式确定政府、劳、资三方之间在抑制通货膨胀和限制工资方面的合作。美国老左派历史学家菲利普·方纳1981、1983两次来我国讲学时,都提到目前美国工会运动已脱离了任何有战斗性的、进步的思想。至于不满劳联—产联上层领导的基层工会和没有组织起来的工人,虽有各种各样零星的组织活动和斗争,但未形成全国性运动,声势不大,不足以震撼垄断资本主义的统治。去年“5·1”前夕,《人民日报》发表周通的文章“一年来的国际工人运动”指出:1984年“工人运动处于一种严峻的境地。美国,罢工损失的劳动日是近40年来最低的……西方国家工人的组织程度普遍下降,以致工会力量相应削弱”。

  再看看社会主义运动的情况。1876年7月4日第一国际在美国费城宣布解散后不几天成立的美国工人党(世界上第二个马克思主义政党),第二年改为社会劳工党。这个党目前大约还剩下200个不从事活动的党员。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较有群众性的社会主义政党——1901年由社会劳工党分离出来的社会党,到1956年后蜕化成为一个教育性质的团体。1972年与社会民主联盟合并,改称美国社会民主党,逐渐成为民主党的附庸。美国共产党战后在“冷战”和麦卡锡主义时期受到空前严重的镇压,元气大伤。1956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某些事件,更使它受到致命的打击,成为一个很小的没有什么影响的组织。虽然少数人离开美共组成新党,比如60年代成立的进步劳工党,但大都是昙花一现,不久就解体了。美共衰落后,60年代美国出现一场轰轰烈烈的新左派运动,包括民权运动、要求更多民主和参加管理学校的学生运动、妇女解放运动、反越战运动等。这个运动虽不遵循马列主义,但是一种激进的运动。到70年代中,新左派运动也开始衰落,目前只在艺术和学术活动的某些方面存在一些影响。由此可见,目前美国的社会主义运动也处于低潮期。

  为什么在资本主义如此高度发展的战后美国,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不是日益尖锐、即将发生“剥夺者被剥夺”的革命呢?这是因为战后美国社会已由马、恩时代的自由资本主义社会以及列宁时代的垄断资本主义社会,发展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社会。如果我们不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而发展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的原理,我们就要犯教条主义的错误,就不能说明战后美国的工人运动与社会主义运动为何陷入低潮。

  进入垄断资本主义阶段以后,美国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更形尖锐,经济危机更加频繁而严重,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更加激烈。到1929—1933年那次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时,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已濒于崩溃的边缘。当时,以富兰克林·罗斯福为代表的一批较有远见的资产阶级政治家认识到:为了挽救与维护资本主义制度,避免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仅仅像自由资本主义与垄断资本主义那样依靠市场机制的自我调整是不行的;国家必须直接干预和管理社会经济生活,适当限制垄断资本,改善中小资产阶级与广大劳动人民的政治经济处境,适当缓和垄断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和阶级斗争[18]。罗斯福的这种推进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建立“福利国家”的政策,在冷战与第三次科学技术革命的条件下,一直为美国历届政府所继续,而且有所发展。这一切,使战后美国社会的无产阶级、资产阶级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有了较显著的变化。

  从无产阶级来说,由于第三次科技革命转入高潮,资本主义生产对工人文化、技术水平的要求大大提高,国家作为总资本家参与劳动力的再生产,战后美国工人阶级的结构逐渐发生变化。首先是白领工人占了大多数。从1900—1980年间,美国白领工人从占就业人数的26%上升到63%[19]。1970—1980年间,美国总劳动力增加18%,但经理与管理人员增加58%,卫生人员增加118%,公务人员增加76%,银行人员和系统分析人员都增加83%,计算机操作人员增加346%,律师增加100%[20]。这样,目前美国工人的大多数,就不像马、恩时代的工人那样,只跟着机器从事单调、枯燥、不需技术而又自己不能作主的劳动。[21]

  其次,由于战后美国经济持续繁荣近30年,美国工人阶级和工会利用“福利国家”这条道路,通过斗争,使自己的实际收入和生活水平有所提高。有个美国历史学家说:“19455—1970年间,工厂工人实际周工资增长50%,而这还不包括愈来愈有吸引力的小额优惠。……实际财富的增长,使美国社会结构更像一个菱形,而不像一个金字塔;中产阶级有了巨大的膨胀。”[22]我国经济学工作者根据美国官方材料计算:“美国生产劳动者所得到的实际收入,从1948—1977年增长了97.7%,而在这种实际收入中,社会福利金和资本主义企业福利金所占比重,也从1948年的9.4%上升到1977年的30.7%。”[23]“根据《纽约时报》的统计,全美国年收入在百万元以上的不过30万人。占人口大多数的中产阶级收入在1.5万至3万美元之间。另有11.8%的人口生活在贫穷线以下。”[24]“在美国,大富翁是极少的,生活在贫穷线以下的也不是最多,大多数是算作所谓中产阶级,约占美国家庭总数的76%。”[25]由此可见,战后美国社会生活在贫穷线以下的是少数人,不像马、恩时代西欧社会“极大多数成员几乎得不到或完全得不到保障去免除极度的贫困”。

  美国生活在贫穷线以下的人虽然在总人口中只占少数,但其绝对数量也可观。1984年美国生活在贫穷线以上的人占总人口的84.8%,在贫穷线以下的人占总人口的15.2%,其绝对数为3530万。[26]不过,和马、恩时代不同的是,战后美国社会是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社会,国家作为总资本家,从资产阶级的长远利益出发,对这些生活在贫穷线以下的人,并不是“不管他们,甚至把他们一脚踢开”,而是通过各种社会福利计划如社会保险计划、失业救济计划、老年津贴计划等等,使他们的最低生活得到保障。据1983年8月29日美国《霍比斯》杂志所载“美国的贫穷真相”一文计算,60年代以来美国生活在贫穷线以下的人,并不像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说的当时“德、法工人所挣的钱只能买些面包和大豆,勉强糊口”[27],而是有2/3可以作糊口以外之用。而且,在调查和计算家庭收入时,只计算现金收入和现金转户付款,不计算非现金收入如食品券、医疗补助和房屋津贴等,也不包括从资产方面如房子所得收入以及可能从储蓄方面提取的款项。如将那些非现金收入按市价计入,那么,当年贫穷线以下的11%的穷人,便会将为6.5%。当然,也有生活在贫穷线以下的人由于信息不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刘绪贻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马克思主义   阶级斗争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6966.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1986年第8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