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理泰:北京外交姿态有所调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32 次 更新时间:2015-01-16 09:16:08

进入专题: 中国外交  

薛理泰  

  
新年伊始,世界各大国都在回顾和审视去年国际战略博弈的前因后果,并在下一轮战略博弈开局之时,及时调整外交政策,以期盼新春启动新气象,在新的一年中万象更新。就北京决策层的擘画而言,近期已经对外交政策作出了调整。这一变动符合战略学的精髓,是及时而适当的。

   年初中共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摘得“羊年首虎”的桂冠,旋即全省官场余震不止。反腐行动似乎席卷方张,强震的涟漪居然波及西南边陲,云南省贪腐官员也接二连三地落马。

   如今肃贪行动方兴未艾,声势凌厉,矛头直指军政高官。肃贪涉及面之广,无远弗届,大有“囊括四海,并吞八荒”之势。对有贪腐之嫌的军政高官说来,整肃行动犹如高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会落下来。肃贪行动剑及履及,严厉无情。一旦贪腐高官沦为整肃的对象,等待自己的将是家破人亡、株连九族。其下场之惨,尤过于文革时遭到冲击的各级官员。

   假如贪腐的军政高官面临整肃,其家族及关系户势必直面冷酷无情的局面。设若西方强国与中国发生一场军事冲突,主要矛盾转化以后,百废待举,届时必然需要加强内部团结,则一场严酷的整肃将戛然中止,同彼辈擦肩而过了。鉴此,当局在肃贪行动再接再厉之际,对寄希望于利用国际危机转移国内肃贪行动的企图,不能掉以轻心。

   近年中国在国际上面对一波又一波的挑战,这是内政困扰之外的一层隐忧。周遭邻国四边点火,处处冒烟。幕后台前,似乎又有发纵指示者若隐若现。大国崛起未竟之际,中国面临有增无已的境外挤压行动,一时罡风阵阵,拂面而过。兹事体大,北京面对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处境。

   既然北京决策层定下肃贪大计,则在战略机遇期内,和谐的国际环境自然有利于解决内政问题;得以不受干扰地处理好内政问题,是关乎中华民族复兴之梦能否实现的前提。中国不与美国直接发生冲突,避免沦为世界矛盾的焦点,又是确保和谐的国际环境的前提。

   五角大楼囿于军费紧缩,决定关闭在欧洲的15座军事基地。尽管如此,原先关于四大军种在海外兵力的60%,部署在亚太地区的决定,却纹丝不动,可见美国为了因应新的变局,继续把军事打击力量,聚焦在亚太地区的决心不变。

   去年乌克兰危机爆发时,奥巴马指出,俄罗斯固然提出了挑战,却并不是美国未来将要面临的最主要挑战。前述美国海外军力调整的迹象,正是印证了美国对未来真正危机所在的战略评估。在华府心目中,近年在中国周边打桩布局,假若对方果真躁动、膨胀,则请君入瓮矣。

   近年北京以强势地位同国际强权相周旋,呈现争一日之雄长的趋势,看来不合时宜。对此,既然北京有给予阶段性调整的必要,则与其有朝一日被动地予以调整,不如今日主动调整为上策。

   共和党在近期美国中期选举中,一举夺回参议院的多数党席位,形成国会两院由共和党掌控,而白宫由民主党人执政的政治僵局。选举结果相当反映出美国的民意。共和党很可能在一两年后上台执政,届时美国对华政策多半会远比今日强硬。届时北京抚今思昔,或谓奥巴马对华立场还是相当友好的,惜乎为时晚矣。

   前阶段美中关系逆向互动,乃北京政策执行过程中有所缺失而已,并非北京决策层存在同美国决裂的冲动。估计今后北京将致力于内政修为,不暇外鹜,这是不待智者而决的。

   上月中国副总理汪洋在访问美国所作讲话中强调,“引领世界的是美国”,“中国没有想法、也没有能力挑战美国地位”。这一席讲话足证北京的诚意,可圈可点。北京将改变此前外交表态时咄咄逼人的姿态,以国际视野衡量,这是十分明智的。

   或谓:“树欲静而风不止”。纵使北京对外交政策实施了调整,也未必能促使西方右翼势力彻底改变对中国的敌视立场。须知此说似是而非。本文篇幅有限,仅述及荦荦大端:

   首先,美国对中国崛起的立场是“防”而不是“抗”。尽管“防”与“抗”之间不存在不可逾越的天堑,两者还是泾渭分明的。假如意图在于“防”,则有所节制,注重平衡;倘若决心在于“抗”,则必欲除之而后快,无所不用其极。既然定性是“防”,就可以诉诸对话,而非对抗。

   其次,谈到彻底改变西方右翼势力对中国的敌视立场,既无必要,也无可能。在大战略层面,这纯粹是一厢情愿的不经之谈。然而,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位居世界第二,是拉动世界经济发展的主引擎之一。中美两国又是互补性的经济格局。当前两国在各领域的往来十分频繁,呈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中国腾挪移位得法,不与美国直接发生冲突,避免沦为世界矛盾的焦点,还是应该而且能够做到的。

   最后,现实的国际环境也为中美两国改善关系提供了可能性。面对正在崛起的中国,美国并非一味挤压,改善邦交有协调的余地。何况,去年国际风云骤起,多个地区爆发军事危机,美国正面临多方位的挑战,诸如从阿富汗顺利撤军、处理朝核和伊(朗)核问题、应对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挑衅,以及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军事冲突等问题,十分棘手。相对而言,美中关系仍然处于可控范畴,缺乏矛盾尖锐化的动因。

   质言之,即使华府假设今后同中国的结构性矛盾可能会凸显,暂时这一矛盾却不具备紧迫性,而世界其他地区爆发的军事危机,纵使不具有根本意义的性质,紧迫性却不容忽视。据此,中国主动调整外交姿态,改善同美国的关系,具有可操作性,因而是合理而且有利的步骤。

   作者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进入专题: 中国外交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中国外交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2652.html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