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象:文明“厕”量——中西厕所漫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24 次 更新时间:2022-08-17 20:51:47

萧象  

   萧象:文明“厕”量——中西厕所漫话

  

   有人从形而下的世俗角度,认为人类从野蛮状态走向文明社会的一个明显标志,是厕所的诞生。这一说法,有其道理。因为吃喝拉撒,人之本能,吃喝关乎“进口”,拉撒涉及“出口”。而在相当漫长的一个历史时期,我们的先人对待自己的“出口”问题,是随心所欲,棚前舍后,就地拉撒,草间树下,到处方便。直到某一天人们突然意识到,这样的行为方式方是方便,却也存在问题——既恶臭难忍不卫生,易引发疾病,还暴露隐私,需要改变。因而聚众商议要固定地点,集中拉撒,予以遮掩。厕所于是因应而生。人类就此开始走向文明的第一步。数千年以来,解决人类排泄问题的包括各种便器在内的厕所的演变,揆诸历史,不知凡几,以此为度量,人类社会的生活观念和文明进展未尝不可得以反映。

  

   一

   根据考古发现,远在公元前3000年时,两河流域的苏美尔人和印度河流域的哈拉帕人就使用了粪坑和污水处理系统。两河流域的统治者,以“王中王”著称的萨尔贡一世,攻城略地,拓土开疆之外,让后世最能记住的一项功绩,是在自己的宫殿里建造了6个可以蹲坐的厕所。这比起使用者要蹲伏其上的土制便壶,无疑是一大的进步。而在哈帕拉人居住的莫恒卓达罗城,家家都拥有室内管道,每户都是砖结构房屋,许多是两层的,都有一间浴室,人在室内排泄,排泄物被水冲入地面的一个洞,与排出洗澡水的管道联通,流入下水道,然后流到一个专门设计的污水坑。坑中污水一满,自动流向并汇入一个遮盖的可以走人(以便维修)的下水总管道,最后流入城外的河流。

   在其之后,希腊克里特岛的米诺斯王朝,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宫殿——克诺索斯宫,不仅拥有多达1400个房间,还配有坐式的冲水厕所。它的供水系统来自于屋顶一个盘状器皿收集的雨水,通过巧妙设计的管道输送到浴室和厕所,用以冲洗粪便。而古罗马除建有规模宏大的马克西姆下水道,罗马最大的浴场,仅厕所就有1600个大理石坐式厕位。罗马人喜欢沐浴,浴场既是人们的休闲之处,又是社交场所。浴场的厕所也是如此,在宽敞的房间,坐厕依次排开,间无隔离,流水通过厕位前面的水道,然后流入厕位下面的粪便落入槽,即时冲走排出的粪便,降减臭气异味。人们一边放松自己,一边优哉游哉,与友邻闲聊漫话,海阔天空。

   人类在5000年前竟然拥有不输今人的排污系统,其先进的文明生活方式,让人既感惊叹,又觉不可思议。然而,文明并非直线发展,因地震、洪水、外敌入侵等天灾人祸诸多不确定因素影响,文明有时会停滞、中断、倒退,甚至毁灭。苏美尔、哈拉帕和米诺斯王朝文明皆因天灾人祸而不幸埋入地下,沉睡数千年后才被发掘出来,重见天日。即便是罗马先进的下水系统,也没有得到普遍的继承与推广。

   对人类绝大多数地区而言,在漫长的历史时期,人们用于承接自己秽物的还是简陋的蹲厕与便桶。中世纪中期的欧洲,随着贵族阶级的兴起,有钱人家不再满足于藏于角落的便桶。于是,在那些比较富裕的家庭,都出现了一个称作“衣柜”的单独房间。不过它不是用来收放衣物,而是相当于我们今天的卫生间。“衣柜”间里有一个石头或木头马桶,马桶中间有一个洞,排泄物直接从洞中落到下面的路上或护城河里。

   而那些家中没有“衣柜”又不能享受公厕的普通人家,出于本能召唤,只能蹲伏在简易的便壶上。中世纪早期的便壶由陶器或锡制成,做工粗糙。在积攒了一天的排泄物后,人们通常在夜间把便壶往窗外一倾,泼倒街上,一倒了事。一部出版于1771年名叫《汉弗莱•克林科探险记》的书信体小说,描写了当时在英格兰旅行的景象:“每天一次,家里所有的便壶里的污秽物都倒进这个桶里,晚上十点,桶里的东西都从一扇对着大街的后窗倒出去,仆人对过往行人大喊一声:‘当心,水’,意思是‘上帝保佑你’。在爱丁堡,每家每户晚上这个时候都做着同样的事。”

   不仅英格兰,在西班牙、葡萄牙、法国和意大利的一些地区,也是如此。把粪便倾倒堆积于街头成为一个顽固的陋习。这就使得在大部分欧洲国家的大街上行走,在一段时期不得不令人掩鼻而过,在一些严重的街道地段,其恶劣程度,更是寸步难行。这也使得清洁工或守夜人一时间吃香起来,他们把粪便收集起来运走,卖给附近的农民,收入颇丰。

   针对市民把街头当粪场的恶习,各国政府多次发布命令,要求市民建造粪坑。伦敦市长还提出具体规定,粪池建造“如是石头结构的,应该离附近的房屋至少2▪5英尺,如是别的材料建造的,至少要3▪5英尺远”。法国国王甚至颁布法令,宣布乱倒粪便者以违法论处。但作用不彰,人们积习难改,图求方便,我行我素,城市街道状况数百年间没有得到大的改善。

   直到19世纪中叶英法两国同时发生因厕所问题引发的重大公共卫生危机,这一状况才得到根本解决。由于都市人口的急剧增长,当时的伦敦有20万个大小粪坑遍布城区,随着出清这些粪坑的成本不断提高,粪坑堆积到了粪满为患的地步。而使用抽水马桶的人家不断增加,向下水道排出的粪水也越来越多。抽水马桶由约翰▪哈林顿爵士于1596年发明,经后世多个能工巧匠的不断改进完善,19世纪进入普通家庭,逐渐流行起来。抽水马桶被认为是划时代的一大发明,具有把粪便排入下水道且掩盖臭味的优点。但因污水处理的配套设施不到位,导致污水直接流入河流,源于河流的城市供水被严重污染。

   英国出现了流行性霍乱,不久伦敦又爆发“恶臭事件”,泰晤士河畔和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散发弥漫着浓烈的恶臭,令人作呕,无法忍受。英国议会被迫开始讨论解决这一难题。工程师巴泽尔杰特受命建立一套全新的卫生系统,通过把污水排到比先前更远的下游,净化了泰晤士河水,城市卫生面貌得到极大改观。其后,伦敦排污得到进一步改善。新的污水处理法开始把固体和液体分离,固体倒入大海,液体经化学处理后,流进河流。1998年伦敦停止向大海倾倒固体,改为焚烧发电。如今巴泽尔杰特下水道仍在使用,污水处理更为严格,泰晤士河流被认为是世上最清澈的大都市河流之一。

   巴黎塞纳河也发生了与泰晤士河同样的情况,经历了同样的遭遇。恶臭、污染和霍乱迫使法国采用同样的行动,建造了与伦敦一样独一无二甚至更胜一筹的排污系统。1789年法国大革命前,巴黎的下水道系统初具规模。从1854年到1878年,又修建了600公里长的下水道,其后,下水道不断扩展延伸,迄今长度将近2400公里。巴黎的下水道宽敞宏伟,中间是宽约3米的排水渠,船只可全程通行,两旁是宽约1米供检修人员直立通行的便道。这个集生活污水、厕所粪便和街区雨水于一道的下水 排污系统,如今不仅成为城市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也成了一个旅游观光的打卡地。

   “人类历史反映在下水道的沿革与变迁中……”,“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与智慧”。从当年雨果痛斥的“陈腐不堪”与“藏污纳垢之地”,到如今的旅游景观,巴黎(以及伦敦)下水道的变化,反映了法英两国因厕所引发危机而带动城市公共卫生变革,这一变革一个半世纪以来促进了城市生活与文明的进步发展。

  

  

   二

   在距今5000年前的西安半坡村氏族部落的遗址,考古发现一个设于房舍外的土坑,为当时的厕所。这是我国境内迄今发现的最早的厕所遗迹,意味着,5000年前我们的祖先也开始集中地点排便,迈出了厕所文明的第一步。

   《周礼▪天宫》:“宫人掌王之六寝之修,为其开井、匽,除其不蠲,去其恶臭。”说明周朝就有专人负责修建并管理厕所,清除污秽,消除臭味。《周礼》还提到一种褻器,也就是清器,是一种用木头做成的承接粪便的容器,状如木墩,可移动搬迁,为后世马桶之雏形。清器的制成使用,能满足随时方便之需,使因厕所的出现让人的方便受到一定限制而有所不便再次方便起来。秦朝的厕所,比先秦进了一步。他们将特制的大缸埋于地下,缸内注入清水,再在大缸上面放置中空的木板,形为缸厕。汉朝又为之一变。徐州驮蓝山西汉楚王墓遗址出土的厕所,为长方形蹲坑,蹲坑两侧都有足形踏板,是我国厕所的基本样式。“一个坑,两块砖,三尺土墙围四边”,这种样式的厕所,两千多年一脉相承,沿用至今。当时还有一类厕所,设在房屋的后方,搭建在高处,下面连通猪圈,当上面的人酣畅淋漓,飞流直下,下面的猪则仰头承接,大快朵颐,可谓各得其所,一举两得。这种厕所叫作“圂”或“圂厕”。值得一提的是,河南商丘芒砀山汉梁王陵墓群出土的石制坐便器,说明西汉已有坐式厕所。

   在博物馆的文物中,我们可以看到春秋时期的陶制溲器——兽子。器为兽形,乃古代风俗,寓意双重,既有人类对兽的征服,又有寄望兽护人类的心理企盼。兽子构造与后世的夜壶相似,但设有两个口,一是承接小便之入口,一是倾倒尿液之出口。一般百姓所用兽子为陶制品,上层社会则是玉制品。至汉晋,兽子称谓变为虎子。据说虎可以驱邪镇恶,逢凶化吉,为讨吉祥,盖有此名变。这时的器型由进出两口合而为一,材质由陶制变为瓷制,显得更为精致和典雅。

   作为溺器,虎子给普通人带来了方便的同时,也给另一些人则带来意想不到的升迁机会。《西京杂记》:“汉朝以玉为虎子,以为便器,使侍中执之,行幸以从。”手执虎子,侍奉皇帝,随从左右,出入宫廷,身份地位日益隆重,西汉大将卫青、霍去病、霍光等皆出身侍中“执虎子”,因以获得晋身重用的机会。

   到唐宋,虎子称呼又变为马子。有人认为,李渊祖父名李虎,唐为避讳而改虎子为马子。此说未必,唐人陆龟蒙有诗曰:“唾壶虎子尽能执,舐痔折枝无所辞。”即为反证。方以智《通雅器具》解释说:“兽子者,褻器也,或以铜为马形,便于骑以溲也。俗曰马子。”聊为一说。南宋吴自牧在《梦梁录》中提及:“杭城户口繁多,街巷小民之家多无坑厕,只有马桶。”说明至迟在南宋已出现了马桶。作为马子的迭代升级产品,马桶采用木材,上有盖子,容量更大,具有兼容大小溲、可隐匿、便携移、易清洗、耐磨损的优点,是无厕家庭必备的日用品,一直到上世纪改开之前,不少家庭仍在使用马桶。

   兽子、马子和马桶,乃私人和家庭之便用,其沿革演变,折射了人们的生活观念变化和社会历史变迁。私家便器如此,供众人使用的公厕又如何呢?

   前引《周礼》所记“开井、匽”,据郑玄注:“匽,路厕也”,即为官府在路边修建的厕所,也就是公厕。这是我国较早的有关公厕的文字记载。

   《墨子》有关这方面的记录较详:“(城上)五十步一井屏,周垣之,高八尺”,“城下五十步一厕,厕与上同圂”。城上城下均五十步建一厕所,周边用矮墙围住,以遮挡公众视线,并令专人打扫清理。五十步建一厕,如此高密度?没错。不过,这是对战时守护城池所提出的军事化管理措施要求,因为关乎城邑和政权安全,护城人员又高度集中,所以,对卫生要求也高度重视。

   这在三国诸葛亮和明朝戚继光哪里也得以反映。《三国志▪诸葛亮评传》:“所至营垒、井灶、圊溷、藩篱、障寨,皆应绳墨。”军队安营扎寨,包括伙房、厕所,必须符合规范要求。戚继光《练兵纪实》规定,部队每到新的营地,每40人左右开挖一厕所;次日如开拔,需用土将厕所掩埋,继续住下,则派人清扫厕所,将粪便收集起来,运出营外。可见军营卫生是十分严格和讲究。

   至于一般大众公厕,《墨子》也有说法:“于道之外为屏,三十步而为之圜,高丈。为民圂,垣高十二尺以上。”在道路外边筑起屏障,每三十步就砌成一个圆圈,高一丈。建修公共厕所,墙高十二尺以上。

秦汉以降,有关公厕的文字资料并不多见。《梦梁录》留下一条珍贵记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03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