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鸣:中国人为什么没有“思想”?——关于“中国思想史、哲学史”的断想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26 次 更新时间:2009-08-05 12:55:09

进入专题: 思想史  

黎鸣  

  

  迄今为止,中国竟没有一本象样的《中国思想史》,更不要说具有一本象样的《中国哲学史》了。造成这种悲惨情景的根源是什么?我认为,这是两千多年来“独尊儒术”的必然恶果,历史上,大量根本就没有任何正确思想的儒家“文人”们的“滥竽充数”的“思想”,极其严重地充斥了中国思想史和中国哲学史的几乎全部的空间,更严重的是,它已经让中国人几乎完全丧失了关于“究竟什么是正确思想”的最起码的判断能力,这种情景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其结果,即是中国人几乎普遍地没有“思想”,根本就不知应如何正确地“思想”。

  严格地说,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直到西方思想大量进入中国的近现代之前,事实上早就已经处于了人类思想“倒退”的,而不是人类思想“进化”的历史过程之中。因为什么呢?因为在中国思想的“发煌期”的“春秋战国”时代,真正具有向上的、进化的内在精神动力的思想家其实是老子和墨子,而绝对不是什么孔丘和他的徒子徒孙们。恰恰是孔丘及其儒家的所谓(其实是伪)“思想”的后来愈来愈严重的泛滥,完全湮没并歪曲了中华民族真正具有向上和进化的内在精神动力的“思想”,其中最主要的即是老子和墨子的“思想”。这又是为什么呢?要说明这一点,我们就不能不首先弄清楚,究竟什么才是正确的具有向上和进化的内在精神动力的“思想”,它起码应该具有一些什么样最基本的特征?

  为此,我们不妨暂时别过头去看看西方人的历史。与中国人相反,西方人两千多年来的思想史基本上是一部不断地“向上”、“进化”的思想史。我们要问,为什么西方人的“思想史”是向上的、进化的思想史,而我们中国人的“思想史”却只能是向下的、退化的思想史呢?其中最本质的差别究竟表现在什么地方呢?

  与物质进化的自然历史不同,人类进化的更多的比重必然是在于人类自身思想(精神)进化的历史方面,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人类的一切历史,其本质上都应是思想进化史。进一步还可以作出判断,一切缺乏思想(进化)史的所谓人类历史,都只能认为是比较低级的接近“动物”的历史。中国的大量“历史”的记录,其实几乎就只有“动物”的历史,而较少,或甚至有意无视于“思想”的历史,所以事实上也就只能缺乏“思想”基本的“进化”。

  西方人的“思想史”为什么是“进化”的呢?它的本质属性究竟表现在哪儿呢?我来告诉我亲爱的同胞,本质即在对思想本身规律的最初不自觉,后来则愈来愈自觉的追求的不断向上和进化的认识(发现真理、发明真实和创造真成—诚)。通读西方人的无论社会《历史》,还是《哲学思想史》,我们最终都能够发现贯穿于其中的某种“线索”,什么“线索”?即对于思想(思维、思考、思索……)本身规律进行思想探讨的“线索”;这种“线索”在他们的“哲学史”之中尤其表现得突出,这种“突出”的表现即是作为纯粹思维规律的学说的“逻辑学”的进化路径的突出的不断进步的再现。这种“再现”已经成为了西方任何(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心理科学、艺术学等等)方面学者的完全自觉的追求(而自古以来的中国的儒家文人则完全丧失了这种自觉,从而也就根本不可能会有这种自觉的追求)。

  请问,中国《历史》的作家们曾经有过上面所述的对于(历史)思想本身规律进行思想探索的“完全自觉的追求”么?中国的“二十四史”、“二十五史”、“二十六史”等等等等的写作者们曾经有过如此的“自觉追求”么?不要说这些“历史”的写作者没有如此的“自觉追求”,即使如“中国思想史”、“中国哲学史”的作者们也同样缺乏如此的“自觉追求”,要不然,他们不可能写出来的东西竟会如此地缺乏真正“思想史”、“哲学史”的价值。侯外庐先生主编的《中国思想史》,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等等,它们能够称作合格的“中国思想史”和“中国哲学史”么?其他如刚逝世的任继愈先生的《中国哲学史》等等又如何?在我看来,他们全都只不过是对中国古代的大量内容芜杂的文献进行了一些“有一定价值”的整理而已。作出如此判断的根据,即是如上所述,我们从他们的著作之中,能够看到贯穿于其全部著作自始至终的某种“完全自觉的追求”思想本身规律的不断向上并进化的“线索”么?坦诚地说,我没有看到,甚至根本就看不到。尤其作为《哲学史》而言,其中连最起码的“逻辑”都没有,更不要说有“逻辑”的历史进化。既然如此,它们有什么资格被称作《中国哲学史》呢?如果说连那些被称作“中国哲学家”的人们都不知道“逻辑”为何物,那么他们的所谓“哲学思想”又从何而来?更不要说一般的中国(儒家)文人,乃至更一般的中国人,他们又何来符合“逻辑”规律的正确思想?他们能够有(正确)“思想”吗?

  说一句令人痛苦的话︰自从“独尊儒术”以来的两千多年之中,凡在中国生活过的“中国人”基本上都没有了“思想”,基本上都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正确”地“思想”。这才是两千多年来,中国人的所有巨大历史悲剧的总根源。然而我们今天,又在继续高歌孔儒的根本没有“思想”的“经典”,还又在进行已经垂死的儒家“国学”的“复古”,这实际上即是等于,又在继续重新“开演”中国人过去巨大的历史悲剧,或许是还要更加巨大到无数倍的现实的悲剧。我请亲爱的同胞们警惕啊,这是中华民族的毁灭,而绝对不是中华民族的兴盛!!!(2009,7,25.)

    进入专题: 思想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958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