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达:当美国遇上靠不住的总统特朗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50 次 更新时间:2017-02-15 11:17:08

进入专题: 特朗普  

林达  

   如果你远远拉开距离,想了解美国的制度如何运作,那么,遇到特朗普这样一个从个性上自信到自恋、几乎刻意要表现自己强势和执行力的总统,实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美国民主制度建立得非常之早,且不说它宣布独立建国的1776年,就是它制宪的1787年,也还在乾隆52年。回顾历史,人们会更多记得精心设计了制度、而且相对自律的华盛顿们,大家却常常忘记他们背后的国民,那是从世界各个角落蜂拥而至的冒险家,是无数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可以只为一个致富念头,就在根本没有路的荒原中风餐露宿,横穿整个大陆奔向西部去淘金的茫茫人群。当精英政治向平民政治转化,就会出现各种风景。

   尼克松的水门事件之后,美国大众对政治人物的态度有了很大改变。不是他们惊见一个罔顾法律的强势总统,而是他们多少意识到:不是你遇到了一个坏了规矩的总统,把他请出白宫就了事,而是现代政治人物其实都可能有表里不一的两面性,总统是靠不住的,而行政分支在急剧扩大,靠不住的总统大权在握。

  

特朗普让民众看见了“自己”

  

   选举制度逼迫政治家们改变外部形象,而他们不一定是真正改变了自己。假如尼克松没有“记录癖”要记下自己分分钟的言论,大家怎么知道,人前道貌岸然的总统,关起门来会不尊重司法,遇到难题也会本能地要钻法律空子,竭尽所能和司法分支打地道战地雷战各种迂回战术,甚至如底层平民一样忍不住有儿童不宜的破口开骂。

   尼克松事件以后,白宫阴谋论的影片盛行,《纸牌屋》在美国受如此热捧,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把高端政治家们,可能在“表里不一”达到的“高度”,推到极致,再推到大家的鼻尖下面:政治家们可能刑事犯罪,建制之内可能有利益交换,等等。它还让大家看到:这样的作为,不仅可能来自个人权力欲的驱动,也可能来自想对国家和世界“有所作为”的雄心壮志,而且常常二者混为一体。

   特朗普究竟让大家看到了什么?我想,他首先让大众看到了自己。今天的美国大多数民众应该开始发现,自己对行政分支是不了解的,对如何监督它的细节也不甚了了。今天大家才开始问:什么是行政命令?它的权限多大?总统和他的行政分支到底有多大权力?到底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

   在这个时候,其实一个稳定的监督制度一直默默在那里,有一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群体,关键时刻走出来。他们就是美国的一大批法律工作者:检察官、律师和法官。

   特朗普总统上台七天,就发出对禁伊斯兰七国移民和难民的总统行政令,看事发之后的进程,却特别美国。

   行政令一下,大家立即看到,行政分支权力有多大。说粗糙一点,除了国会和联邦法院,其他联邦事务都是它了,例如行政令涉及限制移民进入的海关,海外管签证的使馆,管移民和难民的联邦机构,等等,一个行政令,就“令行禁止”了。

   如果不是特朗普总统的骇世行政令,民众很少注意到,每个总统都会签署很多行政令,而行政命令又关系到千家万户普通百姓的切身利益。最典型就是,前政府令停的一段极具争议的美加石油管线铺设,换个总统,行政命令就开绿灯放行了(打不打官司再看以后)。更严重的,还有军队。行政分支以非宣战名义,有可能打实际上的战争。总统巨大权力可见一斑。

  

总统下令,下级未必只能服从

  

   但是,在制度设置中,总统又不是至高无上、统管一切的。

   首先,总统权力受到的一个限制,是州以下地方分权。他的行政令局限在联邦事务,他不能给州事务下行政命令。

   换句话说,在州的层面,州长的行政权力也是够大的了。但是,州长又不能在县、市层面下行政命令。这就是我以前写过的,三权分立如果说是三条胡萝卜的话,它又在纵向被切成一段段。在这个意义上,权力是因切碎而受到制约。所以,状告要求暂停总统行政令的,因为事涉联邦层面事务,都是告上联邦法庭,虽然它是联邦的地区法庭,也不算地方法庭,法官也是联邦法官而不是地方法官。

   那么,在联邦层面,总统这个“令”如果“不合法”和“不合宪”怎么办? 那个乾隆52年开始的制度设置,在关键时刻确实会起作用。

   首先,“合法”和“合宪”并不一定是一目了然的。总统班子包括法律顾问办公室。在总统行政令出来之前,一般要经过法律顾问的再三审核,那么,假如说,这家伙就是不信邪,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推出去再说,怎么办?

   在行政分支,上级给下级下令,如果事涉刑事罪,下属是必须抵制的,否则会有法律责任。举个极端例子,假如,像《纸牌屋》虚构的黑社会大佬那么个总统,说是你给我把谁谁给干掉,你服从命令因此杀了人,你并不能在未来法庭上说,“我没有责任,只是服从上司命令”,哪怕上司是总统。

   可是,总统行政令决不可能是一个“黑令”,如果被起诉违法违宪,也不涉及刑事罪,常常有超大理由顶在前面,例如国家安全,所以还会有一个法律上的辩论空间,也就不会以下级抵制的方式中止,再大命令,通常就能令行禁止。

  

人身保护令,对抗总统的利器

  

   既然总统行政命令可以令行禁止,那么,如这个移民禁令,涉及个人伤害怎么办?这时,司法分支“临时限制令”的制度设置就立即起作用了。

   法庭应该是依法行事,还来不及常规庭审、判定行政令是否违法,法庭凭什么立即紧急叫停,对个人进行法律救济?凭的是人身保护令(habeas corpus),这是西方普通法系之下的悠久传统。

   人身保护令是一系列令状的名称,基本功能是释放受到非法拘押的人。在英国查理二世时,据此制定了的具体《人身保护法(Habeas Corpus Act)》,旨在针对普通法不能提供实质性救济(尤其是紧急情况)、而个人权利受到侵犯时,提供紧急法律救济。它没有引进新的权利,也没有改变法庭授予令状的惯例。

   也就是说,人身保护令发出,不是对双方法律诉讼“谁是谁非”的一个裁决,而是中止一方可能对另一方有伤害的行为,就是“立即叫停”一方行动。然后,原案下面要打官司,正常继续打。关键的关键,就是它可以绕过冗长司法程序立即生效“叫停”,对于保护个人权利和个人自由,挑战非司法机关的非法拘押和侵犯人身自由,是一个强大利器。

   作为前英国殖民地的美国,在法律上完全接下这个英国传统。立宪时就在合众国宪法内明确规定:“除非在叛乱和被入侵情况下而出于公共安全的必要,不得中止人身保护令所保障的特权。”而且,不管什么公民不公民,只要在美国土地上,哪怕是非法移民,如果被无理扣押,都可以立即申请人身保护令。

   当然,宪法要具体落实,人身保护令最后落实成为各级各州逐渐完善的具体法律。那就是各种限制令(Restraining Order)。例如人身保护令OP(Order of Protection)或PO,刑事人身保护令CPO ( Criminal Protection Order )。这次针对总统行政令的“临时限制令TRO(Temporary Restraining Order),也是一种。

   而各种限制令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发出,都是在各法律中早已具体规定的,法律人对这些条文都烂熟于心。这就是具体化的法治,静静守在那里,一旦有犯规者发箭,不论是庶民还是总统,挡箭牌是早就准备好的。

   说临时限制令是一个强大利器,因为它和总统行政令一样,也是个可以立即生效的“禁止”命令,相当于“另一个反向执行令”,即对总统行政令即刻叫停。

  

违反限制令,总统将卷铺盖回家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其实很少有美国人关心:要是总统不服从限制令怎么办?

   说它很有意思,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根据这个法治国家的制度文化,总统不可能在行动上不服从法律。

   那么,如果真的不服从呢?

   在美国历史上,也确实有过行政分支抗命不从的。1861年,林肯总统曾在一部分州,以行政令暂停过执行人身保护令,结果被联邦法院判其违法。林肯总统没理法院,他想的可能是宪法规定“叛乱可除外”吧?既然当时“南方叛乱”,他大概觉得自己有宪法依据,但这一段还是被历史学家念念不忘。内战结束后的重建时期,联邦政府也一度暂停一些州的人身保护令,当然,这都是约一百五十多年前特殊时期的事情了。此后一百五十年里,美国法治越来越完善。

   违反“刑事人身保护令(COP)”是刑事罪,可以立即逮捕,处以刑事惩罚。而对总统行政令发出的临时限制令TRO,其实是民事限制令。违反TRO,法庭只能以判藐视法庭的民事罪处以罚款。因为民事限制令处罚轻,所以在一般民间的民事案中,限制令还常常被批评为“一纸空文”。但是,官员几乎没有不服法的。如果不服,可以被判藐视法庭罪,还继续不服从的话,法庭可以升级为“刑事藐视法庭罪”。

   另一个容易被忽略的细节是:谁来执法呢?法庭在发出临时限制令的时候,就通知了美国法警局USMS (The United States Marshals Service )。它是美国最早的联邦执法机构,真是乾隆54年(1789年),根据华盛顿时代通过的《司法法(Judiciary Act)》建立的。美国法警执行联邦层面的法律。临时限制令的传票就是由他们送交总统的。可是,USMS其实是归属联邦司法部,也就是归属特朗普行政分支。说到底,如果总统犯罪,是行政分支是自己对自己执法。

   所以,法庭运作只是一面,行政分支是否服从裁决,向一纸命令低头、向法律低头,才是这套制度能够运行下去的关键。这才是制度的力量:表面上可能尖锐对立,但是这个“对立”,是在法庭上的辩论,不是总统煽动自己的支持者上街,不是掌握了警察系统和作为三军统帅的总统下令刀枪相向,而是司法、行政两大分支运作有序,一切均在轨道内。

   这一次,先是立即有一批联邦地区法院,发出限于地区的法庭限制令,2月27日,位于西雅图的联邦法院不仅给出限制令,还把有效范围扩大到了全国。总统当然要挣扎。可是,要复活行政令,不是对法庭抗命,而是得按法庭要求,先暂停总统行政令,然后,再向上级法院上诉,要求解除限制令。这是案子进入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的起因。

   如果特朗普不这样做,而是藐视法庭到底,那么,后果只有一个,就是立即被弹劾和卷铺盖回家。正是因为:所谓限制令,其实就是宪法规定不得中止的人身保护令,知道这个来源,就会明白总统不可能不服从。违反限制令,直接就是明确违抗宪法,就是违背就任总统时“服从宪法”的誓言,当然总统就立马当不成了。所谓对特朗普没有“希特勒担忧”的人,其实是对美国的法治运作熟悉和有信心罢了。

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三人小组一致裁定,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败诉。要说制度运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特朗普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201.html
文章来源:凤凰评论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自由公民保卫共和 2017-02-22 09:32:25

  1100万美国非法移民有450万儿童在美国出生,属于美国公民!

自由公民保卫共和 2017-02-21 05:18:13

  现在特朗普又签订了七国旅游禁令,也难怪在中东和北非地区还没有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政教不分离的不宽容是主要原因!

自由公民保卫共和 2017-02-18 13:44:18

  现在美国执政的是共和党,当然希望共和国多一些为好!

自由公民保卫共和 2017-02-17 21:03:25

  孙中山蔡锷冯玉祥讨伐袁世凯和曹锟为何不看美国脸色?
  在袁世凯上台搞帝制复辟时,唯一未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美国总希望中国有一稳固的政府,足以抗拒日本的压力,维护美国的利益,认为袁世凯是最有这种资格的,所以始终不以反袁为然,维护美国的利益,即首先承认袁世凯的政府,美国驻华北京大使馆对于孙中山领导的反对袁世凯独裁的二次革命屡加指责,说孙中山不切实事。袁世凯当选总统时,威尔逊立即电贺。美国务卿白莱安,Reinsch, Paul Samuel[1869-1923]美国公使芮恩施(曾任袁世凯顾问)对于袁世凯取消国民党国会议员资格,谓系保持统一的必要措施。威尔逊准备派人代袁世凯练兵,同意防制国民党在美国购置武器。但是孙中山先生和诸君并未畏惧美国,讨伐袁世凯导致袁世凯气绝身亡,帝制失败。如果俄罗斯用核武威胁中国不许搞民主,美国也会像当年尼克松那样反对俄罗斯胡作非为的,但是想起二战后期雅尔塔协议,与苏联合谋让外蒙独立,这是罗斯福少年时期就被灌输的观念:中国不宜过大。现在美国执政的也是当年威尔逊总统的民主党,所以中国走向现代化还是的靠自己民族的觉醒团结,维护国家统一。

自由公民保卫共和 2017-02-17 19:22:38

  奥巴马对伊斯兰态度导致特朗普上台,而特朗普只是个商人,其团队对美国法律并不熟悉,导致奥巴马钻空子整治特朗普,这是最糟糕的一个局势,奥巴马在国内外举债二十多万亿美元,让美国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而克林顿搞经济不仅财政赤字锐减,财政还有盈余,网络经济蓬勃发展,奥巴马为美国经济埋下巨大隐患!他对政治异乎寻常的支配欲正反应了伊斯兰世界政治人物的特点。

uncle sam 2017-02-16 22:19:10

  美国总统必须依法行政,其权力受到很多制度尤其是法律的制约。其任期最长八年,作为空间相当有限。好也好不到哪,坏也坏不到哪。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