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锐捷:国家政策调整对中国农民收入与消费影响的研究[1]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79 次 更新时间:2008-08-29 10:30:36

进入专题: 农民收入  

关锐捷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农民收入和消费的增长不仅关系到广大农民的利益,而且关系到中国经济的发展。本报告运用全国农村固定观察点2万多农户18年的跟踪数据[2],分析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农民收入和消费的变动特征,阐述了国家有关政策对农民收入和消费的影响,探讨宏观经济运行政策(包括制度)与农民收入与消费的关系。

  

  引 言

  

  稳步持续提高农民收入水平是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目标的关键,是发展农业和农村经济的主要内容,是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切入点,是关系到农村稳定和社会进步的一件大事。经过20多年的改革和发展,到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中国农业和农村经济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党中央、国务院根据农产品供大于求的新情况和加入WTO以后的新形势,紧紧围绕增加农民收入这一中心任务和基本目标,大力推进农业和农村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制定了“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针,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农民收入得到了恢复性的增长,农村市场在不断开拓。本研究旨在通过对国家已经出台和即将出台的有关政策对农民收入和消费的影响进行客观分析,从而为国家有关部门以及有关投资者探索增加农民收入和开拓农村市场的途径提供参考。

  

  一、改革开放以来农民收入和消费基本特征分析

  

  近年来,在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经济环境以及严重的自然灾害等各种不利因素的影响下,国家制定和实施了一系列促进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对农民收入的增长效果明显。根据全国农村固定观察点办公室对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20089个有效样本农户的调查,在经历了“非典”疫情冲击和严重的自然灾害后,2003年农民收入仍然保持了稳步增长的回升势头,全年农民人均纯收入为2618.4元,比2002年增加144.3元,增长5.8 %,扣除农村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影响的因素(101.6),实际增长4.2%。2003年农民人均总支出为3328.7元,比2002年增长12.5%。其中,生产性支出为1094.3元,占总支出的比重为32.9%,增长11.8%;农民的生活消费支出为2132.3元,占总支出的比重为64.1%,增长12.8%;其他非借贷性支出为102.1元,增长14.0%;食品支出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即恩格尔系数为44.0%,下降了1.7个百分点;人均住房支出为312.7元,减少4.2%;人均用品支出135.4元,增长14.3%;人均生活服务支出减少10.6%,其中医疗住院费支出减少8.1%。

  (一)农民收入变动总体特征分析

  1、农民收入增速先高后低波动较大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民收入不断增长,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农民人均收入自1987年以来的十年中稳步快速增长。但是,进入“九五”以来,却出现了连续增幅下降的现象,从1996年到2003年,最高的年份增长17.4%,最低的只增长1.2%,年均增长6.1%。

  2、与城镇居民的收入差距继续扩大

  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分析[3],城乡居民差距正不断扩大:一是收入差距不断扩大,改革开放以来,城乡居民收入之间始终保持一定差距。20世纪90年代前期这一差距明显反弹,中期略有缩小,但1998年以后,在波动中呈现扩大趋势。如果以农民人均纯收入为1,则城乡居民收入之比1978年为2.56:1,1982年为1.82:1,1994年为2.86:1,1997年为2.47:1,1999年为2.56:1,2003年为3.24:1。二是生活消费差距扩大。1978年,城镇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相当于农村居民的2.93倍。20年多来,这种局面不仅没有改变,差距还略有扩大,2002年这一比例上升到3.29倍。

  3、以粮食生产为主的纯农户收入增长更为困难

  目前,农民收入结构呈现以下特点:第一,粮棉收入下降;第二,劳务报酬收入增长较快,但增长空间有限,而务农收入减少;第三,个体私营经济收入在农民收入中的比重大幅提高,但对大多数农户而言,难以从这一部分获得较高收入。根据全国农村固定观察点的调查,2003年全国13个粮食主产省份农民人均收入为2507.5元,虽然与上年同比增长5.7%,但要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10.9元,亦即低4.2 %。

  4、工资性收入增长较快,成为农民增收新亮点

  农民纯收入中的工资性收入包括职工工资收入和外出劳务收入。近8年,工资性收入一直保持较高的发展速度,从1995年的368.2元猛增到2003年的906.5元,增长146.2%,年均增长18.3%,由于工资性收入的稳定快速增长,其对农民增收的贡献率从35.9%扩大到46.5%,成为农民增收的主要渠道。在工资性收入中,外出劳务收入的增长幅度要快与职工工资的增长幅度,随着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力度的不断加大,这一发展势头有望继续保持。

  (二)农民消费变动总体特征分析

  1、农民消费水平与收入水平正相关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民收入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消费水平随之增长。1978年前,中国有1亿农民没有解决基本的温饱问题。改革开放为农村经济带来了生机和活力,广大农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农业生产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农民收入迅速增长,1978—1984年,农民人均纯收入由133.6元提高到355.3元[4],农民人均消费平均每年增长9.7%。

  在这以后的十几年中,出现过两次收入和消费增长幅度连续下降,一次是在1989—1991连续3年农民收入和消费增长幅度下降[5]。另一次是在1996—2000年,连续五年农民收入增长幅度下降。在1996年到2000年期间,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长幅度由17.4%降到1.2%,人均消费增长幅度由8.7%降到7.4%,2001-2003年人均收入有所增加,但仍是恢复性的,基础并不牢固,无法使农民消费水平有较大提高。

  由于农民收入增长缓慢,近年来在全社会消费品零售额中,农村和农村居民所占的比重都不断下降。农村消费市场难以启动是近年来整个国内市场有效需要不足的重要原因,农村消费品零售额占全社会消费品零售额的比重在不断下降,从1990年的48.5%下降到2002年36.7%。

  2、城乡居民收入相差悬殊[6],消费水平差距较大

  农民收入与城市居民收入相比,差距很大。由于受收入过低的制约,农民虽然有较大的消费需求,但苦于囊中羞涩而难以实现,其消费水平仍然停留在较低的层次上。农村居民人均收入和消费增长幅度均低于城镇居民收入和消费支出增长,除1995年和1996年外,在其他年份中,农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长都明显低于城镇居民,特别是1997至2000这4年中,农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增长分别比城镇居民低3.9、5.3、7.6、2.4个百分点。中国9亿多农村人口(按户籍统计)的购买力低于3.6亿城市人口的购买力。农民的这种窘境使国家扩大内需、拉动内需的种种政策措施大打折扣,影响了中国经济的增长。中国城镇居民已经基本达到小康水平,而广大的农村居民距离小康水平还有很大的差距。从消费结构上看,目前中国农民的消费支出中,生存消费比重过高,发展性消费支出比重较低。从耐用消费品占有量上看,农村与城镇居民家庭比较有很大差别,百户居民拥有的洗衣机城市是农村的3倍,彩色电视机城市是农村的2倍多,电冰箱城市是农村的6倍多,移动电话城市是农村的近5倍,空调城市是农村的25倍。只有摩托车比较接近,主要原因是由于城市发展后对摩托车的发展有一定的限制,城市居民逐渐转向购买小汽车了。

  3、农民温饱问题基本解决,但食物的消费水平需要提高,消费结构需要改善[7]

  食品支出的变化体现了农户生活水平变化同时也影响到营养的摄入量,从而对健康产生影响。中国正处于建设小康社会关键阶段,对于农户的温饱问题基本解决,但提高食物消费水平,改善消费结构还有待努力。全国农村固定观察点统计,食品支出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即恩格尔系数为从1986年的52.0%下降为44.0%。农户消费的食物总量有所下降,尤其是粮食消费量下降较多,普遍增加了“禽类消费量”和“菜油消费量”所占的比重。另外,农户的粮食外购比重从1987年的12.3%逐渐上升到2002年的28%,显示出粮食商品化率的提高。

  4、农民的耐用消费品的支出及拥有量增长速度较快,生活条件有所改善

  根据全国农村固定观察点的调查统计,农村居民人均当年用于购买彩色电视机、电冰箱、摩托车、电话等需求弹性系数较大的耐用消费品支出明显增长,年末百户拥有量成倍增长。从1995年到2003年,农村居民彩色电视机的购买量增加了176.3%,音响增加了447.0%,摩托车增加了504.1%,固定电话增加了2711.7%,其它消费品都有不同程度的增加。

  (三)农民收入和消费的分类分析

  1、不同地区之间的收入和消费分类分析

  从收入的地区差异看,2003年东部地区人均纯收入为3510.8元,与上年同比增长2.9%,中部地区人均收入为2403.2元,增长4.4%,西部地区为1915.5元,增长7.6%。虽然总量上东部地区收入要远远高于中西部地区,但在发展速度上,中西部地区要高于东部地区,东中西部地区的收入差距在逐步缩小。2002年东、中、西部地区农民收入差距为1.92:1.29:1,2003年缩小至1.83:1.25:1。从收入结构看,东中西部的发展差距更多地表现为工资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之间的差距,在家庭经营收入方面的差距并不是很大。

  从家庭全年总支出看,2003年东部地区农民人均总支出为4190.9元,是中部地区的1.4倍,是西部地区的1.5倍,但从增长速度看,中部地区比上年增长15.1%,西部地区增长10.7%,东部地区只增长7.2%。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不同地区在经济发展水平上仍存在巨大差距,但地区间差距扩大的势头有所减缓。从家庭经营费用看,东部地区要高于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但从增长速度看,中部地区最高,西部地区次之,东部地区最低。在农民向国家和乡镇、村上缴的各种税费方面,东、中、西部地区均有不同程度的减少。其中西部地区减幅最大,中部地区次之,东部地区减幅最少。在生活消费支出方面,东部地区农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2748.1元,分别为中、西部地区的1.41和1.57倍。但在增长速度方面,中部地区最快,其次是西部地区,东部地区最低。在生活消费中,食品支出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从东到西逐步降低。在生活用品支出方面,虽然从绝对数量上看,东中西部地区逐步递减,但从增长幅度上,从东到西却逐步递增,增幅分别为6.4%、15.2%和23.9%。反映了中西部地区人们改善生活质量的步伐在逐步加快。

  2、不同农户之间的收入和消费分类分析

  从收入分布看,虽然最高收入组与最低收入组的农户比例相差不大,但收入差距十分悬殊,高收入比低收入高出几乎是27倍。农户主要集中在500—2000元组,而不是2000—3500元的中间组,农户的低收入化倾向十分明显。从收入来源看,最高收入组的收入来源前三项依次为家庭经营收入,占总收入比重为52.7%;工资性收入,占总收入比重为39.1%;财产性收入,占总收入比重为4.9%。最低收入组的收入来源前三项依次为家庭经营收入,占总收入比重为42.8 %;转移性收入,占总收入比重为32.0%;工资性收入,占总收入比重为16.6%。虽然家庭经营收入所占比重最大,但内部结构并不一致,最低收入组的家庭经营收入主要依赖于农业,农业收入占家庭经营收入的比重为77.6%。而高收入组的家庭经营收入来源比较分散,列收入来源前三项的除了农业占35.2%以外,批发零售餐饮业占19.2%,工业收入占18.6%。如何解决低收入群体的增收困难,拓展他们的收入来源和渠道,是缩小农户之间收入差距的关键。从消费支出上看,中高收入组的人均消费支出明显较高。低收入组基本上是入不敷出,而高收入组确有较多的结余。

  3、不同类型地区的农民收入和消费现状

  在中国2356个县(市、区)中,平原占33.9%,丘陵占26.5%,山区占39.6%,三种地区农村人口分别占40.2%、31.1%、28.6%。根据对全国农村固定观察点的305个村庄调查的统计结果,平原地区132个村2000年人均纯收入为2559元,丘陵地区92个村人均纯收入为2329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关锐捷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农民收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38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