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寒冰:以和平、人道的方式提升自己的国际地位:挪威现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94 次 更新时间:2008-12-25 14:18

进入专题: 挪威  

孔寒冰 (进入专栏)  

在当今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不想在国际舞台上出人头地、展示自己的风采和施加自己的影响。这本无可厚非,可问题的关键在于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方法和展示什么样的风采、施加什么样的影响。凭借军事实力推行自己的政治理念和价值观,依靠经济实力而无视周边国家的情感来追求大国角色,凡此种种只能事与愿违,引起人们的反感。倒是北欧的小国挪威为世界做出了表率,它积极斡旋地区性冲突、参与维护世界和平和向落后国家提供经济援助,用世人普遍认同的方法稳步地提升自己的国际位。

在世界热点地区进行和平斡旋

在这方面,挪威人做了许多值得称道的努力。除了2003年美国动武之前到巴格达劝说伊拉克人,2004年来往于塞黑的阿族人和塞尔维亚人之间外,挪威最引人注目的和平斡旋在南亚的斯里兰卡政府和泰米尔伊拉姆猛虎组织之间、中东的巴以之间。

泰米尔猛虎组织1983年成立以来,一直斯里兰卡东北部与政府军开战,试图用武力建立一个独立的泰米尔国,多年的内战造成了数万多人丧生。挪威是从上个世纪末开始在斯里兰卡政府和猛虎组织之间和平斡旋的,但由于当事双方态度强硬都不肯妥协,挪威政府的斡旋努力一直都没有取得什么结果。直到2001年底,维克勒马辛哈领导的斯里兰卡统一国民党上台执政后,为了结束长达18年之久的内战,斯里兰卡政府邀请挪威政府在它与猛虎组织之间进行和平斡旋。经过挪威外交大臣扬?彼得森和和平特使索尔海姆的艰苦的调解,斯里兰卡政府军和猛虎组织先是于2002年2月达成了无限期停火协议,后又决定于9月在泰国举行正式和平谈判。不过,由于积怨甚深、分歧极大,双方的僵局仍未能打破。但是,挪威政府的和平努力并没有停止,为重新启动斯里兰卡和平进程,2003年9月派副外交大臣赫尔格森和特使索尔海姆到科伦坡,2004年9月和11月又分别派外交大臣扬?彼得森和特使索尔海姆来到斯里兰卡北部基利诺奇镇。他们穿梭于斯里兰卡总统库马拉通加夫人、总理维克勒马辛哈、猛虎组织领导人以及国际监督停火观察团成员之间,在促进各方相互沟通和了解方面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2005年1月18日,刚刚经历过印度洋大海啸的国家之一斯里兰卡又传来消息,挪威和平特使索尔海姆来到科伦坡,开始在斯里兰卡政府和反政府的猛虎解放组织之间进行新一轮和平斡旋活动。

说到和平斡旋,人们更不会忘记1993年挪威成功促使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秘密谈判并签署《奥斯陆协议》。1991年10月,中东和会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拉开了帷幕。但是,第一次坐到一张谈判桌上的阿拉伯各方和以色列针锋相对,各执一词,和谈无法取得进展。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挪威在巴解组织和以色列政府之间牵线搭桥,促使双方代表在挪威首都奥斯陆附近的一所庄园里进行了十四轮秘密会谈,最终于1993年8月20日在挪威外交部大楼内以巴双方代表草签了举世闻名的《奥斯陆协议》,阿拉法特和拉宾、佩雷斯荣获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在以后的岁月中,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奥斯陆协议》规划的和平蓝图并没有能实现,可挪威人为巴以和平进行的斡旋并没有停止。2001年12月,挪威外交大臣彼得森访问中东并将分别会见了以色列总理沙龙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拉法特,呼吁巴以双方恢复和谈。2003年7月,挪威首相邦德维克在会见到访的以色列总理沙龙时说,挪威将加大对中东事务的斡旋力度,促进巴以在实施中东和平“路线图”计划方面取得更大成果。

积极参与维护世界和平

挪威在这方面同样也做了许多引人注目的工作。首先,推动全面禁止地雷。据说地雷是冲突地区和冲突后地区平民(特别是儿童)面临的一种最大的威胁,全球每年有1.5~2万人触雷而死,80%是平民,1/5是儿童。自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挪威一直呼吁国际社会地雷所造成的人道主义问题。正是由于挪威的积极推动,1997年9月在奥斯陆举行的国际扫雷大会通过了《关于禁止使用、储存、生产和转让杀伤人员地雷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在实践中,挪威不仅积极派专业人员参与国际清除地雷行动,而且还向国际禁雷行动提供了财政支持,仅在 1997至2003年间就为国际禁雷行动拨款1.3亿美元。其次,反对国际恐怖主义。挪威认为,“9?11”之后,国际社会面临的最紧迫的挑战就是国际恐怖主义。所以,它主张采取包括政治、外交、经济、财政和军事在内的一切措施反对国际恐怖主义。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挪威积极参与了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维和行动,其中向伊拉克派出了150人的工兵部队。特别值得称道的是,挪威主张用武力打击恐怖势力必须目标明确、程度适当和符合国际法的,打击恐怖主义一定不能被作为无视人权的理由。再次,重视联合国的作用。挪威是联合国最早的成员国之一,联合国的第一任秘书长特里格夫?赖伊就是挪威人。挪威一直把联合国当作参与国际社会的主要渠道,主张将联合国办成一个强大和高效的组织,使之成为国际合法秩序和世界安全体系的基石。正因如此,挪威在财力和人力方面向联合国提供尽可能大的援助。就前者而言,仅在2002年,挪威对联合国的例行捐款总额为大约3千多万美元,而普通和专项自愿捐款更是高达4.3亿美元。就后者而言,联合国成立以来,除了赖伊之外,还有不少挪威人还担任过它的重要职务。如,挪威第一任女首相的布伦特兰夫人1984年被联合国秘书长任命为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委员会主席,1998年7月至2003年7月出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图瓦尔?斯图尔滕贝格担任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T?R?拉尔森自1999年以来担任联合国秘书长中东事务特使,杨 ?艾格兰是主管协调人道主义事务和人道主义援助的联合国副秘书长。此外,挪威人还从2003年起担任联合国人口基金会(UNFPA)的副主席。

帮助落后国家

挪威绝对算得上世界富国之一,2003年挪威人均GDP近5万美元,仅次于卢森堡,名列世界第二。然而,挪威人既没有表现出财大气粗,更没有为富不仁,相反尽力在世界上“扶贫”。挪威是一个人口只有450多万的小国,但在对外实施人道主义援助方面却被公认为是一个“大国”。比如,挪威减免了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债务。根据挪威政府2004年春季发表的《减少债务与发展行动计划》,挪威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宣布百分之百减少最贫困国家债务的国家,也是世界上唯一宣布不以减少发展合作援助预算的方式取消债务的国家。再比如,挪威是世界上五个官方发展援助额超过年国民总收入0.7%的国家之一。在2004年,挪威的官方发展援助额为19亿欧元,约占其国民总收入的0.94% 。挪威经济援助对象国是非洲的马拉维、莫桑比克、坦桑尼亚、乌干达和赞比亚以及亚洲的孟加拉和尼泊尔等七国。挪威的援助对这些国家的社会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对此,有学者这样评价说,以对贫穷国家的援助来说,挪威是全世界平均每人对外援助金额最高的国家。挪威的对外援助不像美国及其它多数国家常以自己的政治或经济利益为出发点,而是纯以仁道利他的出发点来援助。其选择援助的对象,经常是那些被其它国家所忽视的国家,可说是“雪中送炭”型的援助,而非“锦上添花”。从援助领域上说,挪威对这些国家的援助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教育,挪威至少发展援助的15%被用于受援国的教育事业;二是预防和治疗疾病,挪威认为这种援助对于改善生活质量、提高生产力、减少贫困是至关重要的。除了上面所说的之外,挪威还特别注重发展合作援助。挪威提供发展合作援助开始于53年前。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中,作为主要的捐助国,挪威为发展中国家和国际援助组织提供了大量拨款,其重点主要是在农业、能源和教育等领域帮助发展中国家。在这方面,挪威的目标是在2015年之前帮助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将绝对贫困人口减少一半。

维护国家独立与安全的重要方式

挪威在国际舞台上的种种令人交口称赞的表现,在很大程度上是与它独特的历史发展有关系的。挪威的历史说长也长,挪威人早在公元前几个世纪就生活斯堪的那维半岛西部沿海地带并于9世纪建立起统一的王国。兴盛了三个多世纪后,从14世纪中叶起,挪威王国开始衰落。以后,挪威先是在1397年与丹麦、瑞典组成卡尔马联盟,受制于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一世,后在1814年被丹麦割让,又受制于瑞典王室,挪威失去独立长达四百多年。所以,挪威的历史说短也很短,直到1905年6月才脱离瑞典,到今天恰好一百年。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挪威都宣布中立,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中立还算保持住了,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中立并没有挡住德国从1940年至1945年间对它的占领。正是由于历史上时常受制于人,挪威人对国家的安全与独立十分关切。因此,挪威特别强调同美国和北约的合作关系,将此作为外交和安全政策的基石,支持美国军事力量在欧洲的存在甚至扩大这种存在。在同西欧的关系上,挪威一方面积极向西欧靠拢,加强与欧盟成员国的关系,2000年也成为申根协定签约国,但另一方面国民又因害怕让渡过多的独立和主权而不同意加入欧盟,与欧洲的一体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如果说这样的自我保护措施带有一定的被动色彩的话,那么,前面提到的挪威在世界热点地区进行的斡旋,积极参与国际维护和平事务,大力支资助贫穷国家等等,则带有很强的主动性,把提升自己在国际上的地位作为维护国家安全与独立的一种手段。与人与已与世界都有利。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相比,挪威的不同之处大概就在于此。

进入 孔寒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挪威  

本文责编:xingwei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专栏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2364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