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鸣:究竟是“垃圾”,还是“天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33 次 更新时间:2009-07-14 12:19:15

黎鸣  

  

  蒋春暄先生在中国,被一些科学界“上层”的中国人(包括何祚庥先生和方舟子先生)骂作“垃圾”,“伪科学家”,却被美国的科学家称作“天才”,称作开创了“数论新的世纪”的重要人物。对于如此鲜明对立、反差极大的内外“观点”,我感到好奇。

  首先,我参加了由部分老科技工作者为蒋春暄先生“获奖”所召开的小型的庆祝会议;接着,我亲自认真阅读了蒋春暄先生“证明”“费马最后定理”的论文;再接着,我借来了蒋春暄先生2002年在美国出版的英文版著作:《单蒂利ISO数论基础,以及关于新密码学、费马定理与歌德巴赫猜想的应用》,是一部约四百多页的“巨著”,我看了单蒂利先生为此书专门撰写的“前言”,并看了全部的“目录”,我得承认我缺乏勇气,下不了去通读蒋先生这部“巨著”的决心(我的志向并不在此,然而我希望爱好数学的青年朋友不妨一试),但我把单蒂利的“前言”和本书的“目录”粗粗翻译成了汉语,不敢说正确无误,其中有的词句我只能照抄英文字母,仅供网友们参考。

  经过了上述的三个步骤,我的“好奇心”变成了对蒋春暄先生强烈的同情心,更变成了对他的敬佩之心。我在前面的文章之中已经指出,我确实已然深信,首先“证明”了“费马最后定理”的人应该是蒋春暄先生,应该是我们中国人,而不是美国人威尔斯。正是因此,对于中国“科学界”的某些“上层”人物的言行,我感到了由衷的“愤慨”。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有义务为蒋春暄先生,事实上也是为全体“中国人”自身讨回一个公道。我最重要的一步,即是通过网络向全体同胞公告,同时也是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当局公告,我认为,当今的“中国科学院”有“责任”和“义务”重新对蒋春暄先生“证明”“费马最后定理”的工作作出公正的鉴定和评价。是中国人的“荣誉”就应该是中国人的“荣誉”,即使不是,我们至少也能“心服口服”,而决不能主动地去甘当卑贱的“窝囊废”。(2009,7,6.)

  下面附录:美国科学家R.M.单蒂利先生为蒋春暄先生的专著所撰的“前言”,以及该著作每章的“目录”(“节”目录太多,只好略去)。

  前 言 R.M.单蒂利(美国)

  在我的著作(见本书“绪论”末尾的文献目录)之中,我经常谈到如下的观点:在科学研究之中,基础问题的长期不能获得解决,实际上是等于发出了要求出现新的基本数学的信号。例如,在如下的领域正就是如此:生物结构的定量描述;恼人的大一统问题的求解;在传统和现代层次上的关于不可逆问题的不变的处理;在我们的空时系统之中关于强子定义要素的认知;给予反物质一个经典描述的需求;以及其他的一些公开的基本问题,等等。

  我曾说过,如果手头能有专门针对各项任务的新的数学,那么上述的各种公开的问题就都将获得基本上全新的解决办法。此外,我还认为,如果没有新的数字(理论),也就将不可能产生任何新的数学。正是因此,作为一个物理学家,在我的全部的研究的生涯之中,我始终都在关注着寻找新的数论,因为只有从新的数论出发,才可能经由一致性的论据,建构出新的数学和新的物理学理论。

  基于上面所述,我在此要向蒋春暄教授表示我最大的感激之情,他理解了我为求解上述问题而一直苦苦寻求ISO_、GENO_、新数论以及它们的同构二重性的意义。这种新数论,在自从它们获得了系统地描述以来的过去的二十年中,已经远远地超出了其他数论的课程范围。

  我要向蒋教授表示祝贺,他在这本专题著作之中简直是完成了一项纪念碑式的工作。在我看来,就它的内容的新奇性、广泛性、多样性、易理解性以及它的内涵的深刻性而言,它在数论领域的成就是史无前例的。

  我毫不怀疑,蒋教授的著作在数论领域已经开创了一个新的世纪,它涵盖了该领域中先前所有特有的成就。

  目 录

  前言

  绪论

  感谢

  R..M.单蒂利教授的著作表:

  专著(1—19)

  论文(20—232)

  参考文献(233—265)

  (方舟子先生为了贬低蒋春暄先生的需要,连带把美国人的R.M.单蒂利先生也打成了“伪科学家”,如此的狂妄是非常“失态”的,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请方舟子先生说话“自我检点”一点。您自己的科学“成就”在哪里?您是“真科学家”吗?——译者)

  第一章, 单蒂利ISO数论基础:第一类ISO数论(共9节)

  第二章, 单蒂利ISO数论基础:第二类ISO数论(共6节)

  第三章, 费马最后定理及其应用(共9节)

  第四章, 仅用于部分素数的歌德巴赫理论的二进制证明(共1节)

  第五章, 单蒂利ISO密码学理论(共2节)

   (译者按:每章之中“节”的内容的翻译,在这里省略了,请见谅。)

  本文作者按:

  蒋春暄先生究竟是“垃圾”还是“天才”,我看已经有了端倪。关于“天才”的评价,我留给相关的人士去进行,但我至少认为那些骂蒋先生是“垃圾”和“伪科学家”的人们应该自省,莫要作口出“谰言”的“无良人”,更不要作宣泄卑鄙的“卑鄙者”。我希望这些人,如果还有良知的话,就请在认真阅读过了蒋先生的文章和著作之后再来说话不迟。最后,我希望中国科学院有关部门应该帮助蒋春暄先生把他的“开创了数论领域新的世纪”的著作尽快以中文形式在中国出版,只有让更多的中国数学爱好者看到这本著作,才能知道它是否真有价值,至少我们不能让“天才”的“著作”漏掉了培养自己中国天才的机会。(2009,7,7.)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科学精神 > 科学评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908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