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慕樊:《八哀诗》无房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 次 更新时间:2022-12-05 00:48:20

进入专题: 杜甫  

曹慕樊  
施鸿保说:“房琯志大才疏,虚得盛名。正似殷浩一流,以之为相,实不胜任。陈涛之败,泥古车战。犹是不谙将略耳。即其请诸王分镇,禄山亦惊其策。后人因谓琯有经济才。《困学纪闻》载司空图诗,亦云‘物望倾心久,凶渠破胆频’。李肇《国史补》遂与宋开府、陆忠宣、张曲江、颜鲁公、李梁公,同推为开元以来名臣。窃谓其策果行,或可平禄山之乱,然吴楚七国之祸,必踵其后。永王璘即一证也。肃、代之朝,安史虽平,内则强镇旅距,外则回纥、吐蕃相继寻衅,假又亲藩跋扈,则晋室五胡之乱,复踵于唐矣。《新唐书·刘晏传》:‘晏致书琯,言诸王皆长深宫,一旦望以桓、文之业,何可得哉!’是即从其所请,并安、史亦未可平也。后来读公(杜)诗者,但知公疏救于前,遂不究其成败可否之实,推重公并推重琯,其实公之疏救,但谓罪细不宜免大臣,非谓琯之才不宜免也。至《奉谢口敕放三司推问状》,乃言:‘琯,宰相子,少自树立,晚为纯儒。有大臣体。时论许琯,必位公辅,康济元元。’又言:‘观琯之深念至忧,义形于色。况画一保泰,其素所蓄积者。’方是推重琯。惟前既疏救,此状亦不得不然。然犹归之‘时论’。若诗中则从无一语及之,尚不如严武称之为‘济世才’‘出群才’也。《八哀诗》及武而不及琯,则公之意可知。读公诗者,未深体耳。”(施书124页)按关于房琯及其建策的评价,已见“杜甫与房琯”条,兹不再及。施鸿保为了要说杜甫的见解都正确无误,所以把房琯和杜甫的关系,竭力说得淡薄,竭力说杜甫并不推重房琯。杜之救房,不是因为推重琯的为人,而是从“细故不宜免大臣”说。后来的谢(免)三司推问状,实在是因为前言已出,后语不得不随。总之,房琯在杜甫心目中,是“尚不及严武”的。所以“诗中从无一语及之”。施鸿保的话是靠不住的。关于房、杜交谊,施论显然违背两唐书杜甫传。关于杜之重房,施论又显然违背《祭故相国清河房公文》等。《旧唐书·杜甫传》分明说“房琯布衣时与甫善”(《新唐书》传同),怎么能说杜“与琯本非素交”呢(施书125页)?《祭故房公文》首以琯继魏(徵)、杜(如晦)、娄(师德)、宋(璟),中间有“天柱既折,安仰翼戴,地维则绝,安放夹载”的话,可说是推崇到极点。如果说《谢三司推问状》是官样文章,“不得不然”,那么,事隔多年,祭文又不是非写不可的谢表之比,有什么必要推重逐臣以招怨尤呢?所以杜对房的推崇是衷心的,不是偶然的。施鸿保又说杜诗里没有说及房琯的,这不是事实。仇注本卷十三那首《别房太尉墓》是杜集中的名篇,表示的情感是真挚沉痛的,对房琯是推崇的。即以《八哀诗》而论,第一个王思礼就是以房琯保救得免于死的。诗说:“公(王)时徒步至,请罪将厚责。际会清河公,间道传玉册。天王跪拜毕,谠议果冰释。”明明称颂房琯知人,怎么说“诗中从无一语及之”呢?杜甫被肃宗及其左右目为琯党贬官,不能不有顾忌,故《八哀》中无琯也。

    进入专题: 杜甫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诗词歌赋鉴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8759.html
文章来源:杜诗杂说全编/曹慕樊著.—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9.4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