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细谱:中东欧社会党执政现状及其走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01 次 更新时间:2009-06-06 00:25

进入专题: 中东欧   社会党  

马细谱  

[摘要]东欧剧变以来,中东欧社会党和社会民主党作为左翼政党,其任务是尽快把党建设成为西欧式的社会民主党,或欧洲“左翼社会民主党”。近20年来,这些党有时在朝成为执政党或参政党,有时又在野沦为反对党,但它们已形成为以左右翼两大势力较量为中心而轮流坐庄的一翼,其发展趋势和走向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和关注。

[关键词]中东欧;社会党;现状;前景

东欧剧变以来,中东欧社会党和社会民主党作为左翼政党,有时在朝成为执政党或参政党,有时又在野沦为反对党,但它们已形成为以左右翼两大势力较量为中心而轮流坐庄的一翼,其发展趋势和走向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和关注。

一、中东欧共产党社会(民主)党化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东欧国家发生的1948年苏联和南斯拉夫冲突、1956年波匈事件、1968年苏军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事件、1980年波兰团结工会运动等等,都给东欧国家的政治生活留下了极其严重的创伤,社会主义经受了一次又一次考验。而1989年秋发生在前东欧地区的剧变则是社会性质的根本变化。东欧国家剧变后,短时间内形形色色的政党和组织竞相丛生,每个国家都存在几十个甚至几百个大大小小的党派。议会选举、总统竞选、“休克疗法”,造成这些国家社会政治力量尖锐对立,使之陷入严重的无政府主义?泥潭。?中东欧各党对东欧政局动荡和政治多元化缺乏思想准备,在激烈的变化面前束手无策。多数党的领导人思想动摇,表现消极;而少数党的领导人则认为政治多元化还不够,应当立即取消共产党的一党垄断,实行多党制。在党的会议上就这个问题经常形成两种尖锐对立的意见:主张恢复和建立多党制的一派,强调要实行经济上和政治上的多元化,放弃一党独裁,让在野党在议会中占有席位,建立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分立的西欧式议会民主;赞成保留一党制的一派,则强调要在一党制范围内体现多元化,认为推行多党制并非历史的需要和必然,解决经济危机的出路也不在于多党制。

如果说在1989年夏季,多党制观点在中东欧党内还是“反对派观点”的话,那么,同年秋季起,主张实行多党制的意见已在各党占据上风。在社会上和党内外的强大压力下,中东欧各党几乎同时宣布接受多党制的现实,表示“政治体制多元化可在多党制的范围内实现”,承认“在宪法的范围内可以存在作为反对派的运动和政党”。同时,还接受了议会民主制、总统制和三权分立制。

在1989年底的暴风雨中,中东欧各党已处于十分困难的逆境之中。社会上一片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叫嚣,党内组织涣散,思想极度混乱。在这种气氛里,执政党内部发生分裂,有的被迫改名,有的自动解散;过去的友党在关键时刻倒戈,站到反对派一边去了;社会民主党重整旗鼓,分庭抗礼;农民党和部分“历史性”政党东山再起,恢复活动;一大批新的政党和组织涌出,咄咄逼人。多党制成为不可逆转的现实,中东欧出现了多党竞争的复杂局面。

在剧变面前,有些国家的共产党更名易帜,开始转变为新型的左翼政党。1989年10月,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易名为匈牙利社会党,从而揭开了共产党“社会党化”的帷幕;同年,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改名为“捷克-摩拉维亚共产党”和斯洛伐克民主左派党;1990年1月,波兰统一工人党停止活动,波兰共和国社会民主党宣告成立;同年2月,民主德国统一社会党改称民主社会主义党;4月,保加利亚共产党改建为保加利亚社会党;1991年6月,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改名为阿社会党;罗马尼亚共产党经过几次改名,最终也在1993年改称为罗社会民主主义党;南共联盟1990年解体后,原六个共盟组织分别改称马其顿社会民主联盟、波黑社会民主党、塞尔维亚社会党、斯洛文尼亚民主改革党、克罗地亚民主改革党和黑山社会主义者民主党。1990年7月,塞尔维亚共盟正式改名为塞尔维亚社会党。

与此同时,以前同共产党合作的友党亦先后脱离了共产党。紧接着,各党领导的统一战线组织、工青妇等群众团体,也纷纷离开了共产党。

1989年底和1990年初,所有中东欧国家都举行了议会和总统选举。在选举活动中,除个别国家外,执政的共产党大都遭到了失败,痛失政权。共产党被逼下野,右翼势力独揽大权。这样,多党并存,便产生多党制选举。反过来,多党制选举又激发了政党的诞生。1990年起,中东欧各国的政党组织如雨后春笋,竞相丛生。每个国家都存在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大大小小的政党和组织。1990年12月,南斯拉夫全国共有248个政党注册。罗马尼亚有83个新党登记注册,后高达180多个。1989年底,匈牙利的政党组织已达50多个。1990年6月,捷克斯洛伐克已有23个政党和组织。1991年9月,保加利亚的政党组织已逾80个。同期,波兰已有200多个政党。

如果我们将这些众多的党派进行分类,大致有如下几种类型:第一类:左翼政党,包括社会党、社会民主党以及从前执政党分化出来的其他中左政党与组织;第二类:“历史性政党”,即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就成立了的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政党;第三类:新兴的政党,主要是剧变中形成的各种反共政党联盟;第四类:民族主义情绪和宗教色彩较浓的政党;第五类:保皇党。

不管这些党派打的什么旗号,制订了什么样的竞选纲领,它们都是多党制的产物和角逐者。各国通过了宪法和政党法,明确规定各政党的政治地位一律平等,国家一视同仁向其提供办公场所和设施以及竞选经费;各党均有权出版报刊,平等分享舆论工具;禁止各党派干涉国家机关、军队、执法机关、国家舆论工具、教科文组织的活动;禁止成立附属的青少年组织和带有军事性质的秘密组织;禁止各党在工作单位建立组织和从事政治活动,等等。可以说,多党竞争机制已取代了二战结束以来一党和多党合作的政党体制。

从上述中东欧各国政党演变的过程可以看出,目前在中东欧政治舞台上出现了三种主要政治势力,即西方式自由民主派势力、民族主义势力和民主社会主义势力(从某种意义上说,战前的情况也是这样)。剧变初期前两种势力占优势。随后,民主社会主义势力和左翼势力经过改组革新之后又重新崛起。

二、中东欧社会(民主)党成为执政党

剧变以来,中东欧国家的思想界和理论界十分混乱。在中东欧国家社会党和社会民主党内部,一般存在三种派别或者倾向:一种要把党变成西欧式社会民主党,这种思想在党员群众中没有多大市场,但在党的领导层中颇有影响,成为主导力量;另一种主张党要后退,不要锋芒毕露,这是自我孤立的态度,这在老一代共产党人中有一定的市场;还有一种强调要为实现社会主义而奋斗,即争取实现21世纪而不是19世纪的社会主义,不否定马克思主义和十月革命。这种人极少,不代表主流。

中东欧左翼党认为,它们的任务是尽快把党建设成为西欧式的社会民主党,或者是欧洲“左翼社会民主党”。持这种观点的政治家和学者说,老社会民主党在世界范围内处于危机和重建之中,由前共产党演变过来的社会党,应该成为现代化的政党,而不应该停留在使党社会民主党化的阶段,因为现代社会党属左翼社会民主党,它同原来各国的社会民主党是有区别的。科索沃战争中欧洲社会民主党的右倾表现证明了这一点。

有的社会党指出,过去的社会主义模式已经老朽,要选择新的社会主义模式,接受世界和欧洲的保护人权和自由的标准。试图建设一个既不同于传统社会主义,又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充满公正、自由、民主和人道的社会。同时,强调要“回归欧洲”和“重新确认资产阶级革命取得的成就”。

近20年来,中东欧国家的左翼党有时在朝成为执政党,有时又在野沦为反对党,但它们已形成为以左右翼两大势力较量为中心的轮流坐庄的一大力量。

例如,波兰社会民主党实际上是原波兰统一工人党的后继党。以波兰社会民主党为首的民主左派联盟从1993年9月执政到1997年9月。继2000年10月左派人士克瓦希涅夫斯基连任总统后,1999年建立的以波社民党为主体的民主左派联盟党又在2001年9月的议会大选中获胜,组成了以该党主席米莱尔为总理的联合政府。这样,在波兰出现了总统、总理和议长都为清一色左派人士的“红三角”。2005年中东欧最令人关注的选举,是波兰于这年月进行的议会和总统选举。选举结果,波兰的右翼政党法律与公正党和公民纲领党取得了参众两院的胜利,法律与公正党的候选人卡钦斯基后又在总统竞选中登上了总统宝座。这样,波兰政坛便出现了剧变以来右翼全面恢复政权的局面,即总统、总理和议长均为右翼人士。波兰政坛完全由左向右转换,这在中东欧国家也十分罕见。原来意义上的波兰社会民主党于年宣布自行解散,而以民主左派联盟的名义进行活动。2004年3月,时任众议院院长的博罗夫斯基等一批民主左派联盟党员另立门户,重新成立左派政党,仍叫波兰社会民主党。

匈牙利社会党长盛不衰。匈牙利社会党从1994年5月起掌权达四年之久。2002年社会党再次得票最多,但组建了联合政府。匈牙利是中欧中左翼政党执政比较成功的国家。这个党使国家第一批加入了欧盟,但紧接着它们的社会影响力开始降低,以民族主义思潮为代表的右翼力量纷纷抬头。2004年9月,匈牙利国会举行信任投票,社会党领导人久尔恰尼·费伦茨当选为总理。2006年4月,匈牙利举行国会选举,执政的匈社会党又一次赢得大选胜利,成为匈牙利1990年民主选举以来第一个连任的执政党。国会主席为社会党人希莉·卡塔琳。

捷克社会民主党是老牌政党,1989年11月重新作为独立政党恢复活动,属中左政党。它从1996年起就开始成为左翼政党和社会主导力量。党的领导人曾担任议长、总理等职。1998年捷社民党在议会众议院大选中获胜,但因得票率仅为30%,无法单独组建政府。社民党不愿与共产党合作,只好与最大反对派政党公民民主党达成了平分政权的妥协性协议,为捷克两个政党联盟执政奠定了基础。2000年,社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失去多数地位。2002年,社民党在众议院选举中再次获胜,成为最大执政党。2005年,捷社民党作为少数派政府经历了严重的信任危机。总统为公民民主党主席克劳斯担任,总理则由社民党出任。由于右翼政党的不断发难,执政的社民党在本届议会四年任期内组建了三届政府,执政联盟因利益的驱动摩擦多于合作。

罗马尼亚社会民主党的前身是救国阵线。1992年,救国阵线中的左翼成立民主救国阵线。1993年7月,民主救国阵线更名为罗马尼亚社会民主主义党(简称社会民主党)。它在执政过程中有起有落。罗马尼亚社会民主党在1992年9月至1996年月和2000年12月都组织过中左执政联盟政府。2004年11月和12月,罗马尼亚举行了社会改制转轨以来的第五次议会和总统选举。经过两轮较量,执政的中左力量和在野的中右势力的得票率相差不到3%。在中右政党的强大攻势下,左翼十分惋惜地退出了政坛。在议会选举中,执政的社会民主党和罗马尼亚人道主义党获得众议院332个席位中的132席和147个参议院中的席,均未过半数,而其他席位则落在中右反对派政党联盟的手里。总统和总理的位置均被右翼占据,众议院议长由社会民主党的前总理讷斯塔塞担任。即便这样,中右翼政党也不甘罢休。2006年2月,右翼指控前总理在布加勒斯特市中心低价购买了一块宅基地,是“严重的腐败行为”。为此,3月15日讷斯塔塞被迫辞去了社民党主席、议会党团执行主席和众议院议长职务。

1989年以来,保加利亚社会党一直是国内第一大党,是三上三下的执政党。1990年6月,社会党在第一届议会选举中赢得胜利,在总共240个议席中取得52.75%的议席并组建了剧变后的首届政府,赢得总统、总理和议长职位。在1991年10月举行的第二届议会选举中,社会党败给右翼民主力量联盟,沦为在野党。1994年12月,社会党在第三次议会选举中再次上台执政,但在1997年第四次议会选举中又被右翼民主力量联盟推下台。社会党在2001年6月的第五届议会选举中输给由原国王西美昂二世领导的中右翼政党,未能获得组阁权,但党的主席帕尔瓦诺夫在随后举行的总统选举中当选并连任至今。在2005年6月的第六届议会选举中,社会党获得31?3%的选票,因未过半数不能单独执政,最后与中右翼的“西美昂二世全国运动”和持中间立场的土耳其族人的“争取权利与自由运动”联合执政。

阿尔巴尼亚社会党也是几度沉浮。1992年6月,社会党有党员约10万人,为全国第二大党。在这年3月大选中,社会党失利,沦为在野党。1997年7月起,社会党成为执政党,其领导人担任总统、总理、议长等职。在2000年6月召开的“四大”上,法托斯·纳诺当选该党主席。在同年10月阿地方政权选举中,该党又获得大多数地方政权。2001年6月,社会党在议会大选中再次获胜并继续执政。2005年8月,连续执政八年的社会党下台,代表右翼的贝里沙民主党获胜。

塞尔维亚社会党连续执政十年,是塞尔维亚和南联盟的第一大党,它也是中东欧国家连续执政时间最长的左翼政党。它的前身是塞尔维亚共盟和塞尔维亚劳动人民社会主义联盟,于1990年7月16日合并改名而来,首任党主席为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在1992年月塞尔维亚社会党召开的第二次代表大会上,通过了《塞尔维亚社会党纲领的基础》的文件,确认“党的奋斗目标是建设现代化的民主社会主义”,并积极投身于多党议会选举。塞尔维亚社会党在塞尔维亚共和国1990年、1992年和1993年的议会选举中以及南联盟1992年的议会大选中均获得压倒多数票而成为不可动摇的执政党。20世纪90年代初起,塞尔维亚社会党一直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居主导地位,它的代表担任了塞尔维亚共和国和南联盟的总统、总理等要职。截止到1996年年中,塞尔维亚社会党仍然是最大党,当时拥有53万名党员。然而在1996年的南联盟议会选举和1997年的塞尔维亚议会选举中,社会党虽然在选举中获胜,稳固了执政地位,米洛舍维奇也当选为南联盟总统,但得票率出现下降趋势。2000年举行了南联盟议会选举、总统提前大选和塞尔维亚议会选举。这时米洛舍维奇领导的社会党成为美国和欧盟重点打击的目标,它们决心尽早除掉这个欧盟和北约东扩的“桥头堡”。在国内外的“倒米洛舍维奇”运动的配合下,塞尔维亚社会党及其主席米洛舍维奇双双败北,从此一蹶不振。在2008年塞尔维亚议会选举后,塞社会党八年后重返政坛,并与前政敌民主党共同组成了亲西方的联合政府。

三、社会党执政的特点及其走向

从上面我们清晰地看到,社会党和社会民主党是中东欧政坛上的一支主要左翼力量。它们的共同特点是:主张建立自由平等的公正社会和强有力的法治国家;实行议会民主、多党制、地方自治;建立公民社会、宗教信仰自由、尊重科学和艺术创作充分自由;强调社会市场经济同国家干预相结合;实行多种经济成分、有效的各种形式的社会所有制逐步取代国家所有制、发展私人所有制。它们主张成为欧洲新左派,不掩盖过去的错误,不再回到过去。它们的目标是实现民主社会主义。东欧社会党都赞成加入欧盟,在加入北约的问题上多数党赞同,部分党有一定的保留。

近年来中东欧社会党中的左翼希望复兴社会主义思想,希望社会党成为欧洲左翼政党。例如,2006年8月保加利亚社会党中左翼一致通过了《保加利亚社会党左翼宣言》,他们给自己的定位是:左翼不会在组织上和政治上破坏党的统一,它将团结党内的左翼力量,使保社会党成为后工业时代的现代化政党。它的价值观和政策是左翼的,它的取向是欧洲的,它的传统和历史前景是社会主义的,而它的民族目标和利益是保加利亚的。一句话,它是劳动者的政党。左翼还建议党恢复历史上的左翼党传统和纲领,要求社会党“在新的条件下,扞卫和发展党的左翼社会主义党的性质”。左翼宣布:“我们的历史使命是战胜资本主义,向建立具有优越生活条件和使所有的人都得到发展的公平社会过渡。”《宣言》的结束语写道:“左翼为使保加利亚社会党成为现代欧洲左翼社会党,成为社会党国际和欧洲社会主义者党当之无愧的一员而奋斗。”从左翼党近20年的执政情况来看,其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

第一,中东欧左翼政党缺乏明确的目标和纲领。这些党的纲领都把“实现民主社会主义”作为奋斗目标,屏弃了民主集中制、无产阶级专政和共产主义等口号。这些纲领已接近或类似西欧和北欧各国社会民主党或社会党的纲领。它们不敢提及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而是主张建立西欧式的广泛民主社会和福利国家。社会党无论从其共产党的出身还是从宣称的纲领来说,它们在人们的眼中是左翼党。但为了联合政府不破裂,它常常不得不与右翼和中派妥协,在内政方针上不断向右倾斜。社会党上台执政后,往往对选民食言,在经济和社会政策上右倾化,加上自身的腐败,使其选民支持率不断下降。

第二,社会党在对外政策上亲美、亲西方,执行一边倒的政策。如同意美国在保加利亚、罗马尼亚修建军事基地,在波兰、捷克建立导弹防御体系;支持美国向伊拉克派出军队,等等。中东欧共产党人批评社会党正在成为美国和欧盟的“新自由主义”代言人,谴责它们的政策旨在为“美国全球主义和欧洲资本主义”服务,出卖了“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利益”。总之,中东欧社会党“右倾化”现象严重。

第三,社会党党员人数呈减少趋势,选民支持率降低,直接威胁到党的生存。20世纪90年代初至中期,中东欧社会党基本上在组织上较为完整地保留了原共产党时期的党员人数。90年代末期开始,随着社会党执政地位的变化,党员人数在不断减少。与此相关的是,选民大量流失,选民支持率明显下降,尤其是青年人和知识分子的支持率降低。这里的主要原因是社会党没有真正关心和保护广大劳动阶层和贫困人口的利益,失去了群众基础和社会基础。目前的选情说明,社会党拥有一批党员和较为稳定的选民,它们的纲领被社会广大阶层所接受,但选民在减少的趋势必须引起高度注意。保加利亚社会党的党员人数从1991年的100万降到近年的20万。民众对社会党的不满情绪激化了社会党内部的矛盾,党内出现了新的裂痕。

第四,中间力量的崛起和联合政府的建立,是中东欧多党制发展的一个趋势,是社会党执政的方向和特点。如果说左派执政过于谨慎和改革不力,右派掌权盲目“西化”和脱离实际,使国家丧失了时间和发展机会,那么推行温和路线、主张各党派联合执政的中间势力,则是左右翼争夺的主要对象。他们反映了广大选民图稳定和谋发展的心态和愿望,成为一支不可替代的中派政治力量。它们能成为社会党的盟友,在中东欧政坛重新洗牌过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各派政治力量对立是意识形态的产物,大联合正成为发展的趋势。在中东欧国家,这种联合政府由选举中获胜但又未过半数的一党为主,联合中间派和各种民主力量而成。而且,这种联合政府在由两党或三党向多党方向发展,由单纯的左派或右派政府在沿着中左或中右执政的道路前进,还有可能出现左中右共治的局面。

第五,尽管中东欧左右翼党派轮流坐庄已成规律,属于正常现象,而且各国右翼政党上台的背景不一样,但它们对左翼发起进攻的炮弹和手法基本上是一致的,即攻击左翼在历史上与情报部门有牵连,以此作为煽动社会舆论和人民情绪、争取选民的工具。自由民主派和右派在不断攻击谩骂1989年以前执政期间的共产党,否定社会主义的历史,将其说成是法西斯的,甚至与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相提并论。右派政党和政府通过法令,称社会主义的45年是黑社会和犯罪的45年,并企图通过法令算共产党执政时期的历史老账,欲置社会党于死地,或者力图使社会党进一步“右倾化”。

第六,以社会党为代表的左翼执政前景仍然光明。我们看到,跟20世纪90年代不同的是,今日左翼有时在选举中失败并不意味社会舆论和选民就倒向了右翼。近几年的选举表明,没有哪个右翼政党的选票能超过半数。剧变初期疯狂反共反社会主义的老牌右派党都垮台了,代之成立了新的右翼党派。从这一结果,我们可以看出,中东欧左翼在一轮又一轮的较量中,有时取胜,有时又输给了右翼,但这并不意味着左翼政党没有执政能力,也不意味着它们执政的最后终结,更不意味着左翼政党就没有前途了。经过战斗的洗礼,这些左翼政党依然会以新的面貌存在,它们上台单独执政或同其他政党共同参政的机会很快会到来。这些党如果坚持灵活的斗争策略,加强内部团结,赢得广大人民和中间派的支持,仍能在以后的选举中获胜,因为左右翼轮流坐庄的机制已经形成。社会党需要及时改变政策,采取有效措施,赢得选民,保持和巩固执政地位。在这方面,中东欧各党既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要在多党制条件下生存并取得成功,那就要改革和复兴社会党,并产生新思想和新纲领。社会党人不能忘记一个根本的道理:没有强大的社会党,就不会有强有力的执政能力和执政地位。

    进入专题: 中东欧   社会党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7780.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09年第2期,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