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理泰:南中国海角逐蓄势待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38 次 更新时间:2010-09-08 11:23

进入专题: 南海问题  

薛理泰  

当前南中国海周边国家正在该海域加大经济、军事投入,各大石油公司亦加快涌入南中国海捞钱的步伐。各国关系互动之下,南中国海角逐蓄势待发。

南沙海域面积25万平方公里,油、气资源巨大,储量估计为600亿吨,仅次于中东。该海域还是世界上最丰产的渔场。从资源角度衡量,称为“卧虎藏龙”,实不为过。况且,南中国海主航道极其繁忙,全球四分之一的海运货物经此运往各国。基此,南中国海战略意义十分重要。

如今周边各国已经与西方大石油公司为主体的200多家国际企业签订合同,在南中国海海域钻探了1380口钻井,年产石油5000万吨以及巨量的天然气。其中,马来西亚开采油气资源最多,年产油量3000余万吨;越南则不足2000万吨。

举世滔滔,为确保能源供应,各大国竞折腰。北京领导人出访的主要动机之一,就是觅取油气的供应源以及确保油气的可靠输送。南中国海争端涉及主权及巨大的经济利益。暴利所系,各国焉能不争?北京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以来,历时二十年矣,充其量仅是维持现状而已。南中国海角逐愈演愈烈,诚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可见和平解决至少当前在南中国海是无解之道。

领土争端中,一般评价主权归属的标准有几条:谁最早发现,最早经营开发,并且得以长期行使排他性的管辖权。南沙群岛远离陆地,岛礁狭小,岩石瘠薄,以此周边各国对南中国海岛礁主权归属历年恝置不问。南中国海主岛拥有淡水资源,面积0.443平方公里,适于人群长年居住。1939年,日军攻占主島驻守,1944年又在岛上修建了潜艇基地。中华民国于1946年派太平号军舰收复南沙,将主岛取名为太平岛;于1956年又派军队开赴南沙,驱离登岛开采磷矿的菲律宾军民;从此,据守至今。以主島管辖权状况而论,南沙主权当属中国无疑。

问题在于近三十年以来,海峡两岸囿于抗争,大陆又内耗不断,两岸均缺乏经营南中国海的远略,听任周边各国蚕食鲸吞各岛礁。久而久之,各大国石油企业与周边各国结成了利益攸关的经济共同体。今日两岸均陷入在南中国海形格势禁,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局面。

向来美国对于群岛主权归属不持有既定立场。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美国对于南中国海争端的立场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最近国务卿希拉里在河内就南中国海问题表述了立场,强调必须和平解决,显然有利于在南中国海先下手者维持既得利益,却使后到者徒呼荷荷。

越南已做海战准备

至今越南在南沙占领29个岛礁,驻军二千余人。越南又在南威岛修筑军用机场,平日可以用于运送装备、物资,战时则用于起降小型飞机,配合从越南本土起飞的苏系列战机,在南中国海上空争夺制空权。

过去十年内,越南投入巨资,在沿海地区修建了多处海、空军基地,驻扎新锐舰艇和苏系列战机。这些战机作战半径超过1500公里,足以覆盖南沙海域。近年越南利用从南中国海开采油气赚得的巨额外汇,向俄国订购了大批新锐武器装备,包括为数众多的苏系列战机、新型潜艇、舰船、反舰导弹等,都是用于海战的利器。利器在手,越南自然胆气益壮。

当年李登辉为促进台湾同东盟(亚细安)国家“实质性外交”,指示太平岛陆战队改换海巡署警察驻守,以迄于今日。河内趁着同美国快速修复双边关系的机会,最近声称拥有南沙完全的主权。今年初越南又增派数百名最精锐的陆战队在南沙登陆。这是一项发人深省的警讯。河内似乎不久将采取大动作。国际关系史上,岂有一个国家声称拥有并且准备行使一个群岛的完全主权,却不占有该群岛的主岛的道理?越南不占有太平岛,则迟早有丧失在南沙既得地盘之虞,河内深谙此道。

越军作战原则向来是直取敌军要害,毕其功于一役。1975年3月,河内挥师进攻南越,次月底即占领西贡;1978年12月底,越军进攻柬埔寨,次月中旬即攻占金边及全境主要城市。史有先例。

如果河內不打算在南中国海有大動作,又何必花費巨資从俄国購買海戰利器呢?既然要用,自然“柿子拣软的捏”。攻下太平岛,对河内益处多多:一是海巡署警察不经打,犹如“秋风扫落叶”;二是效益大,占领以后可以使用岛上大机场以牢牢掌握南中国海制空权,又可以利用淡水资源,利于持久;三是占领南沙主岛并有效实施管辖权,对于其决意行使的南沙的完全主权,拥有法理依据;四是台湾在国际上处于孤立状态,即使越军袭取,台北也孤掌难鸣。

北京在南中国海采取大动作之前,由军方出面,向外界揭示中国版门罗主义,引起美国警觉,自是大失策。日本、韩国及东北亚美军所需石油均从中东经由南中国海航道运抵。一旦中国控制了南沙,就近利用战机及潜艇,岂不是至少有能力干扰这条生命线了吗?届时美国海军在太平洋、印度洋之间调遣兵力也会倍感困难。这层评估可能就是希拉里强调国际水道航行自由事关“美国国家利益”的由来。

当年孙膑就赛马献策说,“今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一旦强敌介入,将出现“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的窘境,而赌局仅此一场而已。结果,无非证明了这一决策注定了在中国崛起的关键节点,中国军队将在错误的战场同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届时得偿夙愿的恐怕是日本、印度、越南和南中国海周边国家,以及中国国内唯恐天下不乱之徒。

    进入专题: 南海问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35862.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联合早报,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