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达:在台湾看选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00 次 更新时间:2008-03-31 23:42:26

进入专题: 台湾   322  

林达  

  

  一,一次"最不好看"的选举

  

  台湾经历过两次最高领导人选举,都选得风起云涌,尤其是3.19枪击案的戏剧性逆转,引发街头抗议不断,使得台湾选举"有戏看",变成理所当然的事情。临近选举,岛内岛外的人都提着心,不知下面要上演的又会是哪一出。

  今年香港照例有媒体和各界人士赴台观察大选,首先被告知的是:今年的选举是"最不好看"的一次。选举日之前,走在台北市街上,朋友指着马路上一座座人行天桥说,以前选举之前,上面会插满了竞选旗帜,今年却什么都没有。听说以前连穿衣服都要当心蓝绿,台湾人说,这种"情绪化时代"早就过去了。选举前四天,南部高雄市,不论是马英九还是谢长廷的竞选后援会,全都冷冷清清。两位候选人在不同城市巡回开造势大会,其他城市照旧度日,该上班上班,该上学上学。问起高雄的一个大学教师,他说,校长早就宣布,学校要"行政中立".教师不作政治宣讲,校内看不出一点"竞选状况".学生也在网上有政治激辩,可学生们说,投完票,讨论也就过去,同学友情依在。

  选举前的两、三天,白天,台北市的国父纪念馆外,从海外来投票的台湾侨民以"海外兵团"为名造势,在台上唱着雄壮的歌,台下一片椅子,却没坐几个人。晚上再逛街,仍然是一个安静的台北。白天看到苏贞昌夫人率车队拜票,民众反应平平。夜晚一个小学操场有竞选宣传,却是个歌仔戏的义演,内容与政治无涉,门口有个小摊,卖着卡通马英九,观众出门会拿到一小包宣传品,有糖果和餐巾纸,马英九的头像印在包装纸上。戏班班主的父亲是台湾歌仔戏元老,却唱着古装武侠歌仔戏支持马英九。

  直到选举前一天晚上,台北市举行最后造势大会。民众才兴致勃勃上街,两党分据两个广场,在广场前领取供挥舞的小旗,自己带来附带汽筒的小喇叭。国民党一场更具娱乐性;民进党一场则配着悲壮的交响乐,元老出来悲情演讲。双方都人山人海,却有序、礼让。两个广场相隔很远,互不碰头,所以,都是给自己人打气的意思,不可能冲突。最后造势按照竞选法律规定,必须在晚上十点结束。之后,也是按照竞选法规定,双方必须停止一切竞选活动,大家迎接一个安静的选举日。表面的安静下,等候变化的台湾人内心里却是格外焦虑,因为有了八年煎熬和过去竞选突发意外逆转选情的经验。难能可贵的是,他们能够抑制自己的焦虑,维护街头宁静。

  选举日早上,朋友一家去的投票站是临近的小学校,走在路上,街坊邻居手里都拿着换选票的单子,都打着招呼说"选举去啊?""选举去".然后,各选各的。晚上大家看选举结果,听赢的和输的双方竞选者讲话,输的一方能向对手表示祝贺,认识到输的是自己,台湾民主没有输;现任的陈水扁立即表态,保证和平交接;竞选胜利者的主题是:"從感恩出發,從謙卑做起".在结果出来的一刻,不仅输的一方在流泪,胜利一方的民众也在流泪,他们赢得很自尊。除了国民党的竞选总部放爆竹庆贺,台北市的绝大多数地方仍然是安静的。

  打算来看热闹的岛外人,没有看到"预期的街头热闹".这令所有的人,台湾人和岛外人,都久久沉浸在无语的感动中:台湾民主,终于成熟了。

  

  二,成熟的标志

  

  台湾有它特定的难处,那就是它的历史重负。

  国民党曾是威权政府和外来者对本土压迫的双重象征,而民进党曾是冲击专制和本土反压制的代表。民主转型之后,国民党下野走向新生,骨干人员仍然是旧体制中走出来的改革者,例如马英九是蒋经国的英语秘书,很容易给人以"旧的联想".民进党这些年的政治竞选操作,一开始是给对手贴"旧制度"标签、把民众历史上追求自由的历程归为一己一党之光荣,利用旧时代记忆和历史积累的仇恨,来制造双方逻辑上有"必对"和"必错"的假象。希望"历史光荣"的"一俊"能掩盖现实八年执政的百般缺陷。政客甚至进一步挑起族群对立,使得过去竞选一度造成所谓"外省""本土"民众的严重对立。

  依照常见历史规律,如此民众对立一经形成,很容易进入非理性的"派性"心理定势,进去容易出来难。这是新科民主国家最难过的一关。民主制度成熟的一个标准,就是民众有能力摆脱政客挑动,真正知道自己的利益在哪里、并且在投票中坚持。有百分之五十八点四五的选民给马英九投票,却有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选民满意选举结果。

  论历史记忆,台湾至今还有日据时代的老人,他们不会说国语,只会说日语。所以继日据之后的国民党威权统治对民众的伤害,还是记忆犹新的事情。竞选和族裔挂钩对政客而言,是难以抵挡的诱惑:落实到拉选票,所谓"外省人"只有一成多。可是,这一次的选举结果表明,极端立场的所谓"深蓝深绿"在减少,中间选民的队伍在迅速扩大,远远超越了族裔藩篱。中间队伍的扩大,是民众成熟的另一个标志:民众普遍回避政治操弄的话题,更关心如经济这样共同利益,厌恶对个人抹黑的负面竞选方式,更欣赏文明的竞选,更愿意接受仔细规划的政纲。

  成熟还表现在上上下下对过去的检讨,对未来的谨慎。选后民众并不认为从此柳暗花明,知道经济形势不是一天即可扭转,需要长久努力,生存环境仍然严峻。反腐败还是需要逐渐完善制度,并非从此立刻清明。而当选者的说法是,不能保证马上繁荣,给我8年时间,我能为未来长久的繁荣打下基础。

  

  三,成熟经过漫长的准备期

  

  台湾的成熟并不是过去八年的结果,它经历了漫长准备。台湾人的文明是无声成长滋润起来的。虽然经历二。二八这样的恶性事件,可在事件过后,政治冲突的层面在迅速减小,绝大多数民众还是可以留在政治冲撞之外、有一个正常生活。台湾土地改革和平完成、始终保有自由经济制度。虽然台湾威权政治局部破坏了法律,但是司法构架从来没有被完全打碎过。礼义廉耻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对民主制度源头的西方制度文化和历史教育,从来没有中断。不仅今天的马英九等政治上层人物,都是西方民主国家严格训练出来法律人,民众对民主制度也并不陌生。虽然在威权制度下,地方选举受到中央政府操控,可是远在蒋经国解除戒严之前,地方选举就受到民众选举的实质性冲击,频频选出中央政府不乐见的人来。最著名的就是美丽岛事件的入狱者,他们的妻子们"代夫出征",都能竞选立委获得成功。这种具体操练远在民主化之前就有。台湾民主经历过漫长的过渡期和准备期。

  中华文明并非是民主的障碍,一个简单的例证就是,西方社会最强调的一个民主素质,就是中国人的一句传统老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台湾经济成长三十年之后,贫富差距并不那么大。按照台湾朋友的说法,他们开始追求自由和民主,只是因为:衣食足,知荣辱。站在台湾,你会有时光倒流的感觉,大多房屋还是几十年前的面貌。而在那里穿行,你会处处感受到社会文明,民众朴实有礼。东西方文明在这里相遇、结合,有其共同的核心。有个台湾朋友这样说,他最痛心的并不是前政府出现贪腐,而是恶性的政客操作会毁坏民众的品质。他的担心是对的,民众文明素养的水准,也就是民众的成熟度,这才是民主转型是否顺利、转型后能否顺利前行的基础。说白了,道理很简单,民主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民众通过选票为自己的社会"作主",低文明低素质的民众会作出低劣的决定,高文明高素质的民众会通过民主手段,会为自己的国家作出好的决定来。孩子的教育、青少年的教育,就是一个关键。台湾人不讨论要哪一种文明,他们也不会在无谓的讨论中失落文明。他们的文明教育之路,已经走了很久很久。

  选举第二天是星期日,台湾的基督教徒上教堂,礼拜中没有点滴政治。台北市到处是庙,选举第二天,民众还是和往常一样,相约去"拜拜",也和政治无关。我看到台湾的大家庭聚在一起,第一代是外省人,第二代都生在台湾,有了和本省人的婚姻。他们的孩子也已经长大,你说这些孩子是外省还是本土?三代人都已经和这块土地连在一起,热爱这个可爱的地方。年近九十的老人从美国飞回来投票,已经认定这里是家乡。今天他高兴地在笑,也自豪地告诉我,最初的台湾九年义务教育,他曾参与推行。

  不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国家,若要进步,都要"从感恩出发,从谦卑做起",民主需要准备,个人需要准备民主性格,台湾在如是教育我们,也在如此教育我。(财经)

    进入专题: 台湾   322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819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