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育:忆季羡林先生两件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372 次 更新时间:2023-04-28 22:55

进入专题: 季羡林  

刘培育  

 

1990年,河南大学的葛黔君教授到偃师玄奘故里考察,发现玄奘故里一片荒芜,只有一座破庙和赵朴初先生题写的玄奘故里旧碑。偃师县县长告诉她,当地政府和人民已开始关注修复玄奘故里,但没有力量做。1991年夏,葛教授到北京找我,说到玄奘故里的现状。我们商量,邀请一些专家发声,阐述玄奘大师的历史贡献和修复玄奘故里的重要意义。于是,我撰写了《开展玄奘研究,修复玄奘故里的倡议书》。我把倡议书分别寄给了几位学术大家征求意见,收到的第一封回信,就是季羡林先生的。季先生是研究玄奘的大家,他在信中写道:

倡议开展玄奘研究,修复玄奘故里是一件大好事,我完全赞成,愿意在倡议书上签名。

字不多,观点却十分鲜明。我看了很激动,想把这件事做好的信心也增强了。最终,在这份倡议书上签名的共有11位专家,分别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巫白慧、黄心川、刘培育研究员,北京大学的季羡林、楼宇烈教授,中国人民大学的石峻教授,上海哲学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名誉主席罗竹风先生,敦煌艺术研究院院长段文杰先生,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李荣熙先生,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孙宝纲译审,河南大学的葛黔君教授。

倡议书公开后,受到社会广泛关注。文汇报、新文化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等媒体先后作了报道。洛阳市偃师县县长汪永春来信说,专家们的倡议极大激发了人民群众修复玄奘故里的热情,当地干部群众自觉集资300多万元,17户陈氏后代不讲条件,主动搬迁腾地,两千余名群众参加义务劳动,干得热火朝天。地方政府全力支持专家的倡议,努力做好后勤工作。时任河南省省长李长春针对倡议作了批示,要求洛阳市委书记、市长“重视专家的倡议,认真修复玄奘故里,并使洛阳(偃师)成为玄奘国际研究中心,请专家们担任顾问”。

1991年12月和1992年7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先后召开了落实倡议的座谈会和玄奘研究中心成立大会。中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担任玄奘研究中心名誉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研究所所长、中国南亚文化研究中心黄心川研究员担任主任,刘培育、孙宝刚、葛黔君担任副主任。张岱年、石峻、段文杰、楼宇烈等60多位专家担任高级研究员,季羡林、任继愈、巫白慧成为玄奘研究中心的顾问。

玄奘研究中心成立后,积极开展工作,先后在偃师、西安、铜川、成都、瓜州召开过五届大型玄奘国际学术研讨会和多次玄奘专题会议,出版了多种玄奘研究著作和《玄奘研究》专刊,建立了玄奘网站,成功组织了多次重走玄奘路的活动。季羡林先生多次参加玄奘研究中心的学术活动,阐述玄奘的历史贡献和玄奘精神的现实意义。1993年12月21日,季先生特别为玄奘研究题词(如图)。

2006年是中印友好年。为增进中印两国人民的友谊,推动我国因明研究的发展,经协商拟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燕山大学、杭州佛学院等共同发起,当年6月在中国召开国际因明学术研讨会。会前,我给季羡林先生写信,向他汇报会议的筹备情况,并征求他对开好这次国际会议和推动我国因明研究的意见。当时,季先生身体不好,正在住院。我的信是委托北京大学校务办公室代转的。6月12日,我收到了季先生的回信:

培育先生:

大扎奉悉。

我对因明学几乎等于无知,不敢妄发议论。但是,我感到你们开会推动因明学研究,是很有意义的。祝你们召开的国际因明学术研讨会圆满成功!

请你顺便查一查《胡适文集》,我依稀记得胡适有关于中国逻辑的文章,他的博士论文好像就与此有关。

我在高中学过论理学,到大学后又听了一年金岳霖先生讲逻辑,仅有一点知识,到了现在也都交还老师了。

康吉!

季羡林(印章)

06.6.11

季先生收到我的来信后,还嘱咐秘书李玉洁女士多次给我打电话,有一天就打了三次。李秘书告诉我:季先生于6月9日下午收到我的信,获悉要开国际因明学术研讨会,非常激动!连连说:“怎么这么晚才把信转到我这里,都晚了,他们已经离开北京了吧?”季先生说:“因明学是一个冷门学科,研究它既没有名也没有利,现在有人为此奔波,热心推动这门学科的研究,很不容易。”又说:“这件事就应该哲学所来抓,别人抓名不正言不顺。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燕山大学、杭州佛学院是做了一件善事。现在有个良好的开端,今后要研究如何开展下去,困难肯定会有的,但一定要坚持下去。”季先生还说:“如果觉得我还有用,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我会尽力去做的。我真想飞到杭州去参加会议,可惜,我在住院,爱莫能助。”

从季先生的来信和秘书的电话中,我清晰地感觉到,他收到我信后的几天里,心中一直在想着因明。

因明是印度古老学问“五明”之一。唐玄奘把新因明系统传入中国以后,中国的高僧大德和学者在学习、传播印度因明的同时,发展了因明,逐渐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汉传因明和藏传因明。中国成为因明的第二故乡,中国因明是世界因明的高峰。后来,中国因明几度衰落,至20世纪后半期,成为“绝学”。季先生对中国因明当时的现状很是焦虑、着急,当他看到终于有人、有单位出面来抢救因明,推动因明的发展,十分兴奋和激动。他为推动因明发展提出了重要的指导意见:一是要有权威的机构出面来抓;二是鼓励学者们不为名利,拼全力抢救优秀的传统文化;三是这项工作不容易,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但一定要坚持下去。

首届国际因明学术研讨会于2006年6月15—16日在杭州召开。来自美国、法国、日本以及中国大陆、港台地区的专家学者和高僧大德110多人到会。我在开幕式作主题发言时,报告了季羡林先生对大会的祝贺和几点意见,引起了中外学者的强烈反响。这次研讨会开得很成功,集中讨论了抢救和发展因明的重要意义和具体措施,交流了国内外因明研究的新成果,成立了中国逻辑学会因明专业委员会(筹)。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中国逻辑学会、中国玄奘研究中心、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等单位和学术组织的参与主办,使这次学术会议极具权威性和影响力。会上成立的中国逻辑学会因明专业委员会(筹),也很快得到了国家主管部门的批准。

因明专业委员会每年主持召开一次全国因明研究学术讨论会,会后出版一辑《因明》年刊,为因明学术交流提供了良好平台。因明专委会还多次举办因明培训班,帮助广大因明爱好者学习因明知识,提高因明研究水平,从而也扩大了因明研究的队伍。

这些年来,我国的因明研究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一批因明方向的博士生逐渐成长为因明研究的主力军,一批因明课题在国家社科规划办成功立项,一批因明研究的重要成果相继问世。我个人在季先生的影响下,对推动因明发展一直不敢懈怠,退休后继续工作。200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推出一批需要抢救的学科,其中就有因明学科,并委任我做负责人。五年里,我培养了两名博士,指导了一名博士后和一名访问学者。2012年,国家社科规划办推出绝学重大招标项目“百年中国因明研究”,我作为首席专家,带领一批优秀的藏传因明和汉传因明年轻学者,经过八年的努力,以优秀等级完成结项。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进入专题: 季羡林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爱思想综合 > 学人风范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2407.html
文章来源:本文转自中国社会科学报,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遵守该处的版权规定。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