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岛泰胜:琉球人遗骨返还运动的现状与展望——迈向人性之源的回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503 次 更新时间:2024-02-05 09:55

进入专题: 琉球   琉球遗骨返还运动  

松岛泰胜  

 

松岛泰胜,琉球民族独立综合研究会发起人,琉球民族遗骨返还请求诉讼原告团团长,日本龙谷大学教授。翻译:姚奕鹭

一、为取回遗骨的诉讼

2017年1月《琉球新报》报道了一则新闻,“统一琉球王国的第一尚氏及其王公贵族的遗骨,现保存于京都大学”。我与这篇报告的撰写记者宫城隆寻面谈之后,于同年4月开始了遗骨返还运动。但京都大学方面则以“不接受个人咨询”为由拒绝谈话,拒绝了我参观遗骨的请求。因此2018年12月,我在京都地方法院向京都大学提起了诉讼,要将该遗骨归还至原址。

2023年9月22日,大阪最高法院对琉球民族遗骨返还请求诉讼做出了判决。该判决虽驳回了我们的请求,但判决书中记录了部分历史性的内容:“事件概要:本案原告为冲绳地区原住民族琉球民族”、“虽承认昭和初期冲绳受到了大日本帝国的殖民统治”……

大阪最高法院在判决书的开头部分承认了琉球民族为原住民族,且琉球受到了大日本帝国的殖民统治。这是日本国家权力机关历史性的承认,也意味对我们的主张予以了认同。判决书结尾的附言部分还明确指出,原住民遗骨的返还运动已是世界潮流,希望本案的遗骨能尽早回到他们的“故乡”。1997年札幌地方法院在《二风谷水坝停止建设诉讼》的判决书中,日本政府首次承认了阿伊努民族为原住民族。之后阿伊努民族开始积极地在日本国内外开展自决权运动。琉球除京都大学盗取、占有遗骨的问题之外,还饱受美军基地、自卫队基地、历史教科书篡改以及同化教育等问题的困扰。现在琉球面对的所有问题均是由日美两国的殖民统治派生而出。此次大阪最高法院的判决,可为我们行使自决权、取回京都大学盗走的遗骨,以及废止美军、日军自卫队基地、复兴琉球诸语和琉球王国(独立)奠定基础。

通过6年时间的诉讼,我们了解到了部分与遗骨相关的重要信息。京都大学承认现今仍保管着时任京都帝国大学讲师三宅宗悦在冲绳县本部町渡久地盗掘的49具遗骨。在大阪最高法院与京都大学进行交涉后,公开了其中26具遗骨的照片。从照片中可以看到每具遗骨上都做了数字编号记录,由此可知我们先祖的遗骨并未得到尊重的对待。

二、判决后的遗骨返还运动

应京都大学在校学生的邀请,我于2023年11月25日在京都大学举办的“京大祭”上进行了一场琉球人遗骨返还诉讼的演讲。诉讼结束后,大阪最高法院审判长为尽早实现遗骨的归还,在判决书中督促京都大学积极参与对话,因此我与京都大学的学生共同手书向山极寿一(综合地球环境学研究所所长、京都大学前校长)、凑长博(京都大学校长)、中务真人(日本人类学会会长、京都大学理学院研究科教授)几人发出邀请函寻求对话。向山极氏寄出的邀请函内容如下。

“山极寿一先生,您好,我叫松岛泰胜。我出生于琉球石垣岛,生长在南大东岛、与那国岛与冲绳本岛,现于龙谷大学担任教师。当我得知京都帝国大学副教授金关丈夫盗取的琉球人遗骨保存在京都大学后,我于2017年4月开始向贵大学询问该遗骨的相关事项,通过京都大学信息公开请求制度,申请参观遗骨,并向大学发送了遗骨归还请求书。但因京都大学拒绝了我所有形式的对话,2018年12月我向京都地方法院提起了诉讼。之后又在大阪最高法院进行了上诉,最终于2023年9月22日下达了最终判决书。在过去6年的时间里,无论是京都地方法院还是大阪最高法院的法庭上,京都大学的教职员从未有过一次出席。原告人龟谷正子、玉城毅、金城实几人虽年事已高,行动不便,却依然选择亲自从琉球前往大阪,希望通过与京都大学相关人员对话,使先祖的遗骨得以归还。我们原告方感到京都大学并未将我们看作是拥有尊严的个体,对此我们十分悲伤。

1952年,日本政府开始在日本海外(包括硫磺岛、琉球)收集二战中战死的日本人遗骨,之后将收集到的无名战死遗骨葬入日本千鸟渊战殁者墓苑,举办日本皇室参加的祭拜仪式、秋季慰灵祭等活动。我在关岛、帕劳共和国日本领事馆、大使馆工作时,调查过二战战死者遗骨,参加过在贝里琉群岛上西太平洋战死者碑前举行的慰灵祭祀。理想乡会是组织先祖遗骨返还运动的团体,其共同代表具志坚松隆先生是一位洞穴寻者(从洞穴中寻找冲绳战役中战死者遗骨的人,此为当地人的称呼),40多年以来他在各处寻找冲绳战役中战死者的遗骨,将其遗骨归还至后人。他说他能听到战死者想要回家的哭声,所以才接受死者家属的委托,坚持进行着遗骨的收集返还活动。正如摩文仁山丘上和平之基所象征的一样,冲绳战役中最大的牺牲者是琉球民族,因此我能与那些死于非命的死者家属共情。保管在京都大学的琉球人遗骨,他们的灵魂想回到故乡的愿望已有90多年之久。这与日本政府收集战死日本人遗骨无异,琉球民族也期望先祖的遗骨回到他的墓穴,我们拥有行使祭祀的权力,京都大学不能剥夺此权力。

遗骨返还运动是我作为人而活着的重要运动。若京都大学校长又或是教职员工、学生亲人、朋友的遗骨被人从墓穴中盗取,你们将有多么愤怒、悲伤呢?请将琉球人遗骨盗掘问题当作是自己的事情来看待,归还我们先祖的遗骨。若实在是想要对其进行研究,请与我们进行对话,在取得同意之后再进行研究,身为研究机构这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流程吗?人类学者对人骨的研究与人类的身体权益息息相关。不止医疗领域,没有知情同意就进行研究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琉球民族的生存权受到日本宪法第13条(幸福追求权)所保护。

大阪最高法院在判决书中记载了如下内容:

“遗骨无声—— 遗骨即使被带去异乡,也不会进行任何的诉说。然而,遗骨不是物品。我们认为,遗骨有在其故乡安静长眠的权力。被带去异乡的遗骨,也应回归故里。日本人类学会提出希望将来能继续对遗骨进行研究要求,并陈述了其继续研究的重要性,对此我们并不认同。基于本案件中遗骨的所有权,如前述内容,要求对遗骨进行引渡的理由不成立,本诉讼能解决问题的范围有限。我们希望本案中遗骨持有者京都大学,能与希望将遗骨安放在其祖先百按司墓的原告龟谷先生、玉成先生等人,以及冲绳教育委员会、今归仁村教育委员会等协会进一步进行对话,探讨包括将遗骨移交至冲绳县埋藏文化遗产中心保管在内的方式,同时寻找更好的解决办法。遗骨从百按司墓被带走即将迎来第100年。在这个重要的时间点上,我们希望各方相关人员能够进行积极对话,迈向解决之路。”

11月25日下午(京大祭期间),能否有责任地与我进行一场对话?一起探讨琉球民族的历史、文化以及琉球人先祖遗骨今后的处理办法。同时借此机会我想知道您与驹込武先生对话时为何说我是“有问题的人”(2019年10月1日《京都大学新闻》(https://www.kyoto-up.org/archives/2886)),请务必告诉我您说这番话的理由。在官方的发言中受到这样的攻击,这是我人生中未曾有过的经历,对此我非常困惑痛心。山极先生您总是在报纸或电视上强调,您在研究黑猩猩时有多么注重“对话”的重要性。请您直接面对我,告诉我您有什么意见和想法。

我相信通过对话可以找出解决问题的突破口,让我们互相走上和解的道路。我希望不要因为琉球民族遗骨返还诉讼,使琉球民族与京都大学之间留下一段对立的历史。2017年4月以来,我始终只是在询问我们琉球民族先祖的遗骨相关问题,但永远都只能得到“不接受个人咨询”等的回复,不断遭到拒绝。请不要再继续无视、歧视我们。

山极先生,我真切地希望能与您进行对话。百忙之中,请您对此多加思考。”

京都大学总务科和中务氏向学生发出了不会出席的回信,但山极氏自始至终没有向我或学生做出过任何回复。无论是我开始进行遗骨返还运动时,还是我向京都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时,担任京都大学校长一职的都是山极氏。

诉讼的过程中京都大学未能提供任何法律依据证明他们有权对遗骨进行保管。这表明京都大学并未争取到遗骨亲属以及相关人员的同意,在无视科学伦理的状态下进行研究。2023年7月8日至10日期间,美国人类学会(成员人数约1万2千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人类学会)遗骨伦理处理委员会在琉球进行了听证调查,并在百按司墓进行了现场取证。现在该委员会正在世界各地进行遗骨返还相关的取证调查。委员会计划于2024年5月发布最终报告书,该报告书将会对人类学会的科学伦理研究准则和美国立法产生影响。在冲绳县厅举办的记者招待会上,该委员会的联合主席主席迈克尔·普莱基(威廉与玛丽大学教授)批评道“我们曾经听到许多来自北海道和冲绳的不满声音,加之日本的研究员从未向原住民进行过道歉或遗骨归还,可以说日本人类学会是在伦理道德标准极其低下的状态进行研究”。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人类学系主任萨布丽娜·阿加尔瓦尔也指出:“日本的政府和研究机构正在不断创造不用归还遗骨的社会条件,为此你们应该感到可耻”。(《琉球新报》2023年7月12日)

日本人类学会此次拒绝了美国人类学会的调查采访。该学会还与1903年在大阪天王寺举办的学术人类馆事件密切相关。在学术人类馆中,活生生的琉球人、朝鲜人、阿伊努人、台湾原住民都被当作展品、研究材料供人观赏,但日本人类学会从未为学术人类馆事件进行道歉。2019年日本人类学会会长向京都大学发送了一封《愿望书》请求大学继续对琉球人遗骨进行研究。

今年,美国人类学会将公开发布有关研究伦理的报告书。届时不遵守研究伦理准则写出的琉球人遗骨论文,世界上将不会有任何期刊杂志愿意刊登。京都大学此后若因不能继续研究而将琉球人遗骨进行雪藏,以此切断琉球人祖先和后代之间的联系,继续施行种族歧视的做法,那就可称京都大学为世界上少有的“种族歧视大学”。我今后将会继续追究这种“学术帝国主义”问题,让京都大学将遗骨归还至琉球。

三、琉球内外的遗骨返还运动

随着金关丈夫就任台北帝国大学教授一职的同时,也将盗掘的琉球人遗骨带到了台湾。2017年我通过台湾中华琉球研究会、台湾“立法院”委员高金素梅女士开始进行琉球人遗骨返还运动,要求台湾国立大学归还琉球人遗骨。2019年3月,63具遗骨作为“研究资料”被移交至冲绳县教育委员会保管。我们曾尝试与冲绳县教育委员会进行交涉,表示希望遗骨能回到原来的墓址。但之后因遗骨相关信息公开的请求遭到拒绝,我们申请居民监察制度后又向那霸地方法院提起了诉讼。2023年9月28日《琉球民族遗骨信息公开诉讼》宣布了最终判决,那霸地方法院命令冲绳县教育委员会公开出63具头骨上所记载的盗掘地点等相关信息,并将遗骨交还至盗掘地所属乡镇教育委员会保管。

冲绳县教育委员会将21具写有“运天”字样的头骨移交至了今归仁村教育委员会保管。2023年12月4日,原告团、辩护团与支持者们共同会面了今归仁村历史文化中心馆长玉城靖先生。馆长接受了我们希望再葬遗骨的愿望,为进一步解决这一问题馆长还与我们共同探讨了再葬地点等问题,并保证今后会继续保持与我们进行对话。会面结束后,全体成员共同前往了遗骨保管室,一起打开遗骨保管箱,双手合十向遗骨进行祭拜。

2023年11月14日,理想乡会的共同代表仲村凉子女士等人向冲绳县议会提交了一封陈情书,请求冲绳县教育委员会把保管的琉球人遗骨归还至原墓址。议会收到陈情书的次月12日,县议员濑长美佐雄在县议会文教厚生委员会上对此事进行了询问。现在,理想乡会请求与冲绳县教育委员会文化科科长进行面谈。在诉讼已经结束的当下,希望能探讨一下县政府将来对遗骨的研究状况、研究伦理、遗骨返还会采取何种行动。

判决结束一个月后,10月21日、22日,在北京大学举办的“第四届琉球·冲绳前沿学术国际研讨会”上,我发表了一篇标题为《从琉球民族遗骨归还运动中明了的历史文化根源》的报告。报告中还包括了京都大学研究员偷盗中国人遗骨的问题,京都帝国大学医学部教授清野谦次把自己又或是唆使学生盗取的遗骨称为“清野收藏”。他的遗骨清单列表中有以下中国人的遗骨:

原满洲国金城外、小北山(辽代古墓人骨)3具 第192号~193号

原满洲国海城附近(现代中国人骨)1具 第785号

原关东州貔子窝管内碧流河会(周代人骨)4具 第786号~788号、795号

原关东州旅顺管内方家屯?牧羊城(汉代古墓人骨)10具 第813号~第902号

原关东州旅顺管内尹家屯(汉代古墓人骨)18具 第885号~第902号

原关东州营城子(积石塚)1具 第910号

原满洲国热河省砖墓 1具 第910号

原满洲国热河省赤峰郊外、红山后古墓 48具 第1332号~第1379号

原满洲国抚顺地区现代中国人古 37具 第197号~第953号

内蒙古多伦淖尔(喇嘛庙)多具 第848号

张家口?元宝山洞窟 多具 第848号

宣化县下花园绎北方高地(瓷棺)1樽 第875号

新疆省吐鲁番 高昌人骨及维吾尔族人骨 2具 第840号、第841号

(清野谦次《基于古代人骨研究的日本人种论》岩波书店、1949年、122页)

日俄战争后,日本帝国主义从中国抢夺了大片土地,将伪满洲国控制的关东州地区(今辽东半岛)变成了日本的租借地。京都大学研究员利用日本人在殖民地的特权,掠夺了大量的中国人遗骨,现今这些遗骨依然保存在京都大学。同时京都大学研究员通过人文科学上的知识和情报协助日本军队巩固殖民统治,他们在军队的保护下亦或成为军人在中国各地掠夺文化遗产,甚至加入731部队成为战犯进行人体实验。这些掠夺来的遗骨和文化遗产现今仍被京都大学保管。对于731部队残忍杀害大量中国人一事,京都大学法人从未进行过任何反省、道歉、赔偿。因此我以上述内容作为主题写下了《京都大学与日本帝国主义(1)-(5)》,计划今年春天在台湾月刊杂志《远望》(电子与纸质媒体)上进行发表。日本帝国主义的受害者不止是琉球人,中国人也深受其害。中国要求京都大学归还遗骨和文化遗产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今年春天,我所著的《通往琉球独立的道路——与殖民主义斗争的琉球民族运动》(法律文化社)将被中国社会科学院旗下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翻译出版。我想可以通过讨论琉球复国(独立),发动民族自决权要求遗骨归还。

理想乡会针对美国和日本等国的研究机构开展了如下的琉球人遗骨、厨子瓮返还运动。1854年《琉美修好条约》签订后,美国海军上校马修?佩里从琉球带走了2具琉球人遗骨,现在,该遗骨保存于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学人类学博物馆莫顿收藏当中。萨缪尔?乔治?莫顿从全世界收集了1000多份头盖骨,他通过判断头骨的大小区分人种的优劣,因此也被评价为是种族歧视者。该博物馆还保存了20世纪50年代初,美国军人从琉球盗掘的4个厨子瓮以及石制灵牌。上述遗骨和厨子瓮的归还运动,在居住于夏威夷的琉球人的帮助下,正在不断推进。

大阪国立民族学博物馆(民博)保存了琉球的厨子瓮13件(全部含盖)、骨壶3件。民博还在标本资料库中把琉球人归类为日本人进行种族歧视。“日本归复”(1972年)前,日本人对琉球的土地和经济进行掠夺的同时,还伴随着大量研究员盗墓事件。民博在此期间购入了大量的厨子瓮等物品进行收藏。

2023年7月27日,我进入民博的保管库,仔细观察了琉球的厨子瓮、骨壶等17件物品,还对其进行了拍照、摄影记录。当时我还带上了琉球的祭祀箱(其中有大米、泡盛酒、冲绳线香、纸钱)进行了简单的祭祀。我双手合十祈祷这些厨子瓮、骨壶能回到琉球原来的墓穴之中。同年8月,理想乡会向民博的馆长发送了一封归还请求书,请求归还国立民族学博物馆所藏的厨子瓮和骨壶,并请求将琉球人单独划分为琉球民族。

之后民博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我,馆内已成立工作小组,建立了所藏标本归还工作的指导方针。同年10月,针对我们所发出的请求书,民博做出了回复,回复写道:“在找出厨子瓮所有者之前,博物馆将继续保管该标本。关于琉球民族分类这一问题,今后会进行探讨”。因为并没得到所期望的回复,现在我们仍在与民博进行着“建设性的对话”。欧美等国家的大学或博物馆已开始向旧殖民地或原住民归还遗骨,日本却才进入探讨阶段。

1879年,琉球因日本帝国的侵略、吞并导致了国家的灭亡,同时为了让殖民统治正当化,掠夺了大量的琉球人遗骨。尽管日本政府一直在进行皇民化同化教育、让学者大力推行日琉同祖论使其成主流学术,但现在,琉球民族自决权运动已开始崭露头角。只要琉球民族还存在于世上,琉球人遗骨归还运动就会持续下去。亚太地区有许多的日本帝国主义受害者,受害者之间应加强合作,扩大影响,让失去的遗骨回到原来的墓穴。我想通过建立祖先和子孙后代之间的联系,实现人性之源的回归。

    进入专题: 琉球   琉球遗骨返还运动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专题研究 > 琉球研究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910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