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刚:破除日美话语体系、锚定东亚和平发展的“琉球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376 次 更新时间:2024-07-05 14:17

进入专题: 琉球   琉球学   东亚和平  

陈刚  

 

当前,亚太安全形势严峻,美国联合盟友对华多边打压,日本强化在琉球群岛的军事部署,制造区域紧张局势,加剧地区阵营对立。日美之举严重威胁东亚和平安全,严重侵害琉球民众的生存权、发展权、安全权。琉球岛内和平反战运动高涨,向国际社会发出“绝不能让冲绳(琉球)再次沦为战场”的呼声。

今年5月1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东海问题研究中心、日本研究所在京联合举办“东亚和平发展与琉球学建设”国际学术研讨会,以“琉球学”建设为核心进行研讨,达成很多基本共识。

建构自主的琉球知识体系

1879年日本吞并琉球,在迄今的145年间,琉球命运几经舛变。其间,日美长期掌控琉球历史话语权,制造了一系列似是而非、颠倒黑白的琉球叙事,误导了国际社会对琉球问题的基本认知。要构建“琉球学”自主体系首先需要明辨日美的琉球史话语谬误,确立正确的琉球史观。

1879年,存在数百年的琉球王国被日本武力吞并,但日本却将吞并行为诡辩为明治政府成立后的国家维新、内政变革,冠以“琉球处分”之名,将其灭人之国、绝人之祀的历史罪行纳入国家统一的历史叙事。这样的论说不仅抹杀了琉球王国的主体地位,也掩盖了日本吞并行为的侵略性和非法性。神奈川大学教授后田多敦指出,琉球王国被日本吞并前已同英国有国书往来,同美国、法国、荷兰签订有修好条约,这些国书和条约书上押盖的琉球本国制作的“琉球国印”,表明琉球是作为独立政治主体同西方国家交往的。从国际法角度看,欧美也认可琉球的政治主体地位。最新在法国发现的《琉法条约》原件也再次印证了琉球的独立王国地位。因此,无论是从主权角度还是王权角度,琉球都是被日本吞并的,只是日本故意在吞并时将权属搞得模棱两可,以混淆视听。但琉球人并不认可这样的叙事,他们要以自己为主体,从琉球视角解读这段历史,以琉球为主体建构历史。

《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是战后国际秩序的法律基础,根据两份文件规定,战后“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作为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土地”的琉球被剥离出日本主权范围。但随着战后国际关系的变化,美国背弃了盟国的上述规定,转而与战败国、敌国日本暗相勾结,不断破坏《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所确立的战后国际秩序,更改盟国所确立的日琉间地理分界,从而衍生出“琉球地位问题”“钓鱼岛主权问题”等本不存在的争议问题。上海交通大学刘丹老师指出,日美的上述行动是违反国际法的。同时还指出,日本为排除中国对琉球的影响,将琉球称谓从战前通用的基于汉语发音的“Liuqiu/Liuchiu Islands”改为基于日语发音的“Ryukyu Islands”。1950年4月,日本又制造出以日本为中心的所谓“南西诸岛”概念,替换已在国际上通用数百年的“琉球群岛”概念,其目的便是试图消除“琉球群岛”这一国际公认称谓的影响,尤其是避免受到“琉球”这一中国发音的影响。

1972年,美日私相授受,通过签订《琉球与大东群岛地位协定》,将琉球行政权移交给日本。日本再行偷梁换柱伎俩,将本就非法的“行政权移交”置于“冲绳复归祖国”的叙事下不断宣传,将《琉球与大东群岛地位协定》也改称为《冲绳返还协定》。而饱受美国“刺刀加推土机”压迫之苦的琉球人也曾天真地以为,“复归日本”会带来希望,部分人基于反对美帝国主义的立场,支持所谓的“复归”。但美日在此后的对琉政策却暴露了“复归”话语背后的掠夺本质。1972年后,美日把原本部署在日本本土的美军基地纷纷转移到琉球,琉球美军基地面积占比激增至76%,“基地负担”成为琉球难以承受之痛。不仅如此,日本政府还无视琉球人的意愿,通过修订《驻日美军用地特别措施法》,剥夺了琉球地方政府的土地征用审查权,使美军可以肆无忌惮地征用琉球土地用以军事基地建设,日本政府充当起美国对琉压迫的“急先锋”。龙谷大学教授松岛泰胜认为,所谓1972年“冲绳返还”,实际上是日本对琉球的又一次吞并,此后,琉球陷于日美的双重殖民统治之中。

可见,在不同历史时期,日美都建构起了有利于其统治的琉球话语体系,因此建构我国的“琉球学”知识体系便需要对这些话语、概念进行辨析,形成以琉球为主体,以法理为基础,以道义为前提的琉球史叙事。

疏解琉球安全发展困境

以弱肉强食、实力至上为原则的强权主义,是日美统治琉球的基本理念。强权之下,弱小的琉球因无抵抗之力而沦为牺牲对象。在日美交替统治琉球的145年间,琉球民众的生存权、安全权、发展权不断受到侵害,这是“琉球学”建设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

1879年,日本吞并琉球后,来自日本本土的侵略者纷纷涌入琉球,以武力和强权为依恃,对琉球大肆掠夺。1932年,时任《琉球新报》社社长的太田朝敷在回顾日本殖民统治琉球50余年的历史时指出,“置县后琉球的政治权力和社会中心逐渐转移……本县人基本被排除在新的政治权力之外,在如今官权压力无所不及的时代,本县人虽然生活在属于自己故乡的土地,但却沦落到宛如食客的地步”。

1972年,同样的历史在所谓“冲绳复归”后重演。“复归”后日本资本宛如潮水般涌入琉球群岛,导致岛上的中小微企业纷纷倒闭,许多琉球工人被迫接受低工资、重劳动、非正规就业等不稳定的雇佣形态。而投资于琉球的日本资本却将利润回流到本土。直到今天,冲绳县仍然是日本国内人均收入最低的地方,儿童贫困率是日本本土的两倍,属日本最贫困地区。松岛泰胜认为,当今琉球仍处于殖民地经济状态,陷于美日双重殖民压迫之中。

近年来,琉球的生存权再次面临严重威胁。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以冷战思维对中国进行多边打压,而作为美国重要盟友的日本,不仅没有尝试在中美两国间发挥积极的建设性作用,反而火上浇油,跳到美国对华遏制打压的最前沿。2022年12月,日本推出《国家安全保障战略》等“安保三文件”,提出要构建“对敌基地攻击能力”,彻底抛弃“专守防卫”原则,背弃“和平国家”理念,加速推动国家战略的安全化转型。日本政客也不断鼓吹所谓“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持续渲染“中国威胁论”,不断激化两岸对立,怂恿“台独”“以武拒统”,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加剧东海紧张局势。

在错误政策引导下,日美两国不断强化在琉球群岛的军事部署,加速琉球群岛“军事要塞化”建设。日美两国的军事行动,不能不让人想起1945年的“冲绳岛战役”。在这场战争中,日本把琉球当作防卫本土的“棋子”,超过15万的琉球人在战争中丧生。如今,日美两国再次将琉球推向军事对抗前沿,琉球民众不得不面临再次陷于战火的巨大风险。为此,琉球各界持续向国际社会发出“绝不能让冲绳再次沦为战场”的呼喊,在联合国等国际舞台控诉日美两国对琉球的“殖民压迫”。

推动东亚和平发展

日美两国对琉球的压迫政策和“战略牺牲”,不能不让人发出“弱小民族何以在强权时代自立求生”的拷问。

回顾历史,琉球也并非没有高光时刻。明清时期,中原王朝秉持“怀柔远人”“恤佑外藩”等原则,积极支持琉球发展。政治上,赐予琉球“闽人三十六姓”;经济上,给予琉球“朝贡不时”“下赐海舟”等优待;文化上,积极向琉球传播儒家文化,接纳琉球留学生进入国子监学习。500余年间,中琉之间虽然实力差距悬殊,但却长期保持友好往来关系,在经济贸易、政治制度、文化教育、天文历法、生产技术等各领域保持密切交流。中国的对琉优待政策也使琉球从偏居一隅的“东海岛国”成长为连接东亚的“万国津梁”,开启了琉球历史上的“黄金时代”。

中国古代的周边外交理念不同于西方“弱肉强食、实力至上”的丛林法则,不追求自我优先的利益至上原则,而是着眼于同周边大家庭的人文相通、命运与共。长期以来,中国在同周边邻国交往时,始终秉持亲仁善邻、讲信修睦、以诚相待、守望相助、互惠互利、合作共赢、包容互鉴、求同存异等基本理念。这样的理念既根植于中华民族“合和共生”的文明基因,也形成于中国与周边国家具体的地缘格局和政治关系。

从历史经验看,中琉之间友好交往、民心相同,是东亚和平发展的重要支撑,而美日对琉以邻为壑、战略利用,是威胁东亚和平发展的重要祸源;从未来远景看,琉球的发展不可能永远局限于“殖民地经济”,其独特的历史地位、海洋资源、渔业物产、文旅资源理应得到更为积极的利用。

当前,中国继续将“亲诚惠容”的外交理念作为处理与周边关系的基本方针,并积极推进“一带一路”“亚洲区域一体化”等建设,将中国和平发展成果惠及于周边各国。作为曾经是东亚地区“万国津梁”的琉球,也必将在基于亚洲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东亚文化交流、文明互鉴与经济合作中再次发挥出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东海之大,足以容得下中日两国的共同发展,也理应为琉球和平发展留一片安定空间。如何弭兵于文,止战于合,是“琉球学”建设的时代使命。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博士后)

本文刊登在《世界知识》2024年第13期

    进入专题: 琉球   琉球学   东亚和平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专题研究 > 琉球研究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53140.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