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卫平:论草泥族的可能性与河蟹族的不可能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976 次 更新时间:2009-03-06 12:22:16

进入专题: 草泥马  

崔卫平  

  

  不断有网站或博客“被河蟹”的消息传来。先是一个叫做“拉拉的后花园”的网站被关,这是一个拥有四十万同性恋网友的网站,它无疑是这些“少数族裔”的精神家园。当她们重新变得无家可归,一边流浪一边悲愤地写道:“政府啊,请你指出我们拉拉哪一点做错了。在中国的法律里面没有明文规定拉拉不能相爱啊,你们不是说有人权的吗?那我们拉拉的人权何在啊?”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motss/1/188636.shtml这是一群的确想过平安日子的人们,在百度“拉拉的后花园为什么被关”的词条下面有人写着:“公安想要怎么改,那我们就怎么改就是了。” 接着又听说一个电子游戏为主的娱乐网站“电玩巴士”不能登录,它专门介绍、评论、下载电脑游戏、电视游戏以及掌机游戏,据说是全国最大的电视单机游戏网站,拥有电玩网友无数。有关部门给出一个科学解释,叫做“执行停止域名解析的操作”,简单地说,就是“被河蟹”了。这么长时间正常运转的大网站,为什么说关了就关了,网友们感到十分不理解。有人不免胡思乱想,莫非这个网站的域名www.tgbus.com有问题?什么问题呢?没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了,“各自领会吧”。总之,也许需要“改个好名迎河蟹。”

  我的朋友沈睿名为“萧萧落木”博客被关。这家伙在美国海军学院当教授,同时将自己在美国生活的方方面面写下来与朋友分享,我几乎无法概括她原来名为博客的丰富容量:电影(无论中外)、小说(无论新旧)、动物(兜兜猫与狼)、人物(希拉里、科贝尔等)、旅游、情感、美国大选、女权主义,一会儿《国际歌》一会儿“六卦文化”(听说过没有?),作为二十多年的老朋友,我要说有时候我也不能完全把握她神奇飞速的思路,但是将她客居多年的博客关闭掉这件事,则令人瞠目结舌。她现在搬家到另一个地方,一上来的文章看起来“很猛很强大”:“站队站到色情里”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281792.html以及“低俗的十三个分类和人的生殖器官”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286760.html。

  类似的消息纷至沓来。杭州傅国涌先生的豆瓣小组被解散,小组创办人山西雪堂与管理员阿啃1919自嘲地称他们的情绪“很稳定”,同时分别撰文《时代是多么低俗》和《河蟹来到我的家》。傅国涌先生是一位拥有浓郁历史情怀、成绩斐然的学者,通过他绵绵不绝、娓娓道来的历史故事,前辈人物的足迹、风华以及伤痛变得清晰可见。这是傅先生部分文章的标题,从中大约可以知道这个人到底做了什么:《杨度感叹蒋介石不称帝》、《1947:傅斯年与中国言论界》、《1933年的宪法讨论》、《回望逝去的“报人时代”》、《民国以来第一清官》、《潘光旦烟斗上的铭文》、《戊戌年的伤痛并未成为过去》、《南京<新民报>被封杀之后》等。当然,奥巴马的那篇就职演说,也出现在傅先生的博客上面。

  尤其值得提到的是一个纪录片网站“影像中国”,我认为这是中国最好的独立制作纪录片的网站,广州纪录片人周浩先生主持。这位周浩本人是一位杰出的纪录片工作者,我为他的纪录片《高三》专门写过文章,并将他的《龙哥》带到北大课堂上进行细读。难能可贵的是,他还有一份持续不变的对于纪录片的公益热情。这个网站是纪录片人的一个重要信息平台,都是国际国内纪录片电影节或者相关活动的最新消息。比如最近的“热片推介”有“2009圣丹斯最佳导演奖《阿富汗之星》”、“2009圣丹斯电影节纪录片大奖《愤怒的阿姨》”,以及“沃纳•赫尔佐格:《在世界尽头相遇》”。注意这个赫尔佐格便是那个德国著名剧情片导演,他的一系列影片令我无比热爱。这个网站最近提供的“快讯”有:2009年3月5日——17日举行的法国真实电影节(最有权威的国际电影节之一)的竞赛单元中,有四部中国纪录片已经入选,它们是《乌金》、《没有你在》、《制造的城市》、《现实是过去的未来》,可喜可贺。朋友喜欢这个平台还因为它及时发布同行们关心的消息,有关某个重要纪录片电影节何时开始何时“截稿”等。这样一个有水平、有品位的网站,这几天因为“在两会期间被和谐”。

  关于电影的网站,我还注意到了在豆瓣被解散的小组当中,有一个“禁演电影”小组,这个小组的前成员感叹:积累几年的东西,一下子都不见了。还有一个叫做“NHK小组”,应该也是纪录片小组,NHK是日本一家电视台,八十年代末最早与中央电视台合作拍摄有关中国的纪录片,因此在中国重新播下了有关纪录片(而非专题片)的基本理念,培养起中国第一批纪录片电影人,连纪录片老将吴文光也在内,这些人后来在体制内、外都发挥了重要作用。纪录片这个东西就其气质来说,应该是小众的,它有种种局限,但应该说它最少媚俗。

  不厌其烦地将这些遭遇不幸的网站、网页或小组做一些介绍,是想让大家对这些消失了的“当今远古文明”本身有一个感性印象,看看都是一些什么人、在做一些什么事情,在这些地方可能和不可能发生一些什么。并不是所有的人对网上这些情况都十分熟悉,尤其是对于那些不曾见过的,容易采取忽视的态度。实际上某种东西既然已存在,就表明它有存在的空间,也有存在的理由,除非万不得已,不能够将它轻易取消。即使是需要规范化网络,那也可以一步一步来,一边登记注册,一边继续开放。起码不久以前它们开放时,并没有造成很大“干扰”,天也没有塌下来。

  人就是这样,他没有一件东西的时候无所谓,一旦它有了这个东西,尝到了它的甜头,你再从他面前将这个东西拿开,那他就十分不适应了。对于民众中已经存在的各种习惯、习俗、小小传统,需要一点真正“保守主义”的态度,不能动不动“连锅端”加以铲除。事到如今,网络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是人们日常生活方式的一种,人们一旦坐到书桌面前不管这之后要干什么,先上一会儿网,去自己想看的网站,就如同去附近小区公园散步、提个鸟笼子进陶然亭、去早市吃点心、去超市购物、与老朋友下棋、聊天、发牢骚,已经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习惯,提供服务的那些网站,也许手续不甚完备(因为互联网的发展太迅速了),但是也已经成为“约定俗成”的存在。如今突然闹得这般鸡飞狗跳,遍地“尸横”,有网友戏称“鬼子进村了”,实在地说,这叫制造矛盾、发明对立、激化冲突,在目前经济危机和其他种种社会矛盾激化的情况下,实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而且更为重要、也需要明白的是,这种打压永远也不可能实现它的既定目标,如果它有什么既定目标的话。想想它面对的是什么?是生活的汪洋大海!是千千万万的生命个体——不分男女老少——他们在这个世界上要生活下去,要按照自己的意愿、方式、途径、兴趣、爱好、口味那样去生活,而不是在接受别人的指导之下生活。只要他们不违反这个国家的法律,不对别人构成伤害,那么他们就应该、并只能以他们自己的方式,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实现自己的人生追求,达成自己的人生目标。因此,不管是同性恋也好、电玩游戏家也好,用中文写博客的美国海军学院教授也好,以及民国新闻史学者、电影爱好者、纪录片拍摄者,他们根深蒂固的生命倾向与热情,是任何人无法拔除和剪灭的。这里用得上那句古话,叫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因为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接受他人的管制,不是为了满足他人统治的要求,或者是为了实现某个既定的“历史目标”,相反,从他进入这个世界的那一刻,他就是一个新的起点,一个新的开端,一个新的可能性。他的生命是一个有待打开的过程,他所携带的潜力有待唤醒,他所蕴含的能量有待释放,他的生活历程有待一点点拓展。作为这个世界的初来乍到者,他投身于这个世界,但并不是以这个世界的起点为起点,而是以他自己的降生作为起点。就像汉娜•阿伦特所说的:“随着每一次诞生,一些独特的东西便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换句话说,每一个不期然到来的生命都是一个意外,就像一桩额外的事故。父母给了他血肉之躯,但是他给父母回报的,却是不同的东西。在他小小的身躯之内,同时带来了他自己的生命意志,他本人的内心动力,他这个人感到快乐和痛苦的不同体认。逐步地,他把父母的工作结果,改动为另外一个成果:他是他自己的,他本人的存在、痛苦和欢乐是第一性的,而不是双亲。他这么做并不是要故意得罪父母,向父母发出示威挑衅,而是生命的本性使然,一代一代人都是这么过来的。这便是人类的生命不同于一张桌子或一张板凳的地方。人是一种有待展开的、有可能性的存在,在某种意义上,他的可能性高于现实性。

  他是一个不断生长的存在,这种生长是一个无法预料的过程,总是伴随着出乎意料,总是出现各种偶然因素,有时候甚至是一些无法解释的神秘因素。任何人不能拿着事先准备好的蓝图去生活,更多的是走一步、看一步、再走一步。面对那些未知的因素,那些富有挑战性的局面,有人恰恰感到全身顿时增添了活力,觉得那是给自己一个新形象的机会。说人是脆弱的,那只是一个方面,而另一方面,人们也从无数事实中见到,人的生命何等茁壮,其生命力、意志力何等顽强,想象力何等丰富和伟大。

  每个人给这个世界所提供不同的形象,则极大地丰富了这个世界本身。因此罗素说:“参差百态,乃幸福本源”。这就是我们的生活为什么波澜壮阔的原因,为什么那么神奇充满奇迹的原因,也是我们为什么如此热爱身处其中的世界的原因。总是有新的元素在那里激荡、碰撞,互相追逐、互相生发,互相促进和激励,一个原因带来不止一个结果,一个结果又变成另外一桩事务的开端,丰富多彩、五光十色,这个过程生生不息,日夜不止,只要有人类存在一天,便会不断有新的奇迹、新的意外,新的形象升起。尽管我们回首所走过的道路也有时候人们的生活世界遭到无情压抑,比如文革,但是说到底,生活是压制不了的,各种自发的起点总是在制造各种自发的能量,这些能量总是在某处聚集、生长,寻找突破口,最终替自己正名,得到正当呈现。

  眼下那些被河蟹的网站、网页,正是这个绮丽斑斓世界的一面镜子。它们来自生活,源于生活的多元和多样。这些有着各种各样不同口味、做着各种各样不同事情的人们,他们远远不是要与什么人对着干,想到要挑衅什么人,反对什么人,他们只是想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听从自己内心的要求,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反低俗的“河蟹运动”,他们会一直安静地呆在自己的角落里,不打扰别人,也不希望被别人打扰。然而,“河蟹”的大棒却将他们从自己的生活中、自己的捂热的“被窝”中驱赶了出来,这种做法不能不视为是富有敌意的。这是对于生活的敌意,对于人民群众和平的日常生活的傲慢无礼。

  想想这种事情可能吗?!也许从一时来看,河蟹族暂时领先,但是从长远来看,什么人能够战胜生活?!什么力量能够令人们放弃自己的生活,交出自己生活的愿望、意志、如同交出自己的存折?在这个意义上,草泥族是不可战胜的!任何有山有水的地方,任何有人居住的地方,有生活有歌声有爱情的地方,遍布草泥族。他/她们就像“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铜碗豆,充满着生活智慧及“斗争”智慧。昨天看到一个帖子说这个人被封掉之后,“现在我已经在做一些档案备份和资料转移的工作(咋搞的,整得跟野火春风斗古城似的。)”另一位小盆友称自己是“乖孩子第一次睁开眼睛”:“有些事情,令我猛然从书本音乐和电影中抬起头来,惊觉自己耽于童话和幻想世界的美好太久,并没有留心过这个真实的世界。其实生活的世界并不如简单所看到的这样,而且,那样的世界并不是道听途说或是故纸堆的旧事,它离我的现实生活并不那么遥远。”

  天才草泥族,最近又有哪些新的动向呢?

  一、 颁布了马勒戈币。其颁布词如下:马勒戈币是唯一由马勒戈go-vern-ment官方授权马勒戈人民银行发行的货币。马勒戈币是马勒戈壁上的主要流通货币,也是法定货币。其正式的iso 9527简称为mlgby,但国际上常用的缩写为cnmy,在数字前加上符号“⊙”,表示马勒戈币的数额。马勒戈币迄今为止共发行了一套纸币一套硬币。马勒戈硬币共有1分5分1角5角1元五种。马勒戈硬币造型精美,正面是阿拉伯数字,背面分别为尾申鲸,吉跋猫,达菲鸡,潜烈蟹,吟稻雁。所以极具收藏价值。马勒戈纸币共有1角5角1元5元10元50元100元七种。纸币背面为马勒戈壁近景照片,纸币正面左部为防伪标识,右部分别为獾狸猿,春鸽,雅蠛蝶,法克鱿,草泥马,卧草泥马,狂草泥马。马勒戈币具有的价值有目共睹,且发行量极少,因此马勒戈币在国际上有很高的声誉。http://dzh.mop.com/topic/main/readSubMain_9250906_0.html 见图示:http://dzh.mop.com/topic/main/readSubMain_9249425_0.html

  二、成立了“马勒&歌碧”专售店http://www.maleandgebi.com/,出售布艺玩偶马勒(男)与歌碧(女),白色为马勒,咖啡色为歌碧,形象生动,憨态可掬,每只还配有出生证,“出生证”上盖着鲜红的大印,上写“马勒戈壁神兽管理局计划生育专用章”。据介绍,这种“草泥马”售价为39.9元人民币/只。这条消息已经上了《南方都市报》http://itbbs.pcshow.net/thread-350979226-1-1.html。有人为此提出口号:“养好草泥马、要喝草泥马奶、不喝三鹿。”这表明草泥马内部已经做了无害处理,坏事变成不好不坏的事。

  三、“目”,动词,一种在网上的常见行为。其含义多样,包括:

  一、路过。

  二、看。

  三、如同打酱油那样,边走边看。

  四、现场不止我一个。

  五、全看见了,哪怕是偷窥。

  六、我看见,我不说。七、围观。

  八、深度围观。

  九、不明真相群众的深度围观团。

  十、真相的深度不可能达到,围观的深度就在眼前。

  十一、“道路以目”之后呢?

  

  2009年 3月5日

    进入专题: 草泥马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待整理目录 > 专题文库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524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