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东:成吉思汗的“蓝眼睛”及现代人的种族意识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59 次 更新时间:2009-07-09 20:01:41

进入专题: 种族意识  

王小东 (进入专栏)  

  

  我转贴的光速的新浪博客上的文章《愚昧的媒体,别在胡说八道了!评所谓的成吉思汗子孙遍布亚洲的搞笑说法》中有这么一段话:“蒙族的朋友告诉我说,成吉思汗(qingjisi haai)的家族是‘burjijin’,在蒙古语中意思是‘兰色眼睛’,瞎了我一跳,难道成吉思汗居然是白人”。这段话让我想起了前几年我的博客上关于这个问题的争论。

  我忘了从哪本书上看到的了,说是成吉思汗的远祖中确实有过一个抢来的高加索种女人。“burjijin”即孛儿只斤,“蓝眼睛的人”,也许是这个女人传下来的基因吧。光速的文章中考察的是Y染色体,所以并不能排除成吉思汗的母系血统中有高加索种族的基因。然而,首先,那个高加索母系远祖的传说也是不能被证实的;其次,即使那个高加索女人的故事是真的,到了成吉思汗那一辈,她的基因也恐怕已经被稀释到了很少很少了。蒙古人自己画的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孙的画像表明,成吉思汗及他的后代忽必烈等人,压根就没有任何高加索人种的外貌。面对这样的事实,当时仍有一些在我博客上发言的历史学牛人坚持:那些画像只是蒙古统治者为了取悦汉人而故意画成汉族人模样的。是这样吗?可他们在另一方面又强调,汉人在蒙元统治时期的地位是多么的低贱。那么,蒙元的统治者有必要为了取悦汉人而歪曲自己祖宗的形象吗?他们给汉人提高点地位不是更有效吗?应该说,光速的结论基本上是对的,成吉思汗的祖先是黄种人而不是白种人。当然,更准确地说,应该是成吉思汗的父系祖先是黄种人而不是白种人。

  讨论这种问题有意义吗?憨子在我的博客跟帖说:“我认为所谓科学是最容易造假和被利用的,咱们不信这个,只信认同和文化,全人类的祖先,都是猴子”。另一位新浪网友跟帖说:“现在还有对这玩意感兴趣的?”幸或不幸的是,也许你们对此不感兴趣了,但很多现代人对此仍然很感兴趣,他们或许信认同和文化,但也信基因。

  在成吉思汗是否是蓝眼睛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看到许许多多不同种族的人的可以理解的,乃至丑陋的种族臆想。有不少欧美的白种人,抓住了成吉思汗是所谓的“蓝眼睛”的说法,硬说自己就是成吉思汗的后代。他们为什么非要说自己是成吉思汗的后代呢?无非是因为成吉思汗征服的土地多、杀人多、上女人多。他们觉得要是能有这样一个祖先很牛。那些坚信欧美人的价值观就是“自由、平等、博爱”的中国自由派们,请你们务必正视这样一个事实,就是有不少欧美人想当成吉思汗的孙子,而这与他们自己所标榜的“自由、平等、博爱”是背道而驰的。另一方面,近代中国不行了,黄种人不行了,所以有一部分逆向种族主义的黄种人坚信,像成吉思汗这么牛的人,不可能是黄种人。有那么一部分蒙族人、满族人,总觉得自己的祖先应该是白种人才对。也有那么一部分汉族人相信黄种人都是绵羊,觉得曾经在武功上那么牛的蒙族人、满族人,不可能是和自己相近的黄种人。于是,他们都抓住了“孛儿只斤”这个词,说成吉思汗是蓝眼睛的人;于是,有那么几位“历史学达人”,因为我说成吉思汗是黄种人就要在我的博客上跟我拼命。

  信血统、信基因,也就是种族意识,这一点在前互联网时代是被压制住的,特别是在中国、前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是被压制住的,但到了互联网时代就压制不住了,因为互联网时代对于言论进行控制的难度陡然加大了。我认为种族意识并不等同于种族主义。种族主义认为其他民族都是劣等民族,并且主张灭绝之。种族意识,只不过是一种基于血统或基因的认同感,二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我认为,种族意识是很难排解掉的,我们只要读一读《自私的基因》这本英国人写的书,就知道为什么。与其压制住不让谈,还不如敞开了谈,但得像光速的博客那样,谈得有点科学性。当然,光速的博客上的文章也存在着许多科学上的争议,但套用波普尔的话说,那至少是可以证伪的,不像前遗传学时代的种族臆想,可是完全的胡说八道。

进入 王小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种族意识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888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