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乐哲:中西阐释域境的相互镜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576 次 更新时间:2023-06-04 17:02

进入专题: 中西文化  

安乐哲  

 

中西文化之间长期地存在着不对称关系。今天,当我们走进一家中国书店或图书馆时,有关各种西方文化的书籍,无论新旧,几乎都很容易找到,而且翻译质量都很高。一群年轻、求知若渴的中国读者是推动这类书籍出版的持久动力。

可是,如果我们走进一家西方国家的书店或者图书馆,则会发现,无论古代还是近现代的中国最杰出思想家的书,都寥寥无几或根本找不到。而且最令人尴尬的是,对这种情况,竟然没有读者群要求解决这种不对称状况可见,西方读者市场并不存在对介绍中国文化的书的需求。

这是为什么呢?情况为何会是这样?

早期,中国传统经典的英文翻译由传教士们完成,他们从基督徒的视角,把这些经典文本转化为一种基督教祷文性的东西。于是,迄今为止,走进西方国家的书店和图书馆,能看到《易经》《论语》《道德经》《庄子》等中国哲学文化的重要著作,基本都被摆放在带有猎奇性的“东方宗教”一类的书架上,而不是令人肃然起敬的哲学类书架上。

而走进西方国家的大学,中国哲学一般不是被归在宗教学就是被归在亚洲学,大部分哲学系肯定是不教中国哲学的。用青铜礼器“觚”来比喻中国哲学和文化,这种情况正如《论语·雍也》说的:“觚不觚,觚哉!觚哉!”如果中国哲学文化只是西方宗教的一个单薄的影子,倘若西方的年轻人和很多知识分子,尽管不是绝大多数,都认为他们自已的传统宗教是陈旧的教条的、没什么意义的,那么西方人就不需要对一个跟西方传统雷同的儒家文化产生兴趣。

另外,19世纪中期之后,欧美教育制度体制——大学、学院及其课程都被一股脑儿地引进到中国、日本、韩国和越南等亚洲国家,“现代性”语言被移植到亚洲语言中,促使亚洲文化对自己的传统实行“格式化”,贯穿其中的基本都是西方文化的概念结构。

伴随此“自我殖民”而至的,是西方和东亚文化都出现的一种情形,即“现代化”简单地被等同于“西方化”,以“陈旧保守”“僵化教条”为理由亚洲自己的传统文化,如儒家文化被关在现代化的大门之外。

这一历史现象产生的结果,是“儒家”这个词不再有价值,如果西方人对儒家有所理解的话,他们想到的儒家文化可能无非就是经古不变的经文、依赖死记硬背来学习、落后的家长制、僵化的等级制等。正如过程哲学家怀特海(Alfred North Whitehead)曾经称孔子为“使中国停滞不前的人”一样,所有这些刻板印象,无非说明儒学仅是属于过去的僵死传统罢了。

另外,在中国国内,“儒学”一词在年轻人当中也不是什么太美好的词有些年轻人将它理解为现代自由民主和人性解放之反面的历史叙事。

这便是我们今天所身处的历史节点,是我们必须有所行动、有所作为的起点。

可是,在我们当下生活的世界,才一代人的工夫,亚洲崛起尤其是中国的发展震撼了世界,世界经济和政治秩序已发生了空前的格局性变化。那是不是也将有一个必将变动的新世界文化秩序随之而来?

答案应是肯定的。那么,中国的这些哲理,在哪些实实在在的方面,可以有助于一个变化中的世界文化秩序的形成?也就是一种浑然融合的文化变化形态,其中原本的彼此竞争将转化为彼此融合——一个曾把外来佛学内化转为宋明理学的儒学思想传统,如今,将消融整个西方文化。

这种以家、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教堂、以神为中心的儒家宗教性,与亚布拉罕传统判然不同,将带领全球文化走出西方宗教之间的血腥冲突,从此世界宗教与文化冲突再也不会总是骤然引发战争与冲突。

我们在儒家思想当中看到了一种家国情怀,即基于个人努力,人可以实现恰当的儒家伦理角色,以此服务于社会与政治秩序,从而与作为必要治理体系的法治体系相辅相成。而从事国家治理之人,必须获得良好教育及拥有自我人格修养,这是先决条件。

儒家角色伦理根植于对家、国关系的珍重,总是强调双赢或者双输,而不同于自由个人主义意识形态及其分裂性的、制造紧张不和的“你输我赢”游戏模式。

儒家宗教只是一种对社群共同认知的崇拜,以及相关文化风俗的教化宗教是一种社会历史现象,多数宗教是对超自然力量、宇宙创造者和控制者的信仰或尊敬。它给人的灵魂以力量,并延续至死后的信仰体系。《论语·学而》篇说: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我相信,儒家哲学的内涵价值及教育制度,对于建构新世界文化秩序可谓意义重大。可是,我们怎样才能克服今天对儒学的误解呢?我们怎样去对中国人以及西方公众讲述从儒学经典产生出的儒学重要意义呢?怎样书写对我们当今时代的评价,从而奉献给这个世界一个具有批判力、与时俱进、适应时代、温故知新的儒学,并运用新儒学来应对当今时代面临的紧迫问题?换言之,我们应该怎样应对那种已经把儒家文化全盘抛弃、把“现代化等同于“西方化”的挑战?一个“东西方化性的现代化”的新世界文化秩序应该是什么样子?

美国著名思想家爱默生曾说:文明依赖道德。人所善者因其高远。如此而言,无论人手中作业之力量与成就之大小,其实都在于如何借助他力。我们见过木匠站在梯子上,用板斧砍高处的横梁的情景,他的姿势多么难受而且多么费力!再看看木匠在地上工作的情景,他劈砍身下的木料的时候多么轻松容易。这是因为他不仅依靠了来自肌肉的力量,还由于大地的引力将他的板斧向下带动,他借助了地球的力量来劈开他的木料。我们建构世界文化新秩序,也要善于借助儒家千年传统的力量。

 

    进入专题: 中西文化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学术 > 哲学 > 比较哲学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3431.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