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中华:再谈市场经济与道德的关系问题

——答鲁鹏、王淑芹同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73 次 更新时间:2008-09-17 14:43:15

进入专题: 市场经济   道德  

何中华 (进入专栏)  

  

  拙作《试谈市场经济与道德的关系间题》(载《哲学研究》1994年第4期)发表后,引出了两篇商榷文章:鲁鹏的《道德形而上学与现实》(同上刊1994年第12期)和王淑芹的《论市场经济与道德的关系》(同上刊1995年第2期)。两文无疑有助于我把问题考虑得更全面些(《试谈》在某些细节方面的确存在欠妥之处),但我不能同意他们的基本观点。经过思考,我觉得《试谈》的立场和主张尚无作出根本修正的必要。我在那篇文章中提出:市场经济与道德在本性上是互斥的,因而在操作层面上应当给予划界,使之各得其所,避免僭越。鲁文和王文则针锋相对地论证二者具有内在统一性,以全面否定我所提出的“互斥”和“划界”说。我认为,他们的结论难以成立,其论据及证明亦欠充分。现对此作进一步探讨,就教于商榷者及其他同志。

  

  一

  

  鲁文和王文为了否定市场经济与道德的二律背反关系,极力扩大道德的外延,以至将市场经济中的交往规则统统作为道德的表现形态。鲁文把“敬业、守信、互利、文明经营、热忱服务、平等竞争等等”都纳入道德范畴,甚至提出所谓“功利性道德”概念。王文则把“公平原则、信用原则”作为道德形式,认为“公平竞争、合理交易”属于市场经济的“伦理品格”。我以为,这类对道德的泛化理解,恰恰混淆了道德与非道德的界限,离开了道德的内在规定。

  我仍然认为,道德作为意志自律的体现,其本质特征即在于自律性。它主要表现为动机的自足性、决定的自主性、行为的目的性、后果的利他性。这四重属性之间彼此相关、有机统一,作为一个整体从内在(善意)和外在(善行)两方面共同表征着道德的特质。动机的自足性意味着道德动机无需经过外在规定所中介的直接呈显。决定的自主性则意味着道德抉择是一种自觉自愿的过程,以便担当道德责任。如果一个人的行为不为其意志所决定,而是由他的肉体和环境所规定,就根本无道德责任可言。行为的目的性表明,道德行为不是被作为某种外在目的的手段,而是目的本身。这是确证动机自足性和决定自主性的重要方面。后果的利他性则表明道德后果不是利己的,它也是对前两个方面的外化和落实。

  因此,是否自律乃是判断是否道德的最高尺度。舍此,就将无从确认相似事件的境界差别。例如,同样是救人,若是为了得到某种报偿(如获得酬金或满足虚荣心)而援救,就不能说这一行为是道德的。它不过是一种交易,属于“功利境界”。若是出于良知,即那种不假思索、未经权衡的援救,那么尽管其过程及后果同前一种动机支配下的事实在外邓上没有任何差别,但境界却截然不同,它属于“道德境界”而非“功利境界”。这正是功利主义伦理学所无法解释的。

  鲁文和王文列举的那些所谓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道德准则”,诸如敬业、守信、互利、文明经营、热忱服务、平等竞争、合理交易等等,作为市场经济在相当发展之后而表现出来的内在要求,归根到底不依赖于道德的必然性,而是取决于利益关系的张力结构所达到的力量平衡。市场交往的经验告诉人们,由于交易双方的彼此依赖,遵守规则所带来的好处往往大于利用毁约而获得的一次性暴利。因此,为了最大限度地获得利益,人们就需要自觉认同市场规则。这仍不过是一种权衡得失后的利己选择。同那种短视的为了眼前利益而牺牲长远利益的利己主义相比,这无疑属于那种“有远见”的利己主义。但这并不能改变问题的实质,并未超出利己范畴。

  在本质上,鲁文和王文所罗列的那些所谓“道德准则”,不过是基于利益矛盾关系而确立起来的契约性规则。契约不等于道德。契约是权利与义务的统一,而且享有权利是订立契约的目的,履行义务不过是为获得权利所支付的代价。道德则只关往义务而不涉及权利。所以,契约始终以维护利益为基础.道德则对利益持超然态度。

  如果在道德的范畴内容忍他律性的规定存在,除了陷入《试谈》曾指出的两个困难,即无法合理区分道德与法律、无法说明道德的“慎独”境界之外,至少还将遇到下述难题:一是把自私和利己行为也作为道德的表现。因为仅仅根据人们自觉遵守市场规则,便无法判断同祥的行为后果所体现的境界之差别,从而难以把自私和利己行为从中剥离出来。二是消解了道德的高尚性和理想性。人的一切可能的行为无法超出自律和他律两种情形。如果把它们都说成是道德的,那么还有什么行为是不道德的呢?

  为了论证他律与道德的内在一致,鲁文和王文主要从两个方面提出根据:其一,批判康德的道德哲学;其二,追溯道德的起源和基础。但这并不能给他们的观点提供真正支持。

  康德伦理学确立的自律论道德观是有其逻辑合理性的,其误区仅仅在于它把自身建立在非历史的先验基础之上。因此,马克思未曾全盘否定康德观点,而是采取辩证扬弃态度。在他看来,康德的局限性不在于“善良意志”本身,而在于他“只谈善良意志”,“把这个善良意志的实现以及它与个人的需要和欲望之间的协调都推到彼岸世界”(《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211-212页)。康德哲学囿于先验视野,未能把意志自律的实现诉诸于人类的历史活动,也未揭示这种实现所需要的历史前提,因而显得软弱无力。但这并不是说它对道德本质规定的揭示毫无意义。正是马克思从中拯救出道德自律的内涵并予以重申:“道德的基础是人类精神的自律”(《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15页)。王文说我曲解了马克界这句话的“应有之义”,认为马克思是说“道德不是来自人之外的某种客观意志,而是表现人类利益意志的‘人为法则’”。在我着来,王文的诠释倒值得商榷。道德若是基于“利益需要的意志”而作出的“人为法则”,岂不各有各的道德?道德的内在约束力又何以体现?

  鲁文和王文试图把自律同他律贯通起来,以此来调和市场经济与道德的对立。鲁文认为:“他律常常是自律的前提”。王文也说:道德自律的重要特征即是“由外在约束转换为主体自身的意志约束”。自律事物固然有自己的起源,也有自身赖以存在的基础。但这一切都不能构成自律等价于他律的理由。因为自律规定无论如何被决定、被派生,对它来说都只具有外在的意义,因为它总是包含着某些无法被还原和归结为他律前提的要素。否则自律也就不成其为自律了。因为这显然同自律的逻辑意义相悖。下面分别剖析鲁文和王文提供的具体证明:

  鲁文从发生学角度提出儿童道德意识从无到有的起源问题。并指出“道德本身却是经济状况、社会关系的产物”,以此来证明他律与道德的统一。这里潜含着一个基本的混淆,即把事物的存在同事物的起源等同起来了。事实上,事物的起源并不能够充分地解释事物存在的性质本身。人们往往夸大事物起源对事物性质的决定作用,却忽视事物的存在及其性质的不可逆性特征。这正是发生学视野的局限所在。儿童的道德意识无疑需要培养,但道德意识一经确立,就获得了超越来自起源限制的规定。这恰恰是道德自律得以确立的前提。道德现象同样也离不开特定经济和社会关系的制约,但道德一旦被派生出来,就不再是可还原的规定了。道德在社会发展中的相对独立性和历史继承性就说明了这一点。

  王文则利用现代心理学成果来说明功利动机对道德的决定作用。其实,人本主义心理学已经揭示出:追求自我实现的人(即道德人格)是为“超越性动机”(Metamotivations)所驱动的。这种“超越性动机并不是在基本需要满足后就能自然而然地得到保证”。因为“基本需要的满足,对超越性动机来说并不是充足条件”(〔美〕马斯洛等:《人的潜能和价值》,华夏出版社1987年版,第210页)。因此,追求“为之奋斗、为之求索并奉献忠诚的价值”(马斯洛语)的人,就是超越功利层面上生理和心理驱动力限制的“道德人”。可见,王文把道德自律性还原为功利需要,是欠妥的。

  鲁文和王文都把道德同利益联系起来,似乎指出道德的存在依赖于利益,就可证明道德的内在规定性取决于利益。诚然,“一切伦理原则和道德行为都必须通过利益发生作用”(王文);道德也的确调节“个人利益同集体和社会利益的关系”(鲁文)。但是,这种作用和调节对于道德原则和行为来说,都只是作为客观后果体现出来的,而不是蕴含于道德动机内部作为功利上权衡和选择的依据,因此,这种情形并不能证明道德具有他律性。王文所援引的“正确理解的利益是整个道德的基础”,只是马克思转述的爱尔维修的观点。马克思对此重新解释为:“既然正确理解的利益是整个道德的基础,那就必须使个别人的私人利益符合于全人类的利益”(《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167页)。这意味着道德的基础不是狭隘的个人利益,而是超越相对善恶的“全人类的利益”,亦即“真正合乎人性的东西”(参见同上书,第166-167页)。这显然是基于人的本性的自然而然(即自律)的超功利状态。

  

  二

  

  与道德的本质规定相反,市场经济的特征在于动机的功利性、行为的他律性、后果的利己性。

  首先,作为市场行为的最原始动因,利益最大化原则构成市场经济的固有本性。追求利润的无限扩大和增殖,乃是市场竞争的客观需要。由此决定了市场经济活动在动机上的功利性特征。

  其次,在商品交换关系中,人的行为及其过程,包括为对方所做的一切(甚至投其所好来满足对方需要),都变成一种手段性的规定,而不具有目的的意义了。利他只是为了利己而已。而且利益最大化原则要求以最小的利他来换取最大的利己(即基于投人与产出比较的交益观念)。从商品交换者所要达到的最终目的看,对对方的一切满足都只是一种不得已的选择而不是出于自愿。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市场行为是他律性的。

  第三,市场经济作为人的物质交往方式之一,把人们抛入了一种博奕关系之中。市场经济体现的博奕关系可分为零和博奕和非零和博奕两种情形。前者意味着竞争,后者则意味着合作。合作只是手段,竞争才是目的。所谓零和博奕,是指市场交换中的一方所得恰为另一方所失,得失相抵为零。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商品价值这一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表明,由于竞争的存在和劳动生产率水平的不均衡,低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这一平均值的商品将盈利,高于平均值的商品则亏损。盈亏互为因果,相抵为零。这种博奕关系的存在决定了在商业竞争中利己与损人之间的内在相关性。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功利关系具有十分明确的意义,即我是通过我使别人受到损失的办法来为我自己取得利益”(《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479页)。

  此外,市场经济还存在非零和博奕(这里只谈正和博奕)。这一点往往掩盖了零和博奕的存在,使人们看不到市场竞争的残酷性。非零和博奕乃是市场交换双方通过相互依赖的合作行为确立起来的一种互利关系。它意味着双方都有所得,相加大于零。但这并不能证明“市场经济蕴涵着伦理禀性”。因为即使在非零和博奕中,双方各自都以对方作为实现利己目的的手段,以表面的利他掩盖着根本的利己。正像马克思在讽刺近代功利主义伦理学始祖边沁观点的虚伪性时所说的:“因为双方都只顾自己。使他们连在一起并发生关系的唯一力量,是他们的利己心,是他们的特殊利益,是他的私人利益。正因为人人只顾自己,谁也不管别人,所以大家都是在事物的预定的和谐下,或者说,在全能的神的保佑下,完成着互惠互利、共同有益、全体有利的事业”(《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199页)。在这种互利共存关系中,的确存在某种虚幻的共同利益。但“这种共同利益本身不是动因”。而且“共同利益就是自私利益的交换”。因为市场行为的本质决定了“每个人都把另一个人当作自己的手段互相利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第196-197页)。

  上述表明,市场经济内在地蕴含着功利性、他律性、利己性特征,从而与道德的本质规定相悖。因此,它本身不可能孕育出伦理精神和道德要求。

  现在来澄清一下“道德行为”、“不道德行为”和“非道德行为”的含义。王文认为我在这个问题上出现了“语义混淆”,导致了“理解上的混乱”。其实,《试谈》涉及的已不仅仅是一个语义辨析问题。在我看来,作为道德的外化形式,道德行为乃是人的负载道德意识的现实活动。道德一词并不是价值中立的,而是一种正价值.因此,它是一种带有肯定意义的规定,.就此而言,道德行为就是道德的行为.不道德行为指通常所谓“缺德”行为、意味着道德的医乏和胭如,因而不应被包含在道德行为之内。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对它的评价和谴责。王文把道德的行为和不道德的行为都隶属于道德行为,实际上是把“道德行为”同“可作道德平价的行为”混为一谈了。非道德行为则是在道德上中立的一种行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何中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市场经济   道德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83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